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10章 这是出墙的节奏?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7 2016-05-14 20:15:59

  容衍的眸光越发的森冷了,压迫得他面前的莫悠悠有些吃力,不敢和他对视。

他的目光落下了把手放在顾安笙腰间和手上的容易身上,薄唇用力地抿了抿,眸中像是狂风暴雨即将到来一般可怖。

卧槽!小安笙这是出墙的节奏?!

在旁边和一个身材火辣的美人跳舞的莫秋扬看到顾安笙和别的男人那么亲密跳舞的动作,再看看容衍那一双快要喷火的眼睛,果断拉着那个美人走远了一些。

不要被战火波及到才好。

“衍哥哥,你别难过,有可能顾姐姐只是一时的贪图开心而已,并不是要给衍哥哥戴绿帽子的……”莫悠悠像是在为顾安笙解释,实际上是在火上浇油。

戴绿帽子?

她顾安笙敢,他就打断她的腿让她哪儿也不能去!

一支舞毕,顾安笙被容易拉着回到了休息处坐下。

容衍正要过去,身后的莫悠悠突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了,他看了不远处的顾安笙一眼,蹲下身来询问莫悠悠有没有事。

“喜欢这样一个男人,很辛苦吧。”容易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不远处容衍和莫悠悠的互动,讥笑道。

“关你什么事。”顾安笙冷着一张俏脸,漠然地对他说道。

尽管他们两个那副相依相偎的模样,的确刺痛了她的眼,可是容易这个是,却比任何人都要可恨,不能露出丁点马脚被他抓住。

“他能丢弃你一次,就能够丢弃你第二次,你应该离开他才对,为什么偏偏跟自己过不去。”不知道他是呀劝说,还是在贬低。

总之顾安笙觉得。他不会那么好心会来劝她的,更何况她也不会听。

从一开始,她就一直在好奇一个问题。

“你不会是喜欢容衍吧?”

容易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阴沉而恐怖,死死地瞪着她,“你再说一遍?”

顾安笙耸耸肩,好似没有看到他恐怖的表情一般轻松地道:“你从刚出现就拿钱让我离开容衍,我不肯,甚至用那种损招企图把我吓跑,用尽了那么多办法,不就是为了把我从容衍身边赶走?”

“既然如此,你不是喜欢容衍想占有他是什么?”

顾姑娘,你这么臆想你的男人和别的男人,真的好吗!

顾安笙承认自己想多了,脑袋里已经被腐细胞给侵袭了,以前高中的时候她有一段时间迷上看腐漫,被容衍发现以后教训了一顿。

可是腐漫的魅力何止是一星半点,容衍不给她明着看,她就偷偷的看,只不过被发现之后,总是被教训得很惨。

曾经有一段时间,她还臆想过容衍和莫秋扬,只不过被容衍发现后,用行动来告诉她他没有特殊癖好而已。

容易不气反笑,像是在嘲笑顾安笙的脑洞一样,“有你这样整天把自己丈夫和别的男人混为一谈的妻子在,想来容衍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听了这句话,顾安笙顿时想收回刚才那句话。

容易不是惦记着容衍,而是时刻惦记着容衍也不想让容衍好过。

她能够脑补出大概二十万字的耽美文出来。

叮咚一声响,顾安笙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发现是容衍发来的短信。

【立刻回家,否则后果自负】

语气精炼,言简意赅,透过屏幕顾安笙都能感觉到容衍强烈的霸道之气还有倨傲的面容。

呵呵哒!

顾安笙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果断地把这条短信删除了,把手机扔进了手包里,不再理会。

越想越生气,顾安笙简直快要被气炸了,目光触及到桌上的一杯红酒,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拿。

她的情绪起伏太大,红酒杯没有被拿稳,摔在了地上,不知道她是精神恍惚了还是怎么,伸手就去捡地上的玻璃碎片。

“嘶……”顾安笙吃痛地收回了手,看着往外渗出血的伤口,蹙起了柳眉。

“怎么这么不小心?”容易像是换了个人一般,看见顾安笙流血的伤口,温和的声音在顾安笙耳边响起,然后她就见容易抓住了她的手,用一方手帕捂住了伤口止血。

很快有莫家的佣人把玻璃碎片收拾走,请顾安笙去休息室好帮她检查上药。

“走吧。”容易回头温温和和地冲顾安笙笑了笑,不顾她的不愿抓住了她的手腕带着她离开这里。

顾安笙看着这样的容易,头皮一阵发麻。

她倒是习惯了容易动不动就是杀人挖眼睛的作风,突然这样,她只觉得很诡异。

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的背后,顾安笙不禁直起了腰,不用回头都能知道是谁的。

“衍哥哥,顾姐姐和那位先生的关系好像很好呀?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呢?”莫悠悠闲事不够大,继续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最好能趁这个机会,让容衍把顾安笙给休了!

容衍薄唇微抿,看了一旁似乎很高兴的莫悠悠一眼,眸光凌厉且逼人,“不用了。”

他就是要让她知道,他并不是非她不可的!

佣人把医药箱给他们拿来,容易给顾安笙的伤口消了毒,上了一层云南白药药粉,然后帮她缠上了绷带。

“随随便便就能让自己受伤,蠢女人。”容易帮顾安笙绑好绷带之后,脸上的温和突然间消失殆尽,一双眸子轻蔑地看了顾安笙一眼,毫不怜惜地丢开了她的手腕。

顾安笙被他措不及防地一丢,痛的直皱眉,看着前后反差巨大的容易心里有些怪异,嘟囔了一句,“又没让你帮我上药。”

容易听见了她的嘀咕声,眸光突然狠厉了起来,站起身狠狠地瞪着她,“你给我闭嘴!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

看吧看吧,动不动就是拔舌头。

如果不是以前真的见识过他的狠毒,顾安笙一定还会再出声挑衅他的。

现在她在他手上,识时务者为俊杰,少说一句当做他不存在。

容易见她不说话,只是嘲讽一般看着自己,突然勾着唇笑了,“今晚你自己回到我的别墅,两个小时之内你能回来,我就考虑告诉你我到底给容衍看了什么,如果你回不来,接下来会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

说完,转身离开。

“疯子!”顾安笙气呼呼地瞪着容易离开的方向,站起来往外走,却突然被一个人拦住。

“顾姐姐,你和刚才那个男人在这里做什么啊?”是莫悠悠,她正一脸好奇地看着顾安笙问。

“悠悠?”顾安笙看见莫悠悠在这里有些惊讶,然后看了看她的身后,没有看到容衍,不禁有些失望。

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想着他。

“顾姐姐,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哦,衍哥哥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背叛衍哥哥背地里和别的男人瞎混?”

听着莫悠悠用单纯的口气说出来指责性的话,顾安笙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悠悠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觉得顾姐姐这样不对,你如果不喜欢衍哥哥可以和他离婚,为什么要做对不起衍哥哥的事情呢?”

她明明像是在说着关心人的话,可是话里的每一句都十分犀利的要把顾安笙往舆论顶端推,让她坐实出墙这一罪名。

顾安笙的眸光倏的冷凝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莫悠悠,然后她便从莫悠悠故作单纯无知的眼睛里,看出了一抹嫉妒和不甘心。

她为什么不甘心?为什么嫉妒?

顾安笙记得,莫悠悠那天明明告诉她,她喜欢的是乔南,因为是暗恋所以不好告诉乔南,让她保密。

可是现在看来,果然是她太天真了,以为莫悠悠是为了乔南才会接近容衍。

乔南身为容衍的特助,每天和容衍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可是每一次顾安笙都只见莫悠悠缠着容衍,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乔南。

这是为什么?

她在撒谎!

“你喜欢容衍。”顾安笙掀唇淡笑,然后如预料中的一般看到了莫悠悠诧异震惊的表情。

“你,你,你胡说什么?我喜欢的明明是……”莫悠悠原以为自己之前的谎言说的天衣无缝,差点连她自己都相信了,顾安笙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喜欢容衍,所以你嫉妒我霸占了容太太的位置,所以想要讽刺我挖苦我,对吗?”

顾安笙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说着今天天气很好一般,听不出喜怒。

“顾姐姐,你,你在说什么,悠悠听不懂,悠悠怎么可能喜欢衍哥哥,一定是你误会了悠悠……”莫悠悠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脸色有些僵硬。

顾安笙眸带可怜地看着她,“连喜欢他都不敢承认,真是可悲,以后不要再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不值得。”

她只是容衍消遣时的一个玩笑话而已,所以他才能够没有一点儿怜惜地残忍对她,甚至在要了她之后,逼她吃药。

在他的眼中,或许她就是如此廉价,可是在她自己的眼中,她不愿那么卑微。

顾安笙没有再停留,迈步往休息室门外走,经过莫悠悠身边,才听到莫悠悠开口,“没错,我就是喜欢衍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