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60章 最大的情敌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8 2016-05-26 17:14:16

    容衍收回目光,不甚在意地开口说道,嗓音淡漠,听不出一丝喜怒哀乐。

  如果这话用在别的女人身上,一定会高兴地晕过去吧?

  恐怕也只有容衍有那个权利和能力,聚集整个颐城所有的世家子弟,任人择婿。

  可是这对于一直把对容衍的爱放在心里的顾若而言,却是晴天霹雳,她不信她的话已经说的这么清楚直白了,容衍还是听不懂。

  或者说,他其实懂了,只是不愿意回应她。

  顾若是知道容衍六年前的一切事情的,因为身边就有人一直向她汇报这些事情,她也知道容衍和一个叫顾安笙的女人结了婚,她当时愤怒地差点就不顾一切地飞回来了。

  可是她还是理智地选择继续治疗,容衍不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更不喜欢女人对他指手画脚,更何况他们除了兄妹情谊,并没有别的关系。

  后来,当她得知他们离婚的时候,她终于沉不住气,治疗好之后,就飞了过来。

  她陪伴在他的身边整整六年,就算他没有看到,也应该能够感受到才对,她始终不信,她会比不过那个已经死了六年的女人!

  “阿衍,你知道的,我对那些人没有任何感觉。”顾若突然拉住了容衍的衣袖,大有一种要把所有事情说出来的架势。

  容衍顿住脚步,微微侧过头看着她,眸光不冷不热,看似温和,可是眸底却像深藏着万年寒冰一般,经久不化。

  “感情是慢慢培养的,你不看看怎么知道喜不喜欢?”容衍嗓音淡淡地说道,他对顾若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甚至当初如果不是顾添华,他甚至不会认识顾若,更别说将她当妹妹对待了。

  “不,我很清楚,就算和那些人朝夕相处,我也不会喜欢他们的,我……”顾若急急地解释着,“喜欢的是你”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从医院门口跑来的莫秋扬给打断了。

  “阿衍,小若,你们在这里啊,顾伯父怎么样了?”莫秋扬走到他们面前,看见两个人神色有些不对,疑惑地看向了顾若,却发现顾若的眼眶有些红。

  顾若后面的话一被打断就再也说不出来了,更何况现在还有莫秋扬在场,她收回拉着容衍衣袖的手,没有说话。

  “顾伯父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并没有什么大碍。”容衍淡声说着,看了一眼莫秋扬,“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陪陪她吧。”

  “你要去陪小安笙?”莫秋扬已经从乔南那儿得知顾安笙没有死,已经回来了,随口就闻到。

  “看来他是太闲了。”容衍高深莫测地说完,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朝着医院门口走去,身姿清贵翩然,遥远疏离。

  莫秋扬自然知道他口中的“他”说的是谁,看来乔南这下子完蛋了。

  顾若看着容衍走远的背影,想去挽留,可是才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理由。

  她气愤地跺了跺脚,不甘地咬着唇,转过头瞪着莫秋扬,“你刚刚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谁?”

  小安笙?

  这名字听起来真耳熟!

  莫秋扬看着顾若气愤的模样,将手枕在脑后,悠哉悠哉地开口道:“就是六年前那个死去的女人,你最大的情敌。”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莫秋扬也很震惊,甚至觉得乔南是在坑他,都死了六年的人突然诈尸?逗他呢?

  可是刚刚看到容衍的样子,莫秋扬就确定了,乔南没有骗他。

  过去的六年里,莫秋扬没有见容衍开心地笑过,偶尔有,也是冷笑,脸上的表情从一而终的冷峻淡漠,哪怕他没有刻意表现出,可是那种极具压迫力的气息,却是不容忽视的。

  而刚才的容衍,眉梢带笑,唇角也是微微上扬着的,看起来心情不错。

  除了顾安笙回来了这件事情,莫秋扬想不出来能有什么事情能够牵动到他的情绪。

  “情敌?”顾若恨恨地咬着这两个字,那个顾安笙,死都死六年了,还回来做什么?

  莫秋扬看见顾若气愤的神色,并不觉得她这样很让人讨厌,反而觉得有些可爱,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轻挑道:“容衍已经名草有主了,你就别想了,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和我来一段惊天动地的恋情?”

  顾若伸手推了他一下,将脸上的情绪收拾好,重新露出那副温婉的模样,“你就算了,我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对你这样的花花公子没有兴趣。”

  说着折身往电梯走去。

  他是花花公子?莫秋扬哑然失笑,追了上去,“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好不好?我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可是会很认真的。”

  顾若轻嗤一声,摆明了不信,莫秋扬的“战绩”可都是摆在那儿的,曾经一天之内换了三个女人都是小菜一碟,让她相信他会真心喜欢一个人?

  不如相信唐僧会还俗比较实在。

  莫秋扬低叹一声,看来人家这是根本不信啊。

  可是,他却是认真的,这可怎么办呢?

  容衍离开了医院之后开车回到了皇宫里,一路未停地乘电梯上了那层楼,步伐从容,看似不急不躁地走出电梯。

  想到房间里应该还在熟睡的顾安笙,容衍眉眼中的温存渐渐加深,推开了房门,走进去。

  房间里很安静,餐桌上还有着没有动过的饭菜,已经冷却了,看起来影响食欲。

  容衍微微蹙眉,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顾安笙还没有睡醒么?

  他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随手搭在了沙发上,朝着内室走去。

  那张大床-上,空无一人,只剩下被随意扔开的薄被和床-上的皱痕证明,那里是有人待过的。

  容衍狭长的黑眸中闪过一抹慌乱,转身快步走进了浴室里,浴室里静悄悄的,也没有人。

  有那么一瞬间让容衍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一般,顾安笙没有回来,而是他因为想念杜撰出的一场美梦。

  他有些颓然地靠在墙壁上,眉宇间带着一抹倦怠,兜里的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

  “喂?”

  “BOSS,查到了,少夫人这六年一直在颐城临近的一个城市小镇里生活着,资料已经全部发去了您的邮箱里了。”乔南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什么资料。”容衍揉了揉眉心,直起身子走出了浴室,面色阴沉,看起来十分不好。

  乔南愣了一下,然后回答,“不是您今早上说少夫人回来了,让我去查少夫人六年前去了哪儿的所有资料吗?”

  容衍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房间里的某一处,突然停住了。

  那是一个小小的葫芦玩偶,小葫芦的头顶的带子断了,所以才会掉在地上。

  容衍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将那个小葫芦捡了起来,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

  他的身边是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东西的,他的房间更不会允许外人进来,那么这个东西是?

  小葫芦的背后贴着一个长方形的布条,上面用花体英文字母写着一段话。

  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是,许我半世深情,还你永世安笙。

  看得出来小葫芦的主人很喜欢这只小葫芦,因为边边都有些起球了,看起来有一些时间了。

  会写出这句话的人,除了顾安笙,没有别人了。

  容衍原本黯然失色的心口就好似有着千朵万朵桃花绚丽绽放一般,一下子找回了颜色。

  一瞬间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莫过于此了吧?

  或许就是因为失去太久,才会让他一次次地质疑,她是不是真的回来了,还是只是他的一个梦而已。

  直到看到这句话,容衍才彻彻底底的相信,他的安安,真的回来了。

  “知道了,辛苦了。”容衍淡淡地说完这么一句,起身走到房间里的那一张书桌前坐下,打开电脑电源,待机了一会儿之后找到乔南发来的邮件,看了起来。

  里面的信息并不多,记录着顾安笙这六年来的点点滴滴,很平淡,但是容衍却如获至宝一般逐字逐句地看了下去,好似眼前的东西比上亿的合同还要吸引人一般。

  顾安笙六年间在A市的小镇里开了一家自己名义的珠宝店,生意很火,日子过得挺好,叶逸风经常会从颐城飞去A市看她,每月会去一两次。

  果然,叶逸风是唯一一个知道顾安笙六年前并没有死的人,而且,当初还是他将顾安笙带走的。

  容衍唇角勾起一抹嗜血薄凉的笑容来,继续往下看。

  将这些资料考完之后,容衍才将手机来,快速地给乔南发过去一条短信,然后将电脑合上。

  乔南收到信息的时候一头雾水,搞不懂容衍又想做什么,只能好好去办事了。

  信息刚发出去没多久,容老爷子便打来了一通电话,容衍看见是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然后接听了电话。

  他还没有开口,容老爷子就炮轰一般骂了起来,“臭小子!你从六年前就说让老头子我抱孙子!结果都六年了,你说的孙子呢孙子呢!你是不是在欺骗我老头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