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73章 莫悠悠的下场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57 2016-05-29 17:10:45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万一伤到哪儿就不好了。”顾若扶着顾安笙,看了眼她的腿,直都直不起来了,还在不停地打颤,心里添了一抹欢喜。

  顾安笙摇了摇头,咬着牙挺着,这种小伤用不着去医院,等会儿回去擦点药就行了。

  这时,从那辆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顾安笙面前,在看到是顾安笙的时候明显怔愣了一下,然后就像是被点燃了火气一样,不由分说地朝着顾安笙的脸蛋打了一巴掌。

  但,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顾安笙的脸,就被顾安笙截住了。

  顾安笙受过一次伤怎么还可能让自己第二次也这样?

  逆着光,顾安笙眯起眼睛看去,终于看清楚了女人的相貌。

  心中微迓。

  竟然是莫悠悠!

  如今的莫悠悠哪里还是六年前那个故作天真的小女孩,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妆容装饰,都十足的姓感妩媚,一个眼波就能电到一片人一般。

  尤其是她脖颈间若隐若现的吻痕,还有微微凌乱的衣裙,明眼人都能猜到她刚刚做了什么。

  竟然还是在车上!

  这样的莫悠悠,让顾安笙着实有些惊讶,原来时间是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有的人六年间从未变过,而有些人,俨然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是你。”顾安笙眯着眼眸看她,眸光冷凝,将莫悠悠的手腕松开,撑起身子站稳,脊背挺得直直的。

  “哼。”莫悠悠冷哼了一声,将肩上披着的那件外套裹紧了些,没想到顾安笙还真的没死,那场火灾竟然也没能烧死她,还真是命大。

  “你是眼瞎的吗?看见车来了还故意撞过来?碰瓷不成?”她开口的语气尖酸刻薄,透着一种浓浓的嘲讽与不屑。

  顾安笙柳眉轻拧,看着莫悠悠的目光越发冷漠,“你说我故意撞过去,有什么证据?”

  “马路这么宽你不走,非要走我们车过来的这一条路,你不是故意的是什么?怎么,容少不要你了,你要靠碰瓷来讨生活了?”莫悠悠一脸的讽刺,冷冷地哼了一声,伸手将从凌乱的盘发拢了拢,贵态尽显。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我看是你们做某些龌龊的事情做的正忘我,连撞了人都不知道吧?”

  “你什么意思?”莫悠悠抓着外套的手紧了紧,有些不自在地想将脖颈间的痕迹藏住,不让人看到。

  可是顾安笙那双好似能看透人心的清眸,却让她一下子觉得很丢人。

  “我是不是故意的,大可以找警察来对证,这个路段都有监控摄像头,到时候监控一调出来,是谁的责任,就再清楚不过了。”顾安笙唇角带着一缕淡淡的笑,淡定而从容,如一朵空谷幽兰,散发着宁静的幽香。

  一听见顾安笙说要找警察,还要调监控录像,莫悠悠就气的跺脚。

  她身后那辆车在这时开了过来,停下她身边,“你还要不要上车?在这里丢什么人?现在不上来就给老子自己滚回去!”

  车厢里响起一声有些粗狂而且蛮横的声音,丝毫没有顾及到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对着莫悠悠骂道。

  莫悠悠脸色一僵,瞪了顾安笙一眼,才转过头讨好地看着车里的人,“这就来了,你急什么?”

  “哼,快滚上来!”

  “知道了知道了。”莫悠悠立刻应了几句,转过头对着顾安笙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全程顾若都是透明人,莫悠悠就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

  顾安笙透过还没完全合上的车窗看见了坐在里面衣衫不整的男人,惊讶于莫悠悠一个莫家人人疼宠的千金,竟然会沦落到这一步,不免有些感慨。

  “那个男人,是颐城最纨绔的公子哥,仗着自己父亲在颐城是个人物,蛮横霸道,好铯贪心,莫悠悠嫁给他,这辈子是毁了。”顾若不知道是在感叹,还是在可惜,这么对顾安笙说道。

  顾安笙觉得她说这话意思不纯,侧过头看着她。

  “你一定不知道莫悠悠如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

  “现在知道了。”顾安笙看了她一眼,单聊撑着自己的身体,蹦哒到一根电线杆旁边靠着,拿出手机来打电话给临轩墅的司机过来送她回去。

  顾若有些惊讶,看了眼她的膝盖,不经意般开口说着:“容爷爷寿宴凡是在颐城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开场舞的时候你这样怎么行呢?”

  “开场舞?”顾安笙微愣,还要跳舞?

  “是啊,你不知道吗?每年容爷爷的生日开场舞都是由阿衍来的,只不过阿衍从来不喜欢和女人接触,每一年都是容爷爷逼着他,他才勉强和别人跳了一曲,就去洗澡换衣了。”

  顾安笙唇角微掀,这还真像容衍的作风。

  可是她的腿……恐怕是不能陪他跳了吧?

  司机很快就来了,顾若没有借口去临轩墅,见顾安笙也没有邀请自己,只能纷纷地咬咬牙,让自己的司机来接了。

  回到临轩墅,顾安笙是由人搀扶着走进去的。

  腿上的伤口似乎在往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发展,她咬着牙,光洁的额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双眸却依旧清明,倔强地挺直了脊背。

  在外人面前,她从来不会轻易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所以此刻脸上还带着一抹极浅的笑容。

  “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丁叔站在门口,见顾安笙是被人搀扶着进来的,担心地迎上去询问。

  顾安笙笑了笑,正想回答,就看见闻声从客厅里走出来的容衍,在看到顾安笙膝盖的裤子被擦破一个口的时候,容衍拧了拧眉,走到她面前,挥手让佣人离开,扶住了她的肩膀。

  “怎么回事?”他的嗓音清冽淡漠,像是冰川上的碎雪浮冰,可是却不难听出,这抹冰冷中的担忧和关心。

  顾安笙忽然感觉自己腿上的疼痛感一下子消散了许多,他柔凉带着关心的声音轻轻地击打在她的心上,一下比一下重。

  “没事,被车撞了一下。”顾安笙扯唇一笑,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谁知下一秒就被容衍大力地捏住了双颊,让她微愣。

  他干什么?

  顾安笙皱着眉,想挣来开他的桎梏。

  容衍狭长深邃的黑眸中泛着泠泠冷光,凌厉而且犀利,只觉得她唇边那抹满不在乎的笑容实在刺眼,“把笑给我收回去,被车撞了还笑,傻了不成?”

  他的语气有些重,甚至带着些斥责的意味,震慑得在场的佣人和丁叔身躯一颤,忍不住低下了头。

  就连顾安笙都被他骂得有些愣了,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他……是因为这个而生气?

  容衍凝着顾安笙呆愣呆愣的模样,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干脆将她抱了起来,边往楼上走,边对丁叔吩咐,“丁叔,把医生叫过来。”

  “是,少爷。”丁叔应下,立刻下去办了。

  容衍将顾安笙抱到了房间里放下,不由分说地将她那条长裤徒手撕开了,露出她白皙修长的双腿来。

  感觉到腿上一凉,顾安笙一看,双眸都瞪圆了,立刻就要挣扎着坐起来,“容衍,你做什么?”

  容衍没有理会她,将她的身子板正了让她坐好,然后仔细地查看她膝盖上和小腿上的划伤。

  膝盖已经肿了起来,青紫青紫的,有淤血在里面,看起来十分恐怖。

  小腿也被擦伤了一块,好在不是很严重,只是膝盖上的伤口看起来很恐怖。

  容衍伸出手轻轻碰了碰膝盖上肿起来的那一块,结果却惹得顾安笙狠狠地颤了颤,一转头便看见顾安笙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声音细细软软的,“疼……”

  是真疼。

  她刚才一直在强忍着,一个劲告诉自己不疼不疼,只要忍过去就不疼了。

  可是现在在容衍面前,她却突然有一种不想忍下去的感觉了,好似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让他看到也无所谓一般。

  容衍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唇角带着一抹浅淡的笑意,看着顾安笙委屈的小脸,将手指收了回来,在她的小脸上戳了戳,“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跑?”

  顾安笙“唔”了一声,谁知道会这么出门不利,一出去就被车撞?知道的话她才不出去。

  不过……

  顾安笙总觉得容衍刚才那个动作用在他们之间,似乎有些暧-昧了。

  丁叔很快把医生叫了过来,和医生一同上了楼,给顾安笙检查。

  医生伸手在顾安笙的膝盖上就是用力一按,疼得顾安笙立即“啊”出一声,小脸刷得惨白下来,唇瓣微颤,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轻点!”容衍见顾安笙疼得小脸惨白的模样,心口揪紧了一般疼疼的,侧过头凌厉地瞪了医生一眼,边轻轻拍打着顾安笙的后背,安慰着她。

  “是是是。”医生被容衍这个强势的眼神给震慑住,连忙点头应道,继续给顾安笙检查,这次他再也不敢用力了,轻轻碰一碰都怕弄疼她。

  好不容易检查完,医生浑身都冒出了一层冷汗,“少夫人除了退腿部受了伤,别的地方没有问题,只要这几天好好静养,多多注意不要剧烈运动,很快就能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