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93章 王子和王子幸福地在一起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1 2016-07-18 20:01:31

  她坐起来,抿了抿泛白的唇瓣,看着那张化验单,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慌感,好像有什么,即将要被揭开了一般。

指尖微微颤抖了下,顾安笙才缓缓将那张化验单接了过来,上面却指出,她并没有被感染病毒,身体一切正常。

可是往往正常,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容衍被感染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手指被咬破了一个口流了血。

而她,是真枪实弹地咬破了容衍的唇舔过他的血,而且和他有过数次肌肤之亲。

然而,她却没有被感染病毒,身体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并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那种频繁出现的剧痛感,甚至她已经做好了被感染上病毒的准备了。

“这……这不可能啊……”顾安笙看着那张化验单,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没有任何问题?

事出反常必有妖。

顾安笙看着莫秋扬,等待他给自己解惑。

莫秋扬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的血液里,有着可以压制这种病毒的血细胞,而且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只是会在病毒没有消失之前,你会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疼痛而已。”

“……什么意思?”

她的血液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换言之,你之前感染过这种病毒,所以这种病毒的感染对你而言,是无效的。”

莫秋扬语出惊人。

他说的很坚定,让下意识想要反驳的顾安笙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她曾经感染过这种病毒?

什么时候?

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曾经感染过这种病毒的患者二次感染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这种病毒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毁灭性,你偶尔会感觉到剧痛,也不会带给你任何损伤。”莫秋扬看着顾安笙,目光似有些复杂。

顾安笙曾经感染过这种病毒,他也很惊讶。

如果早知道一些的话,容衍说不定就不必……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感染过这种病毒了……”顾安笙眸带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她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说不定和当年邻市突然爆发的那场病毒有关系,因为颐城就曾经被波及过。”莫秋扬轻叹一声,看见顾安笙无神地模样,也不忍心了。

“而且你的血,对容衍来说,可能是宝贝。”

“什么意思?”顾安笙惊得抬起头,双眸犹如点墨,漆黑透亮。

“说这些也没有用了。”莫秋扬轻笑一声,那笑容似乎是有些荒凉,不知道在感叹什么。

看见这笑容,顾安笙心里忽然一紧,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尤其是那会儿她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听见的一段模糊的对话。

“秋扬哥,你老实告诉我,容衍他到底怎么了?”顾安笙抓紧了那张化验单,目不转睛地盯着莫秋扬。

果然,她在莫秋扬的脸上寻到了一抹僵硬和苦楚。

“他……”

“我想听实话!”顾安笙知道他又要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来应付自己了,脆喝一声打断了他。

莫秋扬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像是豁出去一样,“他的确和医药世家走了,只不过,医药世家也不一定救得了他。”

“怎么会?小七都可以成功把解药研制出来一次,怎么医药世家不可以?”顾安笙那就天听他们提起过医药世家。

那是个很神秘的地方。

而且代代出医学天才,最著名的医学院就是他们家的产业。

几乎没有他们治不了的病症。

“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因为从阿衍离开到现在,都没有跟我联系过。”莫秋扬面色僵硬,笑不出来了。

“他……”顾安笙唇瓣翕张了一下,霍然起身,“我要去找他!”

“别白费力气了,医药世家没有那么容易找到的,更何况,容衍并不希望你知道这些,所以才会一直让我瞒着你。”莫秋扬摇摇头,劝解道,“你去了,也帮不了什么。”

而容衍,也绝对不会用她的血去救自己。

莫秋扬是看着他们两个人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们了。

他理了理身上的西装,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看着顾安笙失神惶然地模样,有些于心不忍,“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你还是耐心等待了,我还要去一趟公司,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就行。”

顾安笙茫然地点点头,不知道莫秋扬是什么时候离开研究室的,但是研究室里的东西,却一样未变,和她偷偷和容衍离开这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容衍……

他怕是早就知道自己没有救,才会不告而别的吧?

那个笨蛋,他怎么就那么傻?

说好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不离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呢?

难道都是骗人的吗?

容衍,你这个大骗子!

顾安笙无力地坐在身后的位置上,凉风拂过窗幔,轻轻吹进了研究室里,一室凉意。

另一个房间里,宝宝正在给贝贝念故事书。

他侧耳听了一会儿莫秋扬和顾安笙的对话,看着手里的故事书有些心不在焉,两根白嫩的手指敲打着书页,精致粉嫩的小脸上滑过一抹冷凝。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模一样。

爹地的病毒果然不是带回医药世家就能够解决的。

虽然还不清楚那边的状况,可是可以知道的却是,情况很不乐观,否则容衍也不会选择让莫秋扬瞒住顾安笙这个消息了。

“哥哥,怎么了?”贝贝手里抱着一只胖嘟嘟的娃娃躺在粉红色的软被里,眨巴着大眼睛瞅着停下来的宝宝,问道。

自从宝宝恢复好了之后,她就更加黏着宝宝了,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会“睡着”很久很久。

被贝贝软嫩嫩的声音唤回了心神,宝宝摇摇头,继续往下念,“……灰姑娘穿上水晶鞋的那一刻,忽然变身了,变成了一位帅气高大的男子,他告诉王子,他是被巫女下了咒被封印成女孩子的邻国王子……就这样,王子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可是哥哥,妈咪不是说最后和王子在一起的,是灰姑娘吗?”贝贝的两只大眼睛变成了问号,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宝宝顿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走神,走着走着就给念岔了……

顿时小脸一红,他咳了一声才说,“贝贝,人都要懂得变通,还有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的知道么?总是被书面的故事束缚住是不对的……”

这话听起来是没有错,错就错在顾安笙在两小只小的时候给他们说太多那些男男的故事了……

贝贝心智没有宝宝成熟,也没有宝宝那般绝佳的记忆力,比起宝宝,她更像一个正常的小孩。

可是宝宝却不一样,在顾安笙的耳濡目染下,多少会记得一些东西……

“好哒,哥哥,贝贝知道啦!贝贝还要听!”贝贝乖巧地点点头,一脸崇拜的看着宝宝。

宝宝悄悄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总算忽悠过去了。

“好啊,贝贝想听什么?”

“唔……贝贝想听美人鱼的故事!”贝贝一直觉得美人鱼很伟大。

可是如果这个故事被心绪不宁的宝宝念出来,估计百分百是要变味道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盼望着爱情的美人鱼王子……”

哄完贝贝睡觉,宝宝便悄悄离开了房间,看了看安静的别墅四周,走下楼去。

这个时间,别墅里的佣人都休息了,所以没有人在。

只是别墅周围的守卫,丝毫没有松懈,所以一直很平静。

宝宝来到餐厅里,打开冰箱,拿出牛奶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端着牛奶离开餐厅。

可是刚走出餐厅,宝宝就被吓了个够呛,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色睡裙的女人站在那里看着他。

“妈,妈咪?!”宝宝抬头看着顾安笙的样子,嘴角抽了抽。

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牛奶给扔出去了。

站在那里的人正是出来游荡的顾安笙。

她手上抱着一部手提,在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走出来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没一会儿就反应过来是宝宝了。

“晚上喝牛奶,小心上厕所摔跤。”顾安笙悠悠地说道。

“不会的,房间有灯。”宝宝感觉顾安笙这会儿有些怪怪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妈咪,牛奶给你喝。”

“好啊。”顾安笙一点都没有客气,接过来,就当喝白开水一样喝完了。

宝宝给了她之后才想起她是不喝纯牛奶的,刚想制止,却看见她把那杯纯牛奶喝完了。

“妈咪,你以前不是最讨厌纯牛奶了吗?”闻到那种味道就想吐来着。

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反常?

顾安笙把牛奶杯塞回了宝宝手里,抱着手提继续在别墅里晃荡,“你爹地说,纯牛奶比甜牛奶有营养,妈咪不听他的话,会被他罚的……”

虽然每次都是各种甜蜜的惩罚。

听见顾安笙的话,宝宝的鼻尖蓦地有些酸涩,放下了手里的牛奶杯跟在了顾安笙身后,“妈咪,你不去睡觉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