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24章 太子爷的影响力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2 2016-06-12 00:34:02

    毫无疑问,容衍是绝美的。

  他美得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自惭形秽。

  哪怕是这样双手笨拙而且生疏地给孩子穿衣服,也自成一道风景线,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慈爱而且温柔地光芒。

  让顾安笙微微有些恍惚。

  她一直以为容衍是不喜欢小孩子的,可是如今看来,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好不容易帮贝贝穿好衣服,贝贝已经很困了,可还是在容衍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软糯糯地道,“谢谢爹地。”

  宝宝看贝贝随时都可能会睡过去,立刻走过去牵着贝贝的小手,要拉她出去。

  “等会儿,宝宝,也亲一个。”容衍拉住了宝宝的小爪子,指了指自己的俊颜,要求道。

  宝宝嘴角扯了扯,看了容衍一眼,有些别扭,“幼稚!”

  这个臭小子。

  容衍的脸色一黑,看着宝宝那副别扭的样子,就好像在看自己小时候闹别扭的样子一样,奇妙极了。

  “不亲不给走。”容大少霸道地说道。

  宝宝没想到这个爹地居然这么霸道,只好不情不愿地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又道了声“老爸晚安。”

  才牵着贝贝出去。

  顾安笙在一旁失笑,难得看宝宝吃瘪的样子,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

  容衍缓缓起身,清冷的眸光落在顾安笙身上,盯了她几秒才缓缓开口,“回房间等我,我送他们去爷爷那。”

  呃。

  顾安笙还没反应过来那句话什么意思,反应过来的时候容衍已经离开了。

  想到他的前一句话,顾安笙的脸颊都止不住有些发烫。

  太暧-昧了,还是她太污了?!

  回到房间里,容衍还没回来,顾安笙的心口扑通扑通地跳着,频率非常快,脸颊滚烫滚烫的,她忍不住用手去捂住,想给自己降降温。

  明知道他那句话不是这个意思,可她丫的还是给想岔了!

  谁让他一脸姓感妖孽的样子说出那句话的?

  顾安笙有些气恼自己,居然这么被动。

  看了眼时间,发现还早,于是去衣帽间抱了衣服,进浴室去洗澡了。

  容衍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顾安笙,如画般的眉心轻轻拧起,听到浴室里的水声,松懈了眉心,走过去,敲了敲浴室门。

  “谁?”里面立刻传来了顾安笙惊疑的声音。

  容衍薄唇微扯,嗓音淡淡,“我。”

  里面立刻没了声音。

  顾安笙坐在浴缸里,看着那扇磨砂玻璃的浴室门,刚刚降温的小脸,顿时又红了起来。

  玻璃门外,容衍高大伟岸的身材若隐若现,哪怕知道他看不见什么,顾安笙还是有些羞涩。

  “什么事?”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地问道。

  “出来,我们谈谈。”

  “……等等,我在洗澡。”他说要谈,肯定不会是谈吃饭洗澡这么简单的事情。

  顾安笙忍不住想把脸埋进水里,就这样缩着不出去。

  本来她已经快洗好了,可是容衍这么一说,她又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将近半个小时。

  容衍终于没有耐心了,再次走到浴室门前,两指弯曲,敲门,“还要多久?”

  “很快了,再等等!”顾安笙已经在穿衣服了,生怕他下一秒就进来了,胡乱地把睡衣往身上一套,整理好就要去开门。

  容衍拧着眉心正要开口,面前的浴室门便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顾安笙那张清丽美好的小脸,因为洗过头,头发还很湿润,发尾微微卷曲,调皮地垂在她的香肩上。

  她的脸颊被浴室的温度蒸腾出了两团红晕,像是灼灼的桃花,美丽得几乎移不开眼。

  她身上穿着那件白色的丝绸睡衣,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无遗,就连那抹怯怯的眼神,也让人觉得魅惑至极。

  简直就是个青春和魅惑并重的妖精。

  容衍姓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盯她好一会儿,才努力克制地移开了视线,转身边道,“跟我来。”

  “哦。”顾安笙声音轻软地应了声,用毛巾胡乱地擦了几下头发,慢吞吞地跟过去。

  容衍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看着慢吞吞挪过来的顾安笙,眉心微沉。

  瞧见容衍的不耐烦,顾安笙不敢再犹豫,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有些局促地放在了膝盖上,俨然一副做错事等着挨训的小孩子模样。

  她这副样子,倒是让容衍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过了许久,顾安笙的手心里都冒出了汗水,才听见他用那种低沉磁性,好听得要命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开口,“解释。”

  “解,解释什么?”顾安笙紧张地吞噎了下,看着容衍严肃而且凌厉的面容,简直有种想死的冲动。

  “明知故问?”容衍的面色冷淡了几分,看着顾安笙紧张的样子,轻哼了声,微微倾身,修长漂亮的手指在面前的玻璃桌上敲了敲。

  发出的声音很清脆。

  就如同顾安笙此时心碎的声音一样。

  下浴室泡澡的时候她就猜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用力地抿了抿粉唇,粉唇翕张,却不知道从哪儿开始。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没有别的。”过了好大一会儿,顾安笙才憋出这么一句,眸光微暗,看着自己的手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到的很少,不如你帮我全面回想一下?”容衍没有错过她眸中的那抹黯然,以为她是想起了当初火灾的场面,心底泛起一抹疼。

  那场火灾,不仅是她心底的痛,可是他这六年来无论如何也抹平不了的伤口。

  折磨了他六年,六年来的夜晚,那场火灾就是他的噩梦,甚至要靠安眠药才能勉强让自己睡着不去想的噩梦。

  梦中,她在里面向他呼喊,可是最后还是湮灭在了火灾中。

  每每醒来,心口就会像是被撕裂开来了一样,痛得几近窒息。

  “你……”顾安笙艰难地开口,想到那张流产同意书,心里就有些疙瘩,怎么也开不了口。

  这个秘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就连叶逸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在外躲了六年。

  心里挣扎了很久,顾安笙用力地吸了口气,才道,“是你说过,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已经那么说了,如果我还来找你,不是太过于自作多情了?”

  这句话,是当初容衍为了让那些监视的人相信那出戏让乔南刻意说的。

  没想到,会成为他们之间错过六年的导火索。

  静默许久。

  顾安笙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手腕上那个伤疤,就是当初在那场火灾里留下的,每每看到,都会想起当时那个场面。

  他一定不知道,当时她有多么希望在那里看见他出现。

  哪怕她当时知道,他是不会出现的。

  “对不起。”

  容衍清冷却带着歉意的声音在顾安笙的耳畔响起,让她顿时就愣住了。

  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他从身后环住,顾安笙的身子一点一点变得僵硬。

  他竟然对她说……

  对不起?

  高贵如容衍,骄傲如容衍,什么时候放低过姿态跟别人道歉?

  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却让顾安笙觉得,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抹平六年前的伤痛了吗?容衍,你做梦!”顾安笙咬着唇,抬起头瞪着红红的眼眸,抓着容衍的手臂十分用力。

  容衍低低地叹了一声,“对不起。”

  再次重复了一遍。

  眼泪顺着顾安笙的脸颊,缓缓落下,没入她的衣领口,魅惑异常。

  “我应该早些跟你说的,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是我的不好。”容衍放柔了声音,拥着顾安笙的香肩,在她的耳边,似呢喃般说着。

  早些说什么?

  说那张流产同意书的事情吗?

  顾安笙睁着水波朦胧的眼眸,唇瓣上被她咬出了一个瑰丽的痕迹,看着有些媚人。

  容衍心中一动,低下头,意欲亲上她娇嫩的粉唇,

  “你不是很不喜欢小孩子吗?为什么你……不讨厌宝宝和贝贝?”顾安笙挡住了他的亲吻,眨巴着疑惑地眼眸,瞅着他。

  容衍哭笑不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喜欢小孩子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顾安笙吸吸鼻子,瓮声瓮气地道。

  整个颐城,谁不知道太子爷最不喜欢的就是小孩子了?

  但凡是有太子爷在场的任何地方,都不允许有小孩子接近。

  而且传言他已经厌恶小孩子厌恶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顾安笙会处心积虑把孩子藏起来,有一小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

  “那都是他们乱传的。”容衍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不过,之前的确不喜欢小孩子。”

  因为在六年前,小孩子于他而言,是噩梦。

  伴随着顾安笙消失在火灾里的场景,每次他都会听到小孩的哭声,问他,爸爸,为什么不救我们?

  所以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他就会异常的愤怒,想要逃离,拒绝接触,圈子里便有了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他出席的宴会,都不允许小孩子入内。

  这就是颐城太子的影响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