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82章 画室里的秘密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3 2016-06-06 20:00:46

  顾安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面色淡淡的,看着容衍。

“安安,你信我吗?”容衍见顾安笙一直不说话,薄唇用力地抿了抿,问道。

顾安笙还是没有理会他,而是轻哼了一声,朝他伸出了手,“手机。”

听见她不着边际的话,容衍的眉宇轻蹙了下,狭眸盯了她一会儿,才将放在床-上的手机拿起来递给她。

顾安笙打开他的手机,看见设置了密码,立刻问:“密码。”

“你的生日。”容衍没有任何犹豫,大大方方地把密码告诉了她,眸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果不其然,顾安笙的目光凝滞了下,双颊上飞起一抹红晕,输入自己的生日进去,果然打开了。

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去深思他把她的生日设置成解锁密码是什么意思,打开通讯录的页面,找到顾若。

备注很正常,就是顾若的名字,顾安笙哼了哼,直接就把她的名字给拉黑了。

把手机里翻了一遍,顾安笙才把所有和顾若有关的东西全部都删除了。

还说关系很好,聊天记录真的特别多,多到都是顾若的信息框,容衍回复的一只手能数的过来。

顾姑娘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因为刚才那些亲戚的话吃醋了。

刚点开微信的界面,还没进去,手中的手机就被容衍抽走了,顾安笙不满地看着他,粉唇微抿,没有说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间变得这么矫情,而且,她刚刚好像是把容衍手机里顾若的一切信息都给删掉了……

他,不会生气了吧?

顾安笙这才发现自己赌气得太过了,竟然问他要了手机就擅做主张把他手机里的东西删了!

容衍会掐死她吧?

容衍检查了一遍手机,向来记忆力极佳的他一下就发现了什么东西没有了,薄唇勾起一抹惑人的笑容来,淡声问她,“都删干净了?”

“嗯,嗯。”顾安笙磕巴了下,有些不自在地回答他。

刚才微信那个界面打开,容衍发现这个是他为了个PAPA通信创建的小号,里面只有PAPA一个人。

他忽然想起很久没有登陆过大号了,于是退出这个账号,登陆了另一个账号,输入密码。

登陆成功。

叮咚叮咚叮咚。

手机震动了好一会儿,传来了不少的消息。

“关系很好?不会每天都有微信聊天吧?”顾安笙并没有看容衍的微信记录,有些酸溜溜地看着他的手机,皱巴了下小鼻子。

瞧着顾安笙这副明显吃醋了的模样,容衍忽然心情大好,看见她凑过来想看,眸光轻闪了下,威胁俯身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下,很快离开。

顾安笙没想到自己凑过去正好方便被容衍偷亲,整个人都愣住了。

容衍唇角带着一抹笑意,滑动消息界面,粗略地去查看那些消息。

并没有很重要的,正打算离开,突然,一条信息闯入了他的视线当中。

竟然是顾安笙发来的语音消息。

容衍指尖微顿,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由自主地点开这条消息,容衍没有去翻看之前的消息,而是伸手点开了那条语音。

“十二叔叔,我以前从来没有后悔过三年前离开你,但是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我知道会有今天的话,我一定不会就那样不辞而别。三年前……”

是顾安笙的声音。

不仅是容衍,就连顾安笙也愣了愣。

这不是她的声音么?

她的声音为什么会跑进容衍的手机里去?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回忆里一点一点破壳而出,然后和脑海中破碎的记忆拼凑起来一般。

这段话,好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对!

她当初就说过这么一段话!

那是她这一生中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的回忆,是在Z国皇后镇滑雪场,她以为自己快死了那一幕,她用手机,录下了自己的临终遗言,不知道发给了谁。

……竟然是发给了容衍!

她去!为什么六年前的东西会出现在今天?!

顾安笙看了眼面色凝滞的容衍,暗骂了一声,一把抢过容衍手中的手机,趁他还没有回过神来,拔腿就往外跑。

容衍的心智渐渐回笼,看着已经空了的手心,直觉告诉他,那段录音里,一定有什么秘密。

“顾安笙!你再跑个试试!”看见顾安笙仓皇逃跑的身影,容衍的面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快步过去追她。

能让她这么惊慌失措想要藏起来的东西,一定大有问题。

而且里面提到了三年前,那么那段录音一定和三年前顾安笙离开的事情有关!

该死!

到了这一刻竟然还想掩饰!

顾安笙拿着容衍的手机,一刻也不敢停地往外跑,可是她再快能有容衍快么?

她停下脚步四处看了看,听到身后快速接近的脚步声,直接拉开了旁边的一间房间的门,躲了进去,将门反锁。

她背靠着门板,心跳得很快,扑通扑通,一声比一声大,好似要从心口跳出来了一般。

她松了口气,看着微信界面,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当时到底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发给了容衍,而且,她的临终遗言竟然都是有关于他的!

如果被他听到了,那她……

对!撤回!

顾安笙想起微信是能撤回的,立刻去撤回那条信息,结果,撤回失败。

上面显示,超过两分钟的信息是无法撤回的。

……她这条信息都六年多了!!

顾安笙简直快疯掉了,越发的慌乱,想把这条信息删掉,她的指尖颤抖着,一直按着那条语音,因为慌乱,怎么也删除不了,反而不小心按到了返回键,回到了主页面。

卧槽!!

顾安笙瞪着主页面,找到微信想进去,结果却发现,微信是设置了私人密码锁的,需要密码。

这次不是密码,而是手势了。

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反而被锁定了。

气急的顾安笙站了起来,去房间里找东西,她要把手机砸烂,毁尸灭迹!

房间里没有开灯,顾安笙只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了这个房间,却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画室。

四周摆放着很多画板,地面上放着许多颜料画笔还有一些工具。

可是这些画都被白布蒙住了,所以顾安笙并不能看到里面画着什么。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顾安笙来到那些画板前,掀开了盖在上面的白布,露出了里面的画纸来。

那是一个约摸两三岁的小女孩,双手双脚并用地在地上乱跑,嘴角沾着蛋糕渣,满脸可爱的笑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男孩。

小男孩只有一个背影,所以顾安笙不知道这是谁,这个小女孩倒是很眼熟。

她接着掀开了另一个画板,还是刚才那个小女孩,只不过看起来长大了一些,上面写着,她五岁。

小女孩穿着公主裙,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小大人一样的姿态跟在一个小男孩身后,大概是这人把小女孩画的太生动了,顾安笙甚至能透过画纸,感觉到小女孩的调皮和灵动。

接着是其他的小女孩的画像,这个人画的很好,每一幅都画的惟妙惟肖,生动无比。

画像从五岁直接跳到了十六岁,随着女孩的长大,她的脸蛋也越发的清晰了,也越让顾安笙觉得熟悉了。

这上面的女孩……好像她!

从女孩摔倒在男洗手间到女孩笑容明媚地看着某个地方的画像,一张又一张。

顾安笙回头看去,才发现,这个画室里的所有画像,画的都是她。

是谁?谁把她画在了这里?

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了,顾安笙微微惊讶了下,看着标记着十六岁到二十岁的画像,只觉得好像在看一场电影一般,看着自己在画像中长大。

若非对她了解至深的人,怎么会把她画的如此生动形象,连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甚至,能从画像中感觉到,那个人有多爱她。

顾安笙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瞧,顾安笙,你又妄想了。

这时,她的目光停在了其中一幅画上。

这幅画和别的画都不一样。

别的画充斥着明媚温暖的气息,唯有这一幅,色彩暗淡,带着绝望和决然,透过画纸,都能感觉到作画人的痛苦和压抑。

上面画的,依旧是顾安笙。

只不过,是她的背影,她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进机场的背影。

这一幕,好熟悉。

顾安笙眸中浮现出一抹疑惑,记忆渐渐被找了回来,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恍然大悟地看着这幅画。

当初她为了帮助一个人和他扮做情侣过了安检,大概,就是这一幕吧?

下面写着一行字: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落款日期是九年前,她出国的那次,下笔的力度狠重,可见这个人有多么压抑了。

这个画板下面,除了画笔颜料,还有着一滩已经干涸掉的血迹。

顾安笙眸光紧缩了下,看着这滩血迹,抿紧了粉唇,这时,突然有一个东西将她吸引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