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80章 你祸害了容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5 2016-06-05 20:16:37

  顾添华喝了一口茶,然后将茶杯放下,手指摩挲着大拇指上戴着的那个指环。

“爸,他们这么恩爱,要不我还是别去掺和他们了吧。”顾若故意挤出几滴眼泪来,装作退怯的样子,对顾添华说道。

她这副样子,却让顾添华有些心疼了,叹了声气,“小若,爸爸知道你喜欢阿衍,如果很喜欢,就去争取吧,爸爸没有多少时日了,只希望你幸福。”

听见顾添华这么说,顾若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可是想到那天自己看到的东西,温柔的眼睛里滑过一抹凌厉,“爸,如果你不在了,小若以后怎么办?”

顾添华笑了笑,“爸爸不能一直陪着你,所以你要学会自己成长起来,别忘了,你可是墨石大师的女儿。”

“可是,爸,您真的不打算治疗了吗?为了一个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的人,您这样真的值得吗?”顾若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怨色,“就当小若求你了也不行吗?”

如果顾添华去世,她势单力薄,没有任何权力依靠,处境会十分的危险。

“……去跳舞吧。”顾添华沉默了片刻,故作轻松地指了指宴会厅的位置,对她说道。

“爸——”顾若不情不愿地站起来,知道自己劝不了他,只能转身走向了宴会厅。

如容衍所说,开场舞真的被取消了。

容老爷子上台简单地致辞之后,舞会便开始了。

顾安笙陪着容老爷子见过了一些亲朋好友之后,便走到了休息处的沙发前坐下,看着舞池中央衣香鬓影,觥筹交错,手中拿着一杯果汁,轻抿了一口,清澈如溪的眼眸中浮现出几许迷离的色彩。

容衍一直陪着容老爷子和一些重要的客人在闲聊着,时不时可以看见他薄唇浅勾,面带微笑地与人握手的画面。

不得不说,他是天生的贵族,一举一动间充满了矜贵优雅,面容俊逸出尘,气质清冷翩然,左眼角下方的那颗泪痣十分惹眼,像是妖孽一般魅惑,勾唇间尽是惑人的意味。

倾国倾城……

不知道为什么,顾安笙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么四个字来。

如果容衍生在古代的话,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男子吧……

想起在别院里那个旖旎缱绻的吻,顾安笙的小脸忍不住红了红,慌乱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喝了一口果汁试图掩饰自己面上的慌促。

妖孽,容衍这个妖孽!

刚回头,顾安笙就看到一个佣人站在了自己面前,满脸恭敬地看着自己,“少夫人,顾先生有请。”

顾安笙眸中浮起一抹疑惑,不明白顾添华请她过去做什么?直觉告诉她不会是好事,可顾及着顾添华是爷爷的老友,只好点点头。

“带我过去吧。”

“是。”

佣人领着她出了宴会厅,来到楼上的一个露台,双手往前一伸,作请的手势,“顾先生就在前面,请您过去。”

顾安笙微微点头,往前看去,顾添华正坐在露台中央的圆桌前,一手端着陶瓷底盘,一手端着一个白瓷杯,姿态高贵地品尝着。

这副场景猛的让顾安笙的眼眸紧缩了下,脑海中像是撕裂了一般泛起一阵细密的疼痛,而后她甩甩头,定了定心神,走过去。

不知道是为什么,顾添华总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顾先生,您找我?”顾安笙站在顾添华面前,礼貌地喊了一声。

顾添华微微点头,下巴点了下对面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顾安笙走过去,拉开软椅,坐了下来。

这个露台在别墅的二楼,一眼看去,可以将楼下庭院里的夜景收于眼底,因为容老爷子的寿宴,整个别墅里张灯结彩,所有的路灯都亮了起来,远远看去像是一片灯海一般。

晚风吹来,带着些湿湿的凉意,天气预报说最近几天会有雨,顾安笙抱进了手臂,试图挡住一些冷风。

“听老头子说,你和阿衍已经结婚六年多了?”顾添华放下手中的瓷杯,清咳了一声,说道。

顾安笙看见瓷杯边上残留的东西,看起来是药渣。

“是的。”总得算起来,她和容衍结婚只有不到一年,就离婚了。

之后更是发生了很多事情,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而她离开了六年之久。

当然,这些事情,她是不可能告诉一个外人的。

“顾小姐,看在咱俩都姓顾的份上,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心提醒你几句。”顾添华依旧是一副温和儒雅的样子,说出的话更是不带针对性,而是一副商量的口吻。

可是顾安笙却能从他商量的口吻中,听出一抹压迫性的意味。

恐怕不是提醒,是来警告她的吧?

而且,他对她的称呼是“顾小姐”,恐怕他是根本就不认同她这位容家的少夫人的。

顾安笙唇角带着一缕淡然的笑意,没有答话,静静地听着。

“你不仅仅是作为阿衍的妻子,更是作为容家的少夫人,身上承担着要为容家孕育继承人的重担,而你和阿衍结婚六年,未育一子,不知道是顾小姐的问题,还是阿衍的问题?”

他的话,字字珠玑,直接扼住了顾安笙的命脉,说出的话更是毫不留情。

在外人眼中,她和容衍已经结婚六年了,却没有一个孩子。

可是顾安笙自己清楚,他们仅仅结婚了不到一年,而且,已经有了一双龙凤胎,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

从这些就可以证明,她和容衍都没有问题。

“顾伯父想说什么?”顾安笙端起面前的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甜腻的味道一下子在嘴里蔓延开来,让她忍不住蹙起柳眉。

放下咖啡杯,继而听见顾添华继续说道,“离开阿衍,这无论是对容家,还是对你,都是好的。”

终于讨论到重点了。

顾安笙轻笑一声,面对顾添华传来的压迫力,依旧面不改色,“不知道这话,是顾伯父的意思,还是容衍的意思?亦或者是爷爷的意思?”

难得有人在自己面前还能保持镇静,丝毫不慌乱的样子,倒是让顾添华高看了她一眼。

单凭她这份不卑不亢宠辱不惊的气度,作为容家的少夫人,的的确确是足够的。

顾添华也不愿意做这坏人,只不过,为了容家,也为了他女儿的幸福,只能牺牲顾安笙了。

“这是容家的意思,也是你爷爷的意思,为了容家着想,希望你能够做一个取舍,不要祸害了容家,也耽误了自己的未来。”顾添华面不改色的说道,没有一点儿心虚脸红。

祸害了容家……

顾安笙心口一刺,粉唇突然抿紧了,看着对面的顾添华,开口说道:“顾伯父,我想就算我真的祸害了容家,这些话,也不是由您来告诉我才是。”

听见她这么说,顾添华微微抬起头,看着她。

只见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上,坚定不移,带着一抹倔强和柔韧,身子挺得笔直。

“我身为容衍的妻子,爷爷的儿媳,无论是哪里做的不好,都理应由爷爷或是容衍来提点我才对。我敬您是我的长辈,坐在这里听您的意见,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会听从你的意见。”

如果换做别的人,恐怕已经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会祸害了容家,没有生育能力了。

可是顾安笙不一样,且不说她现在有宝宝和贝贝,就算没有,她也不会轻易离开容衍。

能让她离开他的,从来都只有他自己。

顾添华讶异顾安笙会这么说,看着她突然变得强势的模样,眼前一恍惚,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一样,整个人怔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顾添华才回过神来,捂着胸口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顾安笙皱着眉,立刻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顾伯父,您没事吧?”

顾添华用力地咳嗽了几声,许久才缓过劲来,接过顾安笙递来的水,一饮而尽。

“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出了问题,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顾添华缓了口气,将杯子放下,才开口对她说道。

顾安笙轻轻蹙起柳眉,清眸中浮起一抹讶然的光,抿唇不语。

“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女儿,她喜欢阿衍,相信你一定看得出来,而我最后的遗愿,就是让她得到自己的幸福。”顾添华缓缓说着,没有去看顾安笙渐渐凝滞的神色。

“不仅是站在我作为父亲的角度,还是站在容家的角度,如果你不能为容家养育一个继承人,为什么不把机会,让给别人?”

“你这样做,是自私,对容家的自私,也是对阿衍的自私。”

“顾伯父。”顾安笙打断了他的话,缓缓抬起头,看着顾添华苍白的脸色,“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劝我放手,我能够理解。”

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甚至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可是容衍不是物品,我们谁都没有资格把他让给谁。更何况,我的的确确不会把他让给您的女儿。”

“为什么呢?”顾安笙歪了歪脑袋,唇边带着一缕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