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87章 爷爷好霸气!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5 2016-06-07 20:22:22

  听着温霞的话,顾安笙忍不住扯了扯唇角,原来杀人放火,和把人推下湖中意图伤害他人性命,到了他们那,都不叫伤天害理啊。

她算是长见识了。

果然是慈母多败儿。

容衍却是微微抬起头,凌厉的目光直直地看向了温霞,“我的爸妈只生了我一个儿子,不知道你们是哪位?”

这句话一出,顿时把温霞给噎住了。

容衍从来没有承认过温霞,也没有承认过容易,若非当初迫于族中压力,容家也不会把容易接回来。

这是容家的人都心知肚明的一件事。

温霞当着容衍的面提这茬,无疑是找虐。

“还有,我想我应该早就警告过你们,任何人都不能动顾安笙一分,你们是把我说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他的声音很凉,透着浓浓的压迫力,逼得温霞险些抬不起头来。

温霞见容衍不肯放人,转头看向了容老爷子,“爸,小易也是您的孙子,请您看在容华的份上,就饶过他这一次吧?”

容华,是容衍已故的父亲。

顾安笙明显能感觉得到,当温霞说出容华的名字时,身旁的容衍身上的气息明显骤降,好似酝酿着一场巨大风浪一般,胁迫力十足,透着让人忌惮的寒气。

容老爷子则是有些犹豫了,老人家都比较心软,纵然是当年权倾一方引领整个容家走向巅峰的他,也不免会对一个向来不喜欢的孙子心软。

更何况,温霞还提到了容华。

“看在我爸的份上?温霞,你确定要在这里提我爸?”容衍微微掀唇,毫不掩饰的讽刺眸光直直射向温霞,宛如刀割。

顾安笙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容衍的手背上,感觉到他手背上的青筋都蹦起了,清眸中染上一抹担忧。

父母是容衍的禁忌,这点谁都清楚。

听着容衍直呼自己的名字,在佣人面前连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温霞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却根本没有办法发作。

在容家,表面上所有人都听容老爷子的,容老爷子的确有这个实权,可是谁不知道,大家真正忌惮的,是容家这位大少。

手腕强势,杀伐果断,是商界人人惧怕的冷面修罗。

餐厅里的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沉凝当中,没有容衍的许可,温霞也不敢擅自让容易上岸,只能不甘心地离开了。

“吃饱了?”容衍将手拿上来,轻轻地握住了顾安笙的,侧头看着她的时候,眸中的凌厉和肃杀之气已经收敛了起来。

顾安笙心里一暖,然后点了点头。

“爷爷,我和安安打算今天回去,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上去收拾东西了。”容衍微微点头,这才看向了容老爷子,说道。

容老爷子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眼里有着一抹欣慰,一抹复杂,想起了顾添华那天说的话。

容家,的确不能没有继承人。

“去吧去吧。”容老爷子挥挥手,“阿衍,你们什么时候打算要一个孩子?”

刚要走出餐厅的容衍脚步一顿,薄唇用力的抿了抿,忽然想起来六年前的那个孩子,心口像是被什么撕扯了一般,一阵钝痛。

如果没有那场火灾,他和顾安笙的孩子,已经长成了可爱聪明的模样了吧?

听出来容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容衍松开了手,“你先回去收拾东西,我稍后上去。”

顾安笙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彩,点点头,离开了餐厅。

从顾添华那天对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就猜想到容老爷子一定也会重视起这件事情了。

容家不比一般的豪门,其中的复杂和继承人的纷争,是她不想让自己孩子参与进去的。

一旦宝宝贝贝暴露出来,很可能会被他们盯上。

更重要的是,如果容衍知道宝贝的存在,她不能够确定,他会不会接受。

六年前的那张流产同意书以及那条短信,已经将顾安笙的自信磨灭掉了,哪怕已经知道他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她依旧不能走过那道坎。

可是,如果容爷爷像顾添华一样,逼他和她离婚呢?

顾安笙甩甩头,朝着楼上走去,不敢再想更多。

容老爷子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容衍,长长地叹息一声,“阿衍,爷爷知道你喜欢安安,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你是容家至今唯一的继承人,不能没有后。”

他话里有着深意,好似在暗示容衍什么。

“爷爷,你是这么看重这些的人么?”容衍抿了抿薄唇,看着容老爷子,清冷的眸中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不是爷爷看重,爷爷也是为了容家担心。”容老爷子也喜欢顾安笙,可是如果真如顾添华说的那般,结婚六年都没能有个孩子,就是他俩的身体有问题了。

“爷爷,我懂。”容衍垂了垂眼眸,收敛起脸上的戾气之后,脸庞俊逸清雅,透着一抹淡淡地悲凉,“可是爷爷,我欠安安的,不仅是一个孩子,还有六年的时光。”

是他亲手把顾安笙推开,才会导致那场火灾的发生,使得他们的孩子,没了。

哪怕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顾安笙,哪怕就算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以保护顾安笙为上,但是那个孩子的到来,却让他几近崩溃。

如果他早一些知道顾安笙已经怀孕了,他又怎么会用那种险中求胜的方法?

果真是天意弄人呵。

“你说什么?”容老爷子愣了一下,似听出了容衍话语里充满着愧疚的意思。

“六年前安安就已经怀孕了,是被我亲手扼杀掉的。”容衍没细说,而是将责任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

爷爷已经对顾安笙有些意见了,他不能让这件事情恶化。

容老爷子怔愣地看着容衍,回过神来之后抓起桌上一个茶杯就砸向了他,容衍根本没躲,面不改色地看着他,茶杯砸在了他的额角,他却是连哼一声都没有。

“后来,安安就离开了,直到最近才回来。”容衍继续说道,“这六年里,我一直在找她。”

“活该!你这个臭小子就是该!”容老爷子气得脸色都涨红了,捂着胸口用力地咳了几声,瞪着他,一副恨不得把他给揍死的样子。

原来竟然是他们容家对不起顾安笙,亏他刚才还在想,是不是顾安笙身体状况不太好不适合受孕,如果真是那样,要找顾安笙好好谈一谈让她主动离开!

这个臭小子!

如果说刚才容爷爷有多不满,那么现在就有多愧疚。

自己的孙子他很了解,他阴晴不定的性格和脾性他也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竟然连自己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混账东西!”容老爷子气急,随便抓了几个杯子就砸向了容衍,那力度,俨然是气急了。

容衍这次躲开了,一下砸过来这么多个,他不躲恐怕一会儿就要进医院了。

“爷爷,您对安安不满没关系,但是我的话放在这儿,无论她有没有孩子,我都爱她,且永远不会和她离婚。”容衍的脸色突然严肃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容老爷子,一字一句,无比坚定。

容老爷子瞪着他,“你就是想和小丫头离婚也要问问老头子我肯不肯!混账东西,竟然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你就是仗着小丫头好欺负是不是?我告诉你,以后老头子我给她撑腰,你要是再敢欺负他,你就给我滚出容家!”

他看顾安笙好欺负?

容衍禁不住轻笑了笑,修长的手指不经意般滑过脖颈处,隐约可以看见印在脖颈上的咬痕。

那个坏东西,可不是好欺负的,一生气,就喜欢咬人。

听见容老爷子严厉训斥的话,容衍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而是笑着点点头,“老头子,你刚刚了不是这么说的。”

“哼,你管的着?走走走,别在我面前站着,看见你就烦心!”容老爷子烦躁的一挥手,要把容衍打发走。

想想本来已经可以抱在怀里的乖孙儿,一下子飞了?老人家的心里落差简直快翻天了。

砸几个杯子,还算是轻的。

容衍微微点头,起身迈步离开了餐厅。

回到房间的时候,顾安笙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见他进来,上前去问他,“爷爷跟你说了什么?你脑袋上怎么被磕了?”

容衍俊逸的脸庞上滑过一抹不自在,轻咳了一声,正想掩饰,就听见顾安笙说:“被爷爷揍了?”

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这个女人!

顾安笙发现他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噗嗤一声笑了,拉着他让他坐在床边,转身去给他拿药去了。

“爷爷好霸气,居然往你脑袋上揍。”顾安笙忍不住笑出声来,将容衍额前的发丝上掀了些,看着额角那个伤口,就知道爷爷的力气总得多大了。

他是做了什么事情,被爷爷这样揍了?

容衍抬眸懒懒地看着她的小脸,伸手在她的腰间掐了一把,“敢笑话我?”

“我哪敢?”顾安笙抿着唇尽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来,看着那个伤口,清眸中浮现出一抹心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