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09章 一念之差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6 2016-05-13 16:25:52

  莫悠悠眯起眼睛一看,发现那不是顾安笙的衣服吗?竟然是她!

想着她可能是被容衍赶了出来,莫悠悠心里一阵欢喜。

“什么人?”莫秋扬疑惑地问道,一边就要停车。

莫悠悠立刻阻止了莫秋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哥,我看错了,原来是棵树,我还以为是人呢。”

莫秋扬不疑有她,没有停车,点点头,开着车离开了。

莫悠悠最后看了一眼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顾安笙,心里怨毒地想着,你死了就好了,这样衍哥哥就不会被你这样的女人一直霸占着了!

而此时躺在地上俨然已经晕过去的顾安笙并不知道,因为莫悠悠的一念之差,差点让自己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

五天后。

一栋奶白色欧式风格的别墅,围绕着别墅外面的庭院种满了风信子,给这栋别墅增添了一抹生趣。

顾安笙缓缓从一张柔软的大床-上醒来,苍白的小脸上不见一丝血色,身体上的疼痛却是好了很多,没有先前那么难受了。

她一边打量着这个房间,一边掀开被子下了床,小巧的脚丫子碰到冰冷的地板不禁瑟缩了一下,很快便适应了。

她很快便断定这里不是容衍的别墅,而是别的地方。

因为容衍的别墅里,地上总会铺着一层厚重的地毯。

她走到了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满庭开放得十分妖冶的蔷薇花,有些微怔。

这里是哪里?

她没什么会在这里?

两个问题钻进了顾安笙的脑海中,让她有些没有缓过劲来。

这时,她身后的的门突然开了,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顾安笙惊讶地转过身去,却看到了一张不是自己期待中的容颜。

“你看到我似乎很失望?”容易从门外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怎么是你?”顾安笙立刻警惕地看着他,往后退了一步。

容易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对后面的佣人做了一个手势,那几个佣人立刻上前去强行把顾安笙带到了床边坐下,医生上来给她检查。

“你想做什么?”顾安笙看出这些人只是想给自己检查身体,也没有矫情,反正不要钱。

医生给顾安笙检查了下心跳量了体温之后便对容易汇报,“少爷,这位小姐的身体恢复得自己差不多了,烧已经完全退了,只要静心休养就好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容易挥挥手,让他们下去。

房间里只剩下顾安笙和容易两个人。

容易今天的穿着和平时很不一样,一改先前的阴柔,穿上了黑色的休闲装,衣领上挂着一个墨镜,比起那副女气的样子,爷们多了。

甚至染上了一抹嗜血的味道。

“你把我带来这里是想对付容衍吧?”顾安笙见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盯着自己,主动开了口。

“不过我想你打错主意了,我对容衍而言,什么都不是。”

听着顾安笙略带嘲讽的语气,容易哼了一声,倚在桌子旁看着顾安笙,“我对付他需要用你?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顾安笙皱起了眉。

容易忽然笑了,虽然一身黑衣,却还是掩藏不住他笑容里的阴柔,“你对容衍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不然他怎么会把你丢在拍卖会现场?”

“你到底想说什么?”顾安笙紧紧地蹙着柳眉,总觉得他说的话都很奇怪,可是细想却想不出来为什么。

容易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再一次体会到三年前被他丢弃的滋味,是不是很好。”

顾安笙的脸色突然就变了,“你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只不是把真相告诉了我的大哥而已。”

“什么真相?”

“嘘,你绝对不会想知道的真相。”容易看着顾安笙,邪邪地笑出了声来,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顾安笙知道他不会轻易告诉自己,干脆也就不问了,“所谓真相,不过是你随便臆想出来的吧。”

“哪怕是臆想,也要有人相信才行,容衍不信你,我才会如此成功。”

这句话像是一把利刃一般,狠狠地扎进了顾安笙的心口,血流如注。

“想不想知道容衍现在怎么样?”容易抛出一个诱饵,看向了顾安笙。

顾安笙登时警惕地看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我似乎并不能给你任何好处。”

“别这么紧张,只不过是让你配合我而已,你也可以选择不配合,但是,我又很多种办法让你没有办法不配合。”

容易阴柔诡异的声音在房间里十分突兀,听得顾安笙心里瘆得慌。

她现在被他掌握在手上,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当晚,容易带着顾安笙,来到了莫家。

今天是莫悠悠的生日,莫家人对莫悠悠向来宠爱,因此大肆铺张,宴请了业界很多有头有脸的宾客。

一开始顾安笙还不知道容易带她来上为了什么,可是当看到莫悠悠鄙夷地目光时,她便明白了。

知道她和容衍关系的人一定会被容易这一招给迷惑,以为她出轨了,而且是和容衍的弟弟。

真是玩的好一个心机啊。

顾安笙脸上笑意不减,心里却是恨透了容易。

这个人三年前阴魂不散就算了,三年后还来,真是闲的蛋疼。

将礼物交给莫悠悠,被她的眼神嫌弃了个遍之后,顾安笙才走到休息处坐下,看着人来人样的宴会大厅,心生感叹。

莫家宠女儿倒是真的,瞧瞧这大手笔。

不过容易身为容家二少,为什么还会出席这种宴会,难道是为了讨好莫家?

“想说什么直说,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睛挖出来?”容易举着一杯红酒慢慢品尝着,说出来的话狠辣异常。

不就是看了一眼。

顾安笙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这是要讨好莫悠悠?”

容易送给莫悠悠的礼物,绝对罕见而且价值连城,肯这般花大价钱的,除了喜欢莫悠悠,可能就是为了讨好莫家吧,毕竟莫悠悠是莫家人人宠着的公主。

“呵,莫悠悠值得我去讨好?”容易不屑地嗤笑一声,“女人,知道的事情太多小心死于非命。”

顾安笙选择闭嘴,不想再跟容易交流。

跟这种人说话,动辄就是让你死会让你死的很凄惨,简直不想理会。

这时,宴会大厅的正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来了,顾安笙坐在沙发上,没有看清楚。

“衍哥哥!”莫悠悠清脆喜悦的声音在人群中十分的明显,她几乎是朝着那个男人扑过去的,然后挽着男人的手臂走到了宴会大厅中央。

“生日快乐,悠悠。”容衍递给莫悠悠一个锦盒,嗓音清淡,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容,对莫悠悠说道。

莫悠悠打开一看,是一个镶满了钻石的皇冠发夹,虽然很贵重也很好看,可是和自己预想中不一样,莫悠悠还是有些失望。

纵然如此,她还是扬起了一抹笑容,微笑着看着容衍,“衍哥哥,礼物悠悠给九十分,剩下十分,衍哥哥要用请悠悠跳舞来弥补哦。”

容衍失笑,而后点了点头,“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答应了。”

“衍哥哥最好了!”莫悠悠欢呼着蹦哒起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的心意了。

可是容衍却并没有在意,音乐声响起之后,做了个标准的邀舞手势,领着莫悠悠进了舞池。

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仿佛金童玉女一般的两个人,顾安笙的眼眸突然有些泛酸,刺痛一般收回了视线。

“怎么,这就难过了。”容易看了一眼顾安笙的脸色,轻哼了一声,并不将她的难过放在心上。

顾安笙皱起了眉,总觉得容易不怀好意,可是又摸不清他到底想做什么。

“走,跳舞。”容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朝顾安笙伸出了手。

顾安笙微微一愣,然后嘴角抽啊抽的,在容易逼迫性的目光下将手放到了他的手上。

两人进入了舞池中,状似姿态亲密的跳着舞。

顾安笙不喜欢和陌生男人这么亲密,身体都是紧绷着的,只想着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容易看出了她的紧张,不动声色地将她往舞池中央带,离容衍和莫悠悠越来越近,“放轻松,又不是让你去杀人,紧张什么。”

顾安笙:“……”

大哥,能别动不动就是杀人放火好吗?

“衍哥哥,那个人不是顾姐姐吗?她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莫悠悠其实早就知道顾安笙和容易一起来,之前捏住说什么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没想到这个贱人竟然没死,还真是命大。

容衍幽冷深邃的目光定格在了顾安笙身上,扫过她那穿着一袭杏色晚礼服下单薄的娇躯,眸光微黯。

顾安笙虽然在跳舞没有四处乱看,可是也能感觉到一道逼人的视线朝自己身上投来,强大到让她尽管没去看也有些吃不消。

她印象中能有这般压迫性气场的人,只有一个。

容衍。

你可以和别的女人跳舞,我和别的男人跳怎么了?

顾安笙心里傲娇地想着,哼了一声继续脚下的动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