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409章 眼不见为净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5 2016-07-23 20:12:49

  听到丁叔的汇报,那端的容衍眉心轻拧了下,“柒溪是不是对安安做了什么?”

否则以安安的性格,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去招惹柒溪。

丁叔将在泳池边工作的佣人汇报的说辞告诉了容衍,声音里没有一点儿同情,甚至觉得柒溪这是活该。

居然拿少夫人和少爷最珍视的两个宝贝来做文章,也不看看自己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哦?”容衍薄唇轻勾起,靠着身后的办公椅,姿态慵懒随性,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寒凉气息,眸光煞是危险!

丁叔看了一眼还在游泳池里面浑身湿透好不狼狈的柒溪,询问道,“少爷,要让人把柒小姐拉上来吗?”

“不用,把游泳池的水灌满,谁也不准去拉她上来!”容衍嗓音清冷,却透着一抹让人忌惮的危险色彩,冷厉而无情。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下了这道命令。

丁叔微微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容衍居然会下这么一道命令,他看了看游泳池,水并不是很深,刚好到柒溪的肩膀,而且还是在她有扫把头撑着的情况下。

如果灌满的话,那估计要淹过她的脖子了……

“少爷,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这个女人是少爷的救命恩人。

丁叔还是有些顾虑地。

“把水灌满,我看谁敢去拉她上来,立刻赶出庄园!”容衍森冷着语气再次吩咐,不容人拒绝。

就凭这么多天来他容忍柒溪一次又一次的过分行为没有追究,他便已经对她仁至义尽了。

她最不该的地方,就是去招惹安安那般诋毁他心爱的宝贝!

单凭这点,容衍都有想掐死柒溪的心了!

“……是!”丁叔再不敢多问,立刻让人把泳池的水灌满,离泳池边只剩下几厘米的时候才停下。

“你们快拉本小姐上去!”在泳池里的柒溪又慌又害怕,她明显能感觉到水位正在不停上升,刚刚还只到她的肩膀的地方,转眼间就快淹过她的脖子了!

她只好死死地扒拉着那个脏脏的扫把头,生怕会淹下去,紧紧地抱着。

还好扫把头的另一端是一个男佣人,如果是顾安笙来,估计就要把她给拖下水去了。

“咦?水位怎么上升了?”顾安笙看着游泳池的水位,发现似乎比刚刚高了一大截,不然柒溪也不会那么吃力了。

“少夫人,这是少爷的吩咐。”丁叔听到了顾安笙疑惑的问题,走过来为她解惑。

顾安笙展颜一笑,“他居然比我还恶劣一些。”

不过真是大快人心!

这个柒溪真的应该全身洗洗了,不然那么一张脏嘴,今天是对着她说,就被她踹下了游泳池,如果是容衍,估计就不会那么好运了。

“顾安笙,本小姐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拉本小姐上去!否则等阿衍回来有你好看的!”柒溪恶狠狠地瞪着泳池边的那一抹纤秀身影,呼吸有些急促,抱着扫把头死不撒手,哪怕扫把头扎得她的胸口刺痛刺痛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顾安笙真的敢这么做!

居然踹了她的屁股一脚,还不让她上岸!

怎么会有这么该死的女人,她柒溪记住了!

“哎哟,我好怕怕啊。”顾安笙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作出一副好害怕的样子来,转眼却变了脸色,“这是你咎由自取,敢嘴贱最敢付出代价!”

“你!”柒溪咬着牙齿,眸底一片怨毒的色彩,“我是阿衍的救命恩人,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顾安笙一脚无辜地耸了耸肩,“没什么意思,柒小姐就请在这里度过一个安详的午后吧,毕竟你如此悠闲。”

说完,顾安笙转头对那几个佣人吩咐,“看着她,不要让她沉下去,也不准她上来!”

“是,少夫人,我们一定会看好她的!”几个佣人漆皮回答,惊讶于顾安笙今天地作为,平时他们看她人很好而且很好说话的样子,似乎从来不会发火,没想到这第一次发火就用在了这个横插进来的女人身上。

庄园里在别墅周围工作的佣人几乎都被柒溪刁蛮任性地唆使做事过,而且但凡她不舒心,就会拿他们来出气。

所以今天看到她在游泳池里这么狼狈,说不解气是假的。

“嗯,好。”顾安笙满意地点点头,不再看日子一眼,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柒溪傻眼了,看着顾安笙潇洒离开地背影,心口好像有一片野火在燎烧着一般,憋屈得她只想打人,“顾安笙,你敢给本小姐走,你知道本小姐是什么身份吗?!”

“顾安笙!!”

顾安笙对身后传来的咆哮声置若罔闻,迈着轻巧淡然的步伐走进了别墅里。

原本想在外面好好睡一觉了,可是有些人偏偏要来破坏她的好兴致,她最近脾气不好,难道看不出来么?

把柒溪推下水之后,顾安笙觉得身心都舒畅了,路过客厅的时候顺便看了眼挂历,算了算日子,不由得蹙起了柳眉。

她的大姨妈怎么还没有来拜访她?难道是因为最近火气太大导致内分泌失调?!

想了想,她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她的例假来的向来不准确,来迟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想着,顾安笙一边哼着歌一边朝楼上走去,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柔柔眼睛,越来越想睡觉了,还是赶紧上楼去补一觉吧。

……

夜深,庄园内静谧祥和,只听得到夏夜里的凉风轻轻拂过树叶的轻微声响。

容衍从公司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并没有在别墅里看到顾安笙。

“少爷,欢迎回家。”丁叔接过容衍递来的西装外套,恭敬地低头道。

容衍扫视了一圈四周,并没有看到顾安笙和宝宝贝贝,便问道,“安安和宝宝贝贝在哪儿?”

“少夫人从今天下午就一直在楼上休息,少爷和小姐用过晚餐之后就去了游泳池了。”丁叔回答道。

宝宝贝贝去游泳池?

容衍勾了勾唇,大抵能想到那两小只是做什么去了。

“安安没有下来用餐?”

“没有,我去敲过几次门,都没有动静。”丁叔回答得很平静,并不担心。

因为这一段时间来顾安笙几乎有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睡觉,而且睡得很沉,每次去敲门都不会有人应,但是她醒来之后饿了就会自己下楼。

容衍微微点头,而后蹙起了眉宇,他家小妻子最近是不是嗜睡过头了?还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看来有时间要让莫秋扬来给顾安笙检查检查了,万一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就糟了。

“我上去看看她,你一会儿把饭菜直接送上楼吧。”容衍淡声吩咐道,迈步上了旋转楼梯。

“是的,少爷。”

这边一片宁静,可是游泳池却是一片欢声笑语——

只是这欢声笑语,只限于某两只欢腾的小家伙。

用过晚餐之后不久,两小只在游泳池边热了身之后,就跳下了游泳池里。

以前在A市的时候他们住的地方不远处就是海滩,所以顾安笙经常带着他们去游泳,人虽然小小一只,可是游泳的技术却一点儿也不含糊。

“哥哥,你等等贝贝!”贝贝在水上扑腾出一片水花来,看着前面宝宝的身影,围着脸色铁青的柒溪游来游去。

“贝贝,你太慢了,哥哥想等你也等不行啊。”宝宝没有放慢速度,而是瞪着贝贝来追自己,看着某个脸色铁青得不像话的女人,哼了一声。

这个坏女人欺负他们妈咪也就算了,居然还在他们妈咪面前那么说他们,活该被挂在这里晾着不给上去!

两小只是龙凤胎,有着不一样的心电感应,对视一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围着柒溪游得更加欢腾了。

“阿姨,你要不要和我们下来一起玩?”贝贝看着抱着扫把头的柒溪,小脸上挂着甜美至极的笑容,看起来单纯而且无辜。

柒溪的脸色红了青,青了白,白了黑的看起来就像是调色盘一样好不精彩,咬牙切齿地瞪着贝贝,“臭小孩,你喊谁阿姨?!”

她才二十几岁,有那么老吗?

“叫你呀!难道你不是阿姨吗?那你是什么?”贝贝歪了歪小脑袋,两条嫩生生的手臂在手里扑打着,“叫你大婶?”

“臭小孩,没教养!叫我姐姐!”柒溪忍无可忍地朝她大吼出声。

“大婶,你的脸皮是不是掉进游泳池里面捡不到了?居然能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来。”宝宝听见她骂贝贝,游过来,酷酷的小脸上满是不屑,看着柒溪就觉得闹心。

如果不是看在她们家救过他们爹地的份上,他们会这么客气吗?

刚好那些人研制出来一种能够让人昏睡七天的假死药,如果这个女人再不识相一点,把她弄晕了送回柒家,不得吓得那些人以为她死了,过几天就把她给葬了?

想到这里,宝宝勾了勾唇,露出一抹腹黑至极的笑容来瞅着柒溪,似在考虑用那样东西在这个女人身上会不会亏本。

不过能够把这个女人弄走,眼不见为净,倒是划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