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25章 那就一起脏好了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1 2016-05-20 20:17:45

  不对,容衍很可能已经知道了她就是顾安笙,但是他不承认,很可能就是为了捉弄她!

坑爹啊!

“你等等!”顾安笙松开抓住容衍的手,急匆匆地往套房里的浴室跑去。

过了约摸五分钟她才跑出来,洗掉了脸上的粉底,露出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上面沾满了水珠,顺着她精巧的下巴滑下,滴落进了她微微敞开的衣领中,好似出水芙蓉一般,干净明澈,让人眼前一亮。

她穿着酒店的制服,或许是制服小了一号的原因,穿在她的身上有些紧,却更好地将她纤瘦高挑的身材展示出来,看得容衍喉头微紧。

顾安笙用双手搓了搓小脸,用纸巾擦干净脸上的水珠,然后走到容衍面前,眉眼弯弯,笑容灿灿地对他道:“容衍,你看,我没骗你吧!”

容衍深深地看着娇俏地站在自己面前的顾安笙,狭眸中浮现出一缕光芒,很快地被他掩饰了下去,神色淡淡地看着她,“一张脸证明不了什么。”

咳噗!

她好想喷他一脸老血……

“那你要我怎样证明?”顾安笙耷拉着双肩,已经彻底没办法了。

容衍没有回答她的话,好整以暇地坐在了沙发上,把玩着手中那部手机, “你拿我的手机做什么?”

瞥见容衍打开了手机,顾安笙心里有些紧张,眼珠子咕噜噜地转动了几下,然后回答:“想看看你手机里有没有个别的女人的暧-昧短信!”

话一出来顾安笙就想一巴掌拍死自己了,这种蹩脚的谎言就连她都不信。

她最近的智商真的是呈直线下降,拦都拦不住的节奏啊……

“暧-昧短信?”容衍打开了短信页面,里面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垃圾短信,“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顾安笙立刻点头,紧张地看着容衍的动作,生怕他一下就把微信点开,如果让他听到那条语音,恐怕接踵而至的就是奚落和侮辱了吧?

容衍怎么会相信顾安笙的话,直到把手机内部全部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才将手机关上,朝她看去,“过来。”

顾安笙有些犹豫,在原地看着他,然后才慢吞吞的朝他走去。

“做什么?”

容衍淡漠的眸光落在她身上,而后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稍稍一用力,便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凑近了她的小脸。

顾安笙下意识地往后靠,小脸很没骨气地红了,滚烫滚烫的,让她有些紧张。

“你,你要做什么?别靠这么近……”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带起一阵阵酥-麻的颤栗,让她有些害怕。

容衍瞧见她这副害羞后退的模样眸中笑意不减,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后背,让她没办法再退,缓缓凑近她,然后低声道:“我来检查一下你是不是顾安笙。”

“怎,怎么检查?”顾安笙小脸红扑扑的,眨巴着水润的眼眸看他,双手忍不住抓紧了衣袖。

容衍低眸不语,缓缓靠近顾安笙的唇瓣,温热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让顾安笙有种濒临窒息的错觉。

他刚刚在包厢里喝了酒,所以身上带着一股淡淡地酒味,其实并不浓郁,可是顾安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只要一闻到稍微有些重的气味胃里就会不停地翻腾,难受得要命。

顾安笙立刻躲开了他的唇,捂着翻腾的胃部,推开容衍跑进了卫生间里。

“呕……”顾安笙趴在盥洗台前吐着,小脸苍白,好似要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一般看得人一阵揪心,可是她吐出来的却只有酸水。

这种恶心感持续了很久,顾安笙几乎想把胃都给吐出来了,过了好大一会儿,这种感觉才终于消散了下去,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用力地呼出一口浊气,开了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洗洗嘴里残余的酸水。

突然,她感觉到一股大力扯住了她的头发,逼使她昂起了头,她吃痛地想去抓那只手,可是却够不着,只能透过镜子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那张俊美的容颜上仿若覆了一层薄冰一般,狭长的黑眸中像是在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一般,森冷得恐怖。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嗜血肃杀的气息让顾安笙有些害怕,怔怔地看着他。

“跟我亲近,很恶心?”过了许久,才听到他用极其冷峻的声音开口道,扯住顾安笙头发的那只手并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用力了。

“跟别的男人接吻的时候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有多恶心?”容衍眸中滑过一抹杀气,将顾安笙的头按在了镜子前,逼她直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顾安笙,你真是好的很啊!”

顾安笙想挣扎,可是他的力气好似全部都用在了这上面一般她根本无法撼动,听着他莫名其妙的话,顾安笙只觉得被压在盥洗台边缘的胃部更加的难受了。

什么和别的男人接吻?

他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

“容衍,你放手!”顾安笙的脸蛋在镜面上摩擦了几下,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胃里本就不舒服,心里的怒火也被点燃了。

容衍并没有放开她,那双如黑色钻石般熠亮的眼眸此时暗淡而且落寞,看着顾安笙挣扎的动作,唇角缓缓溢出一抹悲凉的笑意来。

这抹笑容有多悲凉呢?

大抵将这三年来所有的失望积攒在一起,虽然没有爆发,却在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那般吧。

他爱了这个女孩十多年。

他等了这个女孩三年。

容衍曾经无望黑暗的生命里,唯有顾安笙,是那抹最温暖的阳光。

却也是将他重新丢进那个无望黑暗世界里的阳光。

可是当一切被现实毫不留情撕碎的时候,才发现都是假象。

顾安笙,你觉得很恶心是吗?那么你和别的男人深情拥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是恶心的?

容衍的眸中飘过一抹厉色,然后打开了水龙头,用力地用手去搓洗她的唇瓣,近乎疯狂地看着她,“你知道你走多脏吗?嫌我脏?那就一起脏好了。”

“容衍,你疯了!放开我!”顾安笙被他摁着脑袋,唇瓣上传来他用力搓洗之后留下的刺痛,看见他眸中疯狂,整个人忍不住瑟缩着。

没几下顾安笙娇嫩的唇瓣就破皮了,渗出丝丝血迹来,疼得她直皱眉。

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浮起了一抹雾气,眨巴几下,一滴泪落在容衍的手背上,滚烫的温度让容衍的动作微微一顿。

顾安笙咬着牙,想把眼眶里的泪水逼回去,可是这次却怎么也逼不回去了,眼泪落得很猛。

容衍突然就慌了,看着顾安笙的泪脸手上的动作一松,眸中浮现出一抹焦急,伸手想去给她抹掉眼泪,可是却被她惊慌地躲开了。

停在半空的手微微收紧,容衍用力地抿了抿薄唇,盯着顾安笙的泪眼看了几秒,松开了她的发丝,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侧,转身离开了这里。

顾安笙无力地顺着盥洗台滑坐在地上,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用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嘴唇,只是那么一碰,便传来了一阵刺痛感,可见容衍用了多大的力度。

容衍离开卫生间之后没有丝毫停顿,直接走出了总统套房,迎面却看见叶千千走过来。

叶千千看见容衍的脸色很难看,以为顾安笙在里面被他怎么样了,压下心里的兢惧,上前小心翼翼地询问:“容少,安安她……”

“她在里面。”容衍看了她一眼,脚步微微一顿,对叶千千淡漠地丢下这么一句,匆匆地离开了。

叶千千没再犹豫,立刻拉开那个房间的门走进去找顾安笙,“安安?”

房间里没人,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流水声。

叶千千朝卫生间看去,然后立刻走进里面一看,却看到顾安笙坐在地板上,双眸无神地看着前方,嘴唇流血,十分狼狈的模样。

“安安?你怎么样?是不是容衍欺负你了?!”叶千千立刻蹲下去扶起顾安笙,心疼地看着她唇上的伤口,十分气愤,“早知道刚刚看到他应该揍他一顿再说,竟然这样欺负你!”

顾安笙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唇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来,“他会生气和我也有关系。”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面对容衍的靠近竟然这么抵触,还吐了这么久,胃里也很难受。

她很清楚是因为自身的原因,难道是得了胃病?

“你怎么了?”

“不知道……”顾安笙把事情经过简单地对叶千千说了一遍,“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最近胃里总是时不时的难受,总是会吐。”

“很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胃病那就糟糕了,明天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有病还是早点治比较好。”叶千千也有些担心,心疼地看着顾安笙这苍白的小脸。

“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注意一下饮食就好了,只要不吃油腻的东西就不会那么难受了。”顾安笙也觉得奇怪,却没有多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