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32章 你派人跟踪我?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5 2016-06-25 20:15:25

  那双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就好像在问容衍,淑女是什么口味的小蛋糕一样。

容大少脸色僵了僵,看着贝贝天真好奇的大眼睛,顿了几秒,才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淑女吃东西一定要小口吃,而且,不能用手抓,否则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失礼?”贝贝歪歪脑袋,一脸不明所以,“就和零食一样好吃吗?”

真是三句话不离吃……

看着女儿软萌呼呼的小脸,容衍便舍不得多说她什么了,薄唇轻扯了下,认命地拿过一旁的餐巾给她擦拭小嘴。

“唔,爹地,痛,要轻轻!”贝贝皱巴一下小鼻子,控诉道。

“好,亲亲。”容衍立刻放轻了手中的力度,然后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贝贝的脸蛋软乎乎的就和棉花一样,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道,那张萌萌的小脸几乎要把容衍的心给融化了。

“不是亲亲!”贝贝撇开小脸,推开了容衍给她擦脸的手,看见顾安笙走进餐厅里,双眼顿时就亮了,“妈咪,爹地吃贝贝的豆腐!”

噗!

顾安笙刚下阶梯,差点因为贝贝这一句话给摔下去了,脚下磕绊了下,才勉强稳住身子。

抬头看去,就看到容衍一只手拿着餐巾,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笑容,向顾安笙递过去一个目光。

可是那目光落在顾安笙身上的时候却是有些移不开了。

她今天穿着一套职业装,白色的衬衫打底,外罩一件黑色小外套,下面搭配一条白色不规则开叉包裙,将她修长笔直的双腿衬托得越发白皙优美,身姿清丽,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顾安笙走过来,看见容衍递来的目光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难伺候。

“贝贝,你知道吃豆腐是什么意思吗?”宝宝喝了一口粥,看着贝贝“告状”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贝贝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才说,“就是亲亲的意思!舅舅亲舅妈的时候,舅妈总是说舅舅吃她豆腐,还把舅妈抱起来,扔到床-欺负呢!”

呃……

突然感觉尴尬癌都要犯了。

宝宝立刻捂脸,默默地坐的离贝贝远一些。

迎上容衍带着促狭和调侃的深邃目光,顾安笙有些尴尬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嗔了贝贝一眼,“胡说什么?舅舅怎么会欺负你舅妈呢。他们那是培养感情。”

“吃豆腐就是培养感情的意思吗?”贝贝继续问。

“……”顾安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拿起一个牛角包开始吃,避开贝贝求知的渴望目光。

“顾安笙,你还真是会教孩子啊。”容衍将手中的餐巾放下,揉了揉贝贝的小脑袋,意味深长地来了这么一句。

顾安笙只能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不知道该该怎么接话。

心里简直快翻了天了!

贝贝这只污思想搞事情的小包子,她好想揍她的小屁屁一顿!

“哥哥,贝贝可以吃你的豆腐吗?”见顾安笙和容衍都不理会自己了,贝贝一边喝着小牛奶,一边看着宝宝问。

宝宝撕面包的动作一下就僵住了,看了眼容衍,再看看顾安笙,吞噎了下,“贝贝,吃豆腐是占便宜的意思,不是培养感情……”

他真怕如果再不解释等去了学校,这只小奶娃会到处跟人“培养感情”。

要知道,贝贝真的野起来,就和脱了缰的野马一样。

“占便宜是什么?”

“……再问一句今天就不给糖果吃了。”

贝贝立刻闭上了小嘴巴,一句也不再问了。

顾安笙在一旁听到他们的对话,暗暗给宝宝点了个赞,果然只有吃的东西能直接让贝贝闭嘴。

“对了,我打算给宝宝贝贝换一所学校。”容衍放下手中的东西,抽了一张餐巾纸,优雅地擦拭着唇角,嗓音淡淡地道。

“……现在这个学校就挺好的,为什么要换?”顾安笙不解,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要给宝宝贝贝换学校。

容衍眸光幽深,仿佛深潭水一般深不见底,让人琢磨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那个学校安全性不高,我打算给他们安排颐城最好的贵族学校,那里的安保是直接从军区调遣,安全性很高。”

至少没有人能够使用非法途径从那里带走任何一个孩子。

“可是逸风介绍的这所学校安全性能也很不错,突然换学校宝宝贝贝一时间应该不太能适应吧?”顾安笙柳眉轻蹙,思考着这个问题。

更多的是因为宝宝贝贝已经在那个学校待了有几个月了,突然离开,她担心他们会不会不太能够适应新的环境。

逸风?

听到这个名字,容衍的面色沉了下来,神色凉凉地看着她,“没有什么不能适应的,学校越好对孩子也就越好,就这么定了。”

想了想,顾安笙转头看向两小只,声音柔和地问他们,“宝宝,贝贝,你们想要换学校吗?”

丝毫没有察觉容衍的脸色在这一瞬间越发的阴沉了,盯着她的眸子染上了一抹不悦和郁闷。

宝宝看了看容衍,再看看顾安笙,心里感叹,恐怕他妈咪还没有发现过来爹地已经生气了吧?

“宝宝没意见。”

贝贝看宝宝没意见,自己是跟着哥哥走的,于是也点点头,“贝贝没有意见!”

这两只……

一点儿主见都没有!

顾安笙啧啧一声,不过如果他们能够适应的话,像是容衍说的,学校越好对孩子也有好处,“好,我今天去帮他们办退学手续,顺便跟逸风说一声,当初还拜托他找了这所学校,想想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容衍便缓缓起身,看也没看她一眼,身姿清冷地走向了餐厅外面。

“诶,等等我……”顾安笙将手边的那杯牛奶喝完,站起来,看着宝宝贝贝,“今天放学妈咪去接你们,不要乱跑,乖乖的哦,知道吗?”

“知道啦。”两小只异口同声地道。

看着顾安笙匆匆跑出去的样子,宝宝吃完面前餐盘里的时候,对贝贝说道,“爹地可能是吃醋了。”

“什么是吃醋?为什么要吃醋?”贝贝喝完小牛奶,满足地拍拍自己的小肚皮。

“说了你也不懂,走吧,上学去了。”宝宝一边摇头,一边从位置上跳下来,酷酷的小脸上写满一种叫高深莫测的东西,背着手往外走。

“等等贝贝!”贝贝立刻跳下去,屁颠屁颠地跟在宝宝的屁股后面。

车上。

容衍坐在一旁,双腿自然优雅地交叠起,耳朵上带着一个蓝牙耳机,手里拿着一部白色轻薄的平板电脑,时不时会跟前面的乔南说几句和工作有关的事情。

倒是一点也没有顾忌顾安笙的存在。

顾安笙接手了星辰总监一职之后,听容衍和乔南讨论世纪工作的事情,部分也能听懂,没有出声打扰他们。

直到他们谈完,容衍的脸色也还不是很好,微拧的眉心,还有紧抿的薄唇,无一不让整个车厢里的气氛变得凝滞而且沉默。

“你……要出差几天?”刚刚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容衍今天可能就要出差,顾安笙犹豫了几秒,开口问道。

“快的话后天就会回来。”容衍淡声应了一句,连头都没抬,目光一直放在手中的平板上。

“噢。”顾安笙点点头,心里竟是生出几分不舍的情绪来。

这抹情绪刚刚升起,就把顾安笙给吓到了。

只不过一天的时间要看不到他而已,而且他还没走她就有些舍不得了,她也太丫的矫情了。

甩甩头,把脑袋里那些不沾边的情绪给甩掉,顾安笙一转头,就看到容衍那张俊颜放大在自己眼前,她下意识地就要后退,腰间却被他紧紧扣住。

转瞬,就听到他霸道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我不在的期间,不准和那些男人单独接触。”

顾安笙愣了一瞬,她能跟谁接触?没一会儿她就想到了叶逸风,想起昨晚放了他鸽子之后他的表现,顾安笙忍不住轻笑出声,“我和逸风只是单纯的朋友,你想太多了。”

单纯?

容衍眸色渐深,看着顾安笙俏丽的小脸,薄唇抿了抿,“只怕他对你的心思并不单纯。”

顾安笙噎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小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目光闪躲着。

容衍察觉出她的不对劲,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逼她和自己对视,目光幽深带着打量,“还是说,你早就知道他对你的心思不单纯,昨晚还私下和他见面?”

话语里,已经带着淡淡的不悦了,盯着她的眸子染上了一抹凌厉的色彩。

“昨晚是因为有急事,你别想多了。”顾安笙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急事就是你们在海边吹着海风他给你披衣服拍背?”容衍唇角半勾起,神色凉了些。

“你派人跟踪我?”顾安笙睁大双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否则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跟踪?

听见这两个字,容衍松开了她的下巴,姿态优雅地端坐着,薄唇间轻吐出两个字,“莫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