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73章 糖果聘礼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0 2016-07-12 20:01:20

  不过是天堂地狱而已,只要有他在,顾安笙便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害怕了。

看着容衍微怔的面容,顾安笙上前了一步,将自己的唇再次覆上了他的唇,唇间尽是一股血腥的味道,她的唇瓣微凉,他的唇炙热滚烫,好似冰与火。

可是这一次,容衍却迟迟没有推开顾安笙,那双精髓清冽的眼眸中,还漂浮着一抹怔忡的色彩。

他的血比起宝宝的,如果被感染,会更加强烈。

可是她却无所畏惧,死而已,她有什么好畏惧的?

九年前,无情囚禁,六年前,火海逃生,她已经死过两次了,再来一次,她也不怕,因为有他。

容衍,你为了我走了九十九步,最后一步,我来走,好不好?

顾安笙加深了这个吻,再没有半丝往日的羞涩,好似要和他吻到世界末日一般缠绵悱恻。

容衍的眸光渐渐变得清明,看着面前吻得投入的他,心里一阵复杂,不知是该回应,还是该推开她。

他怎么舍得让她和他一起死?

“容衍,我们悄悄溜出去约会好不好?”顾安笙忽然凑近容衍的耳边,声音中带着一抹柔情,缓缓说道。

容衍抿了抿唇,看着她小巧精致的耳垂,低低地叹息了一声,狭长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复杂的情愫,而后轻轻点头。

“今天你要让着我,不管做什么,都听我的,好不好?”顾安笙没有退开,而是用双手环着容衍的脖颈,将小脸埋在他的肩窝,瓮声瓮气地开口道。

“听你的。”容衍的目光温柔似水,眸底却是万年不化的寒冰。

顾安笙在他的怀里窝了一会儿,才拉着他的手出了浴室,走进了衣帽间里。

因为容衍的病情,莫秋扬再三嘱咐他让他好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为的就是避免他的病毒发作,也避免病毒感染给别人。

只不过容衍向来不与别人亲近,倒是不担心会轻易被感染。

昨天刚下了雨,今天的空气还很湿润,顾安笙走到衣柜前去给容衍挑衣服。

她挑的很仔细,就连挑自己的都没有这么仔细过,挑好之后她便递给了容衍,让他换上。

两人换好衣服,留了一张纸条,提着行李往房间外走去。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了,别墅里很安静,宝宝贝贝都在房间里,莫秋扬和医疗团队则是在研究室里彻夜研究,佣人们在后面工作,所以没人发现他们。

如果被莫秋扬或是医疗团队的人看见,一定不会让他们离开的。

顾安笙紧紧地拉着容衍的手,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别墅,守在别墅外的人看见他们本来想阻拦,却被容衍一个微冷的目光给制止了。

坐上车,车开出了别墅区,朝以南的方向开去。

顾安笙坐在副驾驶座上,双手环着容衍的劲腰,靠着他的手臂,一头乌黑柔顺的发丝披散在了脑后,她穿的很厚实,看起来却没有半点臃肿。

她拿着一部手机,正在查找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举着手机给容衍看,“十二,你看,这个度假村怎么样?离这里又远,环境看起来也很清幽,我们去这里吧?”

容衍微微侧头,看着手机屏幕,而后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安笙一眼,缓缓道了一个字:“好。”

顾安笙并没有发觉容衍那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自己选中的这个度假村,抿着唇轻笑。

这个度假村叫做“YS度假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度假村的第一眼,特别有亲切感,不由自主地想去这里。

这个度假村在靠近邻市和颐城边境的地方,开车要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后面有抱枕和毯子,累的话先休息一会儿。”容衍看了看顾安笙略带些困倦的小脸,温声道。

顾安笙摇摇头,抱紧了些他的腰,害怕一松手他就会不见了一般,“我不累,我想跟你说说话。”

“好。”容衍没有犹豫地点头答应了,任由她依赖地抱着自己。

“十二,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顾安笙靠着容衍的手臂,目光看着前方不断错过的路灯,清澈如溪的眼眸中满是柔情。

容衍目光平视着前方的道路,听见她的问题,几不可察地轻笑了下,而后便不假思索地道:“很早很早之前,比你还要早。”

“是什么时候?”

“你第一次扑上来强吻我的时候。”容衍唇角的笑容渐渐加深,看了看顾安笙微窘的小脸,低低地喟叹一声。

“我……我那个时候不懂事啊,后来你还不是美名其曰不能白白被我这个臭丫头啃了嘴,也亲回来了吗?”顾安笙伸手捂脸,心想自己问的这是什么问题,根本就是揭了自己的黑历史啊。

当初她的确强吻了容衍没错,可是容衍这家伙从小就特别精,她强吻了他,他觉得自己吃了亏,不乐意了,转身就给强吻了回来。

当时还被容衍的妈妈看见了,拉着顾安笙一顿说,大概意思就是问她喜不喜欢容衍,想不想有个容衍这么帅气的小老公,顾安笙当时还天真地吻了一句,小老公有糖果好吃吗?

结果容衍的妈妈直接用一句嫁给容衍她以后可以天天吃到那种糖果就把她给搞定了。

这件事情顾安笙一直没有告诉别人,每天照样追着容衍屁股后面跑,其实她那会儿追的哪里是容衍,分明是容衍妈妈承诺的糖……

这大抵就是为什么容大少会担心别人用几只烤鸡就能把她忽悠走了的原因吧……

“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把你定下来了。”容衍淡声道着,眸中却有着化不开的柔情。

“啊?当时你才多少岁,你懂那些么?”顾安笙不信。

“当时我妈告诉我,有个小丫头愿意嫁给我,提亲的聘礼只要糖果,问我愿不愿意。”容衍不急不慢地说着,高烧退去,他的脸色也好了不少,“那种糖果的制造厂就是我家的,既然不用花钱,娶个便宜老婆又不吃亏。”

顾安笙:“……”

果然是无奸不商!!

这个家伙从小就有着奸商的潜质,难怪如今世纪会这么大,原来小时候真的决定了一切啊!!

“哼,你真用糖果娶我,我还不乐意嫁呢。”顾安笙撇过头去,故意不理他。

容衍低低地笑了几声,笑声清冽,却十分好听,他腾出一只手来捏了捏顾安笙的脸蛋,“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逃不掉的。”

顾安笙的脸蛋被捏了好几下,她拍开他的手,嗔了他一眼,“十二,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奸诈?”

“夸我者居多。”

“……那是因为他们都被你给蒙蔽了!一个才屁点大就知道用糖果娶老婆自己不吃亏的小屁孩,我和你领证的时候连糖果渣都没有看到。”顾安笙不满地咕哝着,心想自己绝对被坑了!

被坑了不是重点,重点是尼玛现在才反应过来?

容妈妈啊,你这是把你的小安安给送进了虎口啊!

“你每天吃的糖果是从哪儿来的?”容衍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问道。

“什么糖果?”

“你刚刚出门的时候还抓了一把进口袋的。”容衍看了她鼓起的上衣口袋一眼,眸中笑意渐浓,那张如诗似画的容颜霎时璀璨夺目,将苍白的脸色也掩去了几分。

顾安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来几个各色各样的糖果,这种糖果她每天都会吃上许多,酸酸甜甜的,吃起来也不会腻,味道特别好,她的房间里每天都有,她也没有去在意,只以为是本来就有的。

“你不觉得这些糖果很眼熟么?”容衍继续问道。

顾安笙疑惑地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糖果,眯起了眼睛,这些糖果的包装纸都是新的,而且图案不似别的糖果那般花哨,看起来简单又可爱。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翻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和这些糖果纸对比,果然,这些糖果纸就是翻新了的以前容妈妈寄给容衍的那种糖果!

她吃了这么久,居然没有发现!

难怪这种味道这么好吃,还很熟悉,她还总是赞叹这家糖果厂真是实在。

要死了,她脑袋瓜肯定抽了!

“我……”顾安笙发出了一个音,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叫她嘴贱吃了这些!

这下真的是他用糖果把她给娶回去的了!

顾安笙,你丫的什么时候这么好骗了?

看着她气恼的小脸,容衍眯了眯眼睛,“哦,对了,这种糖果现今是在全世界各地限量销售的,你可以上网查查它们的价钱。”

听到他说,顾安笙立刻用手机去查这种牌子的糖果的价格,容衍肯定是坑她的,这糖果尼玛是镶金了还是镶钻了,还限量销售!

车里的网速并不是很好,顾安笙直起身子来,打开了一些窗户,终于刷新了出来。

呸!

一百美元一盒?尼玛这是坑她呢还是坑那些消费者?一百美元折合R国的钱币来是多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