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96章 电梯里的男人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1 2016-05-08 07:06:03

    容衍不悦地轻哼了声,“你是我的妻子,我好奇你的隐私怎么了?”

  顾安笙:……

  歪理,全都是歪理!

  谁说夫妻之间一定不能没有任何隐私的?

  莫悠悠站在三楼楼梯的拐角处,看着楼下那对相依相偎般亲密无间的身影,眼眸中的怒火好像能把一切都焚烧掉一般。

  过了一会儿,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手机,熟悉地按下一串数字,然后拨通了这个号码。

  很快,那边便接通了……

  --

  顾安笙下周上班的时候,夏妃并没有离开世纪。

  顾安笙对她没有离开世纪并不意外,就算夏妃做了任何错事,可她依旧是夏家的千金,这个面子,容衍是一定会给夏家的,因此没有撤了她的职,她也没有再提起过。

  只不过夏妃就算不走,今后也会觉得没脸面对顾安笙,当初信誓旦旦说自己会赢并且嚣张加注的人,可是她。

  没了夏妃的针对,顾安笙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迎接着下个月即将到来的展览会。

  中午,顾安笙收拾好东西准备上顶楼和容衍一起用餐,这个时间点世纪里没有多少人,顾安笙没有多少疑虑地等电梯开门走了进去。

  按下楼层键,电梯开始上升。

  “见到老熟人,也不打算打个招呼吗?”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大脑还没有做出反应,顾安笙的身体下意识的僵住了。

  身后传来几声清脆的皮鞋哒哒声,一道身影来到顾安笙面前,眼中带着放肆的笑意,声音阴柔,“顾小姐,见到我,是不是很高兴?”

  顾安笙浑身僵硬,低垂的眼眸中滑过一抹惊惧,而后,她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子。

  他穿着一身名牌西装看起来衣冠楚楚的模样,十分秀雅,面部阴柔,有些偏女气,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诡异感,尤其是他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刺眼极了。

  “你……”顾安笙刚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的不平静,就连手指,都在轻微的颤抖。

  因为见识过,所以顾安笙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可怕。

  “怎么?不记得我了?”男子缓缓逼近顾安笙,逼得她步步后退,知道把她逼到了电梯死角,才停下,笑容诡异阴柔,“顾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忘记了,三年前我的警告?”

  顾安笙的小脸刷的煞白了下来,死死地咬着唇瓣,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感觉到了危险。

  “你想做什么?”顾安笙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男子的眸光淡然从容,一改先前的害怕,毫无畏惧的直视他。

  男子眼中滑过一抹惊讶,随即玩味地笑了,“你以前连看我的眼睛都不敢,怎么,现在还学会质问我了?”

  顾安笙勾了勾唇,讥讽地看着他,他也会说是以前了,她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无力惶恐的顾安笙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不要在这里瞎哔哔装神弄鬼,真以为我怕你不成?”顾安笙伸手,稍微一用力,便把男子给推开了。

  恰好此时电梯到达了顶楼,顾安笙没有任何犹豫地迈步离开。

  “希望你别忘了,三年前的警告。”顾安笙快走远的时候,才听到男子阴沉的警告声,“不听话的东西,我不介意全部毁掉。”

  深知这个男人的癫狂,顾安笙不由得挺直了背脊,看似十分从容地走到了总裁办,推门进入。

  一进入办公室里,顾安笙就再也支撑不住地靠着门板缓缓下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心里渗满了冷汗。

  “安安?”容衍清冷磁性的声音自顾安笙头顶响起,“怎么蹲地上?”

  说着就伸手把顾安笙拉了起来,顾安笙的双腿都是发软的,根本站立不住,一下子扑进了容衍的怀中。

  她在颤抖。

  虽然很细微,可是容衍却感觉到了,怀中人儿的不安和茫然。

  是什么导致她如此?

  容衍安慰性地拍了拍顾安笙的后背,声音低缓柔和,“没事,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容衍,容衍……

  顾安笙死死地咬着唇瓣,娇嫩的唇瓣都被她咬出了血丝。

  他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

  那么他很快就会知道她嫁给容衍的事情,到时候……

  “十二。”顾安笙突然主动的伸出手,环住了容衍的劲腰,“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要相信我。”

  她的问题问得很无厘头,可是容衍却隐约发觉出,应该和她情绪的失控有关系。

  他的下巴搁在顾安笙的发顶,好一会儿才道:“好。”

  过了许久,顾安笙才稳定下来自己的情绪,离开了容衍的怀抱,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被自己弄皱的容衍的西装。

  容衍没有在意,开口道:“今晚是容家每个月一次的家宴,我带你去,见我爷爷。”

  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吗?

  顾安笙心里有些紧张,可是随即她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容家的所有人都会在场吗?”

  “是的,到这天就算再忙都必须出席,只允许和容家有关的人来,这是容家的规定。”容衍担心顾安笙紧张或是拘束,缓缓地给她说着老爷子的禁忌和喜欢的事情。

  顾安笙凝着柳眉,有些心不在焉。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去,这样也就能避免一些麻烦了。

  可是容家的家宴,她身为容衍的妻子,不能不出席。

  只怕到时候,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一定要去吗?”顾安笙忍不住开口问。

  容衍轻皱了一下眉,眸光紧盯着顾安笙,“你不想去?”

  顾安笙的心里“咯噔”一声,立刻笑着否定了,“不是,我是怕……做的不好让爷爷讨厌我。”

  容衍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不用担心,爷爷看起来严肃,可其实是一个老顽童,你不需要害怕。”

  她不是害怕老爷子……

  顾安笙头疼极了,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也只有点头的份了。

  当晚,容衍带着顾安笙驱车来到了容家主宅。

  容家主宅并不在颐城,而在A市,开车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大概快七点的时候,他们才抵达。

  容家主宅和容衍的庄园比起来虽然小了一些,却也是惊人的大,胡红色的建筑在半山腰十分的突出,看起来庄严而且肃穆,像是古时候的城堡一般,融入了时尚的元素,因此看起来不会太过于死板,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正门的雕花铁门自动往两边收,容衍的车进入了宅子里,绕过喷水池和长长的小道,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少爷,欢迎回家。”容家的老管家李嫂身后跟着两排穿着佣人服的佣人出来,迎接容衍。

  佣人一左一右地打开了车门,将手放在车顶,以防撞到头。

  容衍率先下了车,绕过车头走到了李嫂面前,“李嫂,爷爷呢?”

  “老爷已经下楼了,就等你们了。”李嫂慈爱地看着容衍,然后看向了走到容衍身边的顾安笙,疑惑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位一定是少夫人吧?我是这里的管家李嫂。”

  “您好。”顾安笙朝李嫂微微点头,礼貌地扬起一抹微笑。

  容衍和顾安笙走进别墅中,一路上经过的佣人纷纷向容衍问好,疑惑好奇地打量着顾安笙。

  刚进客厅,顾安笙便看到一个玉瓷杯冲着容衍的面门狠狠地哑了过来,她震惊地瞪着眼眸,然后想也不想地伸手去挡那个瓷杯。

  难道容家的人不欢迎他们,想杀人灭口?!

  瓷杯还没有打到顾安笙的手上,就被容衍空手截住了。

  顾安笙松了口气,看着容衍手里的那个茶杯,里面竟然是盛着茶水的,且一滴没漏!

  天,丢瓷杯的人肯定是个高高手!

  “顾安笙,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谁允许你帮我挡的?”容衍的脸色十分阴沉,一双黑眸紧攫住顾安笙的小脸,眸中既是心疼又是愤怒,伸手抓住了顾安笙的手腕,十分用力。

  顾安笙搞不懂他干什么生气,挣脱了几下也没有挣脱开他的手,“容衍,你做什么?放手,很痛!”

  “痛?你还知道痛?”容衍冷冷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如果刚才那个杯子砸在你的手上,你的手多半会废掉的!”

  废掉?

  听到这句话顾安笙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她是做设计的,最宝贵的就是这双手了,做什么都不能废掉啊。

  “可是我又没有做错,如果我不去挡,那只杯子砸中你脸上怎么办?”顾安笙倔强得就是不松口,有些委屈。

  她只做她认为对的事情,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生气!

  容衍险些被她给气死了,这个死女人难道就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她最宝贝的不是那双手吗?而且他并不是躲不过那个杯子好吗!

  “你给我听着,以后就算我被人杀了,也轮不到你来救我!”

  一愤怒,傲娇得不得了的大/BOSS竟然开始口不择言起来了。

  顾安笙贝他吼得眼眶一红,咬着唇瓣看他,然后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