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傲娇首席偏执爱

第207章 他给的屈辱

傲娇首席偏执爱 墨时慕 3012 2016-05-13 16:25:52

  可是,台下却寂静一片,迟迟不见容衍上台。

主持人以为是容衍没有听到,于是再次重复了一遍,等待了几分钟,依旧没有人上台。

顾安笙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隐隐有了快要瓦解的痕迹了,台下那些人看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奇怪,窃窃私语着。

时不时有难听的私语声传入顾安笙的耳朵里,让她听得心里一阵难受。

容衍呢?

顾安笙的目光准确无误地看向了容衍坐的位置,粉唇紧抿,忍不住抓紧了手上的话筒。

而后,她便看到一道欣长的身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然遥远,却让顾安笙松了口气。

台下那些人也停下了议论,屏息凝神的看着起身的容衍,期待他上台说些什么。

谁知,惊呆众人的却是,容衍并没有上台,那双狭长深邃的黑眸凝视了台上的顾安笙几秒,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连丝毫停顿都没有。

这是当场给顾安笙打脸的节奏啊!

不仅顾安笙,就连座位上的顾安潇等人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容衍怎么会突然离开,也太奇怪了。

顾安笙的小脸从容衍转身的那一刻就彻底惨白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离开的那道背影,心乱如麻。

容衍怎么会走?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她一个人?

“这次的新锐设计师不会是有黑幕吧?看这年龄怎么也不像有什么实力的。”

“那可不,不然人容总怎么会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走掉了?多半是容总也不赞同她这个新锐设计师啊。”

“啧啧啧,长得就是一脸狐媚子地样子,说不定这个位置就是她出卖身体的来的,哈哈。”

“容总这也太不给美人脸面了吧?不喜欢送我玩几天也可以啊……”

“空有姿色啊,空有姿色啊!”

“……”

台下议论纷纷,不时有难听的声音传入顾安笙的耳朵里,听得她不禁握紧了小手,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在这里唱着独角戏,被这些人当做笑话一般议论。

她屈辱地咬紧了唇瓣,一颗心犹置冰窖一般,冷到了极点。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质疑声和诋毁声,让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迈开了脚步,不管不顾地往前跑去。

“姐姐!”迎面跑来的顾安潇刚想拉住顾安笙的手腕,却被她用力地狠狠甩开了,刚要去追,便看到顾安笙跑出了大厅。

“容衍这是做的什么事啊,这样对我家安笙!”叶千千气红了眼,简直想杀人了。

别看顾安笙平时对什么都不在乎脸皮厚比城墙的样子,其实她最要脸,也最在乎自己的名声了,实力被诋毁成靠潜规则上位,她不气疯了才怪!

“我去追她!”叶千千越想越生气,说完就跑了出去。

顾安潇刚想去追,就被宁夏拉住了,“潇潇,你先别急,这种时候应该让安笙姐静一静会比较好受。”

“真的吗?”顾安潇狐疑地看着她,他并不是很懂女孩子的心思,所以也不知道顾安笙这个时候最需要什么。

宁夏笃定地点点头,“有叶小姐陪着安笙姐会好受些的。”

顾安笙从大厅中跑出来,不顾路过的服务员怪异的目光,跑进了电梯里。

电梯直接下到了一楼,顾安笙还没等电梯开完就跑了出去,直直往皇宫大门跑去。

刚跑出皇宫大门,她就看到了不远处容衍的世爵停在那儿,还没有离开。

她心中一喜,提着裙摆就要跑过去,谁知道就在快跑到世爵前面的时候,由于太过着急,高跟鞋鞋跟一歪,她整个人便往地面扑了过去,很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这里的地和皇宫里贴着大理石瓷砖的光滑地面不一样,地面十分不平而且磕磕绊绊的,这么一摔,肯定是会磕伤的。

顾安笙感觉到手上脚上还有腹部都传来了细细密密的刺痛,痛得她龇牙咧嘴的。

世爵中,正要开车的乔南看见顾安笙摔倒立刻把车熄火,对容衍问道,“BOSS,少夫人摔倒了,要不要我……”

容衍清冷的眼眸直直地朝他看去, 透着一抹狠厉的光,“再废话给我滚!”

乔南身躯一震,再也不敢犹豫,可怜地看了还趴在地面上没有动弹的顾安笙一眼,狠下心将车开离了这里。

顾安笙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却看到世爵绝尘离去的车后尾,脑筋一抽想追上去,腿上传来的疼痛却让她不得不停下。

眼睁睁地看着黑色世爵远离了自己的视线中,一向清澈如溪的眼眸中渐渐模糊,呆呆地站在原地,连膝盖上的伤口流出的血什么时候染透了礼服的一角,也不知道。

明明先前还对她体贴备至,温柔宠溺的容衍,就好像三年前一般,一切都变了。

顾安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一辆计程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姑娘,要不要打的?”

顾安笙刚想摇头,随即想到什么一般,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报了一个地址。

第二天的新闻恐怕就会是,世纪新晋设计师名不副实不受现任总裁容衍待见的字样吧?

顾安笙此时只想藏起来,把自己藏起来,不被任何人发现。

叶千千追出来的时候,计程车刚好离开,她并没有看到坐在车里的顾安笙。

计程车开到了顾安潇的公寓,顾安笙正想推门下车,心里却忽的浮现出一抹不甘心。

凭什么,凭什么容衍什么也不说地就把她丢在了拍卖会现场,让她被那么多人笑话?

她要问他要一个答案!

“师傅,去临轩墅!”顾安笙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

司机师傅见顾安笙这幅样子还以为她是要去寻仇呢,可是看她穿的不凡的样子,也许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把她带到临轩墅容衍的庄园门口停下。

顾安笙把钱给了司机,连零钱也没要,匆匆忙忙地下了车。

通过小道和花园,顾安笙感觉膝盖上的伤口越来越痛了,咬着牙隐忍着,推开了别墅的门。

刚推开门,就看到丁叔站在玄关门口,见她进来便对她打招呼道:“少夫人,您回来了。”

顾安笙一边换鞋一边点头,“丁叔,容衍呢?他回来了吗?”

“少爷在楼上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

顾安笙的心头浮现出一抹不好的预感,正想上楼,就看到容衍从楼上下来,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皮质的行李箱。

“容衍,你要做什么?”顾安笙拦住想要无视她往前走的容衍,语气十分不好,看着他冷峻漠然的神色,就觉得心里憋屈。

容衍厌弃地皱起了眉,面对顾安笙的质问只觉得可笑,“你问我做什么?我倒想问问我亲爱的妻子做过什么。”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嘲讽,听得顾安笙原本理直气壮的心里一下子焉了下来,总觉得容衍的生气太过于莫名其妙,“我做什么了?你要给我难堪?”

“我给你难堪?”容衍讥讽地勾了勾唇,冷笑般看着顾安笙的眸子,此时只觉得这双平日里看起来那么清澈单纯的眼眸,是如此的不堪!

“我就算给你难堪,你也只能给我受着!因为,你只配这两个字!”

阴狠薄凉的话语刺进了顾安笙的心中,让她恍然觉得,身体上的伤口似乎没有那么痛了。

她的眸子中浮现出一抹受伤,“容衍,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嘭——

黑色的行李箱落在了地面上,容衍伸手用力地捏住了顾安笙的下巴,冷漠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她,“你觉得你配我好好待你吗?”

顾安笙紧咬着唇瓣,心里像是被什么重物捶击了一般说不出的难受,眼眶都在泛红,“容衍,你疯了!”

疯了才会这么对她,才会这么反常!

容衍忽的笑了,笑容就如地狱修罗一般,森冷危险,他抓着顾安笙的手腕大力地将她拉到了客厅中,将她推倒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俯身压了上去,“告诉你,我就是疯了!”

否则怎么会爱她这样的女人爱到疯狂!

这个时候顾安笙才发觉,原来她根本不该回来的,她应该躲得远远的,为什么要回来……

原来先前的一切,不过是她臆想出来的假象,温柔宠溺的容衍,只存在于她的梦境当中。

他有多偏执,就有多疯狂。

“容衍,不要让我恨你!”顾安笙抵触着他的亲吻,用力地别开了头。

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极力地反抗起来,可是她这副模样却更让容衍红了眼,不由分说地撕裂了她身上本就单薄的礼服,动作粗鲁地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道道红痕。

“那就恨吧。”

顾安笙只听到一句低沉绝望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然后便感觉到身下一阵被闯入的刺痛感传来,让她的意识渐渐脱离了轨道。

只能跟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而今天的他,不同于往日的细心呵护,更像是把她当成了玩具,不顾一切地折腾,不顾她的泪眼和求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