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415章 相认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4 2016-07-24 20:01:20

  怨吗?

说不怨是假的。

只是为她妈妈感到悲哀而已,她爱的男人,对她可否有过一点感情和怜惜?

否则也不会就那样让她妈妈离开顾家了吧?

感觉到怀里的人情绪不对劲,容衍收紧了双臂,将她拥紧,传递着自己身上温热的温度给她,“别担心,一切有我。”

顾安笙冰冰凉凉的心口好像被撕开一个角,不断往里面涌入的温暖将她一点点包围了起来,密不透风。

有他在,她又何惧?

她伸出手,回抱着他,小脸埋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难得的静谧和祥和,在安静的书房休息室里显得十分突兀。

容衍不悦地皱了下眉,长臂一伸,将桌上的手机拿到了手中,接通了,“喂?”

“少爷,大事不好了,医院这边……出问题了!”

“什么事情?”

……

一个小时后,顾安笙和容衍抵达医院,直奔顾添华的病房。

病房里,一片狼藉。

那面巨大的玻璃窗户破碎得不成样子,地上都是玻璃碎片,呼吸器被扔在了玻璃碎片上,病床-上一片凌乱。

“这……这是怎么回事?”顾安笙看着病房里的景象,浑身的血液渐渐冰凉。

顾添华出事了!

“少爷。”在病房里等候的莫齐看见容衍和顾安笙进来,从暗处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容衍冷声问道。

“……是顾若小姐,她把顾先生的呼吸机拔了,和容易的人串通起来带走了顾先生,莫里已经带人去追了。”

“顾若为什么这么做?那也是她的父亲啊!”顾安笙急急地问道,双手忍不住攥紧了。

顾若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莫齐将手中的亲子鉴定递过去,娃娃脸上一片凝重,忽然跪在了容衍的面前,“少爷,属下办事不利,还请少爷处罚!”

容衍淡淡地看着他,薄唇用力地抿了抿,“把人追回来,自行领罚。”

“是!”莫齐心中一喜,他看得出来容衍这是在给他第二次机会。

他离开了病房,想到莫里离开时决绝的脸,心里莫名一下揪紧。

亲子鉴定,结果顾若并不是顾添华的孩子,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十二,怎么办?他不会真的出事吧?”顾安笙一下惶然无措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虽然她对顾添华突然变成了她父亲这个事实有些难以接受,可是在知道他出事的时候,心里说不紧张是假的。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爸爸,还没有相认就要失去了吗?

容衍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低声安慰,“别怕,伯父不会有事的。”

“嗯。”顾安笙吸了吸鼻子,抓紧了容衍的衣服,担心一放手就没有了支撑,心里会越发的慌乱无措。

这个病房已经不能够再住病人了,让医院的人来处理之后,容衍带着顾安笙道另外准备的病房里去等候。

容易虽然厉害,可是也仅限于在国外而已。

这些年他将他在国内的势力都打压了个遍,他哪怕带走了顾添华,也无济于事。

他的人一直在监视着她,就算让他带走了人,不出他所料,很快就能把人带回来。

“别担心,睡一会儿,我保证会把爸爸带回来的。”容衍低声宽慰着她,大手包裹着她柔软的小手,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好休息。

顾安笙轻轻点头,顺着他的话,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她便晨晨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已经去世的妈妈,一如曾经那般的温婉贤淑,一身天蓝色绣着大朵大朵芙蓉花的典雅旗袍,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温温柔柔地看着她。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男人,一个眉目清雅容貌俊逸的男人,看起来很是年轻,两人站在一起,就好似天造地设的一般,登对极了。

那男人,显然是顾添华。

“安安……”

“安安……”

她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叫她。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只是声音刚响起,方若琳和顾添华便消失不见了。

是谁在叫她?

顾安笙皱着柳眉,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容衍略带担忧的俊颜,像是松了口气般,“醒了?刚才一直叫你不见你醒。”

“我……睡了多久了?”顾安笙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里还有些昏沉,总觉得自己只睡了十几分钟而已。

“你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容衍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牵起她的小手带着她去洗手间洗把脸,“人已经找回来了,他想要见你。”

顾安笙把脸洗好,转头看着他,心里不自觉有些紧张,手心握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握紧,然后才点点头,“我去连他。”

容衍眉眼温情地看着她坚定的神色,浅浅颔首,带着她去了重症监护病房里。

顾添华此时十分的虚弱,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状况不容乐观,只是他睁着眼,看见顾安笙进来的时候,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明显亮了一下。

顾安笙和容衍来到病房里,看见顾添华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时,顾安笙微微一怔。

以前她在那双眼睛里看到的,是疏远和淡漠,没有任何感情在里面,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是突然在那双疏远淡漠的眼睛里,看见了满满的期待和温暖,让她有些不太习惯。

顾安笙看了容衍一眼,见他点头,然后才走到了病床前,双眸复杂地看着顾添华。

“你的母亲是?”顾添华的声音很虚,却带着激动的色彩。

“她叫方若琳。”顾安笙抿了抿唇,垂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回答道。

“若琳,方若琳……”顾添华喃喃地念了好几遍方若琳的名字,那双眼睛里,充满了爱恋和怀念,他看着顾安笙那张和方若琳很相似的脸,心里越发的激动了。

难怪,她能跳出那一曲只有方若琳才会跳的舞蹈。

难怪,他每次看见这个女孩子,总会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难怪,他每次看见她,都会想起年轻时候的方若琳。

哪知,这就是他苦苦寻找了很多年的女儿啊,他和方若琳的爱情结晶。

只是他竟然不知不觉中,为了一个养女,竟是伤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险些破坏了她的幸福!

顾添华颤巍巍地朝顾安笙伸出手,“孩子,你怪我吗?”

顾安笙咬着唇,任他握着自己的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怪呢?自然是怪的。

但是他是病人,她不想刺激他。

顾添华眸光一暗,“我知道你还是怪我的,也是,当初我没能阻止你奶奶赶走了你妈妈,让她带着你在外漂迫,你的确应该怪我……”

容衍走到了顾安笙身边来,低声对她道,“你奶奶私自去刺激你妈妈意图赶走她的事情,你父亲是不知情的,知道的时候你妈妈已经离开了,他和那个千金小姐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一气之下甚至要和你奶奶分居,搬离了顾家。”

这番话,在顾安笙的心间激起了片片涟漪,她复杂地看着顾添华。

心里乱乱的。

“你不止对不起我妈妈和我。”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开口,在顾添华受伤的目光下继续道,“你还对不起当时已经在我妈妈肚子里的弟弟。”

弟弟?

儿子?

顾添华张了张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蒙了,许久才看着顾安笙,确认一般问,“若琳她……当时还怀了孩子?!”

“没错,我妈妈离开你们没有多久,就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她不仅没有回顾家,而是选择回来这里把孩子生下来。”

“我知道我们伤的她很深,是我们的错……”

“你们的确有错,只是,我妈妈从来没有怪你。”顾安笙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从来没有听妈妈提起过你个顾家,可是每次我都看到她拿着你曾经送她的一套首饰反复擦拭观看,我看得出来,她还是很爱你,否则不会生下我弟弟。”

“你妈妈她……没有再婚吗?”顾添华惊讶问道。

顾安笙摇摇头,“我妈妈一直到去世,也没有重建家庭,因为她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她的毕生所爱。

“我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顾添华的声音有些哽咽,情绪也变得十分激动,眼泪顺着他苍白的面容,缓缓滑下。

顾安笙抿着唇,伸出手,有些僵硬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你妈妈是怎么去世的?”过了一会儿,顾添华稳定下来情绪,对她宽慰一笑,才问道。

“失足掉下了江里,连遗体都没有找到。”

顾添华震惊不已,方若琳竟是这么去世的!?

天,他当初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自己母亲的意图,留住她?

他明明知道,她那么要强,都是为了他,才会委曲求全,变得温婉贤淑,操持家业。

可是他却终究还是负了她的一生,自此永不相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