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98章 她是在做梦吗?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0 2016-07-20 20:01:18

  贝贝皱巴了下小鼻子,有些委屈地摇摇头,一抬头就看到朝这边走来的顾安笙,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像是洪水泛滥一样挡也挡不住,迈着两条小短腿就朝着顾安笙跑去,“妈咪!”

“贝贝!不能过去!”宝宝小脸上的神色变了变,想拦住贝贝,可是贝贝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满心满眼的都是委屈想要找顾安笙倾诉。

贝贝不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可是宝宝却很清楚的。

他们的班主任为什么会把他们带来他们舅舅公司的发布会呢?

多半是有人指使的,想要将他们的身份曝光,而且那个人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妈咪!

宝宝小脸沉了沉,小嘴紧抿着跟上了贝贝的脚步,担心她跑太快会摔着。

“妈咪!”贝贝跑到顾安笙面前,然后一下投进了顾安笙带着清香温暖的怀抱里,委屈极了,“妈咪,贝贝害怕!”

“贝贝乖,有妈咪在不怕了。”顾安笙抱着贝贝软软小小的身子,有些心疼地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出声。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目光看向宝宝和贝贝,再结合刚才那两张照片,一个惊人的秘密在他们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

难道说……

这两个孩子其实是南木南少爷的孩子?!

卧槽!!这可是大新闻啊!

反应过来的记者们立刻围了上来,将顾安笙和两小只围在了中间,举着他们手里的“长枪短炮”不断逼问。

“顾小姐,请问这是你的两个孩子吗?”

“请问这两个孩子是否和南少有关系呢?或者说你本人和南少有着什么关系?”

“顾小姐,前几个月被爆出来你从南少的家里出来,请问你是和南少在交往吗?”

“这两个孩子是南少的吗?请问你和南少什么时候结的婚,并且生下了两个孩子呢?”

“请问你和两个孩子受到南家的认可了吗?还是说,南少还不知情这两个孩子的存在呢?”

“顾小姐,请你回答一下我们问题。”

“顾小姐……”

顾安笙一手抱着贝贝,一边将宝宝保护起来,不让这些人挤到他们,四面都是镁光灯,还有记者们的咄咄逼问,想找出一条路出去简直没有比这更难的了。

顾安潇已经找人来将这些记者驱散了,可是这些记者的小强精神可谓是惊人,围堵在顾安笙的四周,不问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样子。

“不好意思,这两个孩子和南少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让一让。”顾安笙将两小只护得很紧,这些人推搡的时候没有挤到两小只,但是那些机器却将她给碰伤了。

“顾小姐,请问你是在位南少遮掩吗?还是说南少并不承认这两个孩子呢?”

记者们明显不相信,在这个时候顾安笙说的一切在他们眼里看来都是为了南木遮掩,毕竟那几张照片在场的人都看见了。

顾安笙抿着唇,不再言语,手里又护着两个孩子,没有办法从这些记者堆里出去。

一时间场面混乱,顾安笙紧紧牵着两小只的手,后背不知道撞在了哪个机器上,一阵钝痛。

“妈咪……”宝宝看见顾安笙吃痛的表情,担心地看着她。

记者们看见模样精致软萌的宝宝,将手中的话筒凑了过去,“小弟弟,告诉姐姐你的爸爸是谁好不好?告诉姐姐有糖吃哦。”

“是啊是啊,好孩子不能够撒谎,告诉我们你的爸爸是谁吧?”

宝宝眉眼轻挑,不屑地看了她们一眼,“一颗糖就想收买人?你们当我是小孩子呢?”

记者们:“……”

可你不就是小孩子吗?

“小妹妹,你告诉哥哥,你的爸爸是不是南木巨星,哥哥就把这个可爱的小娃娃给你作伴好不好?”记者不死心,把主意打到了贝贝的身上。

“你告诉哥哥,哥哥可以给你电子产品玩。”

“贝贝才不要陌生人给的东西,你们都是骗子!”贝贝脆生生的嗓音因为委屈不断放大,然后还有转头躲进了顾安笙的怀里,不理会他们。

记者:“……”

这两个孩子还真是难骗!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只觉得宝宝贝贝的表现特别解气,“请你们让一让,发布会还没有结束。”

“顾小姐……”

不死心的记者还想继续追问,挡着顾安笙不让她离开,“顾小姐,请问你这是心虚了吗?是否因为南少和南家并不认同您和孩子,所以您心有不甘?”

“或者说,这两个孩子其实是南少的私生子对吗?”

私生子?

三个字将顾安笙的脚步给勒住,她转过身,眸光冷凝地看向那个记者,冷冷地道,“请你说话干净一些,我的孩子并不是什么私生子,更不是南木的孩子!”

那个记者被她这抹冷凝的目光给震住了,拿着话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谁说我的孩子,是私生子的?”

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在混乱的发布会上响起,还未见人,光是这声音就能让人感觉到强势和压迫,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声音……

顾安笙纤秀的身子一僵,双眸倏然睁大,看着发布会入口的地方。

一群黑衣保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发布会现场控制住了,并不会像现场的安保那样对这些记者那么客气,他们直接便将这些记者驱散开,让他们离顾安笙三人远远地,不允许靠近。

顾安笙的周围没有了记者们的围堵,空气霎时间清新了不少。

她看着那个从入口处沉步走来的伟岸清逸的身影,眼眶蓦地有些湿润,抱着贝贝的手也紧了许多。

“妈咪……”贝贝觉得有些难受,轻轻叫了一声,可是顾安笙却恍若未闻一般,紧紧地盯着入口的地方。

顾安笙想,她这辈子很少有过感动的事情。

而每一次,都与容衍有关。

无论是快乐的,还是催人泪下的,都让她觉得无比珍惜。

如果问她最感动的一刻是什么时刻,她会说,大抵就是当她看到那个她朝思暮想日夜等待的男人,从逆光的地方缓缓走来,再一次走进她的世界的时候。

他没有真的死去,就是上帝给她的最好的礼物。

他西装革履,矜贵优雅,浑身上下一丝不苟,黑色的定制西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一分禁-欲的气息,身姿清贵而且翩然,气场强势自信,无形给人一种威压。

那张精致绝美的脸庞,顾安笙哪怕闭着眼,都能够描绘出来,如画的眉宇,高挺的鼻梁,菲薄姓感的唇瓣,无一不让人感到惊艳。

遇到容衍之前,顾安笙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应该是她的弟弟顾安潇,可是遇到容衍之后,她才发现,这个世界上竟有种男人,足以美到让你窒息。

顾安笙的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了许多,生怕这是一场梦,稍微一触碰,就会破灭。

他的步履优雅,好似闲庭漫步一般缓缓走来,唇角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身后的阳光在好似为他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了。

顾安笙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清晰而且剧烈,伴随着容衍的脚步,一点一点被充满了。

“怎么?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容衍站定在顾安笙的面前,见她一副粉唇微张呆萌呆萌的小模样,伸手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力度很轻,好似羽毛掠过一般。

“你,你……”顾安笙感觉到那点轻微的力度,双眸放大,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他,手里的贝贝不知不觉从她怀里滑了下去。

容衍唇角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就这般静静地看着她。

顾安笙的心口怦怦直跳,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扑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结结实实地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

她这一举动直接惊呆了在场上的人。

这些人多半都不知道容衍两个月不在颐城的内幕,因为他本身就行踪不定,就连狗仔都偷拍不到,现在突然出现,让大家又是惊又是怕。

可是让人更意想不到的却是顾安笙这一举动!

她居然把颐城的太子爷给咬了!

谁不知道这位太子爷对女人厌恶到了极致,这个女人这么做,无疑是找死嘛。

于是,在场的人都已经想到了下一幕,她被容太子狠狠地丢出去的那一幕。

可是容衍下一秒的举动,却是直接让这些人震惊呆滞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就在顾安笙想退开的时候,容衍大手一伸,勾住了她的纤腰,离她只有几毫米的距离,眉眼含笑,“解气吗?”

离得太近,他说话的时候唇瓣都是擦着顾安笙的粉唇滚去的,就在顾安笙想开口地时候,微微倾身,便将她的唇密密实实地封住了。

顾安笙眼睫轻颤,当周围的人都不存在了一般,伸出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热烈地回吻他。

两个人吻得很忘我,就好似身边没有人存在一般,身躯无比契合地紧密贴在一起,一时间难舍难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