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67章 安安,你的宝宝呢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1 2016-06-01 20:18:02

  “可以说,您和少爷的衣服是完全不会有重样的款式。”

“可是这些衣服就算做了也不一定有人穿,为什么容衍……”顾安笙不解,脑袋里突然间乱成了一团,唇瓣翁张了一会儿,后面的话还是没有问出来。

丁叔看着顾安笙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叹息了一声,严肃而且认真地对她说道,“少夫人,请您用眼睛去看,少爷对你的心到底是怎样的,如果少爷对您没有任何感情,何必这六年级都还保持着您当初离开时的样子,等您回来呢?”

丁叔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尖锐的刺,直直地扎进了顾安笙的心口。

在她眼里,容衍是清冷高贵,卓尔不凡的,他会和她结婚,或许只是为了给容爷爷一个交代,让送爷爷心安。

他也曾对她很好,温柔体贴,关怀备至,让她觉得,自己是真的被他宠入了骨髓中。

可她却还是琢磨不透他心里的想法,如果喜欢她,为什么还硬逼她吃避-孕药呢?

容衍每次都会下她心灰意冷的时候给她希望,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接触到希望的时候,又把她重重打落。

她不是看不到,只是害怕看到。

顾安笙苦涩地笑了笑,眸光有些闪躲,“丁叔,你能让司机送我出去一下吗?我有点事要去做。”

说有事情是假的,想离开这里才是真的。

丁叔面带为难地看着她,“抱歉,少夫人,少爷下了命令,不允许您离开这里一步,所以……”

好啊,她知道了,这是变相的软禁!

顾安笙咬着唇,知道丁叔也难做,于是点点头,又出了房间。

容衍虽然不让她离开临轩墅,却没有限制她在这里面的行动范围,还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去的。

用过早餐之后顾安笙便出了别墅,在庄园里溜达着。

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好似没有任何变化一般,在之前顾安笙看着还并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经过丁叔刚才说的那番话之后,她心里的起伏波动,就大了。

是因为容衍……

别想了别想了,顾安笙,你还在痴心妄想什么?六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

顾安笙甩甩头,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见别墅后庭大片开放的蔷薇花还有各种各样的花卉,眸光顿了下,然后快步走过去。

以前这里的花圃并没有盛开这么多花,可是现在远远看去,都十分打眼。

顾安笙在A市闲暇的时候就喜欢做一件事来打发时间,那就是插花。

问佣人要来一个玻璃瓶,拿了剪刀还有一些小工具,顾安笙就坐在花圃地中间,剪了几枝长得不错的花枝来,拿着玻璃瓶往花庭中间走去。

她手里拿了不少东西,拿着有些费力,她想把玻璃瓶拿好一些,谁知道手指一松,玻璃瓶就直直地往地上掉。

顾安笙心里一惊,手里拿着东西没办法去接玻璃瓶,这时一只手伸过来,在玻璃瓶即将落地的那一刻接住了瓶子,然后拿了起来递到顾安笙面前,“给。”

顾安笙惊讶地抬头看去,就看到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上的神色很严肃,双眼透着精明的光彩,却因为娃娃脸的原因使得他脸部整体看起来有些逗趣。

“莫齐?”顾安笙接过他手中的玻璃瓶拿稳了,看着莫齐好似六年都没有变过的娃娃脸,眉眼弯了弯,笑了。

莫齐也看着顾安笙,明明心里有很多话想说的,这一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这样看着她。

顾安笙见他不说话,笑了笑,捧着这些东西走到花圃中间的亭子里,将东西放在了亭中的圆桌上,坐下开始摆弄。

莫齐一言不发地跟上去,站在顾安笙面前,看着她纤指翻飞,灵活地摆弄着这些花枝的样子,好奇地看着她。

“你,过得好吗?”莫齐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嗯,挺好的,你呢?”顾安笙淡笑着,将花枝上的分叉给剪掉,然后插进了玻璃瓶里。

莫齐给顾安笙的印象一直是天真单纯,不谙世事的,他的言语虽然无厘头,可是却十分真率,不知道六年过后他那颗天真纯善的内心有没有改变。

“好。”莫齐点点头,一会儿才憋出这么一个字来,他的目光一直放在顾安笙的小腹上,像是要从那里面看出一些什么来。

莫里说,那一场大火过去,就算人活着,孩子也会没了的。

“安安,你的宝宝呢?”莫齐固执地看着顾安笙的小腹,问道。

顾安笙动作一顿,唇边的笑容僵了僵,转过头有些不自在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什么孩子啊?”

“就是六年前你肚子里宝宝呀,没有了吗?”莫齐纯善的眼睛里的光芒突然暗淡了下去。

莫里告诉他,小宝宝都是很可爱的,长得高高大大,白白胖胖,像顾安笙一样漂亮!

“莫齐,你,知道什么吗?”顾安笙一听见他说六年前的事情,心里一阵慌乱,尽量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看着莫齐问道。

难不成,莫齐知道她六年前怀孕了的事情?

顾安笙突然想起来,六年前容衍对她说过,让莫齐在暗中保护她的安全,所以无论她去了哪儿,莫齐都会跟着,那也就是说明,当初她在叶千千家里的时候,莫齐也在暗中保护着她?

天,这样一来,莫齐知道她去医院检查的事情,不就代表在她还没有给容衍看化验单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吗?

“我知道你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呀。”莫齐的娃娃脸看起来十分的可爱,眼神却特别精明,就是这双精明的眼睛让他看起来不会那么蠢萌。

“那,容衍知道吗?”顾安笙握紧了手中的花枝,花枝分叉出的刺微微扎进了她的手心里。

莫齐点点头,脸上有着一抹可惜,“少爷知道的时候,火灾已经发生了,还吐血了。”

莫齐的话有些对接不上,顾安笙好一会儿才把这件事情给理清,可是正因为理清了莫齐的话,更多的谜团却把顾安笙包围着走着透不过气来了。

“你的意思是,容衍在这之前并不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吗?”

这怎么可能!

如果容衍不知道,为什么要拟定流产同意书?还预定了流产手术!

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他不想要她的孩子吗?

谁知,莫齐却摇了摇头,“应该不知道,我和莫里没有告诉少爷。”

虽然一大半原因是因为容衍没有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后来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脑海中的思绪越来越乱,乱到顾安笙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爆炸了。

一方面,她坚信容衍联系医院预定流产手术是因为不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另一方面,却像莫齐说的,容衍其实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可是如果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张同意书呢?

顾安笙抿紧了唇瓣,目光怔然地把手中的花枝插在了花瓶中间,双手无意识地摆弄着。

顾安笙已经不敢去相信了,从避孕药到流产同意书,没有一个能够彻底说服她,其实容衍是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那么他现在对她的所作所为,又是图什么?

莫齐见顾安笙没有说话,一直陪在她身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插花,最后忍不住问,“安安,小宝宝真的没有了吗?”

听见莫齐询问,心里谨慎的顾安笙勾了勾唇,笃定地告诉他,“没有了。”

当初那场火灾没有要她的命,却让她险些流产,如果不是叶逸风找来了一个老医生,用土方子帮她调理身体,很有可能,孩子早就已经没有了。

顾安笙怎么能不恨?

那场火灾,不仅差点要了她的命,还差点要了她孩子的命,如果让她知道是谁放的火,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莫齐,我问你哦。”顾安笙想起了一些六年前的片段,状似无意地问着他。

“有糖果奖励吗?”莫齐双眼中散发出一抹亮光,看着她。

顾安笙被他期待的目光给逗笑了,好在她这些年因为贝贝喜欢吃糖的原因,身上总会备一些糖果,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些来递给他,“够吗?”

莫齐立刻点点头,难得地笑了。

站在暗处看着他们的莫里忍不住哼了一声,不就几颗糖就把你给收买了,笑的真像个傻子,哼!

“我问你哦,六年前那场火灾,是意外,还是人为?”她记得当时她在别墅里,只有一个钟点工进来过,没多久,别墅就烧起来了,她想逃,全身却没有任何力气,差点就死在了里面。

“是人为的。”莫齐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她,很诚实地说着,“查出来是有人故意纵火的,想害死安安和小宝宝。”

顾安笙嘴角扯了扯,“咱们就别提小宝宝了,好吗?”

“好,听你的。”莫齐点点头。

顾安笙感觉陌生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被哄一哄就会乖下来那种,和贝贝一样。

可是过了六年他的品性都没有变过,实在是很难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