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142章 他到底想做什么?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3 2016-04-25 08:21:25

    想了一会儿,顾安笙才点点头,眉眼弯弯地笑开了,“那就麻烦您了。”

  “顾小姐客气了,今晚您就在这里休息吧。”丁叔微微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顾安笙走到放着袋子的桌子前,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看,除了日常穿着的衣服,竟然还有贴身的衣物和一包姨妈纸……

  想到刚才染了血的浴缸,一定是被他看到了吧?

  顾安笙秀眉一挑,看了下内衣的尺寸,竟然不大不小,就是她的尺寸!

  她漂亮的脸颊上浮起了两团红晕,咬了咬唇瓣,明澈的眼眸水光潋滟,这些东西不可能是刚才那位管家或是佣人们给她准备的,只有容衍。

  一抹困惑渐渐浮上顾安笙的心头,将心里的感动湮灭,明明他刚才还恨不得弄死她的样子,转眼就让人给她送来了衣服,他到底在想什么?

  是想折磨她看她笑话,还是有着其他目的?

  想不出来顾安笙干脆不去想了,拿着衣服走进浴室里去换是,垫了张姨妈纸,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腹部有些不舒服,所以顾安笙也没有心思去打量这个房间的格局,躺在那张两米宽的柔软大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夜晚的别墅很安静,没有任何杂音传来,月光笼罩着奶白色的别墅建筑,柔和唯美。

  丁叔把东西送到顾安笙房间之后便上了四楼的健身房,推开门,看着里面那个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男人,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停下。

  “少爷,休息一下吧。”丁叔拿着一张洁净的毛巾过来,现在跑步机旁,开口道。

  跑步机上的男人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换做一般人早就体力透支得倒地不起了,可他,却像是发泄一般,没有丝毫疲惫,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从小看着容衍长大的丁叔对他的举动再清楚不过了,他只是在发泄心中的情绪而已。

  只是没想到,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丁叔第一次看到容衍这般,是因为什么呢?

  “少爷,我擅做主张将那位小姐留在了庄园里,现在她应该已经睡着了。”丁叔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容衍一听,眸光一顿,而后按下了跑步机的按钮,随着速度慢下,他才走下跑步机拿起丁叔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的?”

  “少爷想惩罚我可以,我都接受。”丁叔对他的冷漠已经习以为常,态度依旧恭敬。

  容衍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难得没有开口处罚,而是说道,“擦伤药放在哪儿了?”

  丁叔不解,“少爷哪里受伤了?”

  “少废话,在哪?”容衍语气不善,没有多少耐心地又问了一次,眉宇皱了皱。

  丁叔只好让人去拿来了药膏递给容衍,他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而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健身房。

  丁叔若有所思地看着容衍的背影。

  他怎么记得,少爷没有受伤,倒是顾小姐,脸上有一个擦伤呢?

  容衍拿着那支药膏走到了楼下,回到了那个房间里。

  房间里只亮着床头墙壁上的两盏壁灯,暖橘色的灯光柔和地落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容衍眸光微沉,迈步走到床边,这才看到床/上鼓起的一小团身影,是顾安笙。

  她的身材本就娇小,这样蜷缩着身子更是只有一团了,看起来小小的,在这张两米宽的大床/上这点体积根本没有任何存在感。

  她将自己裹在黑色的绒被里,只露出一颗小脑袋来,白皙的小脸和黑色的被单形成强烈的反差对比,睡颜就好似一只猫咪一般慵懒可爱,微微嘟起的唇瓣粉嫩嫩的,只不过唇角边的那道伤痕,极其显眼。

  容衍狭长的黑眸中掠过一抹心疼,伸手轻轻触碰了下她的唇角,大概是弄疼了她,只见她轻轻皱了一下眉,容衍立刻收回了手。

  想到自己刚刚运动完,容衍便放下了手里的药膏,从衣柜里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约摸二十多分钟,整个房间里只能听见顾安笙细细的呼吸声,绵长均匀,睡得很香甜。

  容衍一头墨发还滴着水,他拿遥控器将室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然后才坐在了床边,开了灯,给顾安笙抹药。

  床头的暖光灯落在他精致俊美的容颜上,覆上了一层淡淡的迷人光晕,褪去了平日里的清冷疏离,平添了几分柔和,更显魅力。

  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将药膏抹在她的伤口上,如果顾安笙此刻醒来,一定能够看见,那双幽深清冷的眸子里,浮起的一抹怜惜。

  他伤害了她,所以他才会用发泄自我的方式来惩罚自己。

  只是。

  顾安笙,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容衍给她抹好了药膏,柔凉的目光落在顾安笙的睡颜上,其中翻涌的复杂情绪像是潮水一般,怎么也阻拦不住。

  第二天醒来,窗外天已经亮了,顾安笙侧着头看着窗外的阳光,有些不在状态地眨巴了几下眼眸,看着房间的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

  她昨晚……

  顾安笙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在容衍的家里睡了一晚。

  下面传来的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觉得难熬,没有再赖床,她立刻起来走进浴室换了姨妈纸,洗漱起来。

  “咦?”顾安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脸,嘴角的伤痕已经慢慢结痂了,她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便感觉到伤口周围有一点黏腻的感觉。

  难道昨晚睡觉流口水了?

  顾安笙浑身一抖,赶紧洗漱。

  洗漱之后她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房间,刚好就碰到了正要上楼的丁叔。

  “顾小姐早安,昨晚睡得可好?”丁叔面带笑容地看着顾安笙,十分礼貌恭敬地问道。

  顾安笙也笑了笑,回答,“还不错,就是……你们这里蚊子似乎有些多……”

  昨晚她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和脸上好像被什么咬了一样,可是又懒得醒来,就继续睡了,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蚊子,明明房间看起来挺干净的……

  蚊子?

  丁叔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顾安笙纤细白皙的脖颈,上面淡淡的粉色痕迹不打眼,一眼看去还真的以为是蚊子叮的。

  可是……

  顾安笙昨晚睡得那个房间是容衍的卧室,容衍有着严重的洁癖,每天他们都会进行消毒,一周更换一次床单和被单,房间里更是保持空气清醒通畅,怎么会有蚊子呢?

  要说蚊子,也就是那么大“一只”了……

  丁叔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对着顾安笙露出了一抹更深的笑容来,右手往前一扬,“请移步餐厅,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不用了,我赶去公司吃也是一样的,不知道您现在方便让人送我回去吗?”顾安笙怕会在餐厅看到容衍,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她现在的心情,大抵就是处于想见却又不敢见的状态。

  丁叔也没有多挽留,因为容衍此刻也不在别墅里,“好的,请跟我来,我让司机送您去。”

  “谢谢,麻烦您了。”顾安笙跟在丁叔身后出了别墅,当她走到别墅的车库里,看到的那几排新得不能再新的车辆时,嘴角抽了抽。

  “丁叔,这些车昨晚都送去保养了吗?”她粗略地扫了眼车库里的车,没有二十也有十五吧?

  这么多车容衍一个人能一次性开出去吗?而且容衍最常开的那辆世爵,轮胎上还沾着些泥土……

  顾安笙眼角抽抽,突然明白了什么,该不会,丁叔昨晚是故意那么说的吧?可是为什么?难道是容衍的命令吗?

  “顾小姐再见,路上小心。”丁叔从一个佣人手里拿来一个纸袋递给了顾安笙,然后让司机把车开出去。

  顾安笙坐在后座,看着纸袋里热腾腾的早餐,有些讶异,她转过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别墅,嘴角勾起一抹笑。

  当她赶到翡叶的时候,刚好是九点钟,差一点儿就迟到了。

  顾安笙走进自己的助理办公室,却发现自己的办公桌旁边不远的地方还加了另外一张办公桌,心里不由得疑惑。

  叶逸风的助理很多,但是只有她的位置是离总裁办最近的,这是有新人来了?

  好奇间,办公室的玻璃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穿着翡叶职业装看起来沉着稳重的女人走进来。

  她的长相并不是很惊艳,而是清秀而且柔婉的那种,十分耐看。

  她看到顾安笙现在办公桌旁,了然地笑着说道,“你就是顾安笙吧?”

  “我是,你是?”顾安笙点点头,疑惑地看着她。

  “我叫秋宛,原先是李董的秘书,只不过李董听了他那位新秘书的话,把我调去人事部,是总裁调我过来这里的,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办公室的了。”秋宛友好地朝顾安笙笑,伸出了自己的手。

  顾安笙对这个看起来温婉可是说起话来却没有一点儿古板的女孩很有好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