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55章 遗嘱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33 2016-07-06 20:03:12

  容衍就是这么对莫悠悠说的!

“uncle这个名字,你身为世纪国际的总裁,居然没听过?!”

顾安笙不敢说设计界每个人都认识她,可是凡是在设计界有点名气的人物,都一定知道uncle。

容衍身为世纪的执行总裁,居然没有听说过uncle,这让她有些小挫败。

可是她不知道,容衍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后来才知道uncle就是她。

那天在珠宝店为了气一气顾安笙,容衍连设计师的名字都没有仔细去听,说出那番话,不过是为了想气气她。

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生气的模样,容大少忽然觉得脑袋有些疼,哄女人应该怎么哄才好?

“对了,我让你去我的书房里找一个抽屉,你为什么一直没去?”容衍想起来这件事情,挑着眉,直视着顾安笙的眼眸。

“啊?”顾安笙的表情呆懵呆懵的,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忘记是哪个抽屉了……”

如果记得的话,她那天早就翻出来是什么东西了。

谁让他神秘兮兮的,又不直接告诉她。

“那你说,你该不该罚?”容衍认真地盯着她,面色有些严肃,眸光幽深,看得顾安笙一阵心虚。

她怎么有一种都是自己的错的感觉?

下意识地点点头,等感觉到自己身上一凉的时候,顾安笙的理智才回来了一些。

卧槽!

怎么有一种掉进陷阱里的感觉?

可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她被容衍搂在怀中,推倒她简直轻而易举。

“容衍,你丫的每次都忽悠我!”

最后一声抱怨,也被吞没在了容衍炙热的吻中,长夜漫漫,他有很多种办法,让她没有力气抱怨。

……

另一边,顾家大宅里。

顾添华看着那张照片,眸光中带着怀念和迷恋,还有伤痛以及后悔。

如果当初他早一点发现他母亲的意图,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

或许正是因为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一切都已经发生,无力挽回,所以留在现在的人,才能如此难过和心痛。

照片上,一个身穿一袭淡蓝色旗袍的女人站在花园里,面容姣好,温婉柔美,浑身散发着古典美人的气质,好似从古风中走出的女子一般,高贵优雅。

那张温婉的脸蛋上,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温柔的笑容。

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足月的孩子,看着镜头,柔柔地笑着。

照片的背面,写了几个字。

方若琳。

这几个字还没有看几秒钟,顾添华便立刻翻了面,每次一触及这三个字,以前的事情就好像潮水一般不断涌了过来。

让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淡然处之。

这几年,他根本连提都不敢提这三个字,哪怕这样做是他懦弱了,可是一提及,心口总会痛到了极致。

是他亲手扼杀了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如果他们的孩子还活着,会不会恨他?

恐怕,他还熬不到找到孩子的那一天,就会离开人世了吧?

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回了盒子里,将铁盒放好,顾添华才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份文件。

是他的遗嘱。

他会将一部分财产都给顾若,顾若天生没有经营管理一个公司的天赋,所以就算他将顾家的产业交给她,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只给她钱。

顾家资产无数,这些钱足够她下半辈子挥霍无度了。

可是顾家的产业,顾添华却又另外的打算。

与其交给顾若糟蹋了,不如交给别人。

“咳,咳咳。”用力地咳嗽了几声,顾添华,将那份遗嘱放回了抽屉,心口突然一阵紧窒,痛得他面色有些狰狞。

他立刻按响了桌上的铃,按了几次,门终于被打开了。

管家看见顾添华这副样子,立刻从口袋里找出了药瓶来,倒出几粒药,递给顾添华,“老爷,药在这里。”

顾添华接过药,放进口中没有喝水,直接吞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整个人才好一些。

听见铃声的顾若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走到书桌旁,一脸担忧地看着顾添华,“爸,您没事吧?怎么会又犯病了呢?医生嘱咐过您,让您要平心静气,心情不能起伏太大的。”

看着顾添华的样子,顾若真的害怕他就这样走了,如果那样的话,她接下来在顾家岂不会更加难过了?

顾添华摇摇头,“没事,管家,扶我回房。”

“是,老爷。”管家将顾添华扶起来,往外走。

顾若刚要去扶着他,却看到半关的抽屉里的那份文件上,写着遗嘱两个字。

看了眼管家和顾添华的背影,顾若快速地把那份遗嘱拿出来看。

不看还看,一看,顾若整个人险些崩溃了。

她是顾添华的女儿,理应继承他名下所有的产业,可是顾添华,却只给了她钱财和地产,还有公司的一部分股份而已。

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有顾家那些产业值钱?

顾若接着往下看,更加震惊了。

她爸爸竟然把那些产业都给了别人!?

他到底有没有把她当他的女儿?竟然宁愿把那些东西留给外人也不愿意给她?!

原以为顾添华如果离世,好歹她还能继承很多顾家的产业,这下看来,都化作了泡影了。

将遗嘱放了回去,顾若重新跟上顾添华和管家的脚步,面上看不出其他,心里却是一片阴霾。

该不会……爸爸对她有了意见,所以才会这么对她的吧?

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把顾家产业都继承到她的名下呢?

……

离开了顾家大宅,莫齐和莫里并没有立刻回别墅,而是有了新的发现。

顾若的房间外面,有铁索勾过的痕迹,位置很隐蔽,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

也就是说,在他们来之前,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谁这么厉害,居然比我们快一步。”莫里看着这个痕迹,除了这个地方,就没有别的线索了。

“这个痕迹还是新的,我估计,应该是在今天才有的。”莫齐看着那个痕迹,仔细地推断着。

找不到那份解析程序,安安一定很失望。

可是到底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快了他们一步把解析程序拿走?

这件事情很隐秘,不可能有外人知道的才对。

莫齐紧盯着这个痕迹,忽然伸手,在这个痕迹上面轻轻刮了一下,手指上蹭到了一层黑色的细屑。

他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判定出来这种材质很罕见,可以说几乎没有见过。

这个人处理现场的手法很精到而且很细致,除了这个痕迹,没有别的留下,就说明,这个人的职业很可能也是一个小偷。

“先回去吧,少夫人已经知道我们没有拿到东西了。”也查不到别的,莫里说道。

莫齐点点头,娃娃脸上一片凝重。

他们刚离开没有多久,一道隐匿在暗处已经很久的身影出来走出来,看见他们终于离开了,将手中的那份解析程序塞进了衣服里。

看了看阳台下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纵身一跳。

……

连续多天没有碰过顾安笙,容衍自然食髓知味,缠着她不知道要了多少次,结束后抱着她去浴室洗漱之后,才回到房间里,沉沉睡去。

容衍的生物钟向来准时,六点半的时候,便醒了过来,哪怕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他的精神也很好,没有半点疲惫的样子。

反观顾安笙,折腾了整整一夜,此时睡得无比香甜,甚至容衍轻轻捏了捏她的粉脸,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着她疲惫的睡颜,还有放在外面的纤细手臂上的痕迹,容衍有些心疼,轻柔地给她盖好被子,俯身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下。

而后走到窗边,将窗幔拉上,容衍才走进浴室噗洗漱。

如果顾安笙看到容衍精神焕发地沐浴换衣,然后离开了房间的样子,恐怕心里一定得不平衡了。

将近十一点。

顾安笙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暗暗的,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昏暗,有躺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

微微一动,就感觉到身上传来一阵不可言喻的酸痛感,就好像她练了一晚上的劈叉一样,动一下腿,就觉得心酸。

又躺了许久,顾安笙才缓缓坐了起来,揉了揉那头乌黑的长发,顾安笙裹着身上的薄被,挪到了地上。

从地上捡起她的衣服来,顾安笙认命地把衣服抱进了浴室去,然后扔进了脏衣篓里。

站在镜子前,顾安笙看着身上大大小小的暧-昧红痕,脸上烫得慌。

在浴缸里放好热水,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坐了进去,全身放松下来,不去想别的事情。

沐浴之后出来,顾安笙找了身衣服换上,出了房间,去看宝宝。

这个时间已经差不多要吃午餐了。

顾安笙进房间的时候,却看到医疗团队的人和莫秋扬,正准备给宝宝打针。

看见顾安笙进来,容衍用下晗比了比面前的位置,示意她过来坐下。

顾安笙走过去,坐下来,担心地看着宝宝,宝宝此时还在睡,对外界的事情无知无觉,看起来比昨天要好很多。

“这么快就起来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