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59章 真不愧是父子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1 2016-05-29 20:00:13

  来到洗漱台前,顾安笙看见这里放着一次性的牙刷和牙膏,撕开包装拿出来开始洗漱。

收拾好自己之后顾安笙才离开了浴室,在房间里的衣柜里翻找了一会儿,结果都是男士的服装,没有备用的女士服装。

她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想着要不要把这些衣服剪一剪改一改,兴许还能弄出一件衣服凑合穿上,先离开这里再说。

她拿出一件男士白色衬衫出来,霸气地就要用手去撕衬衫的下摆,就在这时,房间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顾安笙转头看去,犹豫了一会儿,把手里的衬衫放下,站起来往外走,她的双腿还有些酸疼,这么一走动要命一样难受,她只能咬着牙蹭到门口去,从猫眼看出去,看见一个穿着皇宫服务生制服的女人。

顾安笙将门微微打开了一些,然后询问她,“你有什么事情吗?”

服务生推着餐车过来的,见顾安笙开门微笑着回答道,“我是来给您送餐还是衣服的,请问可以进去吗?”

顾安笙看了眼她旁边的餐车,微微点头,侧过身子让她进来。

服务生推着餐车进了房间里,推到房间里的餐桌前停下,把餐车上的食物放下之后,拿出了一个精品袋递给顾安笙。

“这些是谁准备的?”顾安笙接过袋子,然后打开往里面看了看。

“是容总特地为您准备的,他说请顾小姐在这里等待一些时间,他很快回来。”

“我知道了,谢谢。”顾安笙笑着点点头,心里的想法和表面上却是大相径庭。

让她等他现实吗?

服务生离开后,顾安笙拿出袋子里的衣服换上,站在全身镜前看着自己。

这是一套纯白色的丝质长裙,收腰修身的款式,七分袖,袖子是镂空的蕾丝设计,裙摆扩张,稍微转动一圈,就如同一朵怒放的白荷一般,清丽优雅,自然迷人。

很符合顾安笙现今的丝质,淡然如水,清新脱俗。

和衣服一起的还有一双同款低跟鞋,顾安笙扫了眼装衣服的盒子,惊讶地发现这是法国知名的设计师ADI今年春夏最新设计出的服装,就连她也只是在报道上见过一次,很多人想要一件都堪比登天一样的困难。

出手还真是阔绰。

想死起昨晚的事情,顾安笙没有任何心里压力的把衣服穿走了,就当是两清了。

她没有去吃桌上的饭菜,找到自己的手包,打开来拿出手机,发现除了宝宝的一通未接电话就没有其他了。

她还在担心昨晚让叶逸风过来找她,而她后来却忘记了,心里有些愧疚。

她拿着手包准备离开了这个房间,拨通了叶逸风的电话过去,没过一会儿,电话就被接听了。

“喂?逸风,抱歉,昨晚……”

“安笙啊,我刚想打电话告诉你,昨晚我临时有事,所以没有去皇宫找你,很抱歉,你,没事吧?”叶逸风一贯温润的声音中带着些抱歉的意味,缓缓对顾安笙说道。

顾安笙微微一怔,原来叶逸风昨晚并没有来,她突然松了口气,她还在担心叶逸风来了没有找到她,她放了他的鸽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呢。

“没事了,我很好。”顾安笙一边说着一边去推房间的门,结果这扇门很轻易地就被推开了。

顾安笙顿了一下,然后发现刚刚给服务生开门的时候,这扇门貌似也是好的……

“那就好,宝宝贝贝我已经送去学校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忙,等忙完了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叶逸风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就像平时一样正常。

“谢谢,应该是我请你才对,那就这样了,拜拜。”顾安笙把电话挂断,走出了房间,迎面走来一个服务生,她想了想便问,“你好,请问一下这扇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时好时坏那样?”

服务生听见她的话走过来看了看,检查了一遍之后说道,“并没有坏,皇宫的每一个房间每周都会有专人来检查,不会出问题的。”

没有坏?

顾安笙的柳眉蹙得更紧了,对着服务生道了声些,疑惑地朝着电梯走去。

走到电梯前的时候,两个维修人员从电梯里走出来,边走边小声嘀咕着:“你说没什么事做什么非把电梯控制在这一楼?这样一来不管在哪层楼按了什么键都会到这层楼上来了,有钱人就是喜欢没事找事干……”

“你小点声,你是不知道是谁让这么做的吧?好好做事有钱拿就行了,管他呢。”

“唉,这不是维修回去麻烦吗……”

两个维修人员渐渐走远,顾安笙才有些僵硬地转头,走进了电梯里。

她看着电梯上的按键,嘴角抽了抽,不管在哪层楼按了什么键都会到这层楼上来?

谁会这么无聊?!

顾安笙抿着唇,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出来。

如果昨晚的事情,都是容衍一手策划的话,那么聪洗手间开始,那些人就是他安排的?包括昨晚电梯会到达他房间的那层楼,还有那些追她的人。

这么说来,他一早就认出她来了,非要用这种方式让她自己蹦哒到他跟前去!

腹黑!奸诈!简直不要脸!

顾安笙恨得咬牙切齿,想咬死容衍的心都有了,他早就认出她来了却不动声色地没有表现出来,把她引进他的房间,还趁机要求了一个条件。

容衍这个坑货!

一气之下顾安笙用力地跺了下脚,结果扯到双腿间的疼痛位置,痛得她龇牙咧嘴,扶着腰部不敢再乱来。

离开皇宫之后顾安笙开车回了家,这个时间宝宝贝贝早就去上学了,刚刚在电话里听叶逸风说把他们送去了学校,所以顾安笙并不担心。

家里被收拾得很干净而且整齐,不用想也知道是宝宝和贝贝做的,顾安笙把手包放到一边,看见桌上贴了张字条,拿起来一看。

【妈咪,宝宝贝贝去上学啦,等妈咪回来再审问你为什么一夜不归连电话都没有!贝贝注:哥哥生气了,说再有下次要把妈咪丢出去。】

看到后面的字,顾安笙嘴角抽了抽。

还真不愧是父子,说话的口吻简直该死的像。

顾安笙揉了揉头发,把手包扔到了一边去,走进房间里,准备再补一觉。

这几天她的时间都会空下来,比赛由组委会全面跟进,接下来有两个月的时间,她会非常的闲。

……

容衍从医院看望了顾添华之后,坐在病房里和顾添华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和顾若一起走出了病房。

顾添华的病兵不严重,只是老毛病了,发作的时候比较吓人而已。

“阿衍,今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顾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双手放在身前交握着,柔声对容衍说道。

“伯父的病还是早些治疗比较好,如果拖久了再治疗,就没有用了。”容衍神色淡淡,可是眸中却能看出一抹担忧。

顾添华的病情说严重不严重,只要好好治疗,就能好,可偏偏他不愿意治疗,说什么也要这样硬撑的,让人担心。

提起这个,顾若脸上带着一抹烦忧,“我我试图劝过爸爸,可是他都不愿意接受治疗,我也没有办法。”

哪怕是身为他的女儿的她去劝他,他也不肯接受治疗。

想到这里,顾若的眼睛里滑过一抹不甘。

容衍眉心微微蹙起,“伯父是不是有什么顾忌的事情?”

顾若想了想,除了那件事情,好像没有什么顾忌的了,“没有,爸爸他除了会时不时犯病之外,其他方面都挺好的。”

“我会联系国外的医疗团队过来随时待命,以防万一。”

“阿衍,谢谢你,也就只有你的话,我爸他还肯听一两句了。”顾若柔柔地笑开了,眉眼中带着一抹仰慕的色彩,看着容衍的目光熠熠发亮。

容衍微微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我想我爸他最不放心的应该就是我了。”顾若看着容衍俊逸的侧颜,压下心口的激动,故作淡定不经意一般说着,“你也知道,我现在都二十九了,还没有找到心仪的人,爸爸他很担心我未来的幸福。”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让他不能放心去治疗,万一他再也醒不过来了,我还能依靠谁?”

顾若声音幽幽,带着些沉重,一边观察着容衍的表情,一边说道。

容衍沉思了片刻,而后对她道:“伯父对女婿的要求是怎样的?”

顾若眸中滑过一抹惊喜的光,“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对女孩子要体贴温柔,就像是你这样的。”

她话里暗示的已经很明显了,那双看着容衍的眼睛里透着渴望和爱慕的光彩。

容衍怎么会不知道顾若的心思,从六年前顾若回来的时候,她眼睛里的光彩就告诉他,她口中说的心仪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可是容衍什么都能补偿给她,唯独感情,不可以。

“嗯,改天我会让乔南联系颐城的世家子弟,举办一场晚宴任你挑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