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77章 他的温柔呵护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3 2016-05-06 00:12:02

    “不要让她死了!”墨镜男人发现了顾安笙的意图,连忙出声阻止。

  也就是在这时,一直紧闭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地踹开了,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其他,整扇门都被踹烂了,尘土飞扬。

  墨镜男人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过来,转头看去,在看到一双幽深凌厉盛满了愤怒的眼眸中时,整个人怔住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嗜血凌厉,充斥着浓浓的肃杀之气,眼睛的主人,浑身散发着戾气。

  只是一眼,便让人从心底感到颤栗。

  这个男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容衍的目光在房间里环绕了一圈,在处触及到顾安笙那张苍白绝望的小脸时,瞳孔猛的紧缩起,浑身的戾气加重了许多。

  “十二……”顾安笙唇瓣蠕动了几下,怔怔地看着容衍,突然扯开了一抹笑容,抵着脖颈的碎片一个没有控制住划破了皮肤,鲜血缓缓流淌。

  容衍的瞳眸好似被那抹鲜红染红了一般,他大步朝前走去,没有过多的招数,几招便放倒了那些抓住顾安笙的人。

  他的力度很大,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踹打在那些人身上,一下比一下狠厉毒辣,双眸猩红,压抑不住的怒气仿佛能湮没所有。

  这些人被容衍打的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狼狈地爬倒在地上,想奋力抵抗,可下一秒就被容衍击中了要害,无法动弹。

  刚刚还嚣张得不得了的几个大男人,竟然在容衍赤手空拳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完全成了容衍的发泄品。

  “噗”的一声,容衍的拳头落下,其中一个人再也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捂着胸腔兢惧地看着暴怒中的容衍。

  “大,大哥……”这些人转头就要找墨镜男人求救,谁知却看到墨镜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窗边,俨然要逃跑的样子。

  “大哥,您不能这样,带我们走!”几个人已经开始绝望了,大哥这是要把他们丢在这里啊!

  “容少,这几人随你处置,我就先走一步了。”墨镜男人阴笑几声,抓住事先挂在窗上的绳索身体利索地钻出了窗户。

  容衍停下暴打这些人的动作,森寒的眼眸微微眯起,而后便见他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枪支,微微俯身用手挡住了顾安笙的视线,他嗜血的勾起唇角。

  “想走?”话音刚落,一颗子弹便朝着窗户边的墨镜男人打去,快狠准,让人难以躲闪。

  墨镜男人没想到容衍竟然会有枪,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距离心脏很近的地方,被射穿了,鲜血洒在了玻璃上。

  墨镜男人捂着胸口双目大睁着看着容衍冷峻的面容,身体直直地往下坠落。

  “莫齐去查看那个人是生是死,莫里把这些人带回去,采取二套惩罚方案,只要不死,随便玩弄。”容衍残冷地开口,看着躺在地上半生不死的人,命令道。

  “是!”莫齐莫里应道,莫里快速下去办事了,莫齐看了被容衍拥在怀中的顾安笙一眼,愣愣地离开了。

  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就是了。

  刚不久墨镜男人才命令这些人只要顾安笙不死随他们玩弄,结果顾安笙没事,这些话报应在了他们身上。

  容衍看着顾安笙身上被撕烂几处的衣服,皱了皱眉,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抱起她大步离开。

  “容总,我姐姐找到……”顾安潇在另一头找人,没有线索便赶了过来,谁知道就看到被容衍抱在怀里手指上还在流血的顾安笙。

  “我姐姐怎么了?”顾安潇从来没有见过顾安笙这么狼狈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姐姐永远是屹立不倒的存在,从未像今天这般。

  “我先带她回去,有时间你再来看她。”容衍低眸怜惜地看了眼怀中的人儿,淡淡道。

  莫秋扬也赶了过来,看见顾安笙的模样也是吓了一跳,“查清楚了,她们这次主要是为了针对安潇,那些人并不知道小安笙是安潇的姐姐误以为是他的女伴才会对她动手,林依人发现事情败露逃跑了,需要我去追回来吗?”

  “不用了。”顾安潇立刻说道,和顾安笙很像的眼眸中迸射出一抹难掩的冷厉来,“我会让为此他们付出代价!”

  有些人,不会因为你的忍让就心存善意,相反,就该以暴制暴!

  “有需要来找我。”最后丢下一句,容衍带着顾安笙离开了这里。

  莫秋扬看着容衍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看身边神色严峻的顾安潇,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顾安潇冷笑:“让她身败名裂。”

  “哦?”莫秋扬饶有兴味的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会对整个林家出手呢。”

  顾安潇淡淡地看了莫秋扬一眼,并没有因为莫秋扬是他的上司就卑躬屈膝,他从来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不会因为出身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对付林家,还不是现在。”

  莫秋扬讶异地转头,看着神色深深的顾安潇,突然觉得,他有些小看自己这个稚嫩的男艺人了。

  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让医生给顾安笙仔仔细细检查过一遍确定身上没有其他伤害之后,容衍才让丁叔送走了医生,亲自照顾起顾安笙。

  顾安笙身上的衣服被撕烂了也不能穿了,容衍抱着她进了浴室去沐浴,将浴缸水温调到合适的然后放满,才将她放了进去。

  容衍让她先自己洗,便走出浴室去给她拿衣服了。

  顾安笙拿着毛巾下意识地用力在身上搓着,力度很大,一搓皮肤上就留下了很明显的红痕,看起来十分可怖。

  只要一想到那些男人,她就觉得胃里翻滚,一阵恶心。

  所以要洗干净,一定要洗干净……

  容衍进来的时候,便是看到顾安笙用力地搓着自己身上,皮肤已经搓得通红,甚至破皮泛出了血丝,他的心脏像是被扯痛一般,大步走过去夺过了她手中的毛巾阻止她再继续伤害自己。

  “脏……”

  离得近了,容衍才听到顾安笙发出的细微声音,瞳孔骤然紧缩起,容衍不顾顾安笙身上的水渍,越过浴缸边缘拥住了她,大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发丝。

  他声音低缓而柔和,像是哄,像是安慰,他说:“我的安安,永远都是最干净的公主。”

  只属于他的公主。

  那些敢伤害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无论是用何种方法。

  顾安笙微垂下了眼眸,靠在容衍的怀中,身上还带着水渍,可是却好像从他宽阔温暖的怀抱中,渐渐安定了下来。

  如果容衍没有及时赶来,恐怕她现在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顾安笙想着,终于陷入了昏迷中。

  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安安或许就会死在她手中的碎片上。

  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况,那种即将要永远失去她的感觉充斥着胸腔,让他几近窒息。

  他一直所掩藏的,其实远比他想象的更加重要。

  感觉到顾安笙细微平静的呼吸声,容衍才重新拿起毛巾帮她擦拭身子,她身上有伤口,不能在水里呆太久,所以容衍也只是简单的给她处理了下,就给她换上一身干净的睡衣,抱着她出了浴室。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正好,灯光的亮度也被容衍调成了适合睡眠的程度。

  给顾安笙的伤口上了一层药膏之后,容衍才拥着顾安笙躺在另一边,好似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她还在身边。

  顾安笙在睡梦中并不安稳,时不时会用力地挣扎几下,像是想起了先前的噩梦一般不安地紧蹙着柳眉。

  每到这时,容衍便会立刻睁开双眸,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安静下去睡着,才闭上眼睛开始浅眠。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顾安笙终于不再做噩梦了,躺在容衍的怀里,沉沉睡去。

  顾安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这一觉睡得似乎特别长,以至于顾安笙的脑回路还没有转过来。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谁能告诉她,她不是在公寓也就算了,不在容衍家里更加算了,为什么她会在民政局?

  “容先生,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跟我过来办理手续。”一个工作人员走到容衍和顾安笙面前,礼貌地对他们说道。

  “嗯。”容衍浅嗯了声,执起顾安笙的手往前走。

  办理手续?

  顾安笙的脑袋渐渐转过弯来了,转头就问,“什么手续?离婚手续吗?”

  这个时候的民政局人还不少,顾安笙这话一出,那些结婚的离婚的纷纷朝他们看来。

  容衍原本还不错的心情一瞬间被顾安笙这句话打落,阴沉着脸色瞪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顾安笙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总觉得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容衍想做什么。

  容衍:“……”

  跟在容衍身后的乔南很不厚道地笑了。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BOSS这么吃瘪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