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44章 撑不过一个月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7 2016-07-01 20:18:02

  莫秋扬的声音已经有些无力了,对于莫父的顽固有些不太相信。

这还是以前他那个明事理,懂人情世故,以救人为己任让他尊敬的父亲吗?

怎么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模样。

“我们欠他?他害死了我们悠悠,我没有找他算账就不错了!还指望我救他的孩子?做梦!”莫父瞪着眼,声音大得震耳欲聋。

“悠悠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和任何人没有关系,如果没有这份资料,阿衍的孩子绝对撑不过一个月!”莫秋扬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痛心,事情的从头到尾,他都很清楚。

他疼爱莫悠悠,可绝不是溺爱。

她不仅做了错,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顾,只为了设计顾安笙和两个孩子死掉。

这样的莫悠悠,让莫秋扬怎么相信她是无意的?

“爸……”莫秋扬还想说些什么,莫父却坐了下来,撇过头,大手一挥,“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莫秋扬的眸中闪过一抹挣扎,沉默了片刻,缓缓走出了书房里。

看来要拿到解析程序,只能靠自己了。

莫秋扬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没有多久,书房的门,便被人打开了,一抹身影走了进去。

……

第二天,莫秋扬起来的时候,顾若已经不见了,他在房间里看了看,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询问了佣人之后,才发现她今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身边已经没了温度,莫秋扬却好似贪恋一般,抱着她昨晚盖过的被子,再次闭上眼。

可是刚闭眼,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立刻从床-上起来,噗洗漱。

下楼的时候,并没有在餐厅看到莫父和莫母,莫秋扬询问了管家,发现莫父莫母竟是连夜出国了!

莫父为了不让他拿到解析程序噗救容衍的孩子,还真煞费苦心啊。

莫秋扬摇摇头,他们不在才好,他可以光明正大噗拿他想要呢东西。

整个莫家,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找了一圈下来,莫秋扬却彻底失望了。

赶到容衍的私人别墅时,他的医疗团队已经在待命中了,看见莫秋扬进来,容衍便站了起来,看见他失落和紧皱的眉心,心里浮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怎么样?”

莫秋扬摇摇头,“解析程序估计在我爸那,可是他昨晚就和我妈出国了……抱歉。”

“没关系,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容衍虽然也失望,也是心里也是明白的,莫家不会这么轻易的把东西给他们。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莫秋扬这般,能够明事理。

“你很清楚的,没有解析程序,要制作出解药来,难上加难,而宝宝……最多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莫秋扬看着依旧躺在病床-上,只能靠输营养液来维持的宝宝,心里也很不好受。

他还这么小,还这么可爱,却被这种病毒折磨着。

好在他现在是昏迷着的,如果他是醒着的,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痛苦,那种痛苦,是就连大人都无法承受的。

想到这里,莫秋扬越发的觉得愧疚了。

一个月……

容衍的面色瞬间冷沉了下来,转过身,看着宝宝苍白的小脸,眸中滑过一抹自责和痛心的色彩,垂放在身侧的双手,握得紧紧的。

宝宝应该快快乐乐地生长在他和顾安笙的疼爱之下才对,不应该被这些病痛折磨,他还这么小,就算平日里再怎么沉稳,终究只是个孩子。

小小的,还不到他的腰间。

如果一个月不能把解药弄出来,他就会因为病毒引发的全身病痛,痛苦离开……

不行!

绝对不行!

容衍的眸中略过一抹冷厉的光,目光看向了那些医疗团队的人,“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就算把整个训练营的医师都聚集起来,也要在半个月之内把解药给我研制出来,否则。”

他停顿了片刻,目光滑过这些人的身上,“你们都不用来见我了。”

医疗团队的人身体皆是一震,都十分清楚,这个不用去见他,绝对不是简单的滚蛋的意思。

而是要命。

“是,老大放心!我们一定竭尽所能!”医疗团队的人一刻都不敢再延缓,立刻赶去了别墅的医疗实验室里。

“我也去,我曾经看过那份解析程序一次,虽然印象不多,希望能有一些帮助。”莫秋扬立刻说道。

容衍微微颔首,“麻烦你了。”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容衍转过身,走到床前,给宝宝掖好杯子,再抽了张纸巾将贝贝眼角的泪花擦掉,动作已经从生疏变得熟练,坐起来十分流畅自然。

医师们说的不无道理,如果宝宝醒来,才是真的痛苦。

与其让他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不如这样昏睡着。

容衍刚坐下,变感觉到兜里的手机传来一阵震动的声音,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才发现是丁叔打来的电话。

想到多半是因为顾安笙才会打来的,犹豫了片刻,容衍还是接通了电话,嗓音清冷地道,“什么事?”

“少爷,少夫人从昨晚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是因为心里的郁结太重了,您看……”丁叔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带着些忧心。

容衍的心口一阵滞闷,沉默几秒,才道,“照顾好她,短时间内我不会回去。”

“可是,少爷……”丁叔有些惊讶,讶异于容衍竟会这么说,还想继续劝说。

“不用说了,没什么事的话先挂了吧。”容衍用力地抿了抿唇,将电话挂断,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去。

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清冷了。

顾安笙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哪怕他回去了,又有何用?

他还没有犯贱到凑上去的地步。

……

另一边,临轩墅。

顾安笙昏迷了一天,还没有醒来,好似被困在了噩梦当中一般,浑身冷汗,一直在喃喃着。

女佣已经为她擦了几次身子了,没多久又会浑身湿透,这样下去迟早会感冒。

容衍把电话挂断之后,丁叔也没了办法,只能吩咐女佣仔细着点照顾顾安笙,打电话让医生再来一次。

没多久,顾安笙的身上终于不再流冷汗了,整个人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睁开了双眼。

“少夫人,您可总算是醒了。”丁叔见顾安笙终于醒了过来,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去,松了口气。

如果顾安笙出了什么事,容衍还不得扒了他们的皮?

得罪容衍就不打紧,万一得罪了顾安笙,还可真是完蛋了。

顾安笙睁开眸子地时候,整个人还有着懵,脑袋里混混沌沌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有物都很模糊,甩了甩头,才稍微好一些。

“丁叔,我又昏迷了?”顾安笙想坐起来,可是身上却连一点劲都使不上来,只能靠着一旁女佣的帮助,坐起来,背后垫了一个枕头。

“是的,少夫人,您这次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我们都很担心您。”丁叔回答道。

顾安笙抬起无力的手臂,揉了揉一直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扯了扯干涩的唇瓣,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少夫人您言重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丁叔招手让那几个女佣过去,吩咐道,“去把刚刚厨师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少夫人一定饿了。”

“是,管家。”女佣们应道,走出了房间里。

顾安笙看了看房间四周,看见被清风吹动的窗幔,从外面吹进来的一丝冷风让她微微瑟缩了下,并没有在房间里看到他的身影。

“丁叔……容衍呢?”

看着顾安笙苍白的脸色,丁叔脸上的满面笑容有些僵住了,以免她多想,便回答她,“公司近来都比较忙,所以少爷会在公司加班,近来是不会回来的。”

“这样啊……”顾安笙放在身前地的双手微微捏紧了一些,眸光有些暗淡,夹带着一抹失落。

“不过少爷吩咐我,让我一定要照顾好少夫人,您尽管好好养好身体就行了,其余的不用想太多。”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顾安笙微微点头,小脸依旧苍白,唇色也很淡,没有什么精神,脑子里还是混混沌沌的,还想继续再睡。

顾安笙心里其实清楚,如果她再继续睡下去的话,很可能就会一睡不醒了。

用完餐,顾安笙再女佣的搀扶下下床走动了一会儿,以免一直躺在床-上身子都僵硬了。

等到晚上,沐浴之后,顾安笙特地在窗边站了一会儿,看着静谧无声的庄园,眸底的失落越发的明显了。

容衍……有没有可能是之前那件事在生她的气呢?

“少夫人,夜深了,我扶您去休息吧。”整理好床铺的女佣看见顾安笙还站在窗边,走过来,轻声询问道。

顾安笙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缓步走回了窗边,掀开被子躺下。

平时有容衍在的时候,她从来不会觉得这个房间很大,也不会觉得这张床会这么宽这么冰凉。

因为他总是会用他的体温,来温暖她身上的温度,所以从来不会觉得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