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29章 临危告白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8 2016-05-21 20:00:40

  林依人用力地抓着顾安笙的肩膀,将她一步一步往后拖,朝着楼梯的地方退去。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上去。”林依人见顾安笙不肯动了,恶狠狠地威胁着她,刀身贴着顾安笙的皮肤,只要她一个不小心,就会割破顾安笙的大动脉。

顾安笙抿着唇,目光看向容衍,然后一步一步走上了楼梯,在林依人的逼迫下走到了楼上。

“依依,你别做傻事。”方若秋看着林依人无疑是找死的举动,也忍不住急了,走到了楼梯前就要上去。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把她推下去!”林依人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顾安笙的肩膀,楼上的位置并不卷,只容得下两个人并肩站着,顾安笙就在废旧栏杆的边缘,好像下一秒就会被推下去一般惊险。

站在下面的容衍见状,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起,看见暗处等候命令的莫齐莫里,暗暗递去一个目光,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以免伤到顾安笙。

“容衍,你是不是想救她?”林依人突然用刀指向了容衍的位置,开口问。

容衍微微点头,“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成全你,但是,她不能有事!”

“好,那你上来,就你一个人,顾安笙在我手上,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闻言,容衍没有任何犹豫地往楼上走去。

“BOSS,小心有诈!”容衍身后的乔南忍不住开口提醒道,暗道这个林依人简直就是疯子,恐怕接下来她是不会好过的。

容衍没有停顿,直接走上楼去,在距离她们几步远的时候林依人突然开口,“停下!不许再过来了,否则别怪我现在就弄死她!”

说着,还松了松抓着顾安笙肩膀的衣服,这样顾安笙的身体几乎都是往后倾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去一般。

顾安笙回过头看了一眼,心跳就像是漏了一拍一般,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腹部。

“林依人,你疯了!”

如果掉下去,就是一尸两命啊!

“是啊,我就是疯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把我怎样!”林依人双眼猩红,看起来十分的疯狂,“容衍,你不是很在乎她吗?这样,我给你个机会救她怎么样?”

容衍顿住脚步,眸光幽深地看着林依人手中的拿把刀,薄唇轻启,“你想怎么样?”

“废掉一条手臂,我就放了她!”

林依人语出惊人,站在下面的方若秋和林锦华听到这句话差点晕死过去。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林依人是因为手上挟持着顾安笙才会有资本和容衍谈条件,一旦顾安笙被救走,她根本没有任何活路!

而容衍,更不会放过他们一家人!

这简直就是疯了!

顾安笙一听顿时就不淡定了,目光惊慌的看向容衍,张口就道:“容衍,不要听她的!”

看着顾安笙惊慌担忧的小脸,容衍一直紧绷的唇角微微上扬起,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来看着她,像是在安慰她他没有任何事情。

在顾安笙眼里,他从来都是这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一副淡定从容的姿态,喜怒不形于色,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越是这样,顾安笙就越害怕他真的会如林依人说的那样,废掉一条手臂。

这对于一向高高在上尊贵如斯的他而言,会成为他一辈子无法摆脱的残缺。

“好。”他说。

顾安笙从来没有哪个时候和现在一般,觉得这个人人都喜欢听的“好”字是这么的刺耳,这么的让她窒息。

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情绪色彩,好似只是在答应别人明天出去打高尔夫球一般风轻云淡,甚至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顾安笙的眼眶蓦地就红了,看着容衍清贵翩然的身影,视线渐渐模糊,她用力地咬咬唇,“容衍,你要是真的敢废掉自己的手,我就和你离婚!”

他是天之骄子,一个细微的缺点都会被所有人放大议论,会受到所有人异样的眼光来对待。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离婚?

面色一直淡定从容的容衍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眸光突然变得凌厉嗜血,看着顾安笙的目光压迫性十足,“安安,把这句话收回去!”

“我不!我说真的,如果你敢那么做,我就跟你离婚,死也要跟你离婚!”顾安笙狠狠心,大声地说道。

林依人没想到这么点事都能挑拨得了他们的夫妻感情,把顾安笙的身子从半空中拉了回来,等着看好戏。

容衍的眉心紧皱着,好似能夹死一只苍蝇了一般,突然,他收起了眸中的凌厉锐气,带着些许淡淡的落寞和悲凉看向了顾安笙,“这么说来,如果我变成了废人,你就要抛弃我,对吗?”

顾安笙看着他这幅模样心里一紧,立刻摇了摇头,她那么爱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条手臂离开他?她只是不想他做傻事。

“就算你真的残了我也不会离开你,所以,你不要做傻事。”

“我不信。”容衍变得固执起来,看着顾安笙的目光充满了不相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

“除非你亲口对我说,容衍是你这辈子最爱的人,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可是顾安笙却没有心情去细想哪里奇怪,开口就说:“容衍是顾安笙这辈子最爱的人,除了他再也不会爱别人,顾安笙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除非他亲手将她推离他的身边,否则顾安笙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容衍。

但是现在的顾安笙不知道,她今天的话,一语成谶。

容衍脸上落寞悲凉的神情忽然全部收敛了起来,看着顾安笙的目光中满含笑意,“我听到了。”

呃……

顾安笙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小脸上满是泪水的错愕表情怎么看怎么可爱。

他,他,他竟然骗她!

“够了!你们当我不存在吗!”林依人本来只是想看看他们两个反目成仇的样子,没想到却歪打正着让顾安笙真情告白了,简直快气炸她了!

就在这时,容衍踢了下腿将地面上的一颗石子踢飞到前面去,直直地打在了林依人拿着刀的手上,让她不得不松开了握着刀的手。

刀在顾安笙的手臂上用力地划了一下,然后掉在了地面上。

自从怀孕后她就不经常站着了,一站久了就容易眼前发黑,头晕,尤其还是刚刚被划了一刀。

眼前发晕的顾安笙脚下一个不稳,往前磕了一下,林依人眼睛大睁着,想蹲下去把刀给捡起来。

林依人的刀终于离开了顾安笙的脖颈,容衍没有再犹豫,快步上前一个漂亮的踢腿把林依人狠狠地踢到了一边,伸手搂住了往前倒去的顾安笙的腰。

林依人被狠厉的力度直接踢飞了出去,从楼上摔了下去,然后“嘭”的一声巨响,落在了楼下的地面上。

“依依!我的女儿!”方若秋看到这一幕险些晕过去,立刻跑过去看林依人的情况。

“安安?安安?”容衍看着怀中晕过去的顾安笙,眉眼染上了一抹焦急,然后横抱起她大步往楼下走去。

“BOSS,这些人……”乔南迎面走上来询问。

“让他们永远消失!”容衍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抱着顾安笙离开了。

永远消失!乔南突然有些同情这一家人了,怎么就是有些人不懂眼色,非要作死呢?

临轩墅的别墅中,顾安笙在坐上车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脑袋里还有些晕,所以干脆靠着车座休息起来,到家了才睁开眼睛。

“怎么样?伤口是不是很痛?”容衍见顾安笙醒了终于松了口气,轻柔地将她放在床-上,温声问道。

顾安笙有些怔然地看着容衍那张带着关心和担忧的面容,以及他温柔体贴的动作,竟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不舒服?我去叫医生?”容衍见她一直不开口,以为她是伤口开始痛了,眉心轻皱了一下,转身就要出去。

医生?

顾安笙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立刻拉住了容衍的手,“别叫医生,我没事,之前手臂擦破皮了而已。”

不能叫医生,一叫医生来检查她怀孕了这个秘密就藏不住了。

如果让容衍知道她怀孕了,恐怕不会留下这个孩子。

顾安笙一点险都不敢冒,只能瞒一天是一天了。

容衍脚步顿住,侧过身子看着顾安笙,思考了几秒,点头答应了。

让人拿了医药箱进来,容衍亲自给她上药,脖颈上和手臂上各有一道伤口,手臂上的伤口划伤很大,还在往外渗着血,看得容衍的心阵阵揪紧。

“痛就说一声。”容衍眸中闪过一抹肃杀之气,手上的动作却依旧温柔无比,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她往后仰,好给她消毒抹药。

酒精抹在伤口的地方传来一阵刺痛,顾安笙皱着眉,抿着唇没有吱一声。

“药不要抹太多,会被我蹭掉的。”是药三分毒,怀孕之后顾安笙各方面都特别注意,如果不是非要抹药的话,她一定会放着不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