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48章 似乎很怕他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1 2016-04-25 08:26:54

    被那双明澈如溪的眼眸注视着,容衍狭长的幽眸深了深,没有搭话,但是也没有否定。

  顾安笙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欣喜得难以复加,像是讨着糖果的孩子般,不自觉地孩子气般开口问他,“那我可以去睡觉了?”

  她眨巴着眼睛瞅着容衍,见他没否认,心里那块石头才放了下来,心里的Q版小人打滚笑疯。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看到被丢在桌角的几张揉成一团的纸,上面依稀可见几条线,熟悉的感觉袭来,促使顾安笙忍不住蹲下去捡起那几团纸,打开来看。

  竟然是设计图,而且是几张还没有设计完全的草图。

  上面的线条清晰有力,无论是细节处理还是设计构架,都很出色,就是少了些灵气。

  做珠宝设计的一般都很注重作品的灵性的,有灵性的作品,才能让人过目不忘。

  容衍见她迟迟没有离开,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她的身上,眉心轻蹙了下,嗓音一贯的清冷漠然,却十分好听,“还有事?”

  他出声一问,就把顾安笙沉浸在设计图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看向他那张淡漠柔凉的脸庞,反应过来他是在赶人了,摇了摇头。

  最后看了眼这些设计图,顾安笙把它们整理好放在了书桌的一侧,目光中的了然让容衍不禁有一丝好奇她刚刚盯着这些设计图想到了什么。

  “你对这些设计图有看法?”容衍停下手里的工作,端起了手边的咖啡放至唇边,抿了一口,袅袅的雾气从咖啡杯里升腾起来,覆盖着容衍的俊脸,像是隔了一层纱一般朦朦胧胧。

  也妖孽到了极致。

  容衍难得主动跟她开口,而且问的还是她所热爱的事情,顾安笙的小脸上染上了一抹微笑,没有任何藏私地告诉了他她的想法。

  她的声调轻软,语速不快不慢,解说着那张设计图上缺点所在的时候,语句极其犀利,一点也不委婉,说的虽然不动听却每句话都直击七寸,扼住要害。

  从她脸上可以看出来,她对珠宝设计有多么热爱和喜欢。

  脑海中忽的浮现出那天在翡叶顾安笙和别人比画设计图的事情,容衍剑眉紧皱了下,黑眸幽深,像是寒潭水一般让人一眼望不到底。

  顾安笙还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却在见到容衍皱眉的时候心里忽然拉响了警钟,喋喋不休的小嘴立刻就闭上了,下意识地有些害怕,脚步也往后退了退。

  “那什么,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先出去了……”说完没有任何犹豫地拔腿转身就跑,好似后面有猛兽追上来了一样。

  容衍的眉心顿时皱的更深了,看着顾安笙逃也似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个女人,似乎很怕他?

  能不怕吗?一个几次差点把你给整死的男人,你不怕吗?

  纵使是依然喜欢着他的顾安笙,也没有那个胆量再敢在他面前放肆啊。

  在顾安笙想法里,现在的容衍喜怒难辨,阴晴不定,还是少招惹为妙。

  翡叶今天来了一位大客户?

  要说有多大?

  就连平日里很少在公司,只有必要时候才会出现的叶逸风特地从外地赶了回来,亲自和这位客户面谈。

  顾安笙在茶水间里泡红茶,这次的客户很刁钻,不喝咖啡,而是自己带了红茶来,是锡兰的乌沃茶,据说是喝不惯R国的红茶。

  顾安笙用90度的热水将红茶冲泡好,然后才端着走向了总裁办。

  总裁办的门外站着两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保镖,四周看不见的地方也有好几个,更让人咋舌里面的人究竟是何等的身份。

  顾安笙走到门前,那些保镖并没有立即放她进去,而是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的全身,以确保她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藏起暗器的地方,才让开了位置,让她进去。

  顾安笙汗颜,垂了下眸子,然后礼貌地敲门,听见里面的回话才端着红茶进去。

  办公室的沙发上面对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叶逸风,另一个则是一个女人。

  她看起来约摸二十上下的年纪,面孔有些西方化,一身GUCCI限量款的淡紫色连衣裙,外罩着一件小西装搭在肩上,妆容精致美艳,贵气逼人。

  虽然她已经刻意打扮得很低调了,可她浑身散发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与优雅,一颦一蹙间,都美得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让人无法忽略。

  她的身材虽然娇小,可坐在高大的叶逸风面前却丝毫不会被比下去,她身上的那股贵气和高傲,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般。

  顾安笙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然后便目不斜视地将红茶端放在他们中间的那张玻璃桌上,手法熟稔而且快速地给他们倒上一杯茶,然后便起身离开。

  “Alina小姐,相信我,您选择我们绝对不会有错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门关上前,顾安笙听到叶逸风这么说道。

  看来这桩生意是谈妥了。

  顾安笙迈着轻快的步伐往茶水间走去,拿着自己的杯子想接一杯热水暖暖肚子。

  可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个人硬是将她给推到了一旁,出口的声音讥讽又做作,“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不是翡叶未来的设计师顾小姐吗,撞到你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没把您的手撞坏吧?”

  顾安笙扶着旁边的桌子才稳定住自己的身子,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抬头看去,就看到妮洛那张妖媚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挑衅紧盯着她。

  妮洛刚才话里的挑衅和讽刺的顾安笙哪里听不出来?直起了身子,顾安才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看在你这么用心想跟我道歉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吧。”

  她的话彻底扭曲了妮洛的意思,还将两人的位置给反转了过来,好像刚才妮洛真的是在为撞倒了顾安笙而道歉一样。

  更要命的是,顾安笙最后一句话说的那叫一个勉强啊,气的妮洛的脸色瞬间就青了。

  “顾安笙,你个贱-人!”

  妮洛想起那天让自己那么难堪丢人的顾安笙,此时却好端端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过得好好的,她心里就抑制不住那股怒火!

  于是她扬起手臂,就要朝着顾安笙的脸上打下去。

  可是顾安笙怎么会让她得逞?在她打下来的时候她就立刻截住了她的手臂,啧啧出声,“哎哟,妮洛,你说你是不是欠打啊?这么欠虐?”

  顾安笙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不屑和轻蔑,看着妮洛的目光就像在看路边的小草一样,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妮洛气急,知道自己不是顾安笙的对手打不过她,于是就来阴的,她反手将顾安笙一推,担心推不倒顾安笙,还一起往前扑去。

  顾安笙被她推至饮水机前,没有想到妮洛会用这种“同归于尽”一样的方式来反击,她纤瘦的后背抵着饮水机,而她之前放下的杯子早就接满了一杯水,溢出了很多出来。

  妮洛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把她往这里压,自己也不顾一切的扑过来,好让顾安笙没有办法立刻挣脱。

  “嘶!”顾安笙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上那件白色衬衣很快就被滚烫的热开给浸湿了,皮肤被压在那些热水上,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痛。

  顾安笙明澈的眼眸忽的变得凌厉,抓住妮洛的手腕用力一折,便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卡擦”声。

  “啊——”妮洛怎么也想不到顾安笙竟然这么狠,竟然把她的手腕给弄折了!

  顾安笙膝盖一顶,就将她用力地推开了,后背终于从那些热开中解脱,可是上面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却让顾安笙一张小脸都白了。

  这可是100度的热开,被这么一烫,肯定是烫伤了。

  “顾安笙,你找死!”妮洛一只手捂着手上的手腕朝顾安笙大吼,痛的她眼睛里都冒出了眼泪来,目光怨毒愤恨地瞪着顾安笙,恨不得要冲上来将她剥皮抽筋一般。

  顾安笙小脸虽然苍白,可是眼眸却是从未有过的凌厉,她走到妮洛跟前,咬牙切齿地开口,“妮洛,我看你才是找死吧?”

  “你可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李董的秘书,是不允许上来这层楼的,你说,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总裁,李董能保你一次,还能不能保你两次三次?”

  她的话音凉凉的,让妮洛竟然觉得心里冷嗖嗖的阴森。

  “你,你敢?”妮洛有些畏缩了,可却不肯就这样放过顾安笙,正要反口骂几句,就感觉到从自己头上淋下来的滚烫热开!

  “啊!你做什么?!”妮洛连忙闪躲到了一边,可她穿的是高跟鞋,鞋跟蹭到地上的水渍打滑了,连带着她整个人都往后扑去,摔得那叫一个狼狈不堪。

  顾安笙将杯子里剩余的水倒在了地上,看着她的目光讥讽而冷凝,依旧没有放在心上,“妮洛,我告诉你,我顾安笙向来不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主,你也最好不要总是试图惹怒我。”

  “我的耐性啊,那可不怎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