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26章 容大少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5 2016-06-22 20:01:19

  容衍薄唇轻扯了下,看着容老爷子的举动,俊颜上多了丝无奈的色彩。

他小时候都在顾安笙家里,他怎么就知道他不懂事了?

用过早餐之后,容老爷子带着两小只在庄园里玩了一会儿,才回了容家主宅。

一家四口先是去了一趟儿童家具商城,出来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去吃饭吧,已经订好餐厅了。”容衍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嗓音轻柔,在夜风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好。”顾安笙点点头,没有意见,继而低头看着宝宝贝贝,刚要开口,却看到贝贝充满了希冀的目光,一直在看着对面走过的一对父女身上。

那个小女孩就坐在她父亲的脖子上,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气球,另一只手抓着那位父亲的头发,满脸笑容。

顾安笙心里一疼,伸手就要去抱贝贝,一双手却快了她一步,将贝贝软乎乎的小身子抱了起来,在贝贝惊讶的目光下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哇!”贝贝张着小嘴惊呼一声,两只软软的小手抱住了容衍的脖子,大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笑意。

“走吧。”容衍被顾安笙和宝宝的目光看得略显不自在,轻咳了一声,稳着贝贝的小身子朝前走去。

“妈咪,老爸很帅!”宝宝转过头,酷酷的小脸上满是笑意,对顾安笙说道。

顾安笙点点头,莞尔一笑。

容衍是真的喜欢宝宝和贝贝的,这点她想是毋庸置疑的,否则不会为他们做这么多。

他们订的是颐城一家有名的餐厅,这个时间的客人已经很多了,香郁的饭菜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十分诱人。

点好餐没多久,服务员就优先把菜给他们全部端上来了,摆满了一张玻璃餐桌之后,才退出包厢。

“爹地,贝贝想吃大龙虾。”贝贝看着离自己最近的大龙虾,双眼一下就亮堂了,眼睛都吸在了上面。

“我也想吃。”宝宝狡黠的大眼睛转了转,看着那盘大龙虾,附和道。

大龙虾虽然好吃,可是剥起来却很麻烦,而且会沾得一手油,如果是顾安笙,还会满足他们这个请求……

可如果是洁癖到了一定境界的容衍身上……

顾安笙忍不住吞噎了下,看了看容衍那张清冷俊美的脸庞,讪讪道,“我来就可以了,剥壳而已。”

听见顾安笙这么说,容衍好看的剑眉轻拧了下,不由分说地把那盘龙虾转到了自己面前,慢条斯理地剥壳。

他的速度很快,而且剥得很完整,从他手上出来的龙虾,每块都是完整的从壳里出来的。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掌就好像在做一件艺术性的事情的一般,流畅而且富有美感,好像已经练习了很多次一般。

顾安笙看着他的动作,小嘴惊讶地翕张着,他面前的那个小碟子也随着他的动作加快上面的龙虾肉也堆得越来越多,直到堆成了一个小山堆。

剥好两个小碟子,容衍才停下,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抽了想餐巾纸,擦拭干净手上的油渍,把两个小碟子推到宝宝和贝贝面前,“吃吧。”

宝宝放下手中被自己剥得惨不忍睹的虾肉,默默地推到了一边,去吃容衍剥好的。

“爹地棒棒哒!”贝贝欢快地把小碟子拽到自己面前,拿着小勺子开吃。

容衍唇角的笑意深了几许,抬头的时候就看到某个小女人的眼睛里闪烁着一抹亮眼的光彩,看着自己,心间好似弥漫开一股难言的甜蜜感一般,充斥着全身。

这种感觉,似乎不错。

有了这么一回,两小只只要碰到要剥的食物,全部丢给了容衍解决,容衍则是帮他们剥好然后放到了他们的面前去,两小只吃的不亦乐乎的,让人动容。

“妈咪,贝贝想去厕所。”贝贝突然捂着小肚子,拉了拉顾安笙的衣袖,一副很急的样子。

“怎么了?是不是吃错东西了?”顾安笙立刻去看她,却见她一脸尿急的小模样,不由得笑了,抬起头对容衍说了一句:“我先带她去洗手间,你们先吃。”

“嗯。”容衍浅浅颔首,目送她们离开包厢。

包厢里只剩下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神态和五官轮廓都相似到了极点,怎么看怎么奇妙。

忽然,宝宝咧嘴一笑,“老爸,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容衍打量的目光微微一顿,看着宝宝那张酷酷的小脸,眯起眼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比如,他是他们爹地这件事情。

贝贝可能不知道,可是这只小包子,却不一定了。

至于为什么呢?

完全是因为宝宝每次看见容衍时的目光,都带着打量和审视的,在临轩墅第一眼看到容衍的时候,甚至没有任何惊讶,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

或许是他想多了,一个五岁的孩童怎么会懂得这么多?

宝宝放下手里的小勺子,没有否认,大大方方地点头,“是啊,早就知道了。”

容衍脸色一沉,“知道了你连一句表示都没有?”

哪怕是这个小家伙主动叫他一声爹地,或者把他总是戴在脸上的墨镜摘下来,他都会为了万一去做亲子鉴定。

“我知道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和你相认啊,容大少,虽然我已经承认你是我的老爸了,可是在我心里,妈咪是最重要的!”宝宝软糯糯的声音坚定地说着自己的立场,没有一丝怯弱。

那双黝黑沉稳的大眼睛,和容衍简直是如出一辙。

“臭小子,你刚才喊我什么?”容衍没有计较他第一句话,听到他的称呼,嘴角狠狠一抽。

这小家伙的腹黑到底是随了谁的?

“老爸!”

“……”这还差不多。

顾安笙带着贝贝进了洗手间里,出来之后将她抱在洗手台前去给她洗手。

洗好手,顾安笙将她放下来,按了些洗手液清洗双手,转头却看到贝贝迈着小短腿往外跑了,“贝贝,不要乱跑,会被坏人抓走的。”

“妈咪,快点快点。”贝贝跑到外面,朝顾安笙挥挥小爪子,继续往前跑。

顾安笙无奈地摇摇头,洗干净手正要抽张纸巾擦拭手上的水渍,却突然听到贝贝传来的一声惊呼声,没有任何犹豫地跑了出去。

“这是谁家的野孩子这么不懂规矩?在这里面跑来跑去的,把我的衣服弄脏了赔的起吗?”刚走出洗手间,就听到一声刁蛮的声音传来。

顾安笙皱皱眉,拐弯,走到前面去。

然后就看到贝贝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看着面前的女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看什么看?有没有一点礼貌?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给丢出去?”说这话的正是莫悠悠,一边拍着她那件价值不菲的衣裙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一边瞪着贝贝。

贝贝小嘴巴一瘪,一副要哭的样子。

“哭?你还敢哭?你敢哭信不信我……”莫悠悠扬起手,一副要对贝贝做些什么的样子。

顾安笙已经来到了贝贝的身边,将她抱起来,眸光冷凝地看向莫悠悠,“你想怎样?”

莫悠悠看顾安笙果然出现了,眼中滑过一抹得意的色彩来,冷哼了声,“哟,我道是谁呢,原来这孩子,和你有关系啊?”

“莫悠悠,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连一个小孩子都忍心下手欺负,你良好的贵族教育去哪儿了?”顾安笙看着莫悠悠古怪的神色,不由得抱紧了怀里的贝贝。

贝贝缩在顾安笙的怀里,大眼睛里还挂着一泡泪,双手抱着顾安笙的脖子,寻求保护。

死性不改?

听到这四个字,莫悠悠的脸色都僵住了,也不想想,她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谁!

“顾安笙,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了,你这么护着这个孩子,难不成她真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心虚了?”

早就知道莫悠悠开始怀疑她了,顾安笙现在倒没有什么顾忌,唯一要说顾忌的,就只有容易了。

那个诡异的男子,向来是为了折磨她为乐的。

“呵,要说有没有关系,这似乎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我心虚什么?”顾安笙眸光坦荡,看着莫悠悠十分不屑的轻哼了一声,以此来掩饰掉自己心里的那一抹不对劲的感觉。

她总有一种直觉,莫悠悠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有什么原因。

莫悠悠“哎呀”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才面带一抹诡异笑容地接近顾安笙,看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道,“顾安笙,你把我害成今天这个样子,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解气呢?”

“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自己,和我有什么关系?”顾安笙浅浅勾唇,看着莫悠悠接近的妖艳脸庞,带着淡淡的讽刺。

如果她当初没有心怀不轨,没有想要置人于死地,今天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而今天她却还在怪罪于别人,不想想自身的原因,这样她会将自己毁掉的。

“是吗?那就走着瞧好了。”莫悠悠笑了笑,没有去看顾安笙,而是看着她怀里的贝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