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23章 他这是禁我足吗?!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0 2016-05-19 20:00:04

  乔南可以不说,可是她如果想知道,可以我也很多种方法对付他。

“这……”乔南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她是外人大-BOSS会弄死他,说她不是外人又等于违背了BOSS的命令。

简直……怎么做都不是人啊他!

乔南干脆闭嘴不说话。

“乔南哥,你这是在破坏我和容衍的夫妻感情!”顾安笙指控道,“我们夫妻之间小打小闹都是正常现象知道吗?但是你这么做,可能会让我们的关系更加恶化的!”

乔南哭笑不得,她这是把黑的也给说成白的了啊!

他如果还不告诉她,万一她和容衍和好了,在容衍面前参他一本,就有他受的了。

容衍虽然厉害,可是他的软肋就是顾安笙,只要有顾安笙护着,容衍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只不过……

想起容衍之前的吩咐,乔南突然扯开了一抹笑意。

“小安笙,我告诉你还不成吗?”

“可以,你说吧。”顾安笙傲娇地应了一声,仔细地听着,把乔南说的地址写在了一张纸上,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不过,你要注意一点,BOSS因为你擅自离开的事情已经下达了命令,禁止你出现在公司和家里,所以你自己小心不要被发现了。”乔南好心地提醒顾安笙,实则提醒她的话有一些夸大的成分。

容衍禁止她出现在公司和家里?

顾安笙一把把手中的笔拍在了玻璃桌上,心里一阵火气,“凭什么?他这是禁我足吗?!”

“理论上而言,是这样没错……喂?喂?小安笙?”乔南硬着头皮说下去,结果,却发现顾安笙把电话给挂断了。

完了完了,玩笑开大了……

顾安笙愤愤地把手机关了,抱着水果盘上了楼,气死她了,简直气死她了!

他不让她去,她还就偏要去!

浑身火气被点燃的顾安笙根本没想到以容衍的性格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回到房间之后就把自己扔进了被子里,翻腾几下,睡觉!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皇庭国际酒店坐落在颐城最中央的繁华地段,和世纪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朦胧的月光笼罩在这座金色高端大气的建筑上,贵气十足。

此刻,皇庭某层楼的休息室里。

“你说,我这样真的不会被他发现吗?”顾安笙看着镜子里完全变了一张脸的自己,仍然有些犹豫地问叶千千。

如果熟悉她的人看到镜子里那张脸,一定会吓一大跳。

镜子里的是一张极其普通大众的脸,看一眼就会忘记的那种,用粉底将她原本精致的五官修饰了一下,戴上厚重的眼镜,这样一来就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容貌上没有任何特色。

不得不说,叶千千的化妆手法是很巧妙的,只需要稍微给她修饰一下,就连她都快认不出这就是自己了。

“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去找自己老公还这么折腾,你不知道我很忙吗?”叶千千一边往她脸上拍粉底,一边不爽地抱怨,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愿意。

顾安笙撇撇嘴,想起乔南说过的话,到关键时候她的勇气全部都焉了,只好拉着叶千千过来给她化妆,万一真的让容衍认出自己那就糟糕了。

“搞定。你看看怎么样?”叶千千将手上的化妆工具放到了一边,拍拍手对顾安笙说道。

“很好,连我都认不出了。”顾安笙满意地点点头,在镜子里端详着自己这张“脸”,没有一处是和她的脸真正相似的,恐怕就算是容衍也不一定会认得出来。

“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拿到手机就立刻出来,OK?”叶千千把早就帮顾安笙准备好的服务生衣服递过去给她,看着顾安笙化妆之后的脸忍不住笑了,“还真想给你拍几张照片让那些以前暗恋你的学长看看。”

顾安笙白了她一眼,接过衣服去了里面的房间换好出来。

换好衣服准备好一切之后,两个人才进了电梯,来到乔南所说的那个包厢。

顾安笙整理了下衣服,然后才敲响了那个包厢的门。

“进。”

“我进去啦。”听到里面的回应,顾安笙转头对叶千千说完,把门打开,推着餐车进去了。

包厢里弥漫着一股香烟和酒精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有些浓郁,顾安笙皱了皱眉,一边推着餐车往里面走,一边在包厢里环顾着,却并没有看到容衍。

“服务生,过来这里。”包厢内部的餐桌上,一个人见她进来,朝她挥挥手让她过去,顾安笙立刻低下头,把餐车推了过去。

把餐车停好,顾安笙才开始把餐车上的餐盘一个一个端放在餐桌上,一边打量着坐在餐桌上的人。

这里只坐着三个人,她认识的乔南,以及一个穿着西装的大叔,还有一位穿着性感的女人,大概是这个大叔的秘书。

并没有看见容衍。

容衍呢?

顾安笙的目光滴溜溜地在房间里打转,将餐盘摆放好之后,压着声音对他们说了一句“请慢用”便转身要走到一旁,没想到却刚好碰上了从洗手间回来的容衍。

几天不见他,竟让顾安笙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他依旧是那般清冷优雅尊贵无双的模样,如同上帝亲手雕刻出的精致脸庞上不见一丝情绪色彩,狭长幽深的眼眸,菲薄姓感的唇瓣微抿着,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如斯王者,无需言语,就足以倾倒一切。

顾安笙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眸,不知道是因为盯着他看太久泛酸,还是因为想哭。

容衍却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经过她的时候微微侧了一下身,动作优雅地拉开了软椅,坐了上去。

他侧身的那一瞬间并没有逃过顾安笙的眼睛,容衍有洁癖,不和任何女人接近,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收敛起自己的情绪,顾安笙默默地站在了一边,以防他们有什么吩咐。

容衍坐下后,顺手把手机放在了一旁,和那个西装大叔聊起了合作案的事情。

手机就在容衍的手边,如果她想拿到的话只有帮容衍倒酒的时候才有机会拿到。

想着,顾安笙放在身后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心脏的跳动的速度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许多。

在容衍的眼皮子底下偷他的东西,无疑是不要命了,可是如果那段语音真的被他听到了,才是真的要命!

顾安笙在一旁很沉得住气地等待着,好不容易等容衍终于谈完了合作案,将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顾安笙见机会来了,立刻走上前去准备给他倒酒。

“容总这么年轻有为,实在让薛某佩服。”谈妥了合作案,西装大叔恭维着容衍,然后对身边的秘书说道:“去给容总倒酒。”

女秘书看了容衍一眼,娇羞地点点头,站起来走到了顾安笙旁边,拿过了她手中的酒瓶就把顾安笙给推开了,“容总,这杯酒我们敬您。”

顾安笙被推开有些不满,看着穿着姓感,衣服布料轻而薄的女秘书,还一个劲想往容衍身上贴,心里就冒出了一层压抑不住的火气。

天杀的这个女人!

容衍有洁癖不知道吗?你这么做会被打的!

女秘书哪里还管得了那些,只一眼就被容衍的风姿倾倒了,就算不能攀上这位太子爷,哪怕只是一晚的欢好,也足够了。

如果顾安笙知道女秘书心里打的是这种算盘,估计会气炸的。

顾安笙忍着想把鞋拔子摔到这个女人波涛汹涌的胸器上的冲动,十分不甘地站到了一旁。

“容总,请。”女秘书倒好酒,将酒杯拿了起来轻轻晃动了几下,递过去给容衍,眼波妩媚,声音酥软到骨子里了一般。

西装大叔就没有把持住,瞧瞧那副忍耐的样子,相信如果不是容衍在场,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把女秘书压下办了。

顾安笙默默地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视线对准了容衍,只不过女秘书一个劲地往容衍身上凑,有些挡住顾安笙的视线了。

过了片刻,才听到容衍清冷漠然的声音传来,“放下。”

女秘书微微一愣,“容总……”

“放下,滚。”容衍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只不过多了一个更伤人的字而已。

他的面色十分不悦,狭眸中透着一股森冷的光,看得女秘书娇躯颤抖,放下酒杯,看了西装大叔一眼,委屈地跑了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容总,都是我没有管好自己的助理,让您见笑了,这杯酒当我向您赔罪。”西装大叔一看容衍生气了,立刻端起酒杯谄媚地对容衍说道,然后将杯中的酒喝完。

生怕慢一点容衍就会取消这次的合作一般。

容衍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看着面前的酒杯,眉心轻皱,转过头对站在一旁的顾安笙说道:“换一只酒杯。”

顾安笙立刻走过去,将那个酒杯拿走,来到房间里的柜台前找出一个消过毒的酒杯出来,清洗干净之后给他拿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