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416章 我同意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9 2016-07-24 20:01:20

  顾添华的情绪激动,呼吸也越发的急促了。

容衍把医生叫了进来,让他们给顾添华检查,“容少,容夫人,令尊需要动手术才可以恢复如初,只是我们已经劝过他了,他不愿意动手术。”

“为什么?”顾安笙睁大了双眸,震惊地看着顾添华,“为什么不肯动手术?”

顾添华苍白一笑,“我这身体已经快油尽灯枯了,就这么去了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能在那里,看见你妈妈。”

“开什么玩笑?!”顾安笙冲动之下抓住了顾添华的衣服,朝着他吼道,“如果我妈妈没死,也不会就这么看着你不动手术就这么死去,你去找妈妈了,我怎么办?安潇怎么办?”

“我们很多年前就没了妈妈,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爸爸,也要再次失去,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我们对你们而言,是不是就那么不值一提?”

她的话一句比一句尖利,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难过和痛苦,像是在控诉。

容衍轻拧眉心,心疼地看着顾安笙哭泣的小脸,却没有走过去。

这是他们父女的时间,也是唯一能说服顾添华动手术的时间。

“安安……”顾添华愣了愣,然后伸出手,轻轻抚了抚顾安笙的头发。

是啊,他如果也离开了,他的孩子怎么办?

他们已经没有了母亲,如果再没有父亲,这一生还会完整吗?

如果若琳还在的话,他这么做,一定会被她责骂的吧……

他还没有见过他的儿子,就这么死去,怎能甘心?

“好,爸爸答应你,动手术。”顾添华满眼的慈爱,看着顾安笙说道,伸手帮她擦去了脸上的泪珠。

“真的?”顾安笙泪眼朦胧,吸了吸通红的鼻子,问道。

或许在这一刻,她才真正地感觉到了,她真的有爸爸了。

上帝对她还是很公平的,虽然没了母爱,可是又把爸爸送到了他们身边。

真好。

顾添华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之前他告诉顾安笙,无论进去是死是活,她和弟弟也要好好活下去,他就算死了,也会保佑着他们。

手术室的门关上,连同顾安笙的心,也紧缩在了一起。

容衍揽着她的肩,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掉,轻声叹息,“怎的越来越爱哭了?”

“十二,爸爸会好起来的,对不对?”顾安笙把眼泪蹭在了他那件价值不菲的西装上,瓮声瓮气地问道。

“不会有事的,里面的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医疗团队成全,有他们在,放心吧。”

顾安笙点点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想不想去看看,顾若和容易的下场?”容衍忽然问道。

“他们?”顾安笙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容衍带着顾安笙离开了医院,来到颐城的秘密监狱,出示了身份证之后,顺利进入。

这个秘密监狱,是整个颐城,最让人惧怕的地方。

因为这里关着的,都是一些穷凶恶极的人物,一旦进去,就永远别想出来了。

每个房间里的等级不一样,也代表着每天那些囚犯要受到的惩罚都不一样。

这里不管你是男是女,一笑你进来了,就算死,也不会死得那么容易。每一天,都有无数种刑罚等着你去尝试,每餐分量有限,要和那些人去抢,抢到了才勉强果腹,抢不到的,活生生饿死的也不在少数。

这里被称之为,人间炼狱。

而容易和顾若,被关在秘密监狱里,等级最高的地方。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他们每天受到的惩罚,是这个监狱里,最高的。

刚走上这层楼,顾安笙便听到了一阵犹如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痛苦绝望,伴随着阵阵鞭子抽打的声音,十分惊悚。

前面领路的是监狱的工作人员,他像是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了,面不改色地带着他们往前走。

越往里面,那声音越大。

“这里就是容先生送来的两位犯人的房间了,根据他们所做的事情,我们会每天让他们感受到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工作人员骇人地一笑,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入。

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顾安笙忍不住吞噎了下,抱紧了容衍的手臂,那活着是有多痛苦啊?

工作人员在外面等候,她和容衍走进了房间里,便看见一个被捆绑在十字架上的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她的身上都是鞭伤,上面的一道道骇人的伤口还在冒着热气和血泡泡,看起来十分恐怖。

她的脸还是完好的,只是因为痛苦,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顾若?”顾安笙惊呼出声,这个浑身鞭伤的女人是顾若。

她看见了旁边放着的鞭子,一条鞭子上面都是倒刺,不知道洒了什么东西在上面,还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残留在上面。

顾若听见她的声音,痛苦地转过了头来,看着顾安笙,恨意乍现,“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顾安笙淡淡地看着她,没有半点同情。

她早该知道惹谁都不能惹容衍的。私自把顾添华带走险些让他丧命,她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是顾添华的女儿,你这么对我,就不怕他恨你吗?!”顾若声音尖利地大喊着。

啪——

一旁的工作人员一言不语,就是一鞭子抽了上去。

“啊!痛——”顾若痛的想蜷缩,可是整个被绑在十字架上,根本不能动弹。

顾安笙抿了抿唇,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心凉,“你根本就不是我爸的女儿,你只是一个养女。”

养女?

听到这两个字,顾若转头死死地瞪着顾安笙,“养女?哈哈,没错,我就是顾添华的养女,否则他在遗嘱上也不会只给我一些没什么作用的金钱,而不把顾家财产全部给我,就因为我是养女,不是他亲生的!”

遗嘱?顾添华还写了遗嘱?

“他怎么就不想想,是谁孝敬了他这么久?就给我那么一点钱,就想打发了我?我呸,我要的是整个顾家的财产,顾家名下所有的家业!可是他宁愿把那些都给你身边这个男人,容衍,也不愿意给我这个女儿!为什么!?”顾若失控地大喊着,整个人都痛得抽搐。

顾添华写了遗嘱,没有让顾若继承顾家,而是黑了容衍?

顾安笙嘴角扯了扯,和容衍相互对视一眼,“看来你在我爸心里很好啊。”

“我是他的女婿,能不好么?”容衍宠溺地刮了刮她的小巧鼻子,温声道。

顾安笙撇撇嘴,笑容里藏不住的甜蜜,她转头看着顾若,“爸爸没有把顾家交道你手里是正确的,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天赋,管理不了顾家偌大的家业,顾家到了你的手上,也会垮掉。”

“他把那些产业交给容衍,而把金钱给了你,你应该满足,而不是怨恨。”

顾添华抚养了她这么多年,对她百般宠爱,换来的却是她这样对待。

“呵呵,那又如何?我就是恨他,他一定不知道,我在他每天喝的药里面下了慢性毒药,还让容易帮我,派人去撞他,谁知道,这样他都没死,没死……”

顾若已经彻底癫狂了,自说自话着,口齿也有些不清晰。

顾安笙皱着眉,“我爸爸会出车祸是你让人做的?!”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心狠手辣?那是抚养了她二十多年的父亲啊!

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也有感情啊!

顾若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双眼空洞地看着前方。

“她已经疯了,我们走吧。”容衍揽过顾安笙的纤腰,搂着她离开了这个房间,往容易的房间里走去。

容易的房间,比顾若房间还要差劲,他是被铁链拴在十字架上的,身上不止有鞭伤,还被有着一个个流血的小洞。

一个工作人员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枪,往他身上不致命的地方打去。

而子弹带来的痛苦,足以让容易回味无穷。

他看见容衍和顾安笙进来,倒是平静,那张阴柔的脸上,已经没了那抹诡异的笑容,他看着容衍,“你赢了。”

“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赢过你,无论是容家,还是公司,还是势力,亦或者……你身边这个女人。”

他那双眼睛里,深藏疯狂和痛苦。

容衍却是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淡声道,“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

如果他安分待在世纪里,不无风起浪,那么就不会有今天了。

“呵呵,你给过,但是我不要,就这么简单,我容易从来不玩别人施舍的东西。”

“这不是施舍,而是因为你身上那一丝的血缘,才会给你的机会,否则你觉得,你能活到今天?”容衍声音冷沉,让人不寒而栗。

若非容易是容家的人,他会一次又一次地放过他么?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他父亲的孩子,哪怕为了那一丝血缘关系,他都会给他几次生的机会。

只是,他从来不珍惜。

容易低低地哼了一声,“容衍,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

“从小,你就是高高在上尊贵如斯的容家大少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