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417章 一如既往,偏执如狂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175 2016-07-24 20:01:21

  “你享尽奢华宠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一个同样是容家的人却在阴暗的地方躲着,不能见人?而且这个人,还不被容家认同。”容易的声音很沉,不同于以往的阴柔。

“如果你是他,你还会有这个成就么?你还能站在这里,随便挥一挥手,就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么?”

“如果你是他,你还会有今天的辉煌吗?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所拥有的,只不过都是容家给你的!”

容衍没有说话,顾安笙却是不爽了。

容衍享尽奢华宠爱?

可是她知道的却是他自小失去父母,寄住在他们家,有家不能回,并且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

顾安笙的童年虽然也有缺憾,可是她还有妈妈和弟弟,她还是幸福的,可是容衍。

那么小的他一个人住在陌生人的家里,就等于是一个外来者,哪怕他们接纳了他,喜欢他,可是骄傲如他,从来不肯接受他们一点点的同情和怜悯。

他有自己的骄傲。

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回到容家,那么多人对他虎视眈眈,如果他不变得强大,被那些人认同,怎么可能活到今天?

顾安笙一下子就火了,“你口口声声说容衍有今天靠得是容家,可是你才是什么都不懂,如果他没有让众人闭嘴的能力,他怎么会让容家的人对他信任臣服?你当世纪是摆设吗?世纪是他一手创建并且铸造的辉煌成就,你一句那是容家的功劳,凭什么抹杀了他所有努力?如果容家这么厉害,怎么你在容家那么久还是个废物?!”

她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像是一颗颗尖利的石头打在容易的心口一样,有些沉痛。

“你……”

“我什么我?自己便秘还怪地球没有引力,你自己做不到像别人那样还怪别人拥有太多,你以为你是谁?生下来不努力老天爷就要给你开挂不成?!”顾安笙指着容易的鼻子就是一顿骂,像是要把心里的不爽给彻底发泄出来一样,带着浓浓的怒气。

她突然开骂,让容衍都有些惊讶。

很少见到顾安笙这么失控的样子。

尤其是她骂容易的时候……

美极了。

容衍宠溺地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安安,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强大。”

听到他的话,顾安笙小脸红了红,“知道就好。”

看着他们两个打情骂俏地样子,再想想顾安笙刚才地话,容易紧紧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们。

顾安笙和容衍离开了秘密监狱,可是顾安笙依旧是一肚子火,拿起容衍的手就在他的手背上用力一咬,“你平时堵我话不是挺能耐吗?刚刚他那么说你你为什么不反驳?”

容衍轻轻一笑,伸手将顾安笙脸颊边的一缕发丝拨弄开,“不是不反驳,只是对一个将死之人而言,没有必要。”

“……”

顾安笙撇撇嘴,敢情这腹黑的主只是不想浪费自己的口水……

回到医院,他们在医院门口看见了顾安潇,他刚下班就赶来了这里。

“姐,你在短信里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有,你看见千千了吗?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有接。”顾安潇走过来,有些焦急的问。

“不用担心千千,她后天估计就回来了。先进去,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顾安笙一只手拉着顾安潇的手臂,一只手挽着容衍的,满脸笑容地走进了医院大楼。

“她去哪里了?”

“去了邻市,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具体是什么你还是别问了。”顾安笙答应过要帮叶千千保守秘密的。

如果惊喜说出来,那就不是惊喜了。

顾安潇皱着眉,不明白叶千千想做什么,找了一圈下来没有找到叶千千,他差点以为她是不想结婚所以跑路了。

幸好不是。

手术室外,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里面还是没有消息。

随着等待,顾安笙的心里也有些担心和害怕。

如果手术失败了,她应该怎么办?

总归会难过的不是吗?她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容衍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选择隐瞒她了。

又过了两个小时,手术室的手术灯,终于暗了下来,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推出来的是顾添华。

他们立刻走了过去,看着躺在病床-上在昏睡中的顾添华,连忙问医生,“医生,手术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顾先生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休养几周,就能够彻底康复了。”医生说道。

顾安笙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松了口气。

顾安潇目光复杂地看着顾添华,有些不敢相信,他就是他的父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父亲么?

好陌生的词语。

“姐,我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等……他醒了之后,你再通知我吧。”说完这番话,顾安潇便转身离开了。

背影有些慌措,带着些仓皇而逃的意味。

“潇潇……”顾安笙柳眉轻蹙,看着顾安潇的背影有些担心。

想让他接受这个事实,还要等。

就连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过来,希望他能尽快想开些吧。

“不用担心他,他只是一时半会不能接受。”容衍轻搂着顾安笙,低声安慰道,看着她粉嫩嫩的脸颊,低头亲了一下。

“但愿如此。”顾安笙点点头,有些无奈,毕竟这种事情,不能强求。

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顾安笙把手机摸出来,看也没看地接通了,“喂?”

“安安,大消息大消息!你猜我在那间店里遇见谁了?!”叶千千震惊地声音从那边传来。

“遇见谁了?安潇刚刚还问我你在哪儿呢。”顾安笙问道。

“你可千万别告诉他我是去做什么的,不然我的惊喜就白费了……不对,我是在和你说那家陶艺店的老板娘!”

“我听得到。你声音小一点,你看见谁了?”

“我看见你和安潇的妈妈了!天啊我不会是看错了吧?可是她长得和安潇给我看过的照片一模一样啊,她不是去世了吗?”叶千千语出惊人。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顾安笙直起了身子,看着容衍略带疑惑的双眸,有些不敢相信。

当初她是亲耳听到那些警察说找不到她妈妈的尸体的,而且 的确是掉下了江里没错。

怎么会在邻市出现?

“我骗你做什么?是真的好像,可是我问她认不认识你和安潇,她却说不认识……”叶千千也觉得纳闷,看着那个在陶艺店里正在招待几个客人的女人。

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和顾安潇给她看的照片上的女人,一模一样。

上次来并没有见到她,而是看见另一个人,所以才会那么错过了吧。

叶千千干脆拍了照发给了顾安笙让她确认。

当顾安笙看见那张照片时,整个人都震住了。

温和柔婉,她身上仿佛罩着一抹暖光一般,不经意间就能让人放下心里的疲惫和一切不开心的事情,从而开心起来。

而那张脸,顾安笙再熟悉不过。

……

一个月后。

世纪婚礼,全球直播。

婚礼现场在皇宫举行,从皇宫门口一直到整条街,都铺着厚重的红色地毯,为了迎接今天婚礼的到来。

天空中纷纷洒洒下各种颜色的玫瑰花瓣,偶尔伴随着几支玫瑰花,花枝上挂着一条条彩色纱带,上面是容衍和顾安笙亲手写下的字。

“顾念深情,如若安笙。”一个男子站在皇宫门口,看着里面的盛况,并没有进去。

“祝福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也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南木手里拿着一支白玫瑰花枝,眼眸中荡漾着一抹深情的笑容。

最后,他转了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自己寻找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嫁给了别人,他的确做不到去看着她嫁给别人。

所以,还是离开吧。

顾安笙身着洁白飘逸的婚纱,一步步从红地毯这边走向那边,挽着顾添华的手,满脸柔情似水的笑容,看着那个在尽头等候她的男人。

身后跟着顾安潇和叶千千,他们今天是伴郎。

叶千千看了眼叶家的坐席,并没有看到叶逸风,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

红毯很长,可是顾安笙还是走到了容衍的身边,顾添华将她的手交给了容衍,眉眼慈爱地看着他们,“安安交给你,我很放心。”

说完,便下了台,走向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方若琳温柔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忽然觉得,几十年来的思念和等待,终究没再错过。

当神父念完誓词之后,面前的一对新人说出了“我愿意”,然后互换戒指。

戒指不是顾安笙设计的那一对了,这让顾安笙有些惊讶,“这是……”

“耗时九年,从你当初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在着手设计,可是一直没有满意,直到把设计图完善,花费了五年时间,终于做出了这一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戒指。”容衍将戒指缓缓戴进了顾安笙的无名指上,嗓音低沉温柔,像是清风。

九年,他等待的一个数字,换来一个绝无仅有的她,值得。

顾安笙的美眸中漾出一抹泪光,将戒指戴在了他的手指上,趁他低头的时候,踮起脚,吻在了他的唇上。

“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她霸道宣誓。

“从始至终,我都是你一个人的。”容衍双眸含笑,回吻着她,“不要踮脚累着了,都怀着孩子还这么调皮。”

无论过了多少年,他依然爱着她。

爱分很多种,而他爱她,一如既往,偏执如狂。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