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41章 流产同意书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6 2016-05-25 20:00:10

  或许是因为名侦探柯南看多了的原因……

后面的黑色车辆越发的逼近世爵车,可是世爵总是会在离那些车辆只有两米的距离时突然加快速度,然后又拉长了一长段距离。

来来回回,就好像在戏耍那些人一样。

嘭——

一道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些摩擦过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惹得顾安笙回头看去。

“别看。”容衍拉住了顾安笙的手腕,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中,把她的脑袋按进了自己怀中,一只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砰砰砰——

三声更加尖锐不带掩饰的枪声响起,分别往世爵的车窗和两边轮胎打过来,都被小王险险地躲开了。

容衍神色略显凝重,眸光清冷地看着前方,他们动手的时机真是巧妙,分别在他们三个不在一起的时候,而且今天出来的时候,除了莫齐莫里,他并没有带别的人。

如果要硬拼,那么只有等到自己的人过来。

“少爷,前面是去往郊外的路,回家的路被他们堵住了。”小王远远就看见那边的道路不通,立刻汇报给容衍。

“去郊外。”容衍当机立断让他换路,抬起手在耳朵上的小型通讯器上轻轻拨动了一下,很快便连通了训练营那边。

这个小型通讯器是训练营近期研发出的成果,能够定位到准确的位置,并且可以根据佩戴者的心脏跳动频率来推测佩戴者是否有危险,以及直接通讯功能。

那次落崖的事情发生后,容衍就让人在顾安笙的手机里装了一个这样的通讯器,只要手机在她身边,他就可以随时随地地知道她的具体位置。

“容少。”那边立刻有了回应。

“出动第三分队。”

第三分队是潜伏在颐城里容衍的势力,而且是距离他们如今位置最近的一支分队,赶到这个地方,只需要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

而这十五分钟里,将会有一场血拼了。

此时,一辆黑色的车辆突然超上了世爵,车窗缓缓落下,一个黑衣人手持着枪支,黑乎乎地枪口对准了后车窗里的两个人。

枪口瞄准了他们,黑衣人没有丝毫犹豫的,朝着里面的人开了一枪。

顾安笙刚要抬起头来看,却被容衍用力地按进了怀中,下一秒,容衍抱着她扑倒在对面的位置上,险险地躲开了那个子弹。

顾安笙粉唇微张,透过容衍手臂的遮挡,惊恐地看着穿透车座还在冒烟的那个弹孔,双手忍不住抓紧了容衍的衣袖。

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这么近。

容衍并不是没有感觉到顾安笙身子的颤抖,还有那双清澈如溪的眼眸中盛载的惊恐和害怕,狭眸中浮现出一抹心疼,他微微收紧了抱着她的手臂。

顾安笙和他不一样,除了上一次,几乎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而他不一样,他是从枪林弹雨里存活下来的人。

一次一次让顾安笙面临这样的险境,最害怕的其实是他。

旁边的那辆车里的人还想再开枪,小王立刻加快了速度,狠狠地甩开了那辆车,那颗子弹擦着车身过去,那辆车里的人气愤地一拍车窗,让人跟上去。

“别怕,我在。”容衍轻柔地抚摸着顾安笙柔滑的发丝,大手轻轻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安慰着她。

顾安笙的心脏跳的飞快,好像下一秒就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听着容衍清冷沉缓的嗓音,不由得抱紧了他的手臂。

这种害怕,和上次完全不一样。

上次虽然害怕,可是那股差点被枪打中的后怕劲却不重,因为容衍在身边,反而觉得就算会死掉也不害怕。

或许是因为孩子的原因,她害怕得连唇瓣都在轻颤着,一双小手紧紧地捂住了腹部的位置,光洁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安安,别害怕,我在。”容衍十分有耐心地轻拍着她的后背,扶着她坐回了座位上。

这时,后面那几辆车放弃了追踪,从后方冲上来,意欲把世爵给包围在中间。

世爵开进了郊外,被几辆车同时围堵,绕是车技精湛的小王也有些吃力,险险地躲开车辆的碰撞,突然停了下来。

“少爷,前面没路了。”小王停了车,转过头对容衍说道。

没路了?

容衍的眸光变得精睿冷厉,缓缓地松开顾安笙,从腰间拿出了一支银色的枪支,是顾安笙上次见过的那支。

“容衍……”顾安笙拉住了正要下车的容衍的手腕,眼眸中闪烁着一抹不安,贝齿紧紧咬着粉唇。

容衍看出她的担忧,眉眼的冷厉渐渐褪下,一抹柔情乍现于眼底,“等我回来。”

说完,便身上那件西装外套脱下扔在了车座上,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小王,保护好少夫人,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不许离开车里。”容衍看向小王,清冷且严肃地命令开口。

“是,少爷。”小王应下,然后打开了车里的防御系统,四面车窗缓缓落下,被四面加强防弹的车窗玻璃替换掉,车身也因为系统的启动而变得强硬了许多。

现在这辆车里,除非用炸弹,否则就算是子弹也不能轻易打穿这辆车的任何一个地方。

视线和听觉被彻底隔绝开来,顾安笙不能看到外面的任何情况,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车厢里安静立刻,安静到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她的双手握得紧紧的,指甲都快扎进了手心中,目光触及到容衍那件西装外套,顾安笙伸手将外套拿了过来,抱在了怀中。

“少夫人,少爷有莫齐和莫里协助,是不会有任何事情的,您不要太担心了。”小王看顾安笙身子颤抖得厉害,开口劝道。

顾安笙勉强地笑了笑,两条纤细的胳膊紧紧地抱住怀里的外套,可是突然,她却感觉到有一个什么尖尖的东西硌着自己。

她微微松开了怀里的外套,好奇心促使她伸手摸向了那个东西的位置,这时,外套里却突然掉出来一个东西。

是一张被折过的纸,打开来一看,顾安笙的小脸刷的煞白了下来,拿着纸张的手颤抖着。

这张纸显然是被用力揉过的,后来被折成了四折,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流产同意书。

流产同意书?

这个,为什么会出现在容衍的口袋里?

顾安笙用力地摇摇头,小脸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唇瓣都在打着哆嗦,她把这张纸折好,一个劲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的,容衍不可能真的不要这个孩子的。

他就算真的不喜欢小孩,不想要她生的孩子,可是,可是……

可是就算再狠心他也不会真的要让她去打掉这个孩子的!

顾安笙慌促地要把这张流产同意书放回容衍的西装口袋里,可是她的动作越是慌乱,就越找不到口袋在哪,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泪水在眼眶中,模糊了她的双眼。

叮咚。

这时,被容衍扔在座位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安笙赶紧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小手颤抖着去拿那边的手机。

容衍的手机没有密码,所以顾安笙轻轻一划就解了锁。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短信:

容先生,您预约的流产手术已经为您安排在下周三了,根据您之前的吩咐请来了国外最先进的医疗团队,采用了最先进的医疗措施,一定不会让大人有任何伤害……

后面的话顾安笙没有看清楚,因为手机屏幕上,被她眼睛里滴落的泪水遮盖住了。

顾安笙很想像以前一样把眼泪逼回去,可是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她越是想把眼泪逼回去,眼泪流的就越发的起劲,丝毫不受她的控制。

啪嗒啪嗒地落在了屏幕上,模糊了上面的字眼。

怎么会呢,容衍这些天看起来明明对她那么温柔,那么体贴。

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亲自告诉他她已经怀孕了。

甚至还抱着丝丝他没有看过那张化验单的期望。

结果,原来他所有的温柔和体贴,关怀备至,都是因为这场流产手术!

他掩饰得那么好,好到她真的以为他是没有看过那张化验单的,好到他竟然在和她日夜相处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异样。

因为愧疚,才会对她这么好,因为愧疚,才会对她那么有耐心,甚至吃掉了他根本吃不下的生日蛋糕!

容衍啊容衍,你知道吗,我真的,差点就当真了。

我怎么会这么傻,真的以为你的温柔体贴,你的宠溺呵护,是因为我顾安笙!

顾安笙用力地闭起了双眼,死死地咬紧了唇瓣,唇上都被她咬破流出了血都没有发觉,好似这样就能减缓心里的疼痛一般。

过了许久,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眸,眼眶通红,眼角还带着泪水,眸光确实异常的坚定,泛着泠泠的冷光。

真可笑,真讽刺,顾安笙,你所有的深爱和委曲求全,换来的,不过是一场流产手术。

你所有的坚持,在他眼里,其实根本不值一提。

顾安笙突然变得很冷静,冷静得有些不像她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