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49章 你比贝贝还小气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2 2016-07-03 20:14:12

  好不容易把袖管推到了手肘的地方,顾安笙终于看清楚了他手臂上的状况。

上面都是细密的针孔,细细数了数,竟然有五六个,针孔的痕迹很明显,加上容衍的肌肤本就白皙,有什么瑕疵一目了然,带着些青肿,看着触目惊心。

怎么会有这么多针孔?

顾安笙看着容衍手臂上的痕迹,心口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般,传来一针细细麻麻的疼痛。

顾安笙再将他另一只衣袖给挽了起来,果然,上面也有着好几个针孔。

他到底做了什么?手臂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针孔的痕迹?

顾安笙不明白,此时只想找到一个答案,可是她刚站起来,手腕却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拉下,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容衍身上倒出。

倒下来的时候顾安笙用手撑了一下沙发边缘,才没有让自己撞上容衍的胸口。

容衍在顾安笙挽起他另一只衣袖的时候便已经醒了过来,猜想到她站起来可能要去做什么,立刻拉住了她的手臂。

顾安笙娇小的身子被容衍抱在了怀里,小小的一团,在他宽阔温暖的怀抱中,显得十分契合,容衍从背后搂着她的纤腰,下巴搁在她的肩窝处,双眸阖上。

“容衍,你先让我起来……”顾安笙推了推他的双手,可是这个姿势并不好推,只能任由他把自己抱在怀里。

他身上清冷的淡淡香气不断钻进顾安笙的鼻翼间,呼吸间都充盈着他的气息。

淡淡的,很好闻,让顾安笙觉得很安全,眷恋的不想离开。

“我很累,陪我睡一会儿。”容衍没有睁开眼眸,而是将怀中的她搂的更紧了,声音低沉富含磁性,尤其是刚刚醒来,有些沙哑,却更加的性-感了。

听见他这么一说,顾安笙便不忍心打扰他休息了,乖乖窝在他的怀里不动,感觉到他的呼吸渐渐平稳均匀,顾安笙心想,就睡一会儿,一会儿就醒过来。

抱着这个想法,顾安笙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两人一前一后躺在沙发上,沙发不是很宽,好在长度够了,容衍怀里抱着缩成一团的顾安笙,位置虽然狭窄,可是看着却十分温馨养眼。

这么一睡,顾安笙便睡到了第二天清晨,连昨晚的晚饭都没有吃,是被饿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容衍,身上盖着那张毯子,她看了看房间四周,并没有看见容衍的身影。

走进卫生间里,顾安笙打算洗漱,可是这里,只有容衍的洗漱用品,还没来得及准备她的。

顾安笙也没有多想,拿了容衍的便开始洗漱。

当容衍拿着一套新的洗漱用品站在洗手间门前,看着顾安笙手中拿着自己的牙刷还有被子在用,不知道为什么,忽的唇角漾开了一抹笑容。

“早。”他淡声说了句,走进去,将新的洗漱用品放在了洗手台上,看着顾安笙依旧惺忪地睡眼,那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被随意地扎在了脑后,几缕发丝调皮地垂落在她的双颊边,为她平添了几分俏皮。

她像是没有发现自己用了容衍的洗漱用品一般,刷完牙之后,用洗面奶洗好脸之后,直接拿起容衍的毛巾擦脸。

容衍双手环胸,斜靠在卫生间的门边,身上穿着简单的家居服,看起来随性而且慵懒,墨发没有特意打理过,看起来有些凌乱,却越发显得他多了几分狂野美。

怎么看怎么让人分分钟喷血。

“安安。”容衍嗓音低沉地唤了声,看见顾安笙呆懵地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好整以暇地开口,“你刚才用的牙刷,漱口杯,还有毛巾,都是我的。”

顾安笙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毛巾,点点头,“我知道啊。”

“知道你还用?”容衍挑眉,这丫头平时不是把这些东西分的很清楚么?

她在家里的牙刷漱口杯毛巾等的颜色,和容衍都是相反的,美名其曰好区分不会搞乱。

这下用了他的洗漱用品怎么连点反应都没了?

“你的为什么不能用?”顾安笙呆懵呆懵地眨巴着眼睛,把毛巾洗干净放回了原处,一脸奇怪地看着容衍,嘟囔了一句,“你又不是外人……”

最后一句话她的声音很小,像是嘀咕一般,可容衍还是听见了,一瞬间,眉眼间笑意满满,就连那一贯冰冷的唇角,也上扬了起来。

这种不分你我的感觉,挺好。

洗漱之后,容衍便带着顾安笙下楼去吃早餐了,由于时间还早,贝贝还没有醒过来,在用餐的,都是医疗团队的人还有莫秋扬。

看见容衍和顾安笙下来,医疗团队的人立刻站了起来,恭敬地问好,“老大好。”

老大?

容衍难不成还是黑帮分子么?

顾安笙嘴角抽了抽,对这些人对容衍的称呼表示很好奇。

容微微颔首,眸光扫过这些人,然后落在了顾安笙身上,和她想握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十指紧扣了。

医疗团队的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整齐地站成了一排,对着顾安笙的方向,很有阵势地鞠了一躬,“大嫂好!”

噗!

顾安笙险些自己把自己给呛死,他们的问好一出来,她就觉得自己好像老了好多岁。

心里虽然崩溃,可顾安笙还是微笑着点头回应他们,然后和容衍走到里面的餐桌前坐下,莫秋扬已经快吃完了。

“现在才下来,怎么?缠绵了这么久你们就不腻吗?”莫秋扬一边吃着早餐,桃花眼微微上挑,一脸调侃地看着他们。

“吃你的。”容衍瞥了他一眼,帮顾安笙拉好凳子,然后自己才在一旁坐下。

“凶什么,被我说对了不成?”莫秋扬使劲地眨眨眼,看着顾安笙。

顾安笙摇摇头,“你的脑洞真大。”

才刚醒来没多久的时间里,能怎么缠绵?

莫秋扬险些把嘴里的牛奶给喷出来,把餐盘里的早点吃完,终于觉得整个人活了过来,“对了,昨晚又新的发现了,再给我一些时间,就能把解药研制出来了。”

“没有辜负你天才医生的名头。”容衍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赞赏道。

能让容衍说出一句赞赏的话来,何其不容易?莫秋扬听了都觉得心里亢奋,只觉得自己这个医生终于被认可了一般。

毕竟,以前容衍对他的评价不是“别人当医生是为了救死扶伤,你是为了泡-妞”“你当医生,医院都能成你的战场”之类的。

可从来没有一句好话!

很重要的是,莫秋扬还无从辩驳,因为容衍说的,还真的有那么一回事!

他喜欢寻求刺激,所以看病看着看着看到床-上去的也不是没有,后来干脆没有继续在医院待着了,省的祸害了无辜少女。

“秋扬哥,给你点个赞!”顾安笙用叉子叉起盘子里的一根香肠,递过去给他。

莫秋扬笑呵呵的,被夸的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正要接过顾安笙递来地香肠,谁知道,半路来了一个叉子,给叉走了。

“阿衍……那是小安笙给我的!”

“那又怎样?”容衍轻哼一声,睨了顾安笙一眼,心安理得地咬了一口香肠。

小气,这男人真小气!

莫秋扬对容衍的赖皮行为已经找不到形容词了,这个男人的占有欲太强,所有和顾安笙有关的东西都要霸占。

顾安笙无奈地笑了笑,只好站起来,给莫秋扬倒了一杯牛奶。

某只醋缸子又醋了,“咳咳。”

顾安笙嘴角扯了扯,走过去,给他也倒了一杯,某只这才惬意地眯起了眼眸,满眼笑意地看着她。

……幼稚。

顾安笙端着装牛奶的玻璃瓶,走到医疗团队的餐桌前,给他们每人倒上了一杯,“这些日子辛苦大家了,谢谢。”说完,很郑重地鞠了一躬。

医疗团队的人瞬间就不淡定了,这本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只是没想到顾安笙会过来和他们道谢。

“您言重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是啊是啊,小事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因为那什么,老大在瞪着我们……”

接收到容衍递来的冰冷目光,医疗团队的人很有自觉性地站了起来,整齐划一地道了一声“我吃饱了”,然后立刻离开了餐厅。

顾安笙转过头,看见容衍投来的目光,走过去坐下,有些哀怨地道:“你都把他们吓跑了,他们帮宝宝研制解药多辛苦,难道不应该好好感谢吗?”

容衍冷哼了声,看着她哀怨的小模样,伸手捏住了她的小鼻子,“你是他们的女主人,倒牛奶这种事情不需要你做,你只要乖乖待着等待消息就好。”

“女主人”三个字让顾安笙的小脸红了红,被容衍捏着鼻子有些不好受,她伸手拍开他的手,捂着鼻子,嘟囔道:“我只是想感谢感谢他们,难不成你还能跟他们吃醋?”

容衍:“……”

看来他的小妻子似乎还不知道他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醋缸子?

“容衍,你比贝贝还小气。”宝宝和贝贝分零食的时候,贝贝总是把自己那份守得死死的,谁也不给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