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86章 容夫人,祝您……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8 2016-07-16 20:01:13

  南木眨眨眼睛,“我只是来告诉你,我刚刚看见你家男人离开了这里,怕你一个人无聊来陪你而已。”

“……不需要,我只求你赶紧把你的花给带走吧!”顾安笙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没有半点生气,虽然无奈,可是语气还算得上好的。

只不过……他说容衍离开这里了?

虽然南木的话不一定可信,可是他也没必要骗人,说不定容衍真的离开这里了,难道他一个人回颐城了么?

顾安笙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是病毒发作了吧?

……不可能,如果他要走一定会和她说的,而不是像这样一声不响地就自己回去,把她丢在这里。

说不定,他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处理,否则以他的性子不会这么做。

“你是说你刚刚打在我身上的这一束栀子吗?”南木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变出了那一束栀子花,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洁白柔软的花瓣。

那双手,一看便知道是用来弹钢琴的。

顾安笙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等着她签收那束花的服务生,心里疑惑顿起,“那这束花是谁送的?”

“顾小姐,这束花是容少让我送来给您的……”服务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立刻把手中的花给递了过去,生怕下一秒她就转身把门给关上拒收了。

顾安笙清眸中最后一抹不悦随着这句话也消失殆尽了,看着那一束蓝色妖姬,眉眼弯了弯,微笑着把花接了过来,“谢谢。”

这态度,和刚刚转身就跑以及把门甩上的气恼模样相差甚远,连服务生都呆了呆。

这位顾小姐不是不愿意收花吗?

“小丫头,一束破花有什么好稀罕的,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把庭院里的花都剪过来给你!”看着顾安笙这么宝贝这束花,南木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舒服,不过却没有在意。

瞧瞧这女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他送了她那么多花也没见她这么宝贝,那个男人才一束蓝色妖姬就把她的心魂给吸走了。

这么看来……她也喜欢那个男人?

“你敢动度假村里的花我就把你的头发剪掉!”顾安笙恶狠狠的瞪了南木一眼,这个男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度假村既然是她的,那她就要护好自己的犊子,不让任何人占了便宜去!

她这句话一出口,南木便觉得自己的头顶有些发凉,丝毫也不怀疑顾安笙这话是说着玩的,讪讪地笑了笑,“不剪就不剪,要不是那些花就长在本少的院子里,本少还不乐意剪呢。”

敢情这货就是因为那些花生长的地方离他住的地方近了一些,他才剪的?

顾安笙忍住想再次用这束花拍他脸上的冲动,脚步倒退,退进了房间里,然后“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这个南木,作为朋友倒是很不错的知心人,昨晚经他几句点拨,她就顿时拨开云雾见月明了,也想清楚了。

她对朋友也一向随性,加之南木本身也是个随性的人,便不会在意那么多。

交了个朋友,还让容衍那只大傲娇送了自己一束花,看来这趟旅程,她收获颇多啊。

顾安笙在房间里找了一个最好看的花瓶洗干净,放了些水进去,然后抱着花瓶坐在沙发前铺着的羊绒地毯上。

这个房间里备有很多东西,所以她不用去麻烦别人也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剪刀。

她把那束蓝色妖姬从花束里拆出来,一枝枝放进花瓶里,开始插花。

很久没有摆弄,她的手有些生疏了,摆弄了好一会儿,才摆弄出自己想要的效果来。

看着自己做好的成果,顾安笙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将花瓶摆到了房间里大床对面的那一张长桌地正中央,正对大床。

顾安笙伸出手轻轻拨弄着这些花朵,脑海中浮现出容衍那张清清冷冷,淡漠柔凉的容颜来,忽然想知道他这一刻在什么地方。

不过才一会儿没见,她居然就开始想他了。

顾安笙浑身一抖,走到床边,打开那个她放手机的抽屉,只看到了自己的手机,没有看到容衍的。

容衍把手机拿走了,那她打电话应该能联系上他吧?

手机一开机,铺天盖地的未接电话和电信纷至沓来,几乎有种要将她的手机给打爆的错觉。

她刚开机没有多久,叶千千的电话里的立刻打过来了,吓得她立刻按了挂断。

她点开短信,被里面的几百条短信给惊得膛目结舌。

叮咚叮咚的声音不断响起,又进来好几条短信,顾安笙立刻退出了短信的界面,按了快捷键要给容衍打过去,谁知道容衍的电话却突然插入进来。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开机的?

“十二?”顾安笙轻轻唤了一声,声音温软,带着一抹淡淡的思念味道,“你现在在哪儿?”

“七点,度假村的海滩见。”容衍低缓磁性地声音自那端响起,可是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了这么一句,便将电话挂断了。

顾安笙听着手机里传来的一阵忙音,双眸睁大,他居然把她的电话给挂断了?

这么一怔愣,顾安潇的电话又插进来了,顾安笙立刻关机,把手机放回去,看了眼墙上石英钟的时间,离七点还有半个小时。

想了想,她便去衣柜里用挑剔的目光挑了一套衣服,走进了浴室里。

该死的,不就是让她七点去海滩等他么?她这副像是要去和他约会一样的激动心情是从那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

顾安笙觉得自己节操都碎了一地了。

从浴室里出来,顾安笙将头发吹干,没有像平时那样随意地披散着头发,看了看还有时间,便给自己随意编了一个头发,只用一根古典的白玉簪固定住。

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不规则连身裙,丝质的面料十分光滑,穿在身上没有多少重量,轻飘飘的,似有若无,裙侧缝的位置在距离膝盖的地方微微开叉,裙摆上用银线绣着大片精致的花纹,和她乌发上的发簪相映成辉。

顾安笙很少穿这么贴身的衣服,和她平时喜欢的风格很不一样。

不过这件裙子和她头发上的发簪搭配起来,却十分完美,衬得那张本就细白如瓷的小脸越发清丽动人。

她的心口像是小鹿乱撞一般,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明明还没有去赴约,她就这么紧张了,看来她是真的沦陷了啊。

“有出息一点顾安笙,你是去见容衍,又不是去见阎王,你紧张什么……”自我催眠了好一会儿,顾安笙抬头看了眼时间,猛的吓了一跳。

已经九点五十分了。

什么紧张什么矜持也顾不上了,顾安笙拿了自己的包转身就走。

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路上碰见了不少同样住在度假村酒店里的客人,这一切本来没有什么异常。

只不过要说最异常的,大概就是……

“容夫人,祝您幸福。”一对夫妇走过,人手递给她一枝花,微笑着经过。

顾安笙还没道谢他们就走远了,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花枝,粉唇翕动了一阵,转身要走,迎面又来了几个人。

“容夫人,您今晚真漂亮。”又是一个客人将一枝花送到她的手上。

“容夫人,祝您有个美丽的夜晚。”又是一枝花塞进了手里。

“容夫人,祝您越来越年轻貌美。”

“容夫人……”

顾安笙呆住动不了了,看着经过自己的人都过来给她说了一句祝福的话语,然后把花送到她的手中,她整个人有一些蒙圈。

这是在做什么?

度假村大活动然后她被抽中成为了那个幸运儿么?

她想拉住一个人问问,可是这些人送了花之后便一刻不停地离开了,像是生怕她问他们什么一样。

没一会儿,顾安笙手里就接满了花枝,淡粉的艳红的幽兰的淡黄的浅紫的……各种各样的花枝都有,她的双手几乎快拿不住了。

从房间门口到一楼酒店大厅,她已经收到了不少花了,她以为这就结束了。

谁知道她刚走到大厅,正在大厅里工作的服务生立刻停了下来,人手里拿着一束花,朝她走来。

“容夫人,祝您和容少早生贵子。”

“容夫人,祝您和容少幸福美满。”

“容夫人,祝您和容少长长久久。”

“容夫人,祝您……”

what?!

顾安笙看着自己怀里越来越多的花枝,险些就要掉了一地,还好她立刻抱了回来,小脸也被他们的热情给弄得有些泛红了。

“你们……”顾安笙刚刚想开口问些什么,那些服务生立刻将手里的话送给她,然后一溜烟跑了。

顾安笙:“……”

她只是想问问他们是不是在搞什么活动好吗?

疑惑地摇摇头,想不出来酒店地人弄这一出是因为什么,她以为走出酒店就结束了,便捧着怀里满满当当的花枝,走出了酒店大门。

怀中的这些花朵,那些人在送给她的时候都说了一句祝福语,且没有一句重复,或是夸赞,或是祝福她和容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