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19章 腹黑容衍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06 2016-05-18 20:19:15

  叶千千愣了愣,“你想来随时都可以啊……不对,你不是和容衍住在一起吗?怎么突然要搬出来?他欺负你了?”

一听这就是分居啊,肯定有问题!

“你想多了,只是这几天容衍去出差,我一个人太无聊想找你玩,怎么,不可以吗?”顾安笙的眸底掠过一抹不自在的光彩,很快被她掩饰了下来,若无其事地看着她道。

叶千千盯着顾安笙的小脸仔细地观察的,像是想要在她的脸上看出一点儿不自在还有被虐待过的痕迹一般。

可是顾安笙的眼睛底下有一些青色,脸色看起来却挺好的,不像是被容衍虐待过的样子。

叶千千当然看不出来,顾安笙这两天吃好睡好,在容衍面前乖乖巧巧的样子,谁会想到她是为了逃离那里。

顾安潇拍好一场中途休息,看见顾安笙和叶千千正在聊天,讶异了几秒,然后走过去,“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不欢迎我?路过顺便来看看你。”顾安笙眉眼弯弯,笑容自然而且清浅,让人看不出她这几天里的压抑和难受。

淡然得好似一切在她的眼里并不值一提一般。

可是等到后来顾安笙才发现,如果这一次她没有来见顾安潇和叶千千,有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见他们了。

顾安潇晚上还有几场戏,因此要留在片场,叶千千身为他的助理不能离开,把密码告诉了顾安笙,顾安笙便自己搭车去了叶千千的私人别墅。

计程车停在叶千千的别墅门前,顾安笙拿出几张钞票递给司机师傅,然后才下了车。

走到门前,顾安笙打开密码锁,输入了密码进去,过了几秒,大门打开,她走进去将门关上,走进了别墅里。

打开别墅一楼的灯,顿时整个房间亮如白昼,顾安笙四处看了看,嘴角有些抽搐。

叶千千是让人伺候惯了,典型的一个生活白痴,客厅里很乱,垃圾也没有倒,不过看冰箱里的食材,应该是第二天会有钟点工来打扫。

顾安笙把客厅简单地打扫了一遍,然后将垃圾扔进了垃圾桶里,把手包放好,进了厨房。

从冰箱里拿了食材,顾安笙开了火,准备简单的做点什么东西填一下肚子。

“千千,你回来了?”一道温润清越的声音从厨房外面响起,叶逸风沐浴之后下楼发现客厅的灯亮着,以为是叶千千回来了,便喊了一声。

没有听到叶千千的回应,叶逸风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往亮着灯的厨房走。

顾安笙正在煎蛋,油锅里发出滋滋滋的声音,让她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一边哼着歌一边把煎蛋倒在了盘子里,然后把平底锅洗干净,这才去锅里夹面条。

她闻了闻味道,惬意地眯起了眼睛,然后拿了一个大碗就装面条。

“闻起来不错的样子,介意我一起吃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温润的询问声,吓得顾安笙手一抖,筷子就掉进了锅里去,她惊恐地转过头。

叶逸风笑容温雅,看到顾安笙转过头来,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瞧着她惊吓的模样有些好笑,“怎么?被我吓到了?”

不是鬼。

顾安笙吞了吞唾沫,拍了拍自己受惊的小心脏,看到叶逸风的时候松了口气,“逸风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鬼呢。”

叶逸风被她逗得轻笑出声,走到她的旁边往锅里看了一眼,原来做的是面条,面条上撒了葱,闻起来就特别的香。

“你还会做饭?”叶逸风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里女孩子应该很少下厨才对,比如叶千千,从来就是坐着等吃的那种,没想到顾安笙还会做饭,而且做的还不错。

“嗯,你要吃一点吗?”顾安笙将筷子拿上来,问道。

“如果方便的话当然可以。”

顾安笙夹了两碗面条,把煎好的荷包蛋放在面上,端着面条和几个小菜进了餐厅。

“用冰箱里的食材简单做了一些,不好吃你可别笑话我。”顾安笙俏皮地眨巴几下眼眸,把碗筷摆好,坐在了叶逸风的对面。

叶逸风温柔一笑,“不会。你是和千千一起过来的?千千怎么不在?”

“她还在片场,我跟她说好在她这里住几天,所以就先过来了。”顾安笙有些不自在地笑笑,然后夹了一筷子面条吹了吹,送进了嘴里。

叶逸风看着顾安笙的动作,眸色有些深邃,某些问题就那么卡在喉咙里,并没有问出来。

“你的厨艺比千千好太多了,不知道以后谁娶了你这么有福气。”叶逸风淡淡地笑着,话语间蕴含着深意,如果不仔细听,很难察觉。

顾安笙动作一顿,突然想到她第一次给容衍做饭场景,忙活了一个下午换来呢却是他的一句“倒掉”。

有福气吗?

她的唇角牵起一抹有些苦涩的笑容,低头吃着碗里的面条,没有回答。

叶逸风也察觉出这个话题让顾安笙有些不高兴了,脸上温柔的神色渐渐有些凝重了。

吃完面条之后,叶逸风把碗筷收拾进了厨房里洗好摆在了柜子里,顾安笙吃得太撑在客厅里活动起来,看到叶逸风熟练的动作,不禁调侃道:“逸风哥,如果这一幕被爱慕你的女人看到,恐怕会惊呆眼球的。”

堂堂叶家大少爷,竟然会做这些事情,简直刷新了她的看法。

叶逸风背对着她,眉眼温润,笑容温柔,虽然顾安笙看不到,可是却因为顾安笙这一句赞美眉梢就像是飞起来了一般喜悦。

洗好碗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叶逸风看了眼时间,原本打算住在这里的,可是只有顾安笙在这里,思考到许多不方便,便准备离开。

“逸风哥再见。”顾安笙目送叶逸风的车离开,才回到了别墅里。

叶千千的房间在二楼,整个房间是粉色系的,那张公主圆床十分惹眼。

顾安笙去浴室里沐浴换了衣服之后便休息了,丝毫不知道此时的容家庄园,已经快翻了天了。

莫齐和莫里在顾安笙消失的附近搜查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顾安笙,于是派人来搜查,结果依然没有找到。

丁叔一边对电话中的容衍汇报着,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渐渐滑下来,整个客厅里因为丁叔僵硬的动作充满了紧张感。

“对不起,少爷,让少夫人不见是我的责任,请您惩罚。”

电话那端的容衍沉默了许久,此时他正坐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身着黑色丝绸浴袍,慵懒随性地静靠在窗边,手上举着一杯红酒,听了丁叔的回报,清冷的面庞上不见一丝情绪。

连一丝一毫的惊讶都没有。

与其说没有惊讶,不如说他早就猜到了。

“不急。”过了许久,他才缓缓道出两个字,眸光深邃,面色淡然自若,身上散发着一股自信傲然的气质。

仿若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决然霸气。

“让莫齐定位她的位置,暗中保护她,一切等我回去再议。”说完,便不急不慢地将手机挂断扔在了一边,一只手轻轻晃动了几下,轻抿了一口红酒。

顾安笙会离开,在他的意料之中,之所以没有阻止,不过是他很自信,顾安笙无论逃到哪里,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与其一次次将她抓回来,不如让她去玩闹几天。

等该回来的时候,他自然不会放纵。

而顾安笙如果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容衍眼中看来只是一个小打小闹的玩闹,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第二天,大概十点的时候叶逸风便提着食材和一些水果来别墅里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顾安笙还没有起床,所以他便一直在客厅里等。

直到十一点多的时候,顾安笙才懒懒的从床-上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下床洗漱。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她睡得比平时要晚几个小时,而且总是觉得困,大概是好久没有这么闲散了所以睡得比较晚。

顾安笙没有在意,只当能睡是福,洗漱之后下了楼,看见叶逸风的时候有些惊讶。

客厅里经过钟点工的打扫已经干净许多了,叶逸风带来的东西放在玻璃桌上,占了一半的位置。

“逸风哥,你这是……”顾安笙走过去看了看那几个袋子,发现里面都是食材和水果,不解地看着他。

叶逸风笑容温和地看着她,眉眼间带着一缕淡淡的宠溺,“昨晚你做了面条给我吃,礼尚往来,今天我给你做饭吧。”

“啊?这怎么好?”

“没什么不好的,你在这里坐一会儿,很快就好。”没想到叶逸风真的拿起了桌上的食材,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对她道:“桌上有水果,你可以先吃几个垫垫肚子。”

顾安笙只好点点头,看了下水果,发现有杨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挑了几个去洗。

叶逸风做好饭菜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安笙窝在沙发上正在吃杨梅,一口一个,吃得十分欢乐的样子,小嘴边还沾着一些杨梅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