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05章 对别的男人笑的挺高兴?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1 2016-05-11 07:02:03

    容衍忽然转过头,无比认真的看着莫悠悠,他看着莫悠悠的眼神十分温柔,可是莫悠悠却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看她的时候,和看顾安笙的区别。

  一种是看妹妹的包容目光,一种是看深爱之人的宠溺和深情。

  根本不能作为一谈。

  “有她一个,这一生就足够了。”

  莫悠悠用力地咬着嘴唇,眸光忽闪,然后突然像是没有站稳一般朝着容衍身上扑过去。

  与此同时,顾安笙已经差不多爬到光亮的地方了,看到了一个通风口,她欢喜地爬过去,用力地把那个通风口给顶开整个人往前一探——

  掉了下去。

  “啊啊啊!”顾安笙整个人失重般往下坠落,她只能捂着自己的脑袋,以求掉下去的时候不会那么难看。

  嘭——

  一声闷响,顾安笙没有迎来想象中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而是落在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上面。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眸,不期而遇地撞入了一双含笑的黑眸中,她微微有些恍惚,看着容衍的俊脸,“你……”

  容衍哭笑不得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顾安笙,一脸趣味地看着她,“你这出场方式听特别的,要不待会儿去台上再表演一次?”

  很少听容衍开玩笑,顾安笙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瞪了他一眼,“快拉我起来!”

  容衍轻笑了几声,才伸出手轻松地拉了她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起来后顾安笙才看清楚被自己压倒的人是谁,竟然是莫悠悠!

  “悠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没事吧?”顾安笙立刻蹲下身去扶整个趴在地上的莫悠悠。

  莫悠悠被顾安笙拉起来,因为突然被砸,所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张脸都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可笑极了。

  这个女人!

  莫悠悠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用力地甩开了顾安笙的手,重重地跺了下脚,气愤地离开了。

  顾安笙一脸无辜地看向了容衍,“我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砸到她而已,嗯不是故意的。

  容衍在心里暗想道,看着她身上脏乱的晚礼服轻轻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哦,刚刚爬了一回通风口,给蹭的。”顾安笙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那个通风口里面居然还有老鼠,还好我把它们给吓跑了。”

  也还好她打小就不怕那些东西。

  容衍的黑眸浮现出一抹凌厉的光,看着她身上的礼服,拿出手机给乔南发去一条短信,而后起身带她去了休息室的浴室。

  洗好澡换好衣服出来,珠宝展差不多快开始了。

  顾安笙挽着容衍的手臂离开了休息室,在快到大众的地方的时候立刻松开了他的手,装作不认识他的往前走。

  容衍的俊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顾安笙,你皮痒了是不是?”

  竟然敢甩开他的手?

  顾安笙脚步未停地回头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容总你好,容总再见,希望您今晚愉快。”

  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这是打定了要在外人面前装作不认识他到底啊!

  容衍黑着脸看着顾安笙蹦哒地离开,忽的阴测测地笑了,很好,敢装作不认识他,他有的是办法惩罚她。

  “BOSS,已经把那个将少夫人关起来的职员辞掉了,但是她幕后的人,是夏总监。”乔南走过来,禀报道。

  又是夏妃。

  夏妃在世纪这么多年,都没能让容衍记住她的名字,可是近日来,却让容衍记住了她的名字,原因是她针对顾安笙的次数太多频繁了。

  “夏家最近怎么样?”容衍不急不缓地朝前走,似乎并不急于快要开始的珠宝展,闲庭漫步一般,身姿清贵翩然。

  “很不太平,捋据说夏家的大少爷又因为强抢少女被人告了,那人证据齐全,他这次是一定会遭受牢狱之灾的,夏总监的叔叔也被查出徇私舞弊,正在接受调查,夏家几次约见您,行程表已经放在您的桌上了。”乔南十分清晰地把夏家的近况说了出来。

  “嗯,全部推掉,还有,把夏妃辞了。”容衍嗓音清冷地说完,步入了电梯。

  “……是。”

  看来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夏妃最不该做的,就是去招惹顾安笙。

  而此时,顾安笙正站在自己专柜旁为几位客人解释着自己作品的设计理念,笑容温暖,落落大方,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给这些客人解释完之后,顾安笙便轻松了下来,正要离开,却被走过来的容易叫住。

  “见了客人就走这就是你们世纪的作风?”容易笑的纯良无害,压低了声音对顾安笙说道。

  “你想听什么?”顾安笙冷眼看着容易,尽管不耐烦却依旧摆出了良好的态度。

  不能因为容易一个人渣毁掉了世纪的名声。

  容易在几个专柜前看了,故意用手指了指这个,再指指那个,最后道:“不如你都说一遍吧,我挺感兴趣的。”

  感兴趣你妹!

  顾安笙忍住想骂人的冲动,扬起一抹微笑道,“既然容公子对这些的知识如此浅薄,那么就由我来为您讲解一下好了。”

  容易脸上的笑容依旧纯良,可是看着顾安笙的目光却夹着一抹兴味。

  他并非不懂,只是想捉弄顾安笙而已。

  谁知道,顾安笙却用了非常简短的讲解把这些专柜中的作品说了一遍,一脸漠然地看着容易,“我说完了。”

  “哦?是吗?那可真是精彩了,只不过可惜的是,我刚才并没有听清楚,顾小姐的声音实在太小了,还要麻烦您再讲一遍了。”

  卧槽!

  这个死男人!

  给她把刀她能把他给做成芝士蛋糕!

  “怎么?顾小姐看起来好像不是很乐意?”容易故意放大了声音,让周围的人都能听到。

  周围的人好奇的看着他们,以为顾安笙在耍大牌有些不屑。

  顾安笙皱着眉,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恬不知耻,颠倒是非?

  突然,一只大手搭在了顾安笙的肩膀上,“刚才听这位设计师给你讲解的整个过程,听得叶某真是忽然想通了许多,就是不知道这位先生是不是耳朵有问题,所以设计师的声音连我都能听到,而你却还要别人重复一遍?”

  来人的声音温润清朗,听起来如春风一般和煦舒适。

  周围的人听见他的话都不由得轻轻笑开了。

  顾安笙诧异地回头看去,就看到叶逸风温润如玉的脸上一片讥笑,看着对面的容易。

  容易的脸色几不可察地变了变,目光扫过叶逸风,像是想起了他是谁一般,扯开了一个笑容,“原来是翡叶的总裁,您好。”

  叶逸风敷衍地点点头,对这个长相阴柔而且笑容叵测的男人很没有好感,然后转过头看着顾安笙,“不知道顾小姐现在有没有时间再为我解释一下不懂的地方?”

  “乐意至极。”顾安笙俏皮地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跟叶逸风往休息处走去。

  翡叶总裁本身就是珠宝设计的天才,会需要向一个设计师求教?

  容易脸色沉沉地看着两人的背影,诡异地笑了起来。

  “给。”叶逸风拿了一杯香槟递给顾安笙,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没想到你去了世纪,不过也好,至少在世纪有你可以飞翔的空间。”

  顾安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世纪的确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那为什么一开始选择的不是时间?”叶逸风问道。

  “可能是有所顾忌吧,人有了忌惮的东西,做起事来就会缩手缩脚的。”

  一如先前她接触容衍的时候,总是担心,会因此违背了三年前和那个人的约定,担心那个人会再次出手。

  可是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再也收不了手了。

  她的话很有深意,叶逸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着顾安笙精致漂亮的小脸,眸底黯然成伤,“干杯。”

  顾安笙和他碰了下杯,然后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珠宝展之后便是世纪的拍卖会了,顾安笙找到叶千千的时候发现她和顾安潇坐在了一起,顺便坐了过去。

  谁知道她刚坐下,容衍也坐在了她的旁边。

  大厅的位置设计得十分巧妙,是那种半圆形可以靠躺着的座位,而且周围的人很难看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高度设计得很好,所以不会挡住视线。

  一个座位大概可以坐下七八个人,很宽阔。

  容衍坐下后,莫悠悠和莫秋扬理所当然地也坐下了。

  顾安笙瞪着容衍,小嘴憋屈地瘪着,让容衍有一种想摸摸她的小脑袋的冲动。

  “不是说好在外面玩装作不认识吗?”其实顾安笙更想说的是,协议,协议啊!

  容衍冷睨了她一眼,“刚刚对别的男人笑的挺高兴?”

  顾安笙:“……”

  她对叶逸风那还能算作笑,可是对容易那分明是冷笑,是不屑和厌弃好吗?!

  座位上多了容衍和莫秋扬两个颐城有名的人物,还有莫悠悠和叶千千这两位千金,气场顿时都变了,可顾安笙和顾安潇却没什么不同,十分的随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