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90章 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2 2016-05-08 00:07:23

    莫悠悠看着这张有些眼熟的脸蛋愣了几秒,随即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Z国皇后镇的滑雪场见过她。

  顾安笙抿了抿粉唇,看也没有再看他们,越过一旁的容衍,径直朝楼上走去。

  就在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抓住了,她被迫停下脚步,转过脸看着扣住自己手腕的容衍,一语不发。

  “晚餐时间到了,你去哪儿?”容衍眉宇紧皱,看着顾安笙略有些苍白的小脸,心脏好像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般,滑过一阵疼痛。

  顾安笙抿了抿唇,被容衍拉走走向餐厅。

  莫悠悠站在他们身后,震惊地看着容衍和顾安笙的背影,怎么也不敢想,一向不允许任何女人接近他身边的衍哥哥,竟然主动去拉一个女人的手?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莫悠悠不甘地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丁叔,可以上菜了。”拉着顾安笙走进餐厅,容衍便将她按在了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上,自己则坐在了主位上。

  “好的,少爷。”丁叔应了一声,立刻让人把菜都端上来。

  莫悠悠走进餐厅里,坐在了另一边离容衍较近的位置上,盯着顾安笙打量了一会儿,而后问容衍,“衍哥哥,这位小姐,是什么人啊?你的客人吗?”

  顾安笙柳眉轻蹙,张了张嘴刚要开口解释就被莫悠悠打断,“哦我知道了,是衍哥哥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对吧?”

  容衍没有回答,清冷的眸光掠过莫悠悠,看向了顾安笙。

  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心,莫悠悠再次打断顾安笙,“衍哥哥对工作向来很认真,记得以前就经常为了忙于工作有时候还会忘记吃饭呢。”

  顾安笙连连被她打断,干脆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解释。

  饭菜被端了上来,顾安默默地吃着自己面前盘子里的食物,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容衍用餐的时候也甚少说话,动作优雅,姿态矜贵,给人一种如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莫悠悠兀自地说了一会儿,发现没人搭理自己,悻悻地闭嘴,吃饭。

  一顿饭吃得沉默而艰难。

  顾安笙第一次感觉碗里的美食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味同嚼蜡。

  吃了小半碗,她就放下了碗,“我吃饱了。”

  容衍的眸光不经意地掠过她的碗里,还剩下大半的食物没有吃掉,光吃这么一点怎么可能饱?

  看着顾安笙单薄纤瘦的身材,容衍的黑眸阵阵紧缩,拿起手边的筷子给她夹了一些平时她爱吃的菜进她的碗里,“吃完再走。”

  顾安笙看着碗里堆起来的食物,没有说话,连哼一声都没有,默默拿起碗,继续吃。

  这么安静的顾安笙,让容衍有些不太习惯,心里好像空了一块一般,说不出的郁闷。

  莫悠悠看着容衍的动作,低垂着眼眸,遮去了眼眸中的深思和妒火。

  顾安笙只觉得食物一直卡在喉咙下不去一般,一口闷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十分难受,纵然如此,她依旧往嘴里塞着食物,哪怕已经吃得快要吐了。

  容衍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凝着顾安笙艰难却始终不断的送饭动作,眸中滑过一抹心疼,继而伸手将她手里的碗给打落,“吃不下不必勉强自己!”

  他的语气有些凌厉,带着一些责备,从未有过的大声。

  惊得餐厅里的佣人都忍不住抖了抖身体,不敢往这边看来。

  顾安笙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上,她死死地咬着唇瓣,努力地睁大了双眸,把眼睛里的泪水给一点一点硬逼回去。

  “我上去了。”顾安笙低着头丢下这么一句,毫不犹豫地转身往餐厅外走去。

  她怕再不离开会在他面前露出自己狼狈的一面。

  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有什么好难过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看着顾安笙匆匆离开的背影,容衍眉心紧皱着,面色冷峻,薄唇用力地紧抿着,似在压抑着怒火。

  “衍哥哥,她怎么这样呢?也太没有礼貌了。”莫悠悠忍不住抱怨地开口说道,而且她总觉得容衍对顾安笙的态度很奇怪。

  说他对顾安笙是特别的,可是他却对她一点儿也不温柔,还拍落了她手里的碗。

  说他对她并不特别,可是莫悠悠却亲眼看着容衍拉着她来用餐,还往她碗里夹了菜,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女人有这种殊荣。

  “她是我的妻子。”容衍眸光冷凝地看向了莫悠悠,“懂吗?”

  他这是在警告她,无论顾安笙哪里不好,她都是容衍的妻子,他不允许任何人说她一句不对。

  莫悠悠被容衍森寒的目光镇住,扁了扁嘴,委屈地道:“悠悠懂了……”

  容衍微微颔首,而后走上楼。

  莫悠悠盯着容衍的身影看了好一阵,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眸中滑过一抹得意的色彩。

  顾安笙回到房间里,去浴室洗了个澡之后出来,顿时觉得整个人有了精神,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往外面走。

  她往门口看了看,粉唇抿了抿,犹豫了几秒之后往门口走去。

  虽然她已经极力地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可是,说不在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她将毛巾搭在头发上,耳朵贴着门板试图听出外面的动静。

  可是这个房间里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除了自己的心跳声,顾安笙竟然没有都没听见。

  她轻啧了一声,试图贴的更近一些,整个人都快趴在门板上了。

  咔哒一声,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了。

  顾安笙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重心不稳地朝前面扑去,扑进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中,她的小脸贴着他的胸口,能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容衍一开门便看到顾安笙朝自己倒过来,也没有躲开或是扶住她,而是任由她倒进了自己的怀中。

  嗅着从顾安笙发间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容衍伸手老揽住了她的纤腰,将门关上。

  顾安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容衍搂着走进房间里了,她立刻伸手将他推开,把搭在头发上的毛巾拿了下来。

  “就这么急着对我投怀送抱?”容衍薄唇浅勾,黑眸中氤氲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拿玻璃杯接了杯水喝下。

  “谁,谁对你投怀送抱了,明明是你自己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顾安笙嘴硬地说道,模样有些别扭。

  其实如果不是她趴在门板上硬要听听外面的动静,也不至于对容衍“投怀送抱”了,可是就这么认输,她会更郁闷的。

  “你不是投怀送抱,那是什么?”容衍放下手中的玻璃杯,缓步走近她,停在她面前,凝着她明明理亏却依旧嘴硬的小模样,连日来的坏心情仿佛得到了疏解。

  “我,我……”顾安笙恨不得咬他一口,让他别说了。

  怎么到他那儿她就成了急不可耐的铯女了!

  “嗯?”容衍嗓音低沉清冷,一步一步靠近不停后退的顾安笙,脸上带着一抹促狭的笑意,直到将她逼至床边,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将她禁锢在了中间。

  “你,你想做什么?”顾安笙一脸警惕地看着容衍,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胸口,想到家里突然住进来一个别的女人,她心里就一顿气闷。

  想揍容衍一顿吧,奈何打不过人家。

  想咬容衍几口吧,又有些舍不得。

  她真想一头撞死在小笼包上面得了!

  “你觉得正常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想要做什么?”容衍淡笑般看着一脸紧张的顾安笙,眸中升腾起一抹暗热。

  顾安笙一定不知道,她哪怕是无意间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小表情,都足以牵动他的心。

  她是一种病,患上她,无药可医。

  “我我我我怎么会知道?”顾安笙一张口就结巴了,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

  紧张个喵啊!

  “呵呵。”容衍低笑出声,靠顾安笙越发的近了。

  “外面还有一位漂亮姑娘在,你就不怕伤了她的心?”眼看容衍离自己越来越近,顾安笙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冷笑着对容衍道。

  容衍原本淡笑的唇角,一瞬间紧绷了起来,眸光柔凉地看着她。

  顾安笙抿紧了粉唇,不肯认输地直视着他。

  她又没有说错,都把人带进家里来了,她连说一句都没有资格吗?

  感觉到自己的脸蛋被他用力地捏住,顾安笙轻轻蹙眉,目光倔强地看着他。

  “你又在闹什么脾气?”容衍看着顾安笙这幅阴阳怪调的模样,沉声问道。

  顾安笙闻言,自嘲地轻笑了一声,“我连闹脾气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她这幅自嘲的模样有些许悲凉,看得容衍的心阵阵揪紧。

  他没有再犹豫的,将她推倒在柔软的床铺上,欺身而上,看着她错愕的小脸,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过她柔软细腻的脸蛋,而后,没有再忍耐。

  顾安笙哀呼一声,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对她动手动脚?而且,能不能别咬她啊!

  “容衍,你别……唔……”顾安笙伸手将推开他,却被他强制性地桎梏住了双手,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姿态朝她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