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13章 胃病发作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2990 2016-06-09 08:06:02

    因为容衍的视线太过于迫人,给她一种好像她出墙了一样的感觉。

  呸呸呸,顾安笙,你在想什么鬼,你怎么可能出墙?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顾安笙没敢转头去看容衍的脸色,不过也知道一定非常不好。

  “怎么了?”她问。

  叶逸风微微一笑,故意忽略了一旁的容衍,看着顾安笙的目光温润至极,“没事,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出来看看你。”

  他的话里,有着不一样的宠溺味道,听得容衍的眼眸里瞬间就迸射出一抹危险的光芒来。

  “我没事,就是接了个电话而已。”顾安笙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我们回去吧,不要让伯母他们久等了。”

  居然擅自见别的男人的家长?!

  容衍的脸色,这下可以用墨水来形容了,满眼阴鸷地看着顾安笙。

  “好,走吧。”叶逸风看了脸色阴沉,目光危险的容衍一眼,朝他微微一笑,揽着顾安笙的肩就要离开。

  “BOSS,您在这里啊。”容衍低垂了下眼眸,正要伸手将顾安笙给抓回来,却被乔南打断了,“您是不是身体觉得不舒服?您还没吃饭呢,刚刚喝了那么多酒,您的胃……”

  “少啰嗦。”容衍沉着脸瞪他一眼,没再去看顾安笙,转身走了。

  听见乔南的话,顾安笙纤瘦地背影就僵住了。

  他又喝酒,而且还没有先吃饭填填肚子。

  很重要的是,他身上还带着伤!

  看着顾安笙满是担忧的小脸,叶逸风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忍不住紧了紧,开口道,“安笙,你……”

  “对不起逸风,请你帮我跟大家说一声抱歉,我还有事,先离开了。”顾安笙匆匆地向叶逸风道了声歉,转身朝着刚才来的方向跑去。

  她是去找容衍了吧。

  叶逸风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唇边溢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来。

  他今晚还抱有很大的期待,当听到她还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心仪的男孩子的时候,他以为她真的和容衍已经没有了关系。

  原来,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顾安笙是喜欢容衍的,所以,是他输了。

  顾安笙跑回到刚才那个地方,却没有看见容衍,四处找了找,也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人,一时间失了方向。

  他该不会又回包厢里喝酒了吧?

  顾安笙柳眉蹙得死紧,盯着那些上面纹着繁复花纹的包厢门,犹豫着要不要打开进去看看。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如果不好被皇庭的服务生撞到,那她丢人就丢大了。

  可是,找到容衍要紧。

  这么想着,顾安笙的心里就坚定了许多,胆子又大了起来,把手放在包厢门上,就要推开——

  “小安笙,你在这里,你有没有看到阿衍?”乔南的声音突然从顾安笙的身后响起,吓得顾安笙身子一个哆嗦,往后看去。

  吓死她了……

  “乔南哥,你能不能走路带点声音?”顾安笙有些哀怨地看着他,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

  她现在做的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被发现了她可就糗大了!

  乔南不解地看着她,“你刚刚在做什么?”

  “……没什么。”顾安笙抚着胸口,松了口气,突然想起他刚刚说的话,立刻问他,“你刚刚说什么?容衍怎么了?”

  “哦,阿衍刚刚一个人从包厢离开了,我以为他会回来,没想到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他,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喝了很多酒,身上还有伤,不快点找到他万一伤口发作,就大事了。”乔南脸上神色很凝重,手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拿起来接听,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才微微松了口气,挂了电话对顾安笙道,“有属下汇报,他在酒店楼下,不准任何人靠近,你……”

  他的提成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顾安笙跑进了电梯,的身影。

  这些人啊,还真是会让他们操心。

  谈个恋爱而已,至于这样吗?

  想起自己和以愿,乔南脸上的神色忽的柔和了许多,打电话让莫齐莫里暗中保护,然后也离开了这里。

  顾安笙走出酒店,在四周看了看,才看到莫齐指着某个地方提醒她,她转头看去,便看到容衍倚在酒店楼下便利店的身影。

  他似乎很难受,手臂捂着胃部,眉心紧紧拧起,俊美的脸庞上略显苍白。

  顾安笙立刻走过去,走到他面前,他虽然此时弯着腰,还是比顾安笙要高一些,她伸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有些烫,还好还算正常。

  “你怎么又来了?”容衍拧着眉心,似乎很不待见她的样子。

  “胃疼?”顾安笙直接无视他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他捂着胃部的那只手,好看的柳眉蹙起。

  容衍没有理会她,直接将头撇开了。

  他的手下在这时从便利店里走出来,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隔着那个透明的袋子一看,顾安笙眼尖地看到里面都是一些饼干泡面还有面包之类的东西。

  放着酒店的山珍海味不吃,来吃这些东西折腾自己的胃?

  “少爷,这些……”手下走过来,将袋子提到容衍面前。

  容衍眸光微敛,刚要伸手接过,手下手里的袋子就被顾安笙一把抢了过去,狠狠地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容衍,你就是有病!”顾安笙气的小脸都红了,“酒店有的是饭菜你不吃,非要这样折腾自己的身体,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容衍被她骂得微微一愣,看着被她扔掉的那些东西,剑眉拧起,“与你无关。”

  他倒不是吃不下酒店的饭菜,只是酒店的饭菜不管怎么吃都味同嚼蜡。

  从酒店出来看见这家便利店,叫了一些以前顾安笙喜欢吃的零食,打算随便填填胃。

  谁知道,这个女人就出现了。

  她难道不知道她的每个举动都会造成她其实是关心他的错觉么?

  想到这里,容衍的眉心拧得更深了,朝一旁的手下示意,让他重新去买。

  “不准去!不准给他吃这种东西!”顾安笙看着容衍泛白的薄唇,只觉得心里一阵抽疼。

  “顾安笙,你以为你是谁,他凭什么听你的指挥?”容衍捂着胃部的手没有松开,因为疼痛眉宇间都染上一抹病态,看着顾安笙的目光却始终凌厉,像是在逼问。

  “我是你的妻子,这样还没有资格吗?”一股气冲着顾安笙的大脑上去,几乎是没有任何停顿,说出了这句话来。

  他总是用她是他妻子来压他,这次,她也要压他一回!

  容衍的眸光深了几许,这回没有去看顾安笙,而是看向了那个手下,“没听见少夫人说的?”

  “是。”手下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暗处隐匿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从容衍口中说出“少夫人”这三个字,直让顾安笙的小脸发烫。

  烫得她有些无措,不敢去看容衍的目光。

  “哼。”却听见容衍闷哼了声,捂着胃部蹲下身来,额前的墨发被汗水打湿了些,十分痛苦的样子。

  顾安笙很少见容衍这般脆弱的样子,可却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胃病发作的样子了,立刻将他扶了起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你怎么样?我先带你回我那儿。”

  皇庭离她的小公寓比较近,只要十来分钟的车程。

  容衍用力地抿了抿泛白的薄唇,全身有一半的力量支撑在她的身上,哪怕已经虚弱到这个地步了,却始终傲气不减,反而更添了几分狂傲和不羁。

  “你不是最想看到我死吗?这样刚好称了你的意。”

  他话语间的嘲讽让顾安笙直皱眉,伸手就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谁想看到你死了?你死了我不是得守活寡?所以,你得给我好好活着。”

  “呵呵。”容衍低低地笑出声,任由她把自己扶进了车里。

  车开到顾安笙的小公寓楼下停下,顾安笙让莫齐和莫里帮忙,把容衍扶上楼,自己则去了旁边的药店,买了几盒店员推荐效果很好的胃药。

  回到公寓里的时候,莫齐莫里已经离开了。

  容衍靠坐在沙发上,紧抿着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连一声痛都不曾有过,只是面色苍白了些,看起来依旧从容。

  这个男人……

  当初在子弹下将她保护起来的时候,也是这般,淡定从容,带着睥睨天下放在眼底的气势。

  “先把要吃了,我去给你做饭。”顾安笙把药拆开放在他的面前,给他接了一杯水,然后往厨房走去。

  “你给叶逸风做了多少天饭菜?”容衍清冷的嗓音带着些虚弱,目光灼灼地盯着顾安笙的后背。

  顾安笙背影一僵,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只好老实回答,“一周。”

  容衍面上的神色更加阴沉了,连带着整个房间里的气压都变得很低。

  一周,还亏得她有那个耐心。

  “以后除了我,你敢给任何人做饭试试。”

  男人霸道得不可一世的声音再次从客厅里响起,顾安笙正在择菜的停顿了下,小脸上满是无语和无奈。

  这个男人,会不会太霸道了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