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82章 桃花朵朵开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4 2016-07-15 20:10:06

  容衍缓缓靠近顾安笙的耳边,声音似呢喃一般,“想睡可以,得看我心情!”

说完,再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封住了她的唇。

……

约摸十几分之后,前戏也足了,正当容大少正准备提枪就上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声轻微的鼾声。

容大少脸色一黑,看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小女人,脸色黑得和墨水有的一拼,死死地瞪着她安睡的小脸,双手用力地扣住她的香肩用力地摇晃了几下,“顾安笙,你给我起来!”

明明火是她点起来的,也是她要诱-惑自己的,可是到最后把持不住的却是他,她却就这样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睡着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看着她粉扑扑的小脸,还有那娇憨的睡颜,容衍竟是舍不得对她下手了,只能压抑着心里和身上的火气,从她身上起来,无比憋屈地走向了浴室。

床-上的顾安笙并不知道容衍有多么想把她给一口吞了,睡得十分安稳。

过了许久,她好像感觉到容衍回到了她身上,凑过去,抱住了他。

容衍身子一僵,看着这个没心没肺自己睡得香甜的小女人,无奈地轻叹了一声,将她搂紧了一些,闭上双眸。

直到二二天中午,顾安笙才醒来,头脑昏昏沉沉的,她醒来过很多次,可是每一次醒来就又睡着了,才会从昨晚睡到了现在。

怎么手臂有些酸?

顾安笙迷蒙地看着自己的手臂,结果吓了一跳,她手臂上的点点红痕是从哪儿来?

顾安笙往自己身上看去,结果却看到了自己身上遍布的暧-昧红痕,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任何酸痛的感觉。

她惊得转头一看,看见容衍的俊颜,便松了口气,她记得自己昨晚喝了不少酒,好在没有做错事。

只不过容衍这家伙也太难搞了,她昨天那么主动他居然不要,难道说她昨晚做了什么事情,他居然趁她喝醉酒把她给吃了!

果然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不去思考为什么身上不疼,顾安笙掀开被子起来,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抬眸看了眼躺在床-上还未醒来的容衍,有些害羞。

不对……

容衍的身上为什么穿着衣服?

顾安笙发现了不对劲,拿起被扔在地上的浴袍穿好,然后走到容衍那边去看着他的睡颜,却发现,他的脸上一片潮红。

这潮红,似乎很不对劲。

顾安笙伸手在他的脸上碰了碰,心底一惊,她两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去试温度,手一下就缩了回来。

“怎么会这么烫?!”顾安笙低呼一声,想起容衍身上还有病毒,会持续高烧不断的。

真是糟糕。

她连忙转身跑到柜子前面,把行李箱拿出来,拿出那瓶莫秋扬之前给她的药水,噗浴室里端了一盆水出来,然后把药水兑了进去,给容衍擦拭身子。

连续擦了两次,容衍身上地温度这才觉觉降了下来,顾安笙立刻用被子将他盖了个严严实实。

高烧说来就来,一点预兆都没有。

病毒发作时的高烧和普通发烧不一样,并不能用药物缓解,只能用那种药水一遍又一遍地给他擦身来降温。

好在顾安笙拿了几瓶药水过来,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着睡容安静的容衍,顾安笙用两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他,眉眼弯弯,笑容清浅。

虽然脑子里还是有些一些沉重难受,可是却足够她认真去思考昨晚的事情了。

六年前的事情并不是容衍做的,既然是这样,那她还在纠结什么呢?

他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只要转身,朝他走一步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去在意那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情?

其实,她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而已,也从来没想到那件事,并不是容衍做的。

可能是他们之间的信任还不够吧,所以才会总是这么患得患失,明明触手可摸,却非要总是这么拧巴着,谁也不肯以心交心。

像昨晚那个男人说的,他们谁也不欠谁,这种感情不是更加纯粹么?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还对对方藏有秘密。

顾安笙忽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看着容衍的睡颜,心情很好地站了起来,打了电话让前台一个小时之后送午餐上来,一个小时之后,容衍应该就会醒过来了吧。

她也没事干,一边看着容衍的动静,一边拿着平板在玩,手机放在一旁关机充电。

期间容衍高烧反复了,她给他连续擦了三次才缓和下去,没有再发作。

这病毒发作的,似乎越来越厉害了。

顾安笙想到别墅里的宝宝,眉眼间带着一抹愁思,唇瓣也紧紧地抿了起来。

她知道他们这么做很任性,也很疯狂,容衍身上还有病毒她还把提出这么任性的理由,他有没有怪过她?

她只是想,如果那颗解药真的只能救一个人,而他选择让宝宝活下去的话,她就陪他一起死,享受最后几天的二人世界而已。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好似从未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

不疯狂一把,就要死了。

顾安笙低下头,吻住了容衍的唇瓣,她那个决定,并不是说说而已。

过了许久,顾安笙忽然轻轻被推开了,容衍的俊脸上还带着一抹高烧后的余红,眸光略带调侃地看着顾安笙,“趁我睡觉,偷吻我?”

被他抓了个正着,顾安笙小脸有些发烫,看着他的样子轻哼了一声,“谁说是偷吻了,你刚刚发烧了,我帮你擦身,收点利息不可以吗?”

“发烧?”容衍眉心轻拧着,看着顾安笙笑眯眯的样子有些不悦,“知道我是病毒发作还凑上来,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是啊。”顾安笙没有否定,肯定地说道,然后状似有些苦恼地看着他,“怎么办?你刚刚发作得那么厉害,我还吻了你那么久,这下多半是被感染了。”

感染了?

容衍的黑眸倏的眯起,看着一脸苦恼的顾安笙,立刻从床-上起来,拉着她的手腕朝衣柜走去,“收拾行李,我们回去。”

“我们才来这里才待了一天,要走你自己走,我不回去。”顾安笙不乐意,想去挣脱他的手。

“听话,万一你真的被感染了怎么办?你什么时候这么蠢了?”容衍眉心微沉,不送拒绝地道。

“从爱上你之后我所做的关于你的每一件事,哪件不蠢?”顾安笙咕哝出声,伸手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容衍,“十二,我不想回去,我想和你待在这里,就算真的被感染了也没有关系。”

他如果不吃解药就那么离开她,她就算活着每一分一秒都是痛苦。

他怎么舍得她一个人痛苦?

“安安……”

“我说的都是真的,虽然昨天从你口中听到六年前的那些事情并不是你做的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坚信了整整六年,每一天我会问,为什么你那么残忍对我了,我心底还是放不下你?后来我才发现,有些感情,不是说不爱就真的可以不爱的。”顾安笙吸了吸鼻子,眸光坚定。

容衍抿了抿薄唇,没有开口。

“我爱了你那么久,让我这个时候不爱,多吃亏啊?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变过,哪怕我离开的那些年你不在我身边,我以为我回来之后一定已经忘记你了,可是当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才发现,根本忘不了,怎么可能忘得了,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毒,不管过了三年,还是六年,都忘不了你。”

顾安笙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容衍的后背上,声音中带着一些哽咽和一些挣扎,像是回到了那被梦魇纠缠的六年。

而如今,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不用掩饰地告诉他她喜欢他了,多好。

“安安……”容衍艰涩地开口,他从来不知道,顾安笙也同样爱着他,甚至不比他爱她少,而且也是如此之久,如此折磨。

他之前都对她做了什么?竟会觉得她已经变心了。

他转过身,紧紧抱住了顾安笙,手掌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我要你心里只能爱着我一个人,再也放不下别人。”

顾安笙原本还有些感伤的情绪听到容衍这句话,低声笑了,“你怎么这么霸道?”

“那是因为你身边的烂桃花太多了。”容衍轻哼了一声,想到昨晚的那个男人,眯起了眼眸。

真正的情敌,往往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而昨晚那个男人,明显对顾安笙又不一样的感情和想法。

不过是出去一晚上,就给他招惹了那么一株烂桃花,容衍恨不能打她的小屁屁。

“有吗?我身边除了你,好像没有什么烂桃花吧?”顾安笙无辜地眨眨眼,她又没有去招惹谁,怎么会有烂桃花?

“你说什么?”容大少危险地看着她。

“不,你不是桃花,你是亲亲老公。”顾安笙笑眯眯地看着他,立刻改了口,心里暗道还是一个大醋坛子。

“这还差不多。”容衍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哼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