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84章 安安,我听到了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4 2016-06-06 20:00:46

  顾安笙没有说话,只是张开了双手,将他抱的更紧了一些。

一行泪,顺着她的脸庞缓缓滑下,淹没在容衍胸口处的衬衣上。

察觉到顾安笙的不对劲,容衍的眉心轻拧了下,试图将她推开,“你怎么了?”

感觉到胸口有些湿润,容衍眸光顿了顿,而后用力地将她拉开,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一张沾满泪水的小脸映入眼帘。

容衍一下子就慌了神,不明白好好的她怎么哭了,连忙伸手去给她擦拭眼泪,声线也变得温柔下来,“怎么了?我不怪你把手机抢走,你倒是怎么哭了?”

对容衍而言,最致命的不是顾安笙的微笑,而是顾安笙的眼泪。

他越是这么温柔,顾安笙的眼泪就流的更欢了,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死死地咬着唇瓣,过了许久才道:“容衍,九年前,你生日的那个晚上,为什么失约?”

九年前……

原来,离那件事情过去,竟然已经九年了。

他等待顾安笙的时间,总得加起来,竟然长达九年了。

容衍温和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唇边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那天是爸妈的忌日,爷爷突然中风住院,所以没有来得及赴约,等我赶到那里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

那天,他永远也忘不了,因为在那后的第二天,他亲眼看见顾安笙和一个男人手挽手进了安检。

头也不回的,就那样离开了他的视线,淡出他的世界。

甚至连一句原因都没有,他才渐渐相信顾安潇对他说的,顾安笙的良人,并非是他,如果他不能留下顾安笙,就不要去打扰她的宁静。

可是,安安,我那么努力把你驱逐出我的世界,到最后,你还是自己闯了进来。

他告诉自己,这是她自己要闯入的,既然进来了,就再也别想离开。

“容衍,你就是个坑货!”顾安笙突然大声地骂了他一句,扑过去恶狠狠地在他的唇上用力地咬了一下。

如果他能够早点来,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她能再等他一些时间,他们现在,是不是就不会是这般光景了?

好在,他们还没有错过。

顾安笙并不是第一次主动去吻容衍,却是最害羞最真心的一次,好似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这个吻里一般。

她青涩得就像是一颗青果,往外散发着清淡的香气,一下子狠狠地撞进了容衍的心里,荡漾起一阵悸动。

容衍不懂她怎么会突然吻上来,微微怔愣了下,而后便是惊喜,正想拥住她,谁知道顾安笙却离开了他的唇,红着小脸瞪他,“十二叔叔,你就是个坑货!”

她重复了一次,可是称呼却不同了。

比起容衍,他更喜欢听她喊他十二叔叔的时候,那股子和小时候一样的劲,好似从未变过。

只属于她的称呼。

顾安笙想离开,缓缓自己的心情,结果却被容衍拉住了手臂,扯进怀里结结实实地吻了一番才放过她。

抵着她的额头,他的目光深情温存,换做以前,顾安笙一定不会发觉,可是现在,顾安笙却能清清楚楚地从他眼睛里看到。

那抹深情,温存,原来一直存在着。

顾安笙的小脸更加红了,感觉到他的靠近,心跳得很快。

如果不是场景不对,容衍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了,俯身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句,他才缓缓松开她的手臂。

顾安笙晕乎乎地往外走,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容衍,已经打开了手机里的那段录音。

能让顾安笙这么惊慌失措的,到底是什么呢?

这段录音是当时顾安笙以为自己快死在雪地里了,所以将自己一直憋在心底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的遗言。

一字一句,充满着惶恐和无措,像是在最后的垂死挣扎,不愿意服输,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弱……

“容衍,顾安笙一直喜欢你,你怎么就看不到呢……”

最后这句话,像是一道惊雷一般,劈了下来。

容衍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屏幕上如果不是他对顾安笙太熟悉,如果不是这段录音是顾安笙极力想要毁掉的,他几乎都要以为,这是别人的恶作剧。

顾安笙一直喜欢容衍,他并不是没有看到,而是多年前那一幕,一直印在了心里,他怎么去相信顾安笙还喜欢着他,和他一样?

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原来那年,顾安笙和一个男人手挽手走进安检的画面,根本就是一场戏而已。

根本不是因为她变心了,只是因为是一场戏而已。

那个纠缠了他整整三年的噩梦,竟然只是一场泡影,根本不值一提。

只要一想起顾安笙回国后,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容衍就恨不得掐死自己。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

避孕药,羞辱她,甚至还把她赶出了家门!

容衍啊容衍,你聪明一世,怎么偏偏在她身上,糊涂了一次又一次呢?

容衍颓然地坐在画室的地板上,眼眸微垂,面色一如既往地冷峻,带着森森的寒气。

他们之间,错过了整整九年啊。

过了许久,容衍才缓缓抬起手,将额前的发丝用手指往后一抓,露出那张绝美俊逸的容颜来,而后,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他的步伐依旧稳健从容,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是如果细看,就一定能看到,他垂放在身侧的双手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夜深,容家大宅里陷入了沉静中,外面的路灯全部熄灭了,映照着天边的星子璀璨明亮,天空就如巨大的黑色天鹅绒一般。

顾安笙坐在容衍房间的露台上,这里置放着一张摇摆椅,睡在上面,晚风吹来,她竟是不觉得冷。

小脸上还滚烫滚烫的,顾安笙轻咬着粉唇,清澈的眼眸转了转,突然有些害怕面对容衍了。

刚刚她可是很用力地咬了一下他的嘴,他那么唯我独尊强势霸道的性格,不会生气吧?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她一对上他,铯女的本性就全部暴露了呢?

顾安笙懊恼地想着,闭着眼睛,不一会儿竟是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打开,容衍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房间里没有人,目光落在了搬开的落地窗前。

看见躺在摇摆椅上已经睡着了的顾安笙,冷风吹来,让她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自己的手臂,容衍眉心拧了拧,走到她面前,动作轻柔地将她抱起,回了内室。

刚把她放在那张柔软的床-上,就见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可能是被他弄醒了,眸中带着几许迷糊。

“吵醒你了?”容衍的嗓音低醇磁性,难得的温柔。

顾安笙听着这声音,整个人都化开了一般,点点头。

他离得她很近,顾安笙甚至能闻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红酒香气,他喝酒了?

“你胃不好,不要乱喝酒。”顾安笙看着他,潜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他胃不好,她是六年前知道的事情。

这么说来,她一直记得这件事情?

容衍轻柔地在她的眼眸上吻了下,眉眼间透着丝丝缕缕的柔情,“安安,我听到了。”

“听到什么了?”顾安笙还有些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容衍,顾安笙一直喜欢你,你怎么就看不到呢……”

这段被容衍截下来的录音再次播放出来,顾安笙的大脑“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十二!你把录音给我删了!”顾安笙气恼地瞪着他,刚刚还有一些睡意,现在是彻底清醒了。

“哦?害羞了?”容衍高高地举起手机,眉梢上扬,一副心情愉悦的模样。

顾安笙抢不到,一个翻身就把他压在了身下,噗夺他手中的手机。

容衍看着霸气地坐在自己身上的顾安笙,眸色渐深,扶着她的腰好让她不要总是乱动,以免点火。

“十二!你今天不把手机给我,你信不信我让你好看?”顾安笙恶狠狠地瞪着他,粉唇微张喘着气。

她去抢他左手的手机,他就立刻把手机丢到了右手,这样来来回回几次,顾安笙就不行了。

容大少一脸的闲适淡定,看着顾安笙气恼的小脸,还有粉唇微张时里面的丁香小舌,只觉得一股燥热朝着小腹涌去。

他的面色未变,只是眸底的炙热和浴望,却不容易被发现。

“那我等着看,你要怎么把我变得更好看。”他沉凝了片刻,唇角带笑地看着她。

眼看顾安笙就要炸毛了,容衍立刻把手中的手机递过去给她。

顾安笙惊讶地看着手里的手机,狐疑地看他一眼,他会这么好心把手机拿出来给她?

顾安笙输入密码进去,却听到容衍嗓音淡淡地道:“那条录音我已经备份了十几条了,你删掉也无济于事。”

备份……十几条……

顾安笙当场就僵在了原地,指尖颤啊颤的,她就说,容衍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把手机给她,任她删除?

原来早就备了一手!

顾安笙咬着牙就要扑上去咬他,谁知道容衍却是再也忍不了了,一个轻巧的翻身,将她压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