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58章 她的出现,不是做梦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7 2016-05-29 20:00:13

  最后顾安笙不仅被吃的死死的,以至于一整个晚上都没有下过那张kingsize的大床。

迷迷糊糊间,顾安笙被折腾醒了一次,看着好像精力无极限的某人,埋怨般嘟囔了句什么就睡着了。

结束这一切的容衍爱怜地亲了亲顾安笙静好的眉眼,抱着她走进浴室,将两人简单地清洗好,才出了浴室回到房间里。

顾安笙被累着了,所以睡得很熟,就连他不小心碰到她今天手臂上被擦伤的伤口,她也只是皱了皱眉嘤咛了一句,蹭了蹭洁白柔软的枕头,沉沉睡去。

容衍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她娇嫩的脸蛋上轻轻滑过,而后他起身走出了这个房间,来到客厅里翻找出一个医药箱,提着回到了房间里。

用医药箱里的东西给顾安笙处理好手臂上的伤口,容衍担心会弄疼她所以动作尽量放的十分轻柔,抹了层药水上去,再将绷带贴上,这才搞定。

容衍处理伤口很有经验,所以并没有弄疼顾安笙,她甚至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睡得死死的。

“容衍!”

顾安笙突然叫了一声,刚起身往外走的容衍身形一顿,转过身去看着她。

谁知道她却没醒,双眸紧闭着,粉唇微张,一副说梦话的样子,“你个混蛋!”

连睡梦中都在骂他,她怕是恨极了他吧?

容衍的唇角勾起一抹略有些苦涩的弧度,看着顾安笙恬静安好的睡颜,微微摇了摇头。

走到客厅将医药箱随手放下,容衍拿出手机来,打电话给了乔南,“查清楚顾安笙这六年去了哪里,我要事无巨细。”

“少夫人?”那端的乔南微微一怔,像是没反应过来容衍话里的意思。

“嗯。”容衍今晚心情不错,很难得地开口为乔南解惑,“她回来了。”

顾安笙回来了?!

乔南惊讶地张了张嘴,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容衍的电话却就此挂断了。

他有没有听错?一个死去六年的人,竟然回来了?

回过神来的乔南立刻打电话去给莫秋扬,告诉他这个惊天的消息,总不能让他一个人这么懵逼。

当他以为顾安笙死了的时候,她却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么生动,那么真实。

起初他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可是现在……

容衍拿过桌上的红酒杯,仰头喝了一口,动作有些急促,红酒顺着他的唇角到锁骨处流下,没入了衣领中,平添了几分魅惑的味道。

因为内心中压抑的激动太过于强烈,他手中的力度一个没有控制好,将手中的就被捏碎了。

碎片,直直地扎进了他的手心里,渗出鲜红色的血液。

顺着他的手掌,一点一点流在脚下的地毯上,染红了一块。

痛的感觉也很真实。

容衍微愣地看着手上鲜血淋漓的伤口,蓦地笑的,那笑容就如飘雪中怒放的红梅,妖孽魅惑,双眸熠亮得逼人。

手上的痛感告诉他,这都是真的,顾安笙真的回来了,而不是他异想天开的梦境。

容衍没有任何犹豫地起身,抽了张纸巾随意地擦拭掉手心的血渍,连伤口都没有处理,便走进了房间里。

嗡嗡嗡——

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不断从房间里某个地方传来,容衍刚进去,便顿住了脚步,仔细去听这个声音,最后目光定格在某一个位置上。

他快步走过去,从地上捡起了那个手包,应该是顾安笙的。

打开手包,便看到顾安笙的手机正在翁嗡嗡震动个不停,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显示出叶逸风的来电显示,是叶逸风的照片。

容衍凉薄地勾了勾唇,看着上面那个来电显示,眸光凌厉,然后滑动接听,“喂?”

“安笙,我已经到了皇宫了,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找你。”叶逸风到达皇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顾安笙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而皇宫此时已经不对外了,哪怕是他也得等到皇宫的负责人过来才能带他进去。

他担心顾安笙出事,差点就要报警了。

果然是他。

看来这六年里,顾安笙和他是有过联系的,想着,容衍的眼眸危险地眯起,勾唇沉声道,“安安在我这,你可以回去了。”

这个声音……

是容衍!

叶逸风错愕地看着手机屏幕,确定是顾安笙的手机号没错,容衍会接,那么就说明,顾安笙现在是和容衍在一起?

温润的眼眸暗淡了些,叶逸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容总,请您把安笙送下来,我会送她回家。”

容衍侧过头看了眼慵懒地躺在那张大床-上睡得安稳的顾安笙,略有些讽刺地道,“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安安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他们……做了什么?

叶逸风有些没有站稳,脚下趔趄了一下,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皇宫高高的大楼建筑,握着手机的手渐渐收紧,“容总,安笙已经和你离婚了,你们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没有资格对安笙做什么,请你对她尊重一些。”

他说的十分严肃认真,像是在向容衍挑衅,他和顾安笙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没有资格把顾安笙留在他的身边。

这种语气停在容衍耳里有些刺耳,果然当初假离婚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六年之久,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这些事情没有查清楚,容衍一天不会放心,而这次,他再也不会对她松手,哪怕是假的!

“安安和我的事情,我想不需要外人来插手,叶先生还是管好自己比较好。”容衍的嗓音渐渐沉冷下来,不急不缓地说完这些,便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了一旁。

此刻还站在皇宫大楼下的叶逸风眸光黯然地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界面,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站了许久,才僵硬着转身离开了这里。

容衍走到床边,掀开薄被躺在了顾安笙一侧,大手一伸,轻柔无比地将顾安笙拥进了怀中,唇角带着满足的笑意。

安安,真好,如果能一直这样拥着你,哪怕与全世界为敌,也在所不惜。

这一天晚上,容衍拥着顾安笙,没过多久便睡着了,这是六年来,他唯一一个不需要用酒精麻痹自己,不用失眠到天亮的夜晚,好似抱着顾安笙,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一般满足,睡得十分安稳。

第二天,容衍的生物钟向来很准时,刚过七点就缓缓醒来了,看着怀中小女人的睡颜,他一向冰冷的唇微微上扬了些,低头在她的额上亲吻了一下,抱着她打算继续睡。

可是总有人喜欢破坏这美好的景致。

被容衍扔在床头柜的手机震动着响起,声音不大,可是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显示十分突兀。

容衍如画的眉宇微微蹙起,眸中滑过一抹不悦,怀中的顾安笙突然动了动,似乎要被吵醒了。

容衍眼眸微微眯起,轻轻地松开顾安笙,将旁边的手机拿过来,看也不看是谁的电话,直接挂断了。

挂断没一会儿,电话又重新响了起来。

容衍不耐地朝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来电看去,是顾若打来的电话,他凝眸看了几秒,拿着手机起身,不紧不慢地走到了阳台上,接听了电话,“喂?”

“阿衍,怎么办,我爸他刚刚突然昏迷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你过来看一下好不好?”顾若柔婉祈求的声音从那端响起,还带着些哭音。

容衍眉心一皱,顾伯父出事了?

“你先别着急,让司机先把伯父送去医院,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好,我听你的。”顾若慌乱地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容衍揉了揉眉心,转身回到了房间里,关上落地窗的窗户,看着还在熟睡中的顾安笙,眉眼温情。

顾伯父于他有恩,他出事他不可能置他于不顾。

好不容易和顾安笙重逢,其实容衍是不愿意就此离开的,不过见她还在睡,而顾若那边事情紧急,于是走进了浴室里沐浴之后换了衣服出来,离开了这里。

离开之前他特意吩咐皇宫的工作人员在午餐的时候送一份午餐和一套衣服来这里,然后才放心离开。

正如容衍所想,顾安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顾安笙撑着床铺坐了起来,只是那么一动,她就感觉到身上像是被什么重物碾压过一般,动一根手指都觉得难受酸痛,尤其是下身,那种火辣酸痛的感觉让她小脸蓦地就红了。

容衍那个禽-兽!

她看了看房间四周,并没有看到容衍,看来应该是早就离开了,她撇撇嘴,暗骂一声混蛋。

顾安笙费力地将身上的薄被掀开,扶着自己好像快断了的腰部下了床,用薄被裹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挪向了浴室。

调试好浴缸水的温度,顾安笙才把自己扔进了温度刚好的热水里,好像身体每个细胞都得到了舒张一般,令她舒服地闭上了眼眸。

脑袋里清醒了许多,顾安笙才按了一些沐浴液将身上洗干净,洗好之后擦干身子穿上浴袍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