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09章 莫悠悠的怀疑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0 2016-06-09 00:18:02

    顾安笙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原本昨晚她就是偷偷跑进来的,而且还想着容衍睡熟之后就离开,怎么就睡过去了?

  被乔南撞到这一幕,尴尬症都要犯了。

  “怎么样?昨晚是不是一-夜春-宵啊?”乔南走过来,声音很轻,可是顾安笙还是听到了他说的什么,觉得脸蛋滚烫得都可以煎蛋了。

  “我先回去了。”顾安笙低头下了床,低着头就要离开病房。

  乔南看了眼病床-上的男人,一脸调笑地伸手拉住了要走的顾安笙,“小安笙,你先别急着走啊,一会儿阿衍醒了见不到你怎么办?”

  “不是有你们吗?还有,记得别告诉他我来过。”顾安笙看着乔南嬉皮笑脸的样子就觉得好像是自己对容衍做了什么事情一样。

  脸上燥得慌。

  甩开乔南的手,顾安笙立刻往外面走,拉开病房的门,出了病房。

  她离开后没多久,容衍便缓缓转醒了,一双湛黑的眸子清明淡漠,目光落在了身边有些褶皱的床铺上,伸手去探了探温度。

  还是温热的。

  他忽然想起昨晚,发烧迷糊间好像看到了顾安笙进来,帮他试温度擦身的画面。

  难道并不是做梦?

  她是真的来的。

  蓦地,那双清冷的眼眸像是春日化雪一般变得温情而柔软。

  “哟,阿衍,你终于醒了,看来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啊。”乔南坐在病房里的病床上,看着缓缓坐起来的容衍,调侃道。

  容衍挑高了眉梢,俊美的脸庞上尤带着柔和的色彩,“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我现在让院长过来给你换药。”乔南扯开话题,如果被他知道他昨晚还是故意把顾安笙放进来了,就算知道他是好意,也免不了惩罚他一顿。

  顾安笙出了医院之后直接去了顾安潇的别墅,在那边洗漱之后,才和顾安潇一起去送宝宝贝贝去学校。

  “在学校乖不乖?有没有好好听老师的话?”顾安笙和两小只坐在后座,揉了揉他们的小脑袋,柔声问着。

  贝贝昂着小脸,软萌又稚嫩,看着顾安笙的一双水润眼睛里都快放光了,“有哦,妈咪,贝贝很乖的!”

  “来,奖励一个么么哒!”顾安笙被她软萌的小样逗笑了,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宝宝一下就挡住了顾安笙亲过来的粉唇,酷酷的小脸上摆满了嫌弃,“妈咪,口水脏死了。”

  顾安笙的俏脸一下子就沉了,板着宝宝的小脸蛋左右亲了一下,哼了一声,“臭小子,敢嫌弃你妈?”

  “……不嫌弃,可是妈咪,下次不要糊宝宝一脸口水了。”宝宝立刻躲远了些,虽然脸上并没有口水,可是他觉得不这样说,下次顾安笙真的会糊他一脸的!

  顾安笙哼了一身,抱着贝贝软乎乎的小身子,捏了捏她的小脸,触感就是好,可比容衍硬邦邦的脸蛋好多了。

  想起容衍,顾安笙忍不住蹙起柳眉,看着宝宝那张越长大,越发和容衍相似的小脸蛋,心里忽的染上了一抹凝重。

  “妈咪,贝贝和哥哥的生日快到了。”窝在顾安笙怀里的贝贝掰着小指头数,好不容易数到了那个日子,摇着顾安笙的手臂欢快地说着。

  顾安笙算了算,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小贝贝也太能算了。

  “妈咪记得啊,小贝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贝贝想了想,然后双眼亮亮地看着顾安笙,“贝贝想要一条爹地!”

  咳咳咳咳!

  顾安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就连坐在前面的顾安潇和叶千千也是忍俊不禁。

  要爹地就算了,为什么还是一条?

  “小贝贝,爹地是一个的哦,不是一条。”坐在前面的叶千千忍不住转过头来告诉贝贝。

  这小家伙也太可爱了。

  “是一个吗?”贝贝皱巴了下小鼻子,然后重复了一遍,“那贝贝想要一个爹地!”

  她双眼亮亮的模样软萌又欢快,在顾安笙的怀里闹腾着。

  你们想要爹地不是问题,问题是你们的爹地并不想要你们。

  顾安笙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转过头问宝宝,“宝宝呢?有什么想要的?”

  宝宝依旧是那副酷酷帅帅的模样,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才说,“宝宝没什么想要的,愿望留给贝贝吧。”

  “哥哥!”贝贝甜甜地喊了一句,“妈咪,那贝贝要两个爹地,可以吗?一个给哥哥,一个给贝贝。”

  小家伙还一遍掰着手指头算,亮晶晶的双眼就这样看着顾安笙,就让她不知道该怎样去拒绝她。

  两小只从小时候被她忽悠过去之后,就很少再提起过有关于爹地的事情,顾安笙一直觉得对他们很愧疚,因为不能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庭。

  所以她尽自己的所有去爱他们,就是为了弥补他们心里上的那一处空缺。

  可是她似乎忽略了,有哪个孩子,会不希望爸爸和妈妈都在呢?

  当初她和顾安潇在方若琳身边的时候,就会经常吵着想要爸爸,当时对爸爸的渴望,真的很浓。

  只是到后来长大了,渐渐习惯了,也就习惯了没有爸爸的日子。

  宝宝贝贝虽然还小,却十分懂事,没有提过,并不代表他们不渴望不想。

  真的要他们像她小时候一样,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吗?

  顾安笙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贝贝,你这么分,那你妈咪怎么办?”叶千千看见顾安笙脸上地落寞,立刻出声问道。

  顾安笙心里的纠结和芥蒂,他们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导。

  贝贝“唔”了一声,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拍着小手说,“那两只爹地都给妈咪,跟着妈咪就好啦!不过贝贝和哥哥要爹地讲故事的时候,妈咪要分给我们哦。”

  小贝贝的话听着很天真,可是处处却是为顾安笙想,把自己最喜欢的爹地贡献出去都是可以的。

  小孩子的想法,有时候就特别简单,只要开心就好。

  “贝贝乖。”顾安笙揉了揉小贝贝的发丝,“不过,是一个,不是一只……”

  一旁的宝宝忍不住扶额,其实他已经纠正过贝贝很多次了,只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而已。

  看妈咪的样子,大概是还不希望爹地知道他们存在的吧。他要想个办法,让他们和好如初才行。

  可是要从哪里查起呢?

  到了学校,顾安笙和叶千千带着宝宝贝贝进了学校去,送他们去教室,顾安笙坐在车里等待。

  她坐在车里看着手机屏幕,打算玩会游戏打发一下时间,然后就听到车窗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她侧过头看去,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车窗外,她按下了车窗的升降,把车窗降下去一些,声音淡淡问道:“你有事?”

  莫悠悠一只手挑着墨镜把玩着,一只手放在车上,看了看周围,对她说着,“我们谈谈。”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行了,我很忙,没时间。”顾安笙淡淡地垂了下眼眸,将车窗降下去许多。

  莫悠悠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善茬,她还不至于傻到凑上去被她算计。

  莫悠悠也不气恼,手搭放在车窗上,颇有些讽刺地说道,“有时间送侄子侄女去学校,顾安笙,你挺闲的。”

  她的话里似乎有深意一般,那双眼睛打量般看着顾安笙。

  顾安笙心底“咯噔”了声,却依旧面不改色,“你想说什么?”

  莫悠悠看了看周围,头低下靠近车窗里,声音压低了问她,“那两个孩子,该不会是你的孩子吧?”

  “你觉得呢?”顾安笙不答反问,看着莫悠悠像是尖刺一般的神色,态度依旧不冷不淡,可是她放在身侧的双手,却是微微握紧了些。

  “孩子的父亲,该不会是容衍吧?”

  “呵呵,这个你就要去问我弟弟了,他的孩子我的侄子什么时候变成容衍的孩子了。”顾安笙满眼讥讽地看着她,像是在嘲讽她的蠢笨一般。

  没想到,第一个发现的,竟然会是莫悠悠。

  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莫悠悠紧紧盯着顾安笙,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丝不对劲的色彩来,可是无论她问的看,顾安笙的小脸上始终是那般淡然坦荡。

  这让莫悠悠不仅怀疑起来,难道那两个孩子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不,不可能,那两个孩子可能和容衍没有关系,可是和顾安笙,一定有关系!

  “等着瞧好了,我看你什么时候回承认。”莫悠悠冷冷地哼了一声,十分挑衅地看着顾安笙,谁知道下一秒车窗开始升了起来,差点就把她的手给夹住了。

  “顾安笙!”莫悠悠气得想用力拍一下车窗玻璃,可是抬头就看到顾安潇和叶千千朝这边走来,用力地跺跺脚,不甘地离开了。

  顾安笙看着莫悠悠气愤离开的背影,精巧的小脸上染上了一抹凝重,扣着车座的手紧紧攥起,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莫悠悠一定知道了什么,但是她还没有万全的把我,否则,她不会来质问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