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43章 在上面签个字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22 2016-05-25 20:00:11

  顾安笙不急不慢地往下看,一边在心里评价着,这个记者的文笔不错,摄影师拍摄的照片也很唯美,两个人好似金童玉女一般登对。

尤其是容衍脸上少有的温柔笑容,隔着报纸,顾安笙都能感觉到。

“少夫人,您别太难过了,说不定少爷只是和她们逢场作戏而已,您知道的,少爷向来不近女色……”丁叔见顾安笙没有说话,以为她是太难过了,安慰道。

“嗯,我知道,他只是现在近女色了而已。”顾安笙声音淡淡,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丁叔:“……”

怎么有种越解释越说不清的感觉!

丁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朝餐厅走去。

顾安笙看完报纸,小脸上淡定依旧,将报纸揉成了一团,然后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走进餐厅去,准备用餐。

入夜,临轩墅里十分安静,平日里就很安静的别墅此时更是听不见一点声音。

佣人们都放轻了脚步走路,生怕打扰到顾安笙用餐,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

顾安笙却始终安静地坐在餐桌前,不紧不慢地吃着面前盘子里的食物,口渴的时候会喝一口鲜榨的果汁,然后让人帮她把远一点的餐盘推过来一些。

总之,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

这时,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安笙看了一眼,是叶千千打过来的。

然而她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吃,没有理会。

铃声响了一会儿就停了,过了几秒又响了起来。

顾安笙终于放下手里的餐具,拿起了手机,挂断了叶千千的电话,扔在了一边。

从容衍传出绯闻的时候,叶千千和顾安潇的电话就没有断过,顾安笙不接,只是不想让他们更担心。

“乔少。”丁叔看见乔南走进餐厅,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乔南点点头,“丁叔。”

然后走到餐桌前,看着正在用餐的顾安笙,眼中有着一抹不忍,“小安笙。”

顾安笙听见乔南的声音,放下手中的餐具,抬起头来,“嗯?”

看见顾安笙似乎精神不怎么好,乔南已经准备好要说出口的话此时有些梗在喉咙里,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了?”顾安笙靠着椅背,清澈如溪的眼眸中泛着点点星光,灵动而且璀璨,让人有些不敢直视这双明澈的眼睛。

乔南手中那些一个文件袋,犹豫着要不要给顾安笙,最后心一横,脸上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把文件袋放在了顾安笙面前,“BOSS让你在上面签个字。”

顾安笙拿起文件袋,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心脏像是被刺了一下一般,泛着疼,轻声念道,“离婚协议书。”

唇角突然勾起一抹略显嘲讽的笑意,顾安笙没有仔细去看离婚协议书上的条例,粗略地扫了一眼,声音淡淡道,“他还真是大方。”

乔南有些惊愕,似乎是没想到顾安笙竟然这么淡定,连为什么都没有问,连一句怨言都没有,太过于平静了。

“BOSS说,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现在加上去。”乔南于心不忍,声音放柔了许多,看着顾安笙倔强的小脸,忍不住叹气。

“不必了,拿笔给我吧。”顾安笙没有去翻看这份离婚协议书,朝乔南伸出手。

乔南一噎,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钢笔递过去。

“连离婚都是让助理出面,他还真是挺忙的。”顾安笙有些讽刺地开了口,一边翻到需要签字的地方,握着笔的手犹豫了几秒,最后狠狠心,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顾安笙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是这么难写,她才会一笔一划写的如此艰难。

旁边容衍已经签好了名字,字体就如他的人一般,强势霸气,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怎么当初不让助理跟我一起结婚呢?”顾安笙将签好字的协议书递给乔南,嘴角淡淡的笑容看不出喜怒,甚至连哀怨都看不到。

“小安笙……”乔南觉得顾安笙这样很让人心疼,开口想说些什么。

顾安笙淡淡地看向他,“帮我转告容衍,这一生,最好永不相见。”

永不相见?

乔南下意识地看了眼固定在衣领处的那个通讯器,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小安笙,BOSS还说,让你立刻离开这里,他已经为你安排好了房子,不会委屈了你的。”想到那个计划,乔南狠了狠心,没有去看顾安笙的眼睛,一气呵成地开口说道。

顾安笙默,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朝餐厅外走去。

“乔少,少爷当真要和少夫人离婚?”丁叔不敢相信地问乔南,才不过几天而已,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乔南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什么也没说。

没过五分钟,顾安笙就提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来,俨然就是早有准备。

“小安笙,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忘记带走的,要不要再检查检查?”乔南试图再留顾安笙一会儿,以免某个人突然后悔,到时候他就遭殃了。

顾安笙摇摇头,她的行李本就不多,很多衣服都是容衍让人给她准备的,她带走的只有真正属于她自己的东西。

“不用了,我现在就走。”顾安笙的小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她走到丁叔面前,朝着丁叔鞠了一躬,“丁叔,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

“少夫人,您要多保重啊。”丁叔怎么也没想到,容衍竟然会和顾安笙离婚!

他身为过来人,而且从小照顾容衍到现在,怎么会不了解容衍?

容衍对顾安笙的宠爱和喜欢,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所以容衍会和顾安笙离婚,这是丁叔怎么也想不到的。

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祝福顾安笙了。

“你也保重。”顾安笙点点头,拉着行李箱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等等!”乔南急了,拉住了顾安笙的手臂。

顾安笙脚步顿住,缓缓转过头去,静静地看着他。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不喜不怒,平静无波,虽然清澈,却好像看不见倒影。

乔南试图从她的眼睛里找出一丝伤心和难过,却没有找到。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等到下一道命令,乔南深吸一口气,对顾安笙说道,“BOSS还说,希望你以后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该给你的东西,都已经给清楚了。”

撇清关系啊,她当然懂。

顾安笙了然地笑笑,笑容灿烂夺目,吸人眼球,“告诉容衍,他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说完,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走出了别墅。

她刚刚打了电话让叶千千来接她,看来这次不想让他们担心都不可能了。

从庄园里走出来,顾安笙提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双手插在衣服兜里,等着叶千千的车出现。

她没有看到的是,此时有一辆车挺在离临轩墅不远处的地方,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双狭长深邃的黑眸。

容衍的目光落在顾安笙单薄纤瘦的身材上,她只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版的连身长裙,脚上蹬着一双同色的单鞋,看起来十分简单的打扮,清新自然。

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上,两天不见,好像瘦了许多,不见了婴儿肥,下巴变尖了许多。

夏天夜里的风有些凉,她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发丝被风吹动,美,但也易碎。

容衍用力地抿了抿薄唇,伸手就要推开车门下车,莫秋扬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你现在下去,乔南刚刚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见他还是想下去,莫秋扬只好说:“如果这次放弃的话,接下来让他们相信就难了,小安笙离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从容衍周身散发出的极具压迫性的气息充斥着整个车厢,凛冽而且强势,压的人有些窒息。

这时,一辆车停在了顾安笙面前,叶千千从车上下来,盯着顾安笙看了几秒,然后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顾安笙。

“你个没出息的,竟然被人这样欺负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叶千千咬牙切齿地说着,一副恨不得撬开顾安笙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的冲动。

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

“你还有孕在身,容衍竟然这样对你,走,我带你说理去!”叶千千气愤得眼睛都红了,拉着顾安笙的手就要去踢门。

顾安笙立刻拉住了叶千千的手,轻轻拍了拍,一直淡然如水的神色出现了裂痕,眼眶也泛着丝丝红色,“千千,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叶千千气顾安笙,可是看到她这幅无助的模样心一下就软了,叹了声气,拉着她坐进了车里。

直到叶千千的车离开了临轩墅门口,容衍才缓缓收回了视线。

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手背青筋蹦起,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叶千千一边注视着前方的道路,看了眼旁边的顾安笙,发现她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让人觉得她和平时一样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叶千千很清楚,和她这么久的闺蜜,她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