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64章 情敌到访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9 2016-05-27 00:28:02

    丁叔心里一颤,惊讶地抬头看了容衍一眼,然后再看看顾安笙,看来少夫人并不是鬼,而是真的回来了,否则还能有谁能够让少爷动怒的?

  “是。”丁叔应声,拍了拍手,把别墅里的佣人全部带了下去。

  顾安笙不知道容衍口中的训练有多可怕,略带些调侃地对容衍说道,“只不过把你的花瓶摔碎就把人家给扔出去,跟了你这样一个主子这些人还真是可怜。”

  虽说容衍家里的花瓶都价值过亿,可是他的财富已经富可敌国了,还在乎这一个花瓶么?

  容衍眸光幽深地凝了她几秒,转身去餐厅的冰箱里拿了一包冰块出来,给她敷手。

  只是红了一块儿并不是很痛,顾安笙觉得不用敷,于是说,“没有被划伤,只是看起来很红而已。”

  她的肤质本就很好,被打了一下看起来手背上很红,伴随着一些麻痒的感觉,可是她觉得并不是多严重。

  容衍狠盯了她一眼,“闭嘴,手伸出来。”

  别墅里的佣人都是接受过特殊训练的,虽然不会像他身边的下属一样厉害,可是力气都极大,这样一拍,顾安笙看似没事,等明天说不定就会肿起来了。

  顾安笙撇撇嘴,只好把手伸过去给他。

  容衍捉住她的手腕,将冰袋敷在她手背上通红的地方,刚触碰到冰袋,顾安笙的手腕便瑟缩了一下,明明刚才还不觉得手背有多痛,可是现在,手背上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麻痛感。

  天杀的,这些佣人都是练过的吧?下手居然这么重!

  容衍瞥见顾安笙错愕咋呼的小模样,静淡的眉眼间带着一抹笑意,手上原本加重的力度渐渐放柔了许多。

  敷好之后,顾安笙看着手背上消退下去的红痕,有些不自在地道了声谢。

  而后她才发现,她和容衍坐的很近,她的手还放在容衍的大腿上,本来只是为了方便他敷冰袋,可是现在这么一看,却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顾安笙感觉自己就像碰到了一块烙铁一般,烫的她立刻收回了手,清眸不自在地四处乱转,眸底闪过一抹懊恼。

  “现在可以谈谈对换的事情了吧?”顾安笙清了清嗓子,躲开了容衍那深邃内敛的目光,别扭地开口说道。

  “少爷,少夫人,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恰好这时丁叔走了过来,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容衍和顾安笙说道。

  “丁叔,我已经不是少夫人了,您就别在这样叫我了。”顾安笙看了容衍一眼,对丁叔解释道。

  “这……”丁叔看向了容衍,像是在请示什么。

  容衍精锐的眸光落在顾安笙那张淡然的小脸上,骤然翻起了滔天巨浪。

  “不用理会她,她在犯病。”过了半晌,容衍才不冷不淡地说出这么一句,起身朝着餐厅走去。

  她去!

  居然说她在犯病!

  顾安笙的小宇宙都要爆发了,站起来瞪着容衍的背影就骂道:“你才犯病了,你每天都在犯病,神经病!”

  容衍真是有着分分钟能气死她的能力。

  “你说什么?”容衍脚步顿住,侧过头眸光冷凝着看她。

  顾安笙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在他极具威胁性的目光下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想和我谈条件,就过来。”容衍薄唇浅勾起,淡淡地说完,走进了餐厅。

  顾安笙:“……”

  反抗无力,只能过去了。

  顾安笙坐在餐桌前,依旧是以前那个离容衍最近的位置,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一样,都是那么熟悉。

  可是顾安笙知道,一切终究是变了。

  “顾小姐,少爷正在里面用餐。”外面响起丁叔很人说话的声音,惹得顾安笙一怔,顾小姐?她不是在这儿吗?

  “那我过去找他。”伴随着一声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顾安笙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女人从餐厅门口缓缓走来。

  她穿着一件杏色长裙,外披着一件半透明的小坎肩,手中拿着爱马仕新款手包还有一个盒子,脚步优雅地走了进来。

  这么一看,两人的视线便对上了。

  顾安笙记得她,是那天在皇宫的洗手间里故意把她推开的女人。

  顾若也记得她,是那天在皇宫洗手间嘲讽了她一顿的女人。

  可是顾若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顾安笙,而且越看越觉得眼熟。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那双特意勾长了眼线使得眼尾变长的眼睛里滑过一抹震惊。

  是她?!

  那个出现在容衍手机屏保上的女人,容衍的妻子!

  “阿衍,我今天刚好有时间给爸爸做了一些点心,爸爸让我拿一些来给你,你尝尝味道怎么样。”顾若震惊了片刻,很快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容衍面前,放下了手中盒子,坐在了旁边的软椅上。

  一听见是顾添华让她送来的,容衍原本想提醒她几句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微微点头道:“替我谢谢伯父。”

  “不用这么见外,你也知道,我爸一直是拿你当他的儿子一样对待的。”顾若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好似故意在顾安笙面前这么说的一般。

  “嗯,伯父的身体怎样了?”容衍面色温和地看着她。

  顾若一边将盒子打开,把盒子里的点心拿出来,一边回答,“最近好了不少,不过你也知道,如果不治疗,一直都是那样。来,你尝尝,我的手艺可不是谁都能吃到的哦。”

  她说的很有深意,就连一向不喜欢揣摩人心的顾安笙就听出了一些古怪。

  顾安笙低着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就当顾若不存在一样。

  可是她把顾若当不存在,顾若却不一定会放过她。

  “咦,阿衍,这位小姐是谁啊?你家的妹妹吗?你们家的基因可真好。”顾若故作才看到顾安笙的样子,惊讶地问。

  容衍的妹妹……

  顾安笙手中地动作顿了顿,真想把手里的叉子糊在这个女人脸上,她哪只眼睛看到她是容衍的妹妹了?

  这让顾安笙有些郁闷,她看起来就有那么小吗?好歹她现在也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吧?

  “你好,我叫顾若,很高兴认识你。”顾若友好地朝顾安笙伸出了手,笑着对她说。

  顾安笙粉唇扯了扯,正要解释自己并不是容衍的妹妹,就被容衍一个锐利的目光给打断了,“她是我的妻子。”

  顾若伸过去的手就那样僵在了半空中,收回来也不是,一直伸过去也不是,一时间尴尬得不得了。

  容衍这句解释,让顾安笙有些惊讶,她蹙起柳眉,看着容衍认真的侧颜,心里琢磨着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说要离婚的人是他,可是在他们离婚之后,说离婚协议书是无效的也是他,现在对着别人说她是他的妻子的还是他。

  他这是在逗她玩吗?

  顾安笙的心里并没有开心,反而更加郁闷了。

  “啊,是阿衍的妻子啊,不过阿衍你不厚道哦,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居然不告诉我,害得我连礼物都没有给你们准备。”顾若掩下了眼睛里的怨恨和妒意,勉强地挤出一抹笑意。

  这句话让顾安笙的心口一刺,容衍当然没有告诉她,他们本就是隐婚,除了身边很近的朋友,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就如同当初的地下协议一般,就连婚姻也是地下的。

  顾安笙郁闷地用刀叉戳着盘子里的食物,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容衍审视的目光看向顾若,带着一抹警告,“礼物就不用了,祝福我们就好。”

  “呵呵,这怎么能行么?这样吧,改天我约安笙出去玩,一起去逛街选一样礼物怎么样?安笙觉得呢?”顾若看向了顾安笙,很亲昵的喊着她,温柔的脸庞看起来十分无害。

  “嗯。”顾安笙敷衍地应了一句,心想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不答应不是显得她太没有度量了吗?

  和这个女人说话,真的分分钟都要小心是不是一个陷阱。

  “太好了。阿衍不会有意见吧?”顾若目光一转,询问着容衍。

  “不会。”

  “那就好,来,尝尝我做的点心,我爸还夸我学的不是料理太可惜了呢。”顾若柔柔地说着,将最好看的一个点心推给了容衍,推到顾安笙面前地那个,则是有些带焦的。

  这个手艺,还真是好啊……

  就连她家宝宝都能直接秒杀她……

  顾安笙看着面前这个卖相不太好的点心,嘴角抽了抽,目光停在容衍面前那个点心上,吃货本性突然就发作了,她眸光转了转,在顾若的脸上溜了一圈,开口说道,“容衍,我要你那个。”

  顾若脸色一僵,怎么也没想到顾安笙会这么直接地要求和容衍换。

  了解容衍的人都知道,容衍一向不喜别人在他面前得寸进尺,这个女人是疯了吧?

  谁知道,容衍却是直接把自己面前的点心推过去给顾安笙,“吃吧。”

  顾安笙立刻把自己面前的推过去,心里哼了一声,想让她吃发焦的点心整她,那就要看看她舍不舍得让容衍吃她做的这么差劲的东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