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310章 带着醋意的吻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3 2016-06-17 20:15:39

  顾安笙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看着被自己攥红的手心,微微发愣。

不行,她还不能让容衍知道这件事情。

如果被容衍发现了宝宝和贝贝,那么就算他不喜欢孩子,也一定会大怒,把两个孩子从她身边抢走,不会让容家的血脉在外面。

只要想起六年前容衍对她说过的那些话,顾安笙心里就硌得慌。

是真的怕了,才连赌都不好赌,因为她输不起。

顾安笙先回了一趟临轩墅,做好饭菜之后提去了医院。

她还没有到医院,此时在VIP一层楼的两人却在同一时间撞上了。

“没想到容少也在这家医院,还真是巧。”叶逸风刚从医院公园下散步了一圈上来,就看到容衍从另一间病房里出来,温润的笑容里夹着一抹不待见。

叶逸风一直是把容衍当做自己的情敌来看的,加上六年前的事情,他的态度自然不会好到哪去。

容衍看见叶逸风在护士的搀扶下毛毛走过来,菲薄的唇微微掀起,“是啊,在哪儿都能遇见叶先生。”

六年前带走顾安笙的恰好也是他,而这次,他住院照顾他的还是顾安笙。

男人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告诉容衍,这个男人对顾安笙的目的绝对不会单纯。

容衍长身而立,站在医院走廊的窗户边,周身散发着矜贵优雅的气息,哪怕身着医院的白色病服,还是挡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尊贵和傲气,反而越发的温雅静淡。

叶逸风淡淡地笑了笑,让护士把他搀到容衍身边,扶着窗户边,看着楼下青绿的草坪,“容少,我们谈谈。”

谈?

容衍挑高了眉梢,浅嗯了声,让身后的下属下去,叶逸风见状,也让护士到一边去等他。

“叶先生想谈什么。”容衍的心情似乎不错,眉梢都带着一抹清浅的笑意,只是眸底那幽深的光芒,却让人无论如何也看不透。

“谈安笙。”叶逸风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如果容少不喜欢安笙,就请不要再打扰她让她受到一些不必要的伤害,你给不了安笙幸福。”

他的口吻十分笃定,好似已经确定了顾安笙不适合容衍,离开容衍就一定会幸福一般。

容衍眸光深了几许,冷着眸子睨了叶逸风一眼,轻嗤道,“叶先生还真是自信,难不成顾安笙离开我,跟你在一起就一定会幸福?”

“我会尽我的全力让她幸福。”

“哦?”容衍眸中的冷意越发的肆虐了,薄唇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看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嗓音清冷淡漠,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你能给她幸福又如何,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能真正给她幸福的,永远都只有我一个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梢上扬,俊美得近乎妖孽的脸庞上傲气又自信,浑身散发出的气势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

能真正给她幸福的,永远都有容衍一个人。

叶逸风像是被这句话给刺痛了一样,原本底气很足,可是现在却变得有些烦躁。

无论他怎么努力,顾安笙喜欢的还是容衍,除了容衍,谁还能让她真正幸福?

尽管知道如此,叶逸风却还是不愿就这样输给他,冷着声音说了一句,“那就拭目以待好了,看看安笙会选择谁。”

说完这句,他转身便朝着病房走去,在不远处的护士见了,立刻上前来搀扶他。

容衍只淡淡地勾着唇,可是扶着窗户边的手却在逐渐收紧,眸底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顾安笙走出电梯,朝着叶逸风的病房走去,谁知道刚转弯,就看到站在窗户边吹着冷风的容衍。

他的伤还没好,昨天刚发烧,站在这里吹冷风乔南都不会提醒他么?

顾安笙好看的柳眉紧紧蹙起,刚想走过去提醒他,却见他突然转过身来,视线恰好和她对上。

四目对上,火花碰撞。

顾安笙心跳好像漏了一拍一样,和他对视了几秒,果断转身走向叶逸风的病房。

“站住!”身后传来容衍沉冷危险的声音。

容衍狭眸半眯起,看着某个快步往前走的小女人,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该死,这个女人,当他是洪水猛兽?一看见他就跑?

顾安笙哪里敢停下,脚步不停地往前走。

她的手刚碰到叶逸风病房门的把手,后衣领在下一秒就被一只大手揪住了,整个人被提起来,把她提到了旁边的墙壁前。

她纤瘦的后背抵着墙壁,微微抬头,就看到容衍危险的眸光落在自己脸上,心里越发的紧张了。

“看见我就跑?”容衍冷冷一笑,修长漂亮的手指滑过她的脸颊,那笑容,仿佛来自地狱一般阴沉冷峻,透着浓浓的危险。

“没,没有,我看你一个人,需要静静……”好顾安笙哪里敢说实话,看着他沉冷的目光,紧张的吞噎了下,手心里不断冒出汗水来,把装着保温盒的袋子都弄湿了一块。

他的双手撑着她两边的墙壁,将她牢牢地困在中间,她想逃都不知道往哪逃,只能直视着他逼人的视线。

“静静?”容衍忽的笑了,看着顾安笙紧张的小脸,就觉得心里不断腾升起一股怒火。

她就这么急着就见叶逸风,连和他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还是说,这六年里,其实她已经把心交给了叶逸风?

“顾安笙,我看你是忘记了,你还是我妻子这个事实吧?”容衍冷着眸子,微微靠近了顾安笙,在她耳畔沉声开口,“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他的语气带着浓浓的讥讽,顾安笙甚至不知道他在讥讽他什么,只觉得这些话刺耳极了。

她伸手抵着容衍的胸口,试图将他推开一些,无果,只好作罢,“不需要你提醒,我很清楚。”

“我看你一点儿都不清楚,怎么?有了别的男人,所以迫不及待想将我甩开?顾安笙,我告诉你,休想!”容衍眸中一抹凌厉滑过,俯首便吻上了顾安笙那张粉唇。

他的吻带着浓浓的醋意,强烈而且霸道,根本不顾她的意愿,攻城略地一般夺取她口中的芬芳。

好似要将自己连日来的郁闷全部发泄出来一般。

什么叫她有了别的男人?

顾安笙奋力地要挣脱他的怀抱,想问清楚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却被他搂的更紧了,他的大手紧紧箍着她的纤腰,将她的身子往前扶了扶,这样更加方便他的掠夺了。

她恼得伸手去捶打他,可是绵软的小手一下就被他捉住了,反手扣在了她的身后。

“唔……”顾安笙感觉自己的唇舌都被吻得疼了,他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只能唔唔的反抗。

好不容易等他放开了她,顾安笙身子发软的靠在墙壁上,刚松了口气,谁知道下一秒就感觉到脖颈上一痛,而后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顾安笙看着低头埋在自己锁骨间的男人,气得小脸就涨红了,“容衍,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男人,就知道欺负她!

容衍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个鲜明的印记,才有些满意地颔首,“印记。”

“幼稚。”顾安笙嗔他一眼,推开他就要走。

“你去哪儿?”容衍眯起眸子,拉住了她的手腕,不用问也知道她是要去叶逸风的病房。

该死,他还没有那个男人重要?

短短一天里,容大少就已经爆了不止一次粗口了。

“去看逸风,你好好去你的病房里待着吧。”顾安笙毫不客气地甩开他的手,故意冷着张脸,拉开门走进了叶逸风的病房里,然后重重地把门关上。

这女人,脾气越来越大了,居然给他甩脸色?

他还没和她算算出差前的账,她的脾气倒还是不小啊!

冷冷地扫了眼紧闭的病房门,容衍转身便进了自己的病房里。

直到乔南进来给他送饭的时候,他还病床-上闭目假寐,没有一点儿要理会他的意思。

“BOSS,晚餐时间到了。”乔南开口提醒道。

“倒掉,不吃。”冷冷的声音传来,惊得乔南手里的东西差点洒出去。

乖乖,白天不还好好的,怎么一到晚上就突变了?

“BOSS,你的伤还没好,不吃晚餐会影响到身体康复的。”乔南硬着头皮劝说,时刻注意着容衍,生怕他一本书给他砸过来。

“出去,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乔南嘴角抽了抽,只能无奈地把饭端出去。

院长来给容衍换药,也是遭遇的和乔南一个待遇,两人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乔南看着旁边的病房,忽然想起什么,走过去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病房门被打开,来开门的是顾安笙,看见乔南一脸惊喜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样看着她的目光,她的心里有些打怵,“乔南哥,你这是……”

“小安笙,你还没走啊。”乔南极力压下心里的兴奋,看着顾安笙,一脸的担忧。

“一会儿就要走了,怎么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7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