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41章 两小只……死了?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7 2016-06-29 20:14:17

  心底的那一抹期待,像是被人用冷水浇灭了一般,从头凉到尾。

哪怕没有了九年前的误会,哪怕她为自己生下了宝宝贝贝,还是不能够证明,是因为她也同样深爱着他。

他们之间,始终横着那条叫做我爱你而你不爱我的鸿沟。

容衍深邃的眼眸中略过一抹挫败和颓然,薄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无形中透着几许悲凉。

他的变化,全部映在了顾安笙的眼眸中,只觉得此时的容衍,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柔凉气息,心里隐隐发疼,她想开口,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

只能这样默默地看着他。

“顾安笙,你是不是觉得我宠你,是无限期的?”顾安笙回神时,容衍已经恢复成了往日那副清冷的模样,眸光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淡漠地看着他。

他的话,让顾安笙没来由的感觉心里好像缺少了一块一样,空落落的。

“我……”顾安笙张了张嘴,眼眶泛着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往日一幕幕就像是走马观花一般,显现在顾安笙的脑海中,迤逦缱绻。

可是每当一看到容衍的脸,顾安笙的脑海中就会自动浮现出宝宝酷酷的小脸来,让她怎么能放下这个心结?

容衍,他永远不知道他对于顾安笙而言地意义有多重要。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容衍会从一而终的对顾安笙最好,不要任何回报。

对顾安笙而言,容衍不仅仅只是十二叔叔,还是她一直想要携手度过余生的人,唯一的一人。

所以请问,容衍在顾安笙心里是何种地位呢?

容衍看着顾安笙张了张嘴,许久没有说话,最后闭嘴的动作,眸底浮现出一抹失望,松开了攫住她下巴的手,凝了她几秒,没有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他的背影,清冷漠然,却又带着丝丝薄凉的味道,透着些许落寞。

顾安笙的心口一阵窒息,似乎比刚才还要痛了,痛的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容衍步出房间,面色冷峻地往前走,丁叔上带着医生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容衍走过来,上前询问道,“少爷,医生过来了,是现在为少夫人检查身体么?”

“嗯,进去吧。还有,小少爷和小姐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她。”容衍眸色淡淡,对着丁叔吩咐了几句便往楼上去了。

丁叔看着容衍的背影了一会儿,然后才走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顾安笙气若游丝的回应声才带着医生进入。

“少夫人,医生来为你检查身体了。”丁叔走到顾安笙面前去,恭敬地说道。

顾安笙的目光这才从窗外那颗已经发了新芽的梧桐树上收回来,小脸苍白,看上去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麻烦你们了。”

医生开始为顾安笙做检查,将身上带着的那个医药箱放了下来。

检查好之后,医生便低声对丁叔说了一些什么话,顾安笙无暇去听,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背,上面有两个明显的输液痕迹。

丁叔听了医生的话之后点点头,将医生送走之后,才折返回来嘱咐顾安笙,“少夫人,您这几天先什么都不要想,凡事都有少爷在,医生说您的郁气很大,要小心调理才好,不过心情的转化方面还是得看您自己。”

恐怕少爷刚才那般离开,也和小少爷和小姐的问题有关系。

只不过,如果现在告诉顾安笙的话,她的情绪波动会更大。

“嗯,我知道。”顾安笙讷讷地应了一句,双眸无神,连一丝光亮都看不到。

丁叔不由得叹了口气,看见放在桌上基本没有动过的米粥,再看看顾安笙苍白的小脸,劝道,“少夫人,这粥是少爷亲手为您做的,您昏迷了一夜,少爷担心您醒来会饿,特地下厨给您做了好多好吃的,您好歹吃一些吧?”

听到丁叔提起容衍,顾安笙的眼眸中才多了一丝光亮,她转过头,看着桌上的那碗粥,是最简单的米粥,已经凉掉了。

“丁叔,宝宝贝贝……真的死了吗?”顾安笙回过头来,眸中带着一抹浓烈的希冀,看着丁叔,开口的声音都是无比的艰难。

她情愿是容衍骗她的,情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可以,当初她愿意带着宝宝贝贝回到A市,只要不回来,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她的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顾安笙就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像是灰暗了一般,看不到一丝光亮,整个人陷入了一场死局当中。

宝宝贝贝稚嫩的脸蛋,软糯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肆意回荡,无论她怎么想伸手拉住,都触碰不到……

丁叔重重地叹了口气,看着顾安笙犹如丢了魂魄的模样,有些写于心不忍,可是想到容衍的嘱咐,只能把那份不忍心变成狠心了,“抱歉,少夫人,您还是尽快把身体养好吧,其余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一切有少爷在。”

“孩子真的死了吗?真的死了吗?你们在骗我对不对?!你们一定在骗我,容衍那么厉害,一定不会让宝宝贝贝那么死了的对不对?!”顾安笙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大吼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丁叔的手,眸底带着最后一抹期盼。

“对不起,少夫人,孩子们……”

丁叔未说完的话,让顾安笙彻底的陷入了黑暗当中,双眼发黑,好似什么都看不见了一般。

“少夫人?少夫人?!”顾安笙昏倒前,听到丁叔惊恐地叫声,然后整个人便坠入了黑暗中,好似再也醒不过来了一般。

如果可以就这样睡过去,什么都不用再想,该多好?

与此同时,从别墅出来的容衍没有让司机过来,而是自己开着车,驶离了庄园。

世爵开到一个墓园时才停下,容衍下了车,一身黑衣,面色冷峻,沉步走进了墓园里。

直到走到了墓园最深处的地方,容衍才放慢了脚步,朝着站在墓地前的那道身影走去。

“难过吗”容衍走到那人身边,看着墓碑,俊美的脸庞上冷漠得没有半丝表情,只这般静静的看着。

莫秋扬见是容衍,轻轻地笑了声,继而点点头,“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她离世我当然会难过。可是我很清楚,她今天会躺在这里,就是她自己酿就的苦果。”

今天的莫秋扬,少了一抹平时的邪气和轻佻,多了一丝伤感还有离愁,看的容衍倒是有些不太习惯。

墓碑前,放着一束花,是莫悠悠生前最爱的花,墓碑上的照片,用的是莫悠悠高中时期的学生照,因为莫秋扬觉得,那个时候的莫悠悠,虽然刁蛮任性,虽然骄纵固执,却始终天真浪漫。

就让所有的记忆,都保存在那个时候吧。

“只有我一个人过来,悠悠一定很难过,可是父亲却把她逐出了家门,现在连看都不愿意来看她。”莫秋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墓碑上莫悠悠的照片,“父亲很严厉,六年前把悠悠嫁出去的时候就告诉她,等她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放下心里的恨了,莫家才有她的一席之地。”

容衍没有接话,薄唇轻轻地抿起。

他见过莫秋扬的父亲,也清楚那是个怎样的人,六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他施加压力,恐怕也不会那么轻易把莫悠悠嫁出去。

莫家经营着颐城的各大医院,莫父在医学上更是深有造诣,是一位医学博士,后来转阵上商界的时候,医院这一块更是为莫家增添了不少助力。

父亲是个救死扶伤的伟大医学博士,可女儿却做出这种事情来,的确是有几分可笑了。

可是容衍的心中却没有半分怜悯,看着莫悠悠墓碑的目光,冰冷得有些骇人,“这都是她自找的,怪不得任何人。”

“是啊,她这么活着,不如死去的好,至少是解脱了,不用整日沉浸在仇恨中了。”莫秋扬早就猜想过莫悠悠的结局,只是没想到,会是以死收场。

甚至到了出殡的那天,只有他一个人来看她。

哪怕这都是她咎由自取,莫秋扬仍旧心疼这个妹妹。

现在只希望,她能够好好在那个世界,放下仇恨,不要再那么固执了。

“宝宝贝贝呢?他们……怎么样了?”莫秋扬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容衍,事情发生后他就一直在处理莫悠悠的后事,差点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他还没有见过那两个孩子,可是也听说过荣家老爷子多么地把他们捧在手心疼爱着,加上还是容家未来的继承人,更是不能不重视。

如果宝宝贝贝出了什么问题,莫秋扬知道,那么这就不仅仅是私人恩怨,而是事关两大家族的大事了。

容衍狭长的黑眸中浮现出几许暗淡来,抿唇不语。

莫秋扬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别吓我,我已经受到了一个打击了,你别再来一个,我会直接扛不住的。”

虽然 不愿意这么想,可是容衍这副模样,却是真的像极了……

难道说,宝宝贝贝真的已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