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97章 容易的心机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3 2016-05-09 07:02:03

    “哈哈哈哈,臭小子,终于肯来看老头子我了?你不是不肯再踏进这里一步吗?现在怎么自己打自己脸了啊?”一道洪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然后便看到一个身着唐装,双手背在身后,头发虽然花白,可却依旧精神气爽的老人从客厅中走来,一双眼睛精明锐利,虽然已老,可是身上的气势和脸部依稀可见的轮廓就知道,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叱咤一方的大人物。

  这位一定就是容衍的爷爷,容老爷子了。

  容衍冷哼了一声,“你不是快死了?怎么还这么活蹦乱跳的?”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发了体检报告,说什么活不过两年了,想见他最后一面,否则如此无聊的家宴,他一定会像往常一样推掉的。

  这个老头子就是喜欢危言耸听。

  “臭小子,你竟敢咒你爷爷死!不孝!”容爷爷气得两撇胡子一张,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随后,容爷爷发现了站在容衍身边的顾安笙,一改刚才的态度,笑眯眯地看着顾安笙,十分和蔼地问她:“你就是这臭小子的媳妇吧?叫什么名字?”

  “爷爷好,我叫顾安笙。”顾安笙礼貌得体地朝容爷爷笑了笑,落落大方地接受这容爷爷打量的视线。

  从进来容家到现在,已经有太多人对她很好奇了,好像她是怪物一样。

  容爷爷捋一捋自己的花白胡须,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不错,这姑娘爷爷我喜欢。”

  顾安笙害羞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就听到容爷爷说:“就是眼光不太好,怎么看上了这种臭小子。”

  呃……

  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孙媳妇,你是不是被这个臭小子威胁了,迫不得已才嫁给他的?没关系,你放开了跟爷爷说,感情不能强求,如果是这小子逼你的,爷爷立刻揍他一顿!”

  看着容爷爷一副大气豪爽的样子,顾安笙目瞪口呆了。

  这爷爷……容衍是您亲生的孙子吗?

  这损他损得也太好了!

  “爷爷,他没有威胁我。”虽然因为刚才的事生容衍的气,可是顾安笙还没有傻到真的说出那种话,更何况容衍并没有威胁她。

  只是在她没有睡醒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把她拉去了民政局而已,只是每天时不时吃几下她的豆腐而已,只是每天都傲娇得要命,刚刚还凶她儿而已!

  顾安笙说,她真的一点儿都不怨念!

  容爷爷狐疑地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容衍,“那你怎么看上的这种男人?”

  顾安笙哭笑不得,爷爷,这可是您亲孙子啊!

  “老头子,你少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当然是因为相爱才会在一起。”容衍再也受不了容爷爷贬低亲孙子的说辞,上前搂住了顾安笙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如果仔细可以发现,容衍的耳朵根染上了一抹粉红,面色也有些不自在,眼角余光瞥了顾安笙一眼,柔和万分。

  这种相似于告白的话,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告诉你了吧。

  因为相爱才会在一起。

  多么动听的话。

  一下子便让顾安笙的眼眶有些泛红了,如果真的是因为相爱才结婚的,那该有多好。

  明知道容衍只是写了哄爷爷才会说的这种话,顾安笙却觉得,这大抵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容爷爷对着容衍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对顾安笙和蔼地笑着,推开了容衍,亲切地拉住了顾安笙的手,“孙媳妇,来,爷爷带你去见见容家的人,过了今天,你就是容家的人了,以后爷爷罩着你!”

  呃……

  为什么顾安笙有种被黑帮老大拍着肩膀说,以后我罩着你的错觉!

  眼看着小妻子被容爷爷带走,容衍眸中掠过一抹无奈,举步跟了上去。

  容家的人除了目前人在国外的,都出席了今晚容家的家宴,一眼看过去,正装出席,端坐在位置上。

  “爸,您来了。”见到容爷爷进来,大家纷纷站了起来,微笑着等容爷爷就座。

  容爷爷刚刚还和顾安笙说笑的老顽童模样收敛了起来,精明的眼睛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然后点点头,坐在了主位上。

  顾安笙站在容爷爷身边,虽然低着头,但是也能感觉得到一道阴森的视线朝自己射来。

  她故意无视了这道视线,看见容衍进来,和他一起坐下了容爷爷旁边的位置上。

  “这位是小衍的妻子,顾安笙,以后就是容家的一员了,你们作为长辈的,没有点什么表示?”容爷爷先是给大家介绍着顾安笙,然后环顾了一圈餐桌上的几个长辈,从怀里拿出来一个锦盒,递给了顾安笙。

  这个锦盒是深红色的,表面看起来十分柔滑,而且质地很好,一看里面就是装着很贵重的东西。

  大家伸长了脖子看着容爷爷手中的锦盒,直到容爷爷把锦盒打开,大家的脸上纷纷闪过惊愕艳羡嫉妒不甘,错杂混乱。

  顾安笙看着锦盒里的东西,是一块玉佩,虽然不大,却是顶级的羊脂玉!

  玉佩只有一半,做工精细,而且十分大气,在水晶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芒,因为只有一半所以看不出中间的是什么东西。

  顾安笙第一眼看到这块玉佩就喜欢上了。

  “丫头,来,这是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你可别怪爷爷。”容爷爷笑眯眯地把手上的玉佩递过去给顾安笙,温和地说道。

  从未见过容爷爷这么和蔼地对一个人说话的容家众人,脸色僵住了。

  顾安笙有些犹豫,这块玉佩看起来就十分的贵重,她不敢乱收。

  “爷爷让你收下就收下吧。”容衍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也有些惊讶,眸中滑过一抹笑意。

  “好的,谢谢爷爷的礼物。”顾安笙不好意思地垂了垂眼眸,接过了那个锦盒。

  容家的人见状,因着一开始没有准备礼物,纷纷看看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有的直接包了一个沉甸甸的大红包给顾安笙。

  顾安笙面上依旧淡定,接过了这些人递来的礼物,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在心里打滚。

  来一次容家她能赚到好几个月的钱,她好想躲进房间里面数数这里面肉嘟嘟的票砸!

  “嫂嫂,没来得及准备你和大哥千万别怪我,小弟敬你一杯。”阴柔诡异的声音响起,容易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顾安笙面前,递过去自己的礼物。

  不是红包,不是首饰,而是一杯酒。

  顾安笙看着容易,抿了抿粉唇,眸中光芒冷凝,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好驳了容易的敬酒,只好伸手去接。

  啪擦。

  谁知,顾安笙还没有碰到酒杯,不知道容易是故意还是无心,酒杯落地,摔了个粉碎。

  李嫂见了,立刻让佣人去打扫干净,以免伤到这些贵人。

  “啊呀,嫂嫂,你是不想喝小弟敬的酒吗?为什么不接呢?”容易一脸无辜地看着顾安笙,故意抬高了声音,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得见。

  顾安笙绷着脸色,柳眉轻蹙地看着容易,不明白他又想搞什么鬼。

  “嫂嫂,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啊?”

  话一出,容家的人都奇怪的看着顾安笙和容易,因为角度问题,所以大家并没有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真以为是顾安笙的错,责备地看着她。

  “还真是没有教养,对晚辈竟然如此苛刻。”

  不知道是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声音大小刚好,大家都听得到,只不过是几秒的事情,所以谁也没有发觉是谁。

  容易无辜地看着顾安笙,哪里还有一点先前阴柔诡异的样子。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原以为容易是个善于摧毁别人精神建设的人,没想到还是一个演戏高手。

  瞧瞧这演技,不去进军演艺圈简直白费了。

  “容易,你当别人都是瞎子吗?”正在顾安笙想着怎么反驳的时候。容衍开口了,声音森寒冷峻,让人不寒而栗。

  容易微微一怔,然后才说:“对不起大哥,小易知道这件小事不应该拿出来说的。”

  容衍薄唇浅勾着,似笑非笑地眯起了黑眸,透着一抹摄人的光彩,“知道就好,回头让爷爷给你物色一所高级礼仪学府,让你去进修几年。”

  容易的脸色一僵,坐在离这里较远的容易的母亲脸色也僵住了。

  容衍这不是变相的再说容易不懂礼仪,没有家教,需要好好去礼仪学校进修一下。

  这骂人……真是百转千回啊。

  顾安笙抿着粉唇,努力的让自己唇角上扬的弧度不要这么明显,看着容易吃瘪地样子,只觉得心里一阵畅快。

  如果不是这里太多人在场,只怕她都要仰天大笑了。

  “够了,你回位置上去,别总惹事。”容爷爷皱着眉,面容严厉地看着容易,重重地哼了一声。

  显然是对容易这个孙子十分不喜。

  容易低了低头,脸上依旧带着仿佛无懈可击一般的微笑,“知道了爷爷。”

  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容易,心机果然深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