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90章 她的世界,他如影随形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9 2016-07-17 20:09:57

  他真的会死。

顾安笙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个现实。

虽然不甘,可是容衍也清楚,他的身体状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思及此,容衍轻轻推开顾安笙发颤的身子,轻轻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温柔地看着她,“安安,如果真的有来世,我们两个都没有了对对方的记忆,你还会记得我么?”

顾安笙拼命地点着头,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会一眼就认出你,哪怕……你不是你了。”

容衍恍然一笑,好似千万多绚丽多彩的烟花忽然绽放一般,惑人到了极点。

这便足够了。

他轻轻一个翻身,重新将顾安笙压在了身下,旖旎绵长的吻落在她的唇上,脸颊上,锁骨上……

一室旖旎。

用我半世深情,换你永世安笙。

……

翌日,清晨。

一夜的欢-爱导致第二天顾安笙睡到临近中午才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睁开眼的时候,容衍并不在房间里。

她四处看了看,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床头放着一张纸条,是容衍的字迹,让她起来先洗漱好然后再吃早餐。

顾安笙的心安定了下来,缓缓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轻哼着一首欢快的歌拿了衣服走进浴室里。

沐浴洗漱出来,顾安笙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走到餐桌前坐下,正准备把面前的那杯纯牛奶挪开,却看到杯子下放着一张纸条。

还是容衍放的。

【纯牛奶比甜牛奶有营养。】

看到这张纸条,顾安笙之好收回手,半埋怨半开心地将那杯她已经拒之千里的纯牛奶喝下去。

早餐虽然是她一个人吃的,可是却吃的非常甜蜜。

容衍好像早就料想到她会吃什么会不吃什么一般,在纸条上写好了嘱咐的话语,让她忍不住想照着他说的做。

吃完早餐,容衍还是没有回来。

顾安笙想了想,决定出门找他,可是刚打开门便看到一个服务生手里捧着一束香槟玫瑰一脸微笑地看着她,“容夫人,这是容少送您的花,容少说您会在这个时间出来让我这会儿送上来,您果然出来了。容少还让我转告您,他很快就会回来,让您在这里等他几天。”

“他有说去哪里吗?”顾安笙接过那束花,问道。

“容少并没有说。”服务生摇摇头。

“那谢谢你了。”

顾安笙关上门,捧着这束花回到了房间里,连她什么时候起床吃早餐然后准备出门他都猜到了,还算的那么准。

如果是敌人的话,这种人无疑是让人害怕的,可他是顾安笙的爱人,自然倍感甜蜜。

只不过他去做什么去了,居然让她在这里等他几天?

该不会……

他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这么一想,顾安笙心里便有些发慌,连忙走到放手机的抽屉里,拉开抽屉,里面躺着一张纸条。

【以为我走了?放心,我很快回来,等我。】

还是容衍的笔迹……

这个男人,是现代的诸葛亮吗?她要做什么他都猜得到?

顾安笙心里安定了许多,容衍的手机还躺在那里,和她的手机一起。

他没有带手机,证明他会很快回来。

那么她便在这里等他就是了。

顾安笙哼着歌,捧着这一束香槟玫瑰走到花瓶前,想把这束花放进去。

谁知道一个不小心,花瓶“啪”地摔在了地上,碎了一地的碎片。

顾安笙一慌,手中的花束放在桌上,下意识就用手就捡那些碎片了。

“嘶。”手指被碎片划破了一个口子,顾安笙疼的立刻收回了手,看着在流血的手指,蹙起了柳眉。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慌慌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从她的心口剥落一般。

顾安笙摇摇头,真怀疑自己智商变低了,居然用手去捡这些碎片。

大概是因为见血的缘故,所以心里也有些慌吧?

她没有在意,拿了打扫的工具把地上的碎片扫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把碎片倒进了垃圾桶里。

容衍离开的时候还给她放了几本书在床头,都是她爱看的,吃过午饭之后,她便窝在沙发里看书。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房间里没有开灯,有些昏暗,落日的余晖从落地窗外洒进来,一室的暖意。

顾安笙拿起遥控器将灯给打开,门铃在这时候响起。

她的双眸一亮,立刻跑过去将门打开,是来送餐的服务生,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

晚餐里放着一杯鲜榨果汁,上面写着一行字:【你老公亲手榨的。】

看到熟悉的字迹,顾安笙心里才好受一些,将那杯果汁慢吞吞地喝完,然后才去吃晚餐。

吃过晚餐之后,她本来想去外面的海滩溜达一圈,可是想想容衍不在,她一个人9的没有意思,于是便坐在露台上的藤椅上,看着远处的海滩。

躺在藤椅上,海风吹来,顾安笙感觉到冷意便用被子盖住自己,渐渐地有了困意。

可就在这时,海面上忽然有焰火绽放,一个接着一个,没有间断。

顾安笙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困意在这个时候消散,坐在藤椅上看着不远处的焰火,有些惊讶。

这个……不会也是容衍安排的吧?

他怎么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会睡觉,而是在这里呢?

如果她是在房间里的话,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是听不到这些声音的。

这个男人,到底想让她多感动才罢休?

顾安笙没了睡意,便一直看着那焰火,知道那些焰火不再是简单的百花的形状,而是渐渐变成了汉字。

第一个字是安。

第二个字是安。

第三个字是该。

第四个字是睡。

第五个字是觉。

第六个字是了。

最后一个焰火是以一个人的卡通图像为结尾,顾安笙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容衍的Q版形象。

六个字组合起来就是安安该睡觉了。

顾安笙有些哭笑不得,就算他不在自己身边,他还是这么无微不至,就连睡觉也要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

焰火已经没有了,海滩上还是很热闹,顾安笙起身,回到了房间里,准备睡觉。

当晚,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容衍。

他就站在她的面前,一直没有说话,一动不动,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是她最熟悉的那种温柔深情的目光,带着丝丝旖旎缱绻的色彩,看的她心醉。

“十二叔叔,抱抱就睡觉。”顾安笙朝他伸出了手,要索取抱抱。

可是容衍依旧没有动,唇畔带着一抹清浅的笑容看着她,只是那笑容,似乎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暗淡。

顾安笙见他迟迟不来,便要跑过去抱他,谁知道刚跑到他面前朝他伸出手,便扑了个空

容衍不见了。

顾安笙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惊恐地四处寻找,“十二,你在哪儿?”

她喊了一声,容衍便再次出现了,他的唇角依旧带着一抹笑容,只是那笑容,几分悲凉,几分不忍,还有几分不舍。

他仍然没有开口,过了没多久,便消失了。

这次,无论顾安笙在梦中怎么喊,容衍都没有再出现。

知道晨光微曦,被吓出一身冷汗的顾安笙才缓缓睁开眼,躺了喊一会儿,也没有坐起来,脑海里不断反复着刚刚那个梦境。

明明只是一个梦,却又显得那么真实。

她想着想着,再次睡着了。

直到八点钟的时候,她才再次醒来,这里她没有做梦,也只记得一些那个梦的一点片段了。

她记得她梦到了容衍,梦到容衍一直对她微笑,却没有和她说话,然后,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顾安笙伸手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看看,那个男人虽然不在她身边看着她,可是不管是细节上,还是梦里,他都会出现。

心里像是被填满了一般,将那抹不安驱赶掉,顾安笙吧起来去沐浴洗漱。

出来之后,她算了算时间,才发现,今天好像就是最后一天。

心里“咯噔”了一下子,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顾安笙没有多做他想,走到床头拉开了抽屉,把手机开机了。

她的手机下还放着一张纸条,容衍写的,【过二人世界还要手机做什么?】

如果换做昨天,顾安笙一定乖乖放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心慌的厉害,一定要确定什么才可以。

她将手机开机了,果然,躺满了未接电话还有短信,刚开机没有多久,莫秋扬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顾安笙心里地不安好似要将她彻底淹没一般,她按接听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喂?”

“小安笙,宝宝身上的病毒已经被解开了,你不用担心,回来吧。”莫秋扬沉重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明明带来的是好消息,却让顾安笙的心,没来由地一紧。

“那容衍呢?他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回去?”顾安笙急急地问。

莫秋扬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先回来吧,有些事情,在电话里一时间说不清楚。”

“好,我现在回去。”顾安笙挂断电话,立刻去收拾行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