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17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2996 2016-05-14 00:04:02

    那双眼睛虽然看起来很精明,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可是如果细看,就会发现他眼睛里干净纯粹的色彩。

  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

  容衍会把莫齐带在身边,可能也正是因为写份纯粹的难得,还有他出色的盗物能力吧。

  顾安笙亲手给莫齐撕开了一个糖果纸,把糖果递给他,眉眼弯弯,笑容温柔地对他说道,“你吃吃看。”

  莫齐竟然也没有任何防备,毫不犹豫地把她递来的糖果吃了下去,酸酸甜甜的滋味很快蔓延在他的舌尖,直至整个口腔。

  “好吃吧?”顾安笙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

  莫齐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吃。”

  果然是个天真单纯的孩子,顾安笙的笑意更深了。

  “那你在这里吃糖果,等你吃完的时候我就会回来了,好不好?”顾安笙声音温温柔柔地莫齐哄道。

  “可是,少爷说……”莫齐有些犹豫,他很喜欢顾安笙,可是少爷说过,要好好保护顾安笙,不能让她离开这里,这怎么办呢?

  “哎呀,不用担心啦,你少爷现在又不在这里,就算我出去再回来他也不会发现的,嗯?”

  “你真的会回来吗?”莫齐睁着眼睛看着她,一脸我很相信你,你不要骗我的小模样。

  突然间,顾安笙就有一种想养一只汪星人的冲动了!

  “乖~”莫齐比顾安笙高了不少,顾安笙只能踮起脚才能面前摸到他的脑袋,“一定会的,安安不骗莫齐。”

  这一袋子糖果就是骗了你赔罪用的。

  莫齐果然答应了,甚至还帮着顾安笙爬出了这扇铁门,在门里面对顾安笙挥挥手,“记得回来哦~”

  顾安笙微笑着冲他挥挥手,一转脸就换做了一副得意的模样,欺骗了这么单纯可爱的孩子心里真是有些负担啊,等哪天见到他她一定会送他一袋糖果的。

  莫齐看着顾安笙的背影,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一袋糖果,突然,傻傻地笑开了。

  离开了庄园顾安笙才发现糟糕,平时从庄园出来她都是坐车的,而且是司机开车,她哪里会刻意去记路线?

  这下完了,还没走几分钟,顾安笙就停在了原地,思考着该往哪边走。

  要不回去问问莫齐?

  这个想法刚落定,顾安笙就犹犹豫豫地往庄园方向走了回去,就在快到庄园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惊悚地看着那扇铁门。

  不行,她如果现在回去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顾安笙,你丫真是把脑子给丢进太平洋,蠢死了!

  发觉不对劲的顾安笙立刻转身要走,可就是她刚刚停留的那几分钟时间,她想走也走不了了。

  一辆黑色迈巴赫突然停在了顾安笙面前,顾安笙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看着从车里出来的那抹身影,下意识地拔腿就跑。

  结果跑到了庄园的门外。

  顾安笙欲哭无泪地看着禁闭的大门,就要用刚才出来的方法,爬!

  谁知道还没爬上去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抓住了腰拉了下来,“顾安笙,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我的允许敢离开这里?”

  男人低沉清冷的声音仿佛夹杂了冰渣一般,让顾安笙从心底感到冰凉。

  “我只是吃得东西多了想出来溜达一下,没有想离开……”顾安笙的声音越来越弱,然后就见容衍脸色阴沉地让人把门打开,没有将她放下,扛着她进了庄园。

  “容衍,你放我下来,我知道错了……”顾安笙焉了一般在容衍的肩膀上,嘤嘤嘤地喊着。

  路过还在吃糖的莫齐,顾安笙只想捂脸装作不认识他,谁知道莫齐却来了一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容衍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手上还拿着糖果的莫齐,大手在顾安笙的翘屁屁上用力拍了一下,“贿赂莫齐?”

  顾安笙没有吱声,捂着脸不说话,丢死人了。

  “自己去领罚。”容衍对莫齐冷冷地丢下一句,离开了。

  莫齐立刻将糖果妥帖地收好,转身去找莫里领罚去了。

  丁叔看见顾安笙被容衍扛进来,并没有太多意外,只是笑着对顾安笙道:“少夫人,欢迎回来。”

  “……”顾安笙一脸懵逼,敢情丁叔早就知道她已经走不远会被容衍抓回来,才会一点儿都不阻拦她?

  她就说为什么这个时间容衍会回来,敢情丁叔你还是个007!

  顾安笙彻底地焉了下来,被容衍丢在客厅的沙发上,像是死鱼一样瘫在那儿,一动不动。

  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少爷,推少夫人下水的人已经查出来是谁了。”丁叔走到容衍身边,低声汇报道。

  容衍眸光一凛,然后坐在了顾安笙身旁,双腿优雅地交叠着,淡声道:“把人带上来。”

  人?什么人?

  顾安笙疑惑地看了容衍一眼,等了一会儿,才看到丁叔身后的两个黑衣手下押着一个人上来了。

  顾安笙惊讶地看着那个人,竟然是之前一直对她百般刁难的胖女人。

  “少爷,少爷,我知道错了,求求您原谅我这一次吧?”刚把胖女人放下,胖女人立刻匍匐着上前,来到容衍面前,那张原本就肥胖的脸不知道是让谁给打得鼻青脸肿的,显得整张脸更胖更可笑了。

  容衍厌恶地踢开了触碰到自己皮鞋的胖女人,嗓音冷冷,“推少夫人下水,意图加害于她,你觉得你该被原谅吗?”

  胖女人瑟缩地趴在地上,一句话不敢说。

  “推我的是她?”顾安笙震惊地看着匍匐在地上的胖女人,“可是,为什么?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顾安笙惊悚了。

  一个她完全没有多少接触的佣人,都能狠下心置她于死地,那么恨她的人呢?

  或容衍,或容易。

  顾安笙抿了抿唇,眸光有些黯然,漂亮的小脸上渐渐有些苍白。

  “想置你于死地的并不是她。”容衍一语中的,精睿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地上的胖女人,“说出指使你的人,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胖女人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说可以,你现在就去死。”容衍的声音听似薄凉,其实透着森森的肃杀之气,让人从心底感到战栗。

  胖女人再也不敢犹豫了,立刻和盘托出,“是,是莫小姐,全都是莫小姐让我这么做的,我一开始也不敢,可是莫小姐给的酬劳太丰厚了,我……”

  “拖下去,该怎么做你们清楚。”容衍冷冷地打断了胖女人的话,本想直接吩咐手下怎么做,可是想到顾安笙还在场,便收了音。

  太多血腥的事情,他不愿意让她看到,他想保留她心里的那片净土。

  “是。”

  胖女人很快被捂住嘴巴带了下去,容衍虽然承诺留了她一条命,可是她做的事情,必须要为之付出代价。

  胖女人为此付出了代价?那么她背后的主使者莫悠悠呢?

  顾安笙转头看着容衍,眸中带着一抹期待。

  可是,容衍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静默地思考着什么,侧颜线条优美,透着一股淡淡的疏冷,感觉到顾安笙的视线,朝她看来。

  “这下我们可以来谈谈,你刚刚逃跑的事情了。”

  呃……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不是逃跑,而是出去散散步,你看我不是没有走远吗?”顾安笙一脸苦笑地解释着,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

  早知道她就赶紧走,管它路是哪一条先跑了再说,还用的着又被抓回来?

  容衍冷冷地勾着唇,俨然是不相信顾安笙说的话,“本来打算让你明天回去上班,现在看来,呵。”

  说完他便站起身,迈着稳健从容的脚步往楼上走。

  顾安笙咬了咬唇瓣,想追上去,又很快放弃了这个念头。

  “少夫人,请回您的房间。”丁叔走到顾安笙的面前,面上是少有的严肃,“还有,请少夫人以后不要再试图逃跑了,您身为容家少夫人,做这种事情有损形象。”

  顾安笙脑子里乱乱的,并没有听进去丁叔的劝告,而是思考着下一次的逃跑计划。

  她不要被容衍一直困在这里,她是活生生的人,不是看到他他挥一挥手就会上去讨好他的宠物!

  顾安笙的目光突然落在了这张沙发上,想起了几天前,就是在这里,容衍要了她之后,丢给了她一盒事后药。

  当时她便觉得心如死灰了,且不说那种药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更让她绝望的是,他并不想要她的孩子。

  顾安笙在别墅里安安分分地待了两天,也不吵着要去工作,更没有逃跑,安分得不像话。

  丁叔和莫齐都松了口气,以为她是突然想开了,觉得逃跑无望了,容衍对她那么好,她做什么想不开想要逃离?

  三天后,容衍去邻市出差,两天后才会回来,顾安笙一边帮容衍收拾着行李,一个计划渐渐浮出心底。

  将行李箱收拾好,顾安笙便感觉到自己被容衍搂进了怀抱中。

  他从后面搂着她的纤腰,嗅着她发间的淡淡清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