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83章 九年前的真相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4 2016-06-06 20:00:46

  那是一个黑色牛皮封面的日记本,因为太久没有人碰过的原因,上面落了一层灰。

这个日记本,有些眼熟……

顾安笙眸光微顿,将手机照过去,弯腰把那样东西给捡了起来,将日记本上面的灰尘吹掉,顾安笙才把它打开来。

首页只写了一句话,许我半世深情,还你永世安笙。

顾安笙想起来,她也有一本同款的日记本,是当初容衍把他那本送给她时,她逛遍了所有文具店也没有找到同款的,最后拜托叶千千,从国外买了回来。

容衍的用品在国内是很难买到的,尤其是那种限量款的正品,当时顾安笙还心疼了好一阵,那个日记本花掉了她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

第二天把日记本放在容衍面前的时候,容衍还十分惊讶,问她是哪儿来的。

她没有告诉他,只说是在文具店里买的,然后在日记本的首页学着他给她写的,写了那句话。

容衍当时笑笑接过了日记本,什么也没说。

恐怕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个日记本,根本不是文具店里买的吧?

那是顾安笙送给容衍的礼物中,最昂贵的一个,可能对容衍而言,并不算什么,可是顾安笙却分外看重。

没想到,会被丢弃在这个角落。

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有些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顾安笙打开日记本,谁知道,里面就掉出来一张从日记本上撕下的纸张,一直被夹在日记本里,褶皱很深。

顾安笙随意地坐在画室的地板上,打开那张纸,因为即将窥见容衍的秘密,心口扑通扑通,心跳跳的很快,有些激动。

哈哈,她果然喜欢做这种事情。

纸张上沾着一些凌乱的血迹,已经干透了,可是依旧能看出来,写下这些东西的人,手受伤了。

入目第一行是日期和天气,下面就是日记正文了。

字迹凌乱,笔画好似要穿透纸背一般, 潇洒得仿佛天边流云,一气呵成,霸气张扬。

这是容衍的笔迹,他的字迹很好认,顾安笙一眼就认出来了。

x年12月17日,天气,晴。

从医院回家,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却还是没有办法说话,声带受损,身体几处软组织挫伤,手腕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流血,车祸醒来后,她离开的第一周。

在机场看见她和别的男人离开的那一幕,就像是噩梦一样,纠缠了我好多个夜晚,明明恨她恨得要命,却选择了放手。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爱一个女孩的,而我如果不是她的选择,那么只希望,我的不打扰,会是对她的成全。

原谅她?不,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也不会再爱她,就当她已经彻底地死去好了,就当容衍的阳光已经彻底地死去了,从今往后,容衍的生命里,再也没有了顾安笙这个人的存在。

后面的字迹越发的凌乱,写到一半最后一个字狠狠地往旁边一撇,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这张纸有被揉过的痕迹,大概是容衍当时想撕掉,可是却不知道为何,留了下来。

顾安笙的手无力地放在膝盖上,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阵,而后渐渐平缓下来。

她从来不知道,容衍竟然去机场找过她?甚至还看到了她和那个人假装情侣通过安检的一幕?

等等……

12月17,容衍的生日是在12月12,没错,就是在那天,她出的国。

顾安笙立刻翻开日记本,从上面记录的日期上,找到了那一天的日记。

容衍的生日是他父母的忌日,所以他从来不过生日,每年的生日都会独自在父母的墓园坐很久才会离开。

那天……

那之前不久,方若琳就跌下江中传来了意外去世的消息,顾安笙和顾安潇忙着准备母亲的后事,一直没有和容衍联系。

直到他生日的前一天,容易找到了她,直言让她离开容衍,甩给了她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顾安笙当时把支票砸在了他的脸上,扭头就走了,谁知道,容易当时就当着她的面,开着那辆黑色的保时捷,撞死了一个在他的车旁经过的一条狗。

哪怕那只是一条狗,可是容易狠狠撞上去没有任何手软的举动,却让顾安笙霎时间浑身冰凉。

“不听话,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哦。”容易看着被撞死的那条狗,语气凉凉,笑容诡异,看得顾安笙头皮一阵发麻。

她当时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容衍。

于是她给容衍打电话,容衍没有接,发了短信,很久没有回复。

而容易却在此时告诉顾安笙,容衍已经接受了容爷爷的安排,要出国留学了,并且留给她一封信,里面装着一张支票,说是分手费。

顾安笙不信,潜意识里觉得容易的话上不可信的,找遍了所有容衍可能在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

心灰意冷之下,顾安笙最后给容衍打去一通电话,容衍接了,声音很疲惫,她告诉他在老地方见面,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她在那个地方等了一天一夜,都没有等到容衍,却等来了容易,他以安潇的前途和她作为条件,只要她离开永远不再回来,安潇会一辈子无忧,相反,如果她反抗,她和安潇性命堪忧。

见识过容易的残忍,为了安潇的前途,顾安笙这次没有再犹豫,心冷地离开了R国。

她一直以为,除了顾安潇,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了。

她离开的那天,恰好是容衍生日的第二天。

看见日记本上“忌日”“墓园”“爷爷中风”等字眼,顾安笙愣住了,她和他约定的那天,容衍没有赴约,是因为他父母的忌日,还有爷爷中风送进医院?!

老天,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因为要出国留学不想看见她才会失约的吗?他不是因为出国留学不想再和她有牵扯才会失约的吗?

顾安笙的大脑里,一下子变得空白。

她咬着唇,看着日记本,视线却一点一点变得模糊,看不清面前的东西。

所以说,容衍当初并不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不是故意不赴约,而是因为,那天刚好是他父母的忌日,爷爷还突然中风住院,才会没有赴约。

第二天,他不就去机场找她了么?

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手中的日记本“啪嗒”一声砸在了地面上,顾安笙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身子微颤,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唇瓣都在打着哆嗦。

容衍,是因为这些原因才没有赴约。

而她,一直误会他了,甚至以为,是他先放手的,殊不知,他们都被命运捉弄了,根本没有误会,一切只是阴差阳错。

就好像自己一直坚信不疑的真相,突然被现实狠狠打脸了一般。

顾安笙手里握着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将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她给拉了回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未知号码,犹豫了一下,接听了。

“顾安笙,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手机拿到我面前来,否则,后果自负。”手机那端传来容衍低沉危险的嗓音,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几乎是在下一秒,顾安笙立刻就挂断了电话,紧紧地握着手机,吓得后背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此时,门外,在顾安笙接听了电话的那一瞬间,容衍就用手机上的定位系统找到了顾安笙的所在位置,从书房里出来,直奔画室。

而此时,顾安笙还在纠结,应该怎么把那段语音给删掉,或者是把手机砸掉更好。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知道真相了,可是还是不想让容衍听到这段话里的内容,只要一想起那些内容,她的脸蛋就滚烫滚烫的,红的厉害。

此刻,容衍已经走到了画室门前,拿着钥匙将门打开。

入目的便是顾安笙拿着他的手机要把手机往墙上摔去的画面,容衍湛黑的瞳眸猛的一缩,步伐加快,几步就到了她面前,接住了即将被她摔出去的手机。

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她这么极力掩饰?

容衍稳稳地接住那支手机,长身而立,身姿清贵淡然,看见已经被锁定的微信页面,确定没有被顾安笙删掉那条语音,缓缓松了口气。

顾安笙看见容衍进来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满心满眼都是刚才在日记本上看到的东西,沉默了许久,鼻尖突然有些泛酸。

容衍,一直没有要将她丢弃,而是她误会他了。

她带着对他的误会,独自在国外生活了三年,经历了漫长的最后一年黑暗的人生,她心里是有怨的。

可是现在却发现,原来一切都搞错了,都搞错了。

她应该怎样面对他呢?

“顾安笙,你是不是皮……”容衍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她,正要训斥她几句,谁知道,下一秒,就被扑了个满怀。

他眸带愕然地看着扑进自己怀中的顾安笙,以为她是想继续将他手里的手机,于是说道:“就算你砸了这支手机,我也有无数种方法把里面的记录恢复,你信不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