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36章 简直是不要命了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2 2016-05-20 00:22:02

    顾安笙看见他快速吃完一块蛋糕,拿起了另一块的动作,有些惊讶,“你不是不喜欢吃甜食吗?”

  从前容衍妈妈寄了糖果过来的时候,容衍从来都是厌恶地看一眼那些糖果,然后随手就丢进了她的怀里,看一眼都觉得厌烦的样子。

  顾安笙小时候抓着一个小蛋糕追着他吃,他看都不看冷着脸拒绝了。

  所以做了这个蛋糕只是想意思一下,生日没有生日蛋糕感觉像是少了些什么,只是没想到,容衍居然会吃掉!

  容衍斜眸看了她一眼,用叉子叉起一小块递到她的唇边,“张嘴。”

  顾安笙张嘴将那块蛋糕咬紧嘴里,还没来得及咀嚼咽下去然后便感觉到眼前被一抹阴影覆盖住,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张微凉的薄唇覆盖在了她的唇瓣上,强势霸道地撬开了她的贝齿,然后将她嘴里那块蛋糕夺走了去。

  嘴里只剩下一股甜甜的奶油味道,蛋糕被容衍卷走了!

  顾安笙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容衍的目光有着不可置信,他,他竟然把蛋糕从她嘴里抢了过去!!

  天啊,容衍今天是不是被人附身了,为什么接二连三做出的举动都这么奇怪?

  容衍像是没有看见她的羞窘一般,眼眸微眯,带着一抹促狭的笑意看着她,轻轻地咀嚼着嘴里的蛋糕,“果然美味。”

  幼稚!

  顾安笙嗔了他一眼,抹了抹被他咬痛的唇瓣,伸手就要自己去拿一块蛋糕来吃。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那块蛋糕,就被容衍拍掉了,她捂着手背瞪他,“你做什么?”

  “蛋糕是我的,要吃让厨师做。”容衍轻哼一声,护食一般把蛋糕全部拉到了自己面前,不让顾安笙碰。

  顾安笙被他幼稚的举动逗得又气又想笑,“这是我做的!”

  容衍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吃下了另一块蛋糕,“哦?上面写你名字了?”

  顾安笙:“……”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顾安笙做的生日蛋糕并不大,但是容衍一个人吃也剩下了很多,顾安笙提议把这些蛋糕分给丁叔和佣人们,如果放到明天味道会变。

  结果……

  看着桌上只剩下奶油的盘子,顾安笙的嘴角抽了抽,没想到容衍竟然全部都吃完了。

  “吃了这么多,你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消化一下?”顾安笙看着正倚在雕花木架边擦嘴的容衍,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她还做了很多他平时爱吃的饭菜,这下只能她一个人吃了。

  容衍忍着胃里的不适,朝她微微点头,牵起她的手往别墅外走去。

  庄园很大,从草坪到湖泊,每一处都看不出是人工建造的痕迹,就好像是天然形成的一般。

  两个人没有开口,就这般静静地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两边是翠绿色的湖泊,湖边有着高高的芦苇,微风一吹,像是波浪一般荡漾出美丽的纹路。

  顾安笙悄悄地打量着容衍的侧脸,只见他那张菲薄姓感的唇此时紧紧地抿着,像是在忍耐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真的没事吗?”顾安笙有些担心,一边注意着脚下,一边问道。

  那么一个蛋糕,就算是她这样的很喜欢甜食的吃了也会不舒服的,何况容衍根本没有平时吃甜食的习惯。

  容衍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眉宇紧皱着,面色有些难看,胃里虽然不适,却还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

  这种甜腻的东西他几乎从来不碰,今天是第一次吃这么多甜的要命的蛋糕,说没事,一定是假的。

  可是如果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反而会让她担心,也只有忍了。

  在庄园里散步了一圈之后回到别墅里,容衍突然推开了顾安笙的手,脸色苍白地往卫生间的位置大步走去。

  “容衍?”顾安笙不解地看着容衍的背影,心里有些担心,也跟了上去。

  可这时丁叔却突然走过来,看见她张口便道,“少夫人,您怎么能让少爷吃掉那么多蛋糕呢?少爷有胃病,平时用餐都不会吃特别多,吃了这么多蛋糕,少爷的胃怎么受的了?”

  顾安笙震惊地张了张嘴,她知道容衍只有胃病,可是并不知道三年后他的胃病不仅没有好,竟然还严重到了要控制食量的地步!

  “我去联系医生!”看见顾安笙惊愕的表情,丁叔无奈地叹了叹气,转身走向了客厅。

  顾安笙没再犹豫,往卫生间的房间跑去。

  她走到卫生间外的时候,容衍还在里面,她推开门走进去,便看到容衍正站在洗手台前漱口,见她进来转过了头。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那双狭长的眼眸却始终熠亮,透着精睿清冷的光芒,哪怕面容上增添了一抹病态,却终究掩盖不了他那一身的优雅和倨傲。

  这就是容衍。

  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绝对淡然从容的姿态,强势倨傲得好似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俯视苍生一般,就连他其实吃不了那些蛋糕,却还是全部吃掉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顾安笙的眸底渐渐染上了一抹温热,他明明不喜欢她的,甚至不想要她给他生一个孩子,就连这个婚姻,也来的那么莫名其妙。

  可是为什么,每次当她已经认定他生性薄凉,不会爱上任何人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她觉得他其实是喜欢她的?

  顾安笙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盯着容衍看了许久,顾安笙才慌促地转身,匆匆地离开了卫生间。

  容衍眸光幽深地看着顾安笙离开地背影,垂放在身侧的左手突然紧握成拳,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般,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少爷,医生过来了,您……”丁叔领着一个医生来到卫生间外,对里面的容衍说道。

  “都给我滚!”卫生间里传来容衍冷厉嗜血的声音,震得外面的丁叔和医生身体发颤。

  为了容衍的健康着想,丁叔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手里拿着一瓶胃药,“少爷,您先吃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卫生间里静默了许久,然后传来阵阵水声,过了好大一会儿水声才停止,卫生间的门打开,容衍欣长俊挺的身形出现在门口,那双幽深冷冽如寒潭水的眼眸一一滑过丁叔和医生的脸,然后一言不发地迈步离开了。

  “少爷……”丁叔刚想追上去,就被容衍的目光生生逼退了。

  这可怎么办?

  顾安笙回到了房间里,捂着自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地胸口微微喘着气,然后小手落在了腹部,眸光突然间变得温柔慈爱。

  “宝宝,你爹地是不是很帅?虽然不喜欢吃蛋糕,却还是为了你妈咪吃掉了哦。”顾安笙缓缓开口,声音轻软,“虽然你爹地不喜欢你,不想要你,可是妈咪一定会把你生下来,好好抚养你长大的。”

  因为现在,你就是妈咪唯一的坚持和期待。

  顾安笙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矫情了,情绪总是很容易很牵动,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喜欢。

  她揉了揉眼睛,然后走到了床边,正想坐下的时候,目光落在了衣帽间,她停顿了几秒,然后朝着衣帽间走去。

  一件银灰色的西装外套随意地挂在旁边的衣架子上,顾安笙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那天她放了化验单在口袋里的那件西装!

  她眸光一亮,快步走了过去,将西装拿了下来,小手探进外套的口袋里,一个没有,另一个也没有!

  怎么会没有?!

  顾安笙眸光复杂地看着这件外套,容衍到底有没有看到那张化验单呢?

  一定是看到了吧?化验单就在他的口袋,他怎么会没有看到呢?

  可是为什么看到了,他却好像是不知道一般,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起过!

  容衍,他到底在想什么?

  顾安笙咬着唇,清澈如洗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疑惑,有没有可能,其实容衍还没有看过,还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的事情呢?

  她思考了许久,最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出来,将西装外套挂回了衣架上,离开了衣帽间。

  刚回到床边,房门就被人敲响了,顾安笙皱皱眉,容衍进来是不会敲门的,“请进。”

  进来的是丁叔,他走到顾安笙面前,满脸的忧虑和担心,对顾安笙说道:“少夫人,您去劝劝少爷吧,家里也只有您的话少爷多少会听一些了。”

  “容衍怎么了?”顾安笙想起刚才容衍的脸色,眉眼间染上了一抹担忧。

  刚才因为心里的慌乱,她不管不顾地就跑开了,竟然把容衍给忘记在了脑后!

  “少爷不肯给医生看病,也不肯吃药,在餐厅里一个人喝酒。”

  什么?!明明胃痛还喝酒?!

  这个疯子,简直是不想要命了!

  顾安笙咬咬牙,拿过丁叔手上的药就往外面跑去。

  走到楼下的时候发现原本在餐厅收拾东西的佣人都站在客厅里,见她下来礼貌地跟她打着招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