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76章 身体比小嘴诚实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2996 2016-05-30 00:28:02

    两人默默无声地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只不过顾安笙却时不时地看几眼容衍,然后吃几口饭,模样有些狡黠。

  容衍用餐的动作很优雅,举手投足间的矜贵气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疏冷距离,却偏生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想说什么就说。”容衍被她时不时投来的目光看得眸底添了一抹暗热,淡声说着,夹了块小排骨进她的碗里。

  “嗯……”顾安笙想了想,思考着怎样说出来才不会显得她是在自作多情,“虽然后天我去不了爷爷的寿宴,不过寿礼,还想麻烦你帮我给爷爷。”

  寿礼?

  容衍挑挑眉,眉眼间多了一抹柔和的温度,“什么寿礼?”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顾安笙胡乱地把碗里的饭菜塞进嘴里,明显想要逃避话题。

  瞧着顾安笙掩饰的样子,容衍倒是更好奇她口中的寿礼是什么了。

  看来她还是把爷爷的生日放在心上的。

  顾安笙当然不会告诉他寿礼是什么,一开始她是打算做两只宝宝贝贝模样的陶瓷娃娃送给爷爷的,可是现在腿受伤了,只能拿原本用来给宝宝贝贝做娃娃的材料,来给爷爷做两只小娃娃了。

  模样可能不会像陶瓷娃娃一样像,可是顾安笙已经尽力地让它们看起来像一些了。

  只不过现在,还不能让他们知道宝宝贝贝的存在,所以顾安笙心里虽然愧疚,可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如果容衍喜欢小孩的话,当初没有想要把她的孩子给打掉的话,他们怎么会到这一步呢?

  顾安笙苦涩地牵起一抹淡笑,讷讷地往扒着碗里的饭。

  很快就到了容爷爷寿宴那天,顾安笙也把寿礼做好了,两只小手因为这三天不停地编织,所以变得有些红肿,稍微碰一碰都有些痛。

  可是看着编织好的寿礼,顾安笙就觉得很开心。

  希望容爷爷会喜欢吧。

  把寿礼包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外面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做成礼盒,顾安笙才把它放进了袋子里去。

  容衍上来房间里的时候,顾安笙已经把寿礼装好了,看见他进来,把东西推了过去,“这是我给爷爷的寿礼。”

  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身姿英挺,清贵翩然,面容俊逸帅气,那双和宝宝像极了九分的眼睛里,浮动着一抹精睿的光。

  顾安笙看着他,唇角的笑容有些僵,说实话,她其实很不想容衍和别的女人跳舞的。

  只是……

  她的腿这样,与其去给他丢人,不如在这里更加省心。

  “你真的希望我带别人去?”容衍薄唇紧抿,这句话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双眸紧攫住顾安笙的小脸,没有去接礼物盒子。

  当然不希望。

  顾安笙张了张唇,那句不希望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对上他幽深清冷的眼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房间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

  容衍一直紧盯着顾安笙的狭眸,突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嘲讽,唇角勾起一个落寞的弧度转身就要离开。

  如她所愿吧。

  原来在她心里,他就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推给别的女人的人?

  顾安笙,在你心里,我就如此不堪,可以让你肆意践踏尊严。

  容衍这次,是真的心寒了。

  他给她毫无保留的宠爱和体贴温柔,为了她一次又一次破例,而她,却从未看见他对她的好,将他的好当做可以肆意挥霍的资本。

  殊不知,资本也是会被挥霍完的。

  顾安笙清晰地看见容衍眼眸中刹那浮现的嘲讽和失望,鬼使神差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拉住了容衍的衣摆。

  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有种感觉,不能让他走。

  容衍感觉自己的衣摆被拽住,脚步一顿,不可置信地转过身,看着拉住自己的顾安笙,眸中像是突然绽放出一抹亮光一般,熠熠发光。

  “你……”顾安笙张了张嘴,“你”了半天,所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你的身体可比你这张小嘴诚实多了。”就算她不说,容衍也已经看懂了她的意思。

  和她相处这么久,她的情愿和不情愿,她福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中,写着的分明是,你不准走。

  容衍面上的冰冷霎时间被融化了一般,带着柔情温存的淡笑,轻轻挑起了顾安笙的下巴,俯身在她的唇瓣上印下一吻。

  “换衣服,我带你去看爷爷。”

  恍然间被他吻了一下,顾安笙整个人都懵了,怔怔地点点头。

  看着她难得乖巧的模样,容衍心中便有一股冲动,眸色也深了几许,可是想到还有重要的事情,只能强制性压下了那股冲动。

  走进衣帽间,将之前让丁叔准备的衣服拿了出来,容衍走到还一脸怔愣的顾安笙面前,薄唇微掀,伸手去脱她的衣服。

  她的皮肤很白皙,触感滑嫩柔腻,好似一匹上好的锦缎一般。

  “你,你做什么?”顾安笙回过神来就看到他在脱自己的衣服,自己全身已经光溜溜的了,小脸一下子就红了,扯过被子把自己挡住,瞪着他。

  容衍眸光淡淡地看着她,将她手中的薄被扯走扔掉,“别动,给你换衣服。”

  “我,我可以自己来……”

  “你身上哪一个地方我没有看过,害羞什么?”容衍挑眉,看着她羞涩难掩的模样,心里一阵悸动。

  顾安笙只好任由他给自己穿那件礼服,心里憋屈啊,这几天他借着她腿不方便,已经吃了她多少豆腐了?

  还不准她反抗了?

  穿好礼服,别说顾安笙,容衍身上都觉得传来一波接着一波的灼热感,一时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这么热,为什么还要放暖气?

  顾安笙一边用小手扇着小脸,试图把脸上的灼热感给驱除掉。

  容衍的指尖传来顾安笙身上烫得惊人的温度,可见,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情-动。

  “安安。”他的声音低醇魅惑,在她耳畔响起。

  “什么?”顾安笙小脸红扑扑,眨巴着清澈无辜的双眸看着他。

  这个无辜的小眼神,差点就让容衍把持不住了。

  心里算了算她的生理期时间,容衍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将她脸颊前的一缕发丝别在耳后,“没事,走吧。”

  “哦。”顾安笙点点头,由他抱着下了楼。

  他们到达容家大宅的时候,才是下午一点多,与往日冷清肃穆的大宅不同,今天的容家,格外热闹。

  容衍把车停在了大宅的停车场,和顾安笙下了车,朝着别墅里走去。

  容家的佣人们脚步匆匆,一刻也不停地忙碌着,招呼来往的宾客,看见容衍和顾安笙进来,李嫂面带笑容地出来迎接,把他们迎进了别墅里。

  “老爷,少爷和少夫人来了。”李嫂走进客厅,对着正在和一个人下棋厮杀的容老爷子说道。

  “小丫头来了?”容爷爷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孙子,听见顾安笙来了,立刻扔下手里的棋子,“快让他们过来。”

  “老头子,声音还这么有力气,每天装病忽悠我?”容衍和顾安笙已经走进了客厅里,听见容老爷子精神十足的声音,笑着说道。

  容老爷子哼了一声,“臭小子,我不这样你能把小丫头带来见我?”

  说着,朝顾安笙挥挥手,“小丫头过来,让爷爷看看。”

  顾安笙看了容衍一眼,脚步有些艰难地挪动过去,走到容老爷子面前,甜甜地开口说:“爷爷,生日快乐,安安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着,把手里的礼物递到了容老爷子手中。

  “好好好,有小丫头一句,爷爷一定能长寿。”容老爷子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容衍牵着顾安笙坐在了容老爷子的对面,“您的寿礼我已经让人送到您的书房了,保证您喜欢。”

  容老爷子眼睛一亮,他这个孙子对他的礼物一向是送一些实用的,去年送的是坐垫吧?

  这次竟然说保证他喜欢,难道是什么好东西?

  想着容老爷子就搓搓手,“算你臭小子有心。”

  容衍高深莫测地笑着,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奇怪。

  “老头子,你的孙子孙媳真是懂事啊,你可享福了。”这时,坐在容老爷子对面的人开口说道,声音比起容老爷子的洪钟,就多了些温和儒雅,可是这也掩盖不了其中的霸气。

  顾安笙好奇地看向那个人,却看到一个约摸四五十岁的男人,头发丝梳得一丝不苟,面容儒雅,穿着讲究,给人一种书卷气。

  大概是因为上了年纪,所以看起来多了一抹沧桑感和病态,眉眼间却有着毫不掩饰的强势傲气,依稀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

  不知道为什么,顾安笙总觉得,这个男人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

  “咳咳。”容衍轻咳了声,有些不悦地看着正看着顾添华发呆的顾安笙。

  竟然对着一个老男人发呆,看晚上怎么收拾她。

  顾安笙全然不知某人心里在冒酸泡泡了,过了一会儿才收回了视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